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重新定义的夫妻关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重新定义的夫妻关系

    “回……回景王,逍遥王妃身怀有孕……”郑淳被寒弈德的反应吓的面如土色,颤抖应声。免-费-首-发→【追】【书】【帮】

    “怀孕了?好……好啊!贺菲萱,这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听着,这件事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皇上,如何?”寒弈德敛了眼底光彩,转尔看向郑淳,冷厉开口。

    “这可是欺君之罪啊,微臣怎么……呃……”未及郑淳语毕,便觉喉咙一紧,整个人被寒弈德硬生掐着脖子提起来。

    “你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这件事。欺君是死罪,可你若不按着本王的意思行事……也是死路一条!”眼见着郑淳的脸色由青变紫,寒弈德这才松了手。

    “咳咳……”郑淳暗自叫苦不迭,可脸上再不敢有半点不顺的意思。于是在郑淳回到皇宫复命时,就真的隐瞒了这件事。

    夕阳渐沉,圆月东升,寒墨楚心情大好的在御花园宴请了陆峰,狄平,樊虎三位将军,原本也有请寒子念入席,却被寒子念以伤势颇重为由推辞了。

    “我去过天牢,他们没事。”风洛衣走进来时扔给寒子念一坛酒,随即坐到桌子对面,眸子扫过寒子念那张纠结的跟什么似的无双容颜时,不由的一阵叹息。

    “你说本王要怎么做,才能让贺菲萱原谅本王?”寒子念将手里的酒坛搁到桌上,一本正经的看向风洛衣。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容师兄我问你一个问题,若是我为了一己私利将王爷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王爷会如何?”风洛衣扬起眉梢,貌似十分迫切的想得到答案般看向寒子念。

    “先奸后杀。可本王这不是为了一己私利啊!”寒子念强自辩驳。

    “天下苍生跟贺菲萱可没半毛钱关系。”风洛衣耸了耸肩,满眼同情道。

    “可我们的关系不一样啊!”寒子念再度辩驳。

    “所以你会比我死的更惨。”风洛衣中肯点头。

    这是寒子念第一次没有质疑风洛衣的猜测,可是他却不甘,到底他这么做值不值得!为了北齐,为了天下苍生,他放弃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到底值不值!

    “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不是早就做好准备了么……”见寒子念眼底溢出的痛苦,风洛衣敛了眸,颇有些无奈启唇。

    无语,寒子念突地举身边的酒坛,猛然倒灌,烈酒急速倾泻,大半直冲进喉咙,入腹便是蚀骨的灼烧,这一夜,无眠。

    寒墨楚的动作可谓是非常迅速,仅用一天的时间便将宣纸上的宝物全数取回,再加上自盛彪手里威逼利诱得来的星魂剑和自己手里的凤凰印,至此,十件宝物皆已聚齐,且尽在寒墨楚眼前,鉴于此,当寒子念步入御书房的时候,寒墨楚表现出了非一般的热情。

    “子念,你伤势如何了?若非有要紧的事,朕真是舍不得宣你过来,这一路辛苦了,快坐!”寒墨楚一脸殷勤,且亲自搀扶寒子念落座的举动令一侧的寒弈德脸色十分难看。

    “本王真没想到,九弟你居然隐藏的这么深,为了得到宝物,竟然可以委身在贺菲萱那样的刁妇身边,着实难为你了。”寒弈德眸色幽暗,说起这番话时,很容易让人听出酸酸的味道。

    “有什么办法,总要有人替皇上分忧,你说是不是啊四哥!”寒子念潋滟魅骨的眸子登时闪出盈盈的光,看起来竟有几分委屈之意。

    “你这话什么意思?”寒弈德闻声震怒,愤然开口之际却见寒墨楚深幽的黑眸狠瞪过来,也难怪,自己处心积虑无一所获,寒子念轻轻松松就得了九件宝物,眼下还真不是自己嚣张的时候。

    “子念啊,虽然这十件宝物已然聚齐,但朕研究了很久,始终没办法参透这些个物件与宝藏有何关系?”寒墨楚转回眸时,眼底的寒冽顿时消散,温和如初。

    “就算皇上不宣子念,子念也想过来禀报皇上的,其实想要得到宝藏,聚齐这十件宝物还远远不够。”寒子念不屑与寒弈德逞口舌之快,转尔看向寒墨楚,言归正传。

    “哦?”寒墨楚闻声,眸色陡亮。

    “不知皇上可否容子念上前?”寒子念缓身而起,眸子下意识瞥向龙案。

    “当然!”寒墨楚急切应声,继而侧身令寒子念行至龙案前。此刻,寒弈德亦朝前走了两步,眸子死死盯着寒子念,他倒想看看,寒子念能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看着龙案上的十件宝物,寒子念狠吁口气,继而伸手拿起绝影箫,依着箫身隐隐可辨的缝隙将其折成两截,紧接着便是鸿鸣刀,昊天镜,无心锥……直至寒子念将凤凰印以非常离奇的手法改变形状且落于龙案后,寒墨楚与寒弈德皆目瞪口呆,惊愕不已。

    他们万没料到,这十件看似毫无关联的宝物竟然可以生生折成一个八卦盘!

    “这……这未免太神奇了些?”寒墨楚握起八卦盘,眼中精光闪烁。

    “寒子念,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宝物可以折成八卦盘的?”与寒墨楚不同,寒弈德简直妒忌的要死,此刻一张脸已是青紫难辨。

    “是父皇告诉子念的……”寒子念一语,寒墨楚与寒弈德又是一阵错愕不已,见二人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寒子念继续道,“差不多有三年的时间了吧,那一日,父皇特别将子念叫到寝宫,将绘有十件宝物以及如何弯折的图纸交给子念,并让子念记下后即刻焚毁,父皇说过,若北齐安然,便让子念将图纸上的内容传下去,以备不时之需。眼下八哥作乱,妄图夺取北齐江山,子念虽不醉心政事,但也知道自己的使命,所以才会潜伏在贺菲萱身边,助皇上得到十件宝物。”寒子念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如珠落玉盘,字字珠玑。

    “父皇真是……高瞻远瞩……”寒墨楚眸色深敛,嚅声低喃,眼底闪出一股不明情愫的光芒。

    “在这几位皇子之中,父皇果然是最疼九弟的,这么重要的事竟只告诉你一人,我等闻所未闻!”寒弈德阴蛰的眸子冷冷觑向寒子念,除了妒忌,他这句话更有挑拨之意。

    “四哥此言差矣,父皇之所以将这件事告诉子念,便是否了子念继承大统的机会,要真细掰起来,子念可是最不得宠的一个呢。”寒子念薄唇轻抿,不甚在意。

    “罢了,父皇也是知道你无心政事,你且莫因为此事耿耿于怀。”寒弈德本想反驳,却被寒墨楚出声阻断。

    “怎么会,子念不在乎这个。”寒子念抿唇浅笑,淡声开口。

    “眼下虽然有了八卦盘,但这宝藏……”寒墨楚欲言又止,犯难看向寒子念。

    “藏宝图就在这八卦盘内,只要得到乾坤锁,自然可以打开八卦盘,介时按着盘内图纸所画,便可找到宝藏。”寒子念正色开口之余,心底颇有些怅然,父皇若真有高瞻远瞩的本事,也不会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至于十件宝物的秘密,皆是寒子念彼时遇着大将军辟龙时,从他口中得知的。

    “乾坤锁?”寒墨楚剑眉一挑,下意识重复道。

    “不错,乾坤锁其实是由乾锁和坤锁组成,且分别在两个江湖人手里,一个是神医世家的玄天心,另一个则是武林盟主傲风流。”寒子念语毕之时,寒墨楚不由的以手抚额,甚是无语。有那么一刻,他真想摔了八卦盘,干脆起兵算了。

    “此话当真?”寒弈德斜睨了眼八卦盘,质疑问道。

    “四哥可以不信,但在皇上面前,子念万不敢欺君。”寒子念不紧不慢开口,眸色清澈如水。

    “皇上,若真如此,臣弟愿意前往寻这二人,命其交出乾坤锁!”寒弈德当即请命,半点不愿落在寒子念后头。

    “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为王臣,但这泱泱大齐却也有朝廷管不到的地方,便是江湖。子念想提醒四哥一句,你去是没问题,但态度一定要谦恭,语气一定要委婉,若得罪这两尊神,莫说宝藏无望,若再给皇上招来什么祸端,可就得不偿失了。”寒子念似是无意提醒却让寒墨楚彻底下定决心。

    “子念,朕觉得此事由你去办更妥当些,如何?”鉴于寒弈德以往的表现,寒墨楚终于长脸了。

    “这……皇上,其实除了四哥,朝中可用之臣还有很多,子念这身体……”寒子念闻声,不由的蹙起剑眉,搪塞应道。

    “朕知道这件事是为难你了,只是这朝中之人怎能跟你相比,你到底是朕的亲弟弟!”如果寒子念果断领命,寒墨楚或许还会犹豫,但此刻,寒墨楚却是打定主意要将这件事交给寒子念。

    “皇上既然这么说,子念便是拼了这条命,也愿为皇上效犬马之劳!”寒子念说话间便自寒墨楚手里拿过八卦盘,却在转身之际被寒弈德挡了下来。

    “你去求乾坤锁,拿它作甚!”寒墨楚不便质疑,寒弈德却管不了许多。

    “四哥说笑了,玄天心和傲风流是什么人物啊,若不看到八卦盘,他们会交出乾坤锁?就算有八卦盘,子念都不敢保证能不能说服他们。”寒子念见寒弈德没有让开的意思,顿作恍然状,“哦,四哥是怀疑子念?那好办,皇上,这事儿还是交给四哥算了,比起跟皇上的关系,子念到底不如四哥。”寒子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将八卦盘捧回到寒墨楚面前。

    “胡闹!你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朕!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子念,你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只要能打开八卦盘,朕必有重赏!”寒墨楚最终作了决定。

    眼见着寒子念拿着八卦盘欲离开御书房,寒弈德忽然开口:“皇上,贺菲萱伙同夜无痕害死宫中娘娘,该是死罪一条,请皇上明示!”寒弈德音落之时,寒墨楚眸色微闪,继而唤住寒子念。

    “子念,你觉得……朕该如何处置贺菲萱?”寒墨楚明里是想卖寒子念一个面子,实则却有试探之嫌。

    “该怎么处置贺菲萱但凭皇上之意,子念反倒有些担心夜无痕,此人名下财产堪比十几个北齐国库,绝对是皇上可以拉拢的人选,关太久了怕失人心啊。”寒子念正色看向寒墨楚,意味深长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