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公平的交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五十九章 最公平的交易

    “怎的德妃认为菲萱以堂堂逍遥王妃,瑞王府的嫡长孙女的身份,会缺你那点儿银子?”贺菲萱看出楚容心的意思,不由的嗤之以鼻。★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那你想要什么?”见贺菲萱松了口,楚容心美眸陡亮,急声追问。

    “其实让菲萱退出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无痕心里最爱的女人不是我,菲萱也不想自讨没趣,但前提是德妃必须拿凤凰印出来以示诚意。”贺菲萱终是言归正传,眸子若有似无的瞥向楚容心,心下微凛。

    “凤凰印?是什么?”楚容心一脸茫然,狐疑问道。

    “是皇上最宝贝的东西,只要德妃能将凤凰印取到手,菲萱不仅可以保证退出,还会在无痕面前替娘娘说尽好话,从而成全这段旷世姻缘。”贺菲萱樱唇抿起,坚定应声。

    “既是皇上最宝贝的东西,本宫怎么可能弄到手!”楚容心冷颜看向贺菲萱,只道贺菲萱是有意为难自己。

    “那就要看德妃对夜无痕的心有几分真了,娘娘信不信,只要菲萱不肯退出,夜无痕最终选择的必定是我。”贺菲萱眼中的自信让楚容心颇有迟疑。

    “好,本宫自会想办法替你取得凤凰印,介时逍遥王妃可不要忘了今日之言,否则本宫断不会放过你!”楚容心知道自己没那个本事,但或许有人可以。

    “当然。”贺菲萱挑了挑眉梢,语笑嫣然。直至楚容心离开,贺菲萱方才舒了口气,可心里却没有轻松半分,不知为什么,以往自己与段清姿那些人斗法时,从未有忐忑之感,偏这一次,她也是步步为营,小心谨慎,可心却一直浮着,没有一刻落在地上。

    半柱香之后,贺菲萱方才自雅间里走了出来,却不想行至楼梯口时竟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呃……虎哥……给我……”雅间内,冬梅面颊酡红,衣裳半敞的坐在椅子上,双腿被身前男子屈起,纵情享受着男子强壮有力的冲击。

    “我的好冬梅,我出了这么大的力……事成之后,你可别忘了我的好处!”被冬梅唤作虎子的男子一脸贼笑的看着身下的女子,身体猛然向前,狠狠侵占之后便趴在了冬梅的胸前,大口粗喘着,想来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

    “呃--”男子的最后一冲令冬梅全身痉挛般颤抖,一股热流顺间温暖了小腹。直至冬梅缓过劲儿来,方才推开身上的虎子,自顾起身整理衣装。

    “刚刚虎哥说的好处,指的什么?”冬梅细眯的丹凤眼瞥了眼瘫在椅子上的虎子,幽声开口。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想瞒我?我打听过了,自穆晴那小妮子死了之后,景王对你一直宠爱有佳,虽没给你什么名份,可如果你能为景王府添丁,侧妃之位指日可待!”虎子贪婪的看向冬梅,讪笑应声。

    “是啊,奴家也是这么想的,只要有了孩子,奴家在景王府里便有了一席之地,只是奴家被景王宠了十来次都没个结果,这才想着找虎哥你帮忙。”冬梅不慌不乱的勒好了腰间系带,转身时媚眼含春的走到桌边,随手斟了杯茶递到虎子面前。

    “这种忙你虎哥我自是尽心尽力,不过么……”虎子接过清茶,意味深长的看向冬梅。

    “虎哥放心,景王府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银子,只要奴家当上景王侧妃,虎哥还愁没银子花?而且若奴家肚子里有了消息,于虎哥也是天大的喜事呢。”冬梅纤指滑过虎子的胸口,眼见其将清茶饮入腹中,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诡异莫名的弧度。

    房门外,贺菲萱眉梢一挑,心下微叹,不想这冬梅竟还是个人物,只是她就没想过,何以寒弈德宠了她那么多次,都没能让她怀孕么!看来自己闲暇之余,还得为寒弈德的子嗣问题再操一回心。

    适夜,寒子念为了留在贺菲萱的房间里又颇费了一番苦心,只是不管他如何殷勤,贺菲萱都无动于衷,定要与寒子念分房就寝。

    “爱妃啊,这猫若未尝得鱼腥味儿倒还好说,若是尝着鱼腥再让它戒,怕是难了些。”寒子念蹭坐在软榻上,屁股沉的几次都没有抬起来。

    “也不尽然,菲萱就戒的十分得心应手。”贺菲萱慵懒的抬了抬眸子,心里暗自较劲儿,这次不管寒子念怎样舌灿莲花,她定要坚守阵地。

    “可是本王的悟性没有爱妃那么高,如何是好?”寒子念满眼委屈的看向贺菲萱,心底却不以为然,在这个比喻中,贺菲萱明显扮演鱼的角色,怎的她自己竟没意识到么?

    “简单,菲萱可让墨武帮王爷提升悟性。”贺菲萱言简意赅。

    “不好耶,我们不是讲过床上之事不准墨武插手的么!”寒子念反驳之际,贺菲萱一脚将其踹下床榻。

    “这就不算床上之事了。”贺菲萱面不改色的解释令寒子念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罢罢罢!本王体谅爱妃身体羸弱,便不勉强了,爱妃且先就寝,本王走了!”就在贺菲萱对寒子念偃旗息鼓的如此迅速表示不能理解时,忽听寒子念复又嘀咕起来。

    “早知如此,本王就该跟师兄一起去怡春院的,师兄说那里新来了几个国色天香的俏丽美人,也不知道怎么个俏法儿,想来这会儿去还能从师兄手里抢下来一两个……”就在寒子念嘀咕着想要开门之时,贺菲萱突然唤出墨武,硬是将寒子念如拎小鸡般拽了回来。

    “爱妃,你怎么还没睡下?”寒子念茫然看向贺菲萱,正欲转身之际,忽被贺菲萱一把扯到榻上,狠狠翻云覆雨了一番。

    然则在贺菲萱被寒子念折腾了大半个晚上之后,终于顿悟,那风洛衣因媚娘之事,早已看破红尘,险险遁入空门,又岂会对怡春院那些红颜枯骨,粉面骷髅有半点兴趣,她这显然是着了寒子念的道,原来,不知不觉中,她竟爱寒子念如此深,深到容不得半点瑕疵,容不下一泣细沙了。

    “菲萱这身子委实不如王爷健硕,若是王爷不介意,菲萱明早便寻几个样貌好的过来先给王爷做侍寝丫鬟,若王爷看中哪个,便娶作妾氏,亦或封为侧妃也好。”贺菲萱侧躺在寒子念的胳膊上,由着寒子念把玩自己的头发,似是不经意提道。

    “不介意啊!”寒子念将手中的秀发卷着圈儿的置于鼻息,轻嗅几下,回味无穷。贺菲萱闻声一僵,继而垂了眼皮,继续道。

    “嗯……若王爷喜欢怡春院里的姑娘,菲萱也一并选几个过来,想来能合王爷的情趣,如何?”贺菲萱一个翻身转到寒子念胸前,闪亮的眸子对上寒子念的漫不经心。

    “也好。”寒子念顾着把玩贺菲萱的秀发,似是无意应声。

    “那若……”就在贺菲萱再欲开口之际,寒子念突然一个翻转将贺菲萱压在身下,薄唇伏在贺菲萱耳畔。

    “爱妃想要在这逍遥王府里塞多少美人都好,可有一点,本王一个都不会碰的,这辈子,本王只爱贺菲萱一人,心心念念的也只有这一人,分分秒秒都想和这人同在一处,若能时时刻刻都在床上,自是最好……”寒子念一番表白令贺菲萱周身血液似全数蹿上了耳根,火辣辣烫的难受。

    “谁信!”贺菲萱顶着跟煮熟螃蟹一样颜色的俏脸,呶着嘴,刻意别过头去,悻悻开口。

    “子念愿对天发誓,此生若负爱妃,便孤苦寂寥,一生无依。”寒子念漆黑的眸子有如深潭,说起这番誓言时,一抹苦涩和惨淡自心底滑过。

    “那就再加个断子绝孙吧?”贺菲萱觉得寒子念的誓言轻了些,便又补了这四个字,未及贺菲萱反应,寒子念薄唇再度覆了下来。

    一夜浮沉,大致到了黎明时分,贺菲萱方才拖着疲倦的身子沉睡过去,在她身边,寒子念只默默倚着,眼底流露出深深的,不可磨灭的悲伤,若无爱妃,断子绝孙也好……

    早朝过后,寒弈德进了御书房,恭敬施礼。

    “回皇上,据德妃身边的丫鬟枝儿回禀,德妃已与贺菲萱见过两次面,第二次,贺菲萱明确提出,只要德妃能将凤凰印交给贺菲萱,她便依承诺退出,成全德妃与夜无痕。”在知道寒墨楚的计划之后,寒弈德方才领悟皇兄的用心良苦。

    “那个贱妇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什么都敢答应,也罢,她若不答应,这戏又怎么演下去。”寒墨楚阴蛰的眸子闪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光芒,薄唇紧抿间勾起诡异莫名的弧度。

    “皇上,您真要将凤凰印交给德妃?”寒弈德虽然知道这是计,却也不甚放心,毕竟他在贺菲萱那里跌的太狠,至今都没爬起来。

    “自然不会交的那么容易,不然贺菲萱又岂会上当,这件事朕自有打算,你只要看好了枝儿,莫让贺菲萱寻出端倪就好。”寒墨楚冷哼一声,心底划过一抹狠决。

    “臣弟遵命。”寒弈德恭敬领命,正欲退出之时,忽见李公公俯身扬尘的走了进来。

    “启禀皇上,令妃娘娘来了。”李公公一语,寒墨楚登时撩下手中狼毫,眼底泛光,急声宣独孤艳入殿,眉眼皆透着掩饰不住的宠溺。一侧,寒弈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不乏泛酸,一个出卖色相的贱货而已,竟将皇上迷成这样,仿佛在独孤艳面前,自己这个皇弟都显的无足轻重了。

    未及寒弈德离开,独孤艳已是一身女装的走了进来,惊艳绝绝,魅色无双。许是心中有事,独孤艳行走时竟疏忽了站在一侧的寒弈德,盈盈浅步到了中央,正欲俯身之际,却被寒墨楚及时搀扶起身。

    “朕不是说过,你与她们不同,见了朕无需施礼的。”寒墨楚柔声细语开口,继而将独孤艳扶到了案后的龙椅上。一侧,寒弈德不敢逗留,却刻意放慢脚步。

    “皇上,这使不得……”眼见着寒墨楚将自己压在龙椅上,独孤艳当下惊慌,正欲起身却被寒墨楚握着双肩的拦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