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 一腔真情付流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六十章 一腔真情付流水

    “如何使不得!从今日起,爱妃便要学着批阅奏折处理国事,替朕分忧。★首发追书帮★”寒墨楚笑意温和的揽过独孤艳,满眼疼惜。

    御书房外,寒弈德眸色骤凛,他万没料到皇上宠这人到了如厮地步,竟然连奏折都敢让独孤艳批阅。假以时日,这等变态的东西岂不要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

    想当初与皇上出生入死,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是他寒弈德,可如今他又得到了什么?除了徒有虚名的景王封号和几十个皇城侍卫之外,他甚至不能统领一兵一卒!寒弈德带着浓重的怨气离开了皇宫,心里渐渐起了杀机。

    适夜,当独孤艳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朝凤殿的时候,不想楚容心却已候他多时。

    “容心?”在看到楚容心的一刻,独孤艳扫尽了心底所有的阴霾,急步而入,惊喜不已,自入宫至今,这还是楚容心少有的几次主动到朝凤殿来。

    “听说皇上将你唤到御书房了,没为难你吧?”楚容心紧蹙的眉梢下,那双眸透着从未有过的关心,从未有过的温柔,这让独孤艳震惊之余竟有了一种被爱的错觉。

    “没事,只是闲聊罢了……”独孤艳敷衍两句后将楚容心请到了上座,旋即命丫鬟沏茶备点,招呼的无微不至。

    “那就好……容心还以为是出宫令牌的事皇上怪罪你了,看来是我白白担心了一场。”楚容心的手指不由的抚上胸口,轻吁着气。

    “若真出了事,自有我挡在你面前,断不会让你受到株连。”独孤艳的眸子似一泓秋水潋滟,绝色芳华的容颜透出无与伦比的坚定和决然。

    “你以为容心只是关心自己的安危么……”楚容心闻声,幽怨起身欲走,却被独孤艳拦了下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独孤艳语塞,单手扯住楚容心的衣袖,目光闪烁。

    “只是你不相信自你入宫到现在,容心这里,一直都有你的存在!彼时容心厌你恶你,皆是因为心痛,我怎么都没想到,你竟……你竟……”楚容心手掌抚住胸口,突然哽咽出声,且毫无预兆的扑进了独孤艳的怀里。

    “容心……你……你说的可是真的?”独孤艳不可置信的看着主动投入怀抱的楚容心,眼底涌动的波光中流转着无尽的感动和愧疚。

    “如果这样你不相信,那这样呢?”楚容心踮着脚,樱唇缓缓覆了上去,手指情不自禁的拖着独孤艳的掌心抚上自己高耸傲人的胸口。丫鬟们见状皆垂眸退去,只留鸳鸯交颈的两人纵情上演一场无限旖旎的春景。

    床榻上,独孤艳几番驰骋后依旧没有离开楚容心的身体,任凭那抹光洁白皙的玉背抵着自己的胸膛,缓缓辗转,耳边不时传来楚容心娇赧的吟叫。

    “艳,我们离开好不好……”楚容心小鸟依人般委在独孤艳的怀里,樱唇轻嚅,低声开口。

    “什么?”独孤艳身躯一震,继而揽臂将楚容心翻转过来,眼底透着惊异的光彩。

    “我们离开吧,容心实在受不了看着你被皇上……”楚容心的眼泪就这么哗啦啦的掉了下来,湿了独孤艳的胸膛,也暖了他的心。

    “好。”独孤艳等这句话好久了,他如此忍辱负重,丧尽尊严,一切只为这个女人。

    “真的?如果你答应,那容心这便准备……只是……只是容心需要凤凰印。”楚容心迫不及待开口之际,独孤艳眼底一暗,却在下一秒转瞬即逝。

    “凤凰印是什么东西?”独孤艳淡如烟雨的眉梢微微上挑,狐疑问道。

    “这个容心也不知道,逍遥王妃这么说的。”楚容心脸上的茫然不是装的,她的确不知道凤凰印是个什么东西。

    “逍遥王妃?”独孤艳越发蹙眉,目色凝重。

    “没错,其实容心早有此念,所以才会借你的令牌出宫,之前你问我是不是去见夜无痕,我是去了无银小筑,可见的却是贺菲萱,你误会我了……”楚容心刻意将身子朝独孤艳怀里蹭了两下,面颊染上绯红。

    “我不明白。”独孤艳摇头,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彼时楚容心纵情之时,失声唤出夜无痕的情景,误会?这真的只是误会么。

    “那逍遥王妃与夜无痕之间的关系市井早已传的沸沸扬扬,再者,容心所思所想,从来都没有别人……至于贺菲萱,是她找上我的,依着贺菲萱的意思,如果我能助她得到凤凰印,她便与夜无痕联手助我们离开皇城!”楚容心正色看向独孤艳,每一个字都说的十分诚恳,让人看不出破绽。

    “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凤凰印是什么东西,怎么给她?”独孤艳狐疑看向楚容心,纠结开口。

    “贺菲萱说凤凰印是皇上的宝贝,只要你把皇上伺候的高兴了……”楚容心兴奋开口之际,忽然察觉到独孤艳身体有一顺间的僵硬,顿时转了态度,“我知道这件事难为你了,可是只要我们得到凤凰印,以后便可以长相厮守,永不分离,总好过现在这般,纵是温存都要依着别人的意思,看别人的脸色……”楚容心低泣着窝在独孤艳的胸口,委屈道。

    “你别难过,原本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既然有了机会,我自然不会放弃,只是……你我若真离开皇宫,以后过的便是日夜逃亡的日子,你确定……要跟我一起浪迹天涯?”独孤艳疼惜的揽过楚容心,声音低戈深沉。

    “我确定!”楚容心毫不犹豫开口,坚定点头。独孤艳无语,只默默搂紧怀里的女子,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

    夜色渐浓,逍遥王府的一处却灯火通明。

    “启禀主人,属下已经收买了景王府的嬷嬷,将寒弈德暗自吩咐给冬梅服食的臧红花和麝香换作他物。还有就是那日与冬梅苟且的虎子在离开君悦酒楼两个时辰后,暴毙。”桌边,墨武据实禀报。

    “嗯,知道了。”贺菲萱美眸微垂,纤长的玉指随意捏起一小撮香粉洒进丹顶鹤的铜炉内,顿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缓缓萦绕而出。

    “爱妃耶,你不是一直都想寒弈德断子绝孙的么?”待墨武退下,一直坐在贺菲萱身侧,默默拨着瓜子儿的寒子念突然抬眸,一脸不惑的看了过来。

    “我怎么会有那么龌龊的想法!菲萱一直都希望景王殿下子孙满堂的。对此,王爷是不是感到特别欣慰?”贺菲萱凤眼挑起,眉目浅笑。

    “子念倒是无所谓,只怕上面的祖宗们……”

    “王爷的意思是皇室祖坟里埋的那些个老东西也会对菲萱感恩戴德?”贺菲萱受宠若惊。

    “爱妃言重了,他们不从坟头里蹦出来,已是万幸。”寒子念无奈耸了耸肩,子孙满堂是好,可没一个是自己的种,那就悲哀了。

    “老天爷给过寒弈德一个儿子的,是他自己不知珍惜……”贺菲萱的声音渐渐深沉,眼底涟漪轻荡。

    “爱妃,刚好三百粒瓜子,我们可以就寝了吧?”寒子念将桌上拨的光溜溜的瓜子虔诚的捧到贺菲萱面前,心下蠢蠢欲动。

    “再拨三百个!”贺菲萱瞥了眼寒子念手中的瓜子儿,目色冰冷,继而陡然起身自顾走向床榻。看出贺菲萱心情不爽,寒子念出奇的没有顶着脸皮跟上去。因为他清楚,在适当的时候纠缠,可以得偿所愿,在不适当的时候纠缠,很有可能命丧黄泉。

    一夜无话,翌日,贺菲萱与寒子念才用罢早膳便收到了夜无痕的飞鸽传书,大概意思就是独孤艳到了无银小筑。于是在寒子念的提议下,贺菲萱与寒子念同乘一匹千里驹去了无银小筑。

    无银小筑,正厅。

    “独孤艳冒昧拜访,还请无痕公子莫怪在下失了礼数。”清越的声音悠扬响起,浑厚中不乏刚毅,夜无痕上下打量眼前男子,一袭水青色长衫,墨发以一条白色束带缠起,淡如烟雨的眉下,那双眼如月夜寒江般光华璀璨,尤其是此刻束手而立的动作,清雅脱俗,不染尘世,真真想象不到眼前之人在宫中华衣裹身,玉簪侧别时该是怎样一副妖娆模样。

    “独孤公子多虑了,无银小筑能迎来此等贵客,无痕荣幸之至,公子请上坐,来人,备茶。”夜无痕薄唇轻抿,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独孤艳自不客气,举步行至正位,黑晶石般的眸子如两片子夜的星空深邃如海。

    “无须劳神,独孤艳此番前来是有件事想从无痕公子这里得到证实。”独孤艳神色肃穆,眸下凛然。他知道凤凰印是什么东西,彼时御书房,寒墨楚亲口告诉他关于十件宝物和宝藏的关联,也知道贺菲萱手中的宝物不止一两件,所以在楚容心提及凤凰印的时候,独孤艳便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尤其寒墨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告诉他一切,这似乎太巧了些。

    独孤艳感觉到了自己和楚容心仿佛被卷进了一场大的阴谋里,若真如此,他只希望能让楚容心置身事外。

    “独孤公子请讲。”夜无痕平和的眸子如静水无波,看向独孤艳时荡起一丝温和的笑意。

    “你是否喜欢楚容心?始终如一,至死不渝的喜欢?”独孤艳过于直白的质疑令夜无痕颇有些诧异,也颇有些无语。喜欢?他甚至想不起来楚容心长的什么模样了。

    夜无痕的犹豫让独孤艳冷然失笑。

    “本宫就知道,你与贺菲萱根本是在利用容心,夜无痕,你好大的胆子!”独孤艳陡然起身,寒目如冰般瞪向夜无痕。

    “若论大胆,无痕与菲萱又岂及德妃娘娘的万分之一,当今皇上的妃子,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私自出宫寻求爱郎,还妄图与爱郎远走天涯,菲萱都不知道该说德妃娘娘什么好,是太傻太天真呢?还是脑子缺根弦!”就在夜无痕词穷之时,贺菲萱踱着优雅的步子,浅笑嫣然的走了进来,眼中光芒如华,将独孤艳那抹寒冽的光硬生逼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