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章 刻骨铭心的欺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七十章 刻骨铭心的欺骗

    面对燕子楼雇佣过来的几十位江湖高手,聂庄深刻体会到一句话,那就是好汉架不住人多,一番拼杀之后,聂庄很是识相的挥挥衣袖离开,不留下半片云彩。★首发追书帮★

    深夜郊外的别苑漆黑一团,独有一处火光点点,房间内,香熏袅袅,烛火摇曳,昏黄的烛光映衬在夜无痕的眼睛里,仿佛两团簇簇的火苗,迸射出摄人心魂的幽光,看着榻上昏迷不醒的可人儿,夜无痕双手紧握,任由骨节泛白,吱吱作响。

    彼时夜无痕拼了所有家产,连带无银小筑都双手奉上,方才说动寒墨楚不再追究贺菲萱的罪责,将其无罪释放,可夜无痕万没料到,只是一天的时间,贺菲萱竟已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他到天牢的时候,稻草堆上满是鲜血,贺菲萱脸色青紫,早已不省人事,他质问狱卒,狱卒说贺菲萱不知自己怀孕悲伤过度才致小产,可小产的人又岂会有中毒的症状!

    于是在将贺菲萱接到郊外别苑之后,夜无痕当即请来大夫,才知贺菲萱乃是服食过量藏红花才致小产,而且在月竹为其更衣的时候,发现其小腿有被老鼠咬过的痕迹,这也是贺菲萱染上鼠疫的原因。

    也亏得夜无痕在离开无银小筑时将那些保命的丹药一并带了出来,否则就算是宫中御医,面对如此棘手的鼠疫也是束手无策。可即便贺菲萱已然脱离险境,但身体却因为双重侵袭而虚脱,至今未醒。

    夜无痕一度想为贺菲萱讨回公道,可百思之后觉得这件事该由贺菲萱亲自动手,否则她必心有不甘。此刻,夜无痕正默默坐在榻边,晶莹闪烁的眸子深情凝视着榻上不时渗出冷汗的贺菲萱,心疼不已。

    “夜公子,您已经守了一天一夜,还是回去休息吧,若是小姐醒了,奴婢再去叫您。”月竹进门时,正见夜无痕在为自家小姐擦汗,心底不免感激,若是此刻坐在小姐身边的人是姑爷,那该多好!

    直到现在,月竹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晕过去,之后的事她就更没办法想明白了,譬如姑爷去了哪里?墨武为什么会消失,小姐又怎么会入狱,她也曾问过夜无痕,可夜无痕却没有告诉她。

    “没事……”夜无痕没有回头,握着拭巾的手轻轻摩挲过贺菲萱光洁白皙的额头,眼底蕴着连瞎子都能看出来的深情,自将虎符交到寒子念手里的一刻,夜无痕便不再掩饰自己对贺菲萱的感情,他发誓,就算穷极一生,也要让贺菲萱幸福一世。

    “不要……孩子……寒弈德……我要杀了你!啊--”突如其来的呐喊惊了屋内的两个人,夜无痕先是一怔,随即扔了拭巾,双手紧抚在贺菲萱的肩上,满目忧色。

    “子念……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没能保住我们的孩子……子念!”贺菲萱猛的睁眼,那双眼里透出的无边无际的恐惧尽收在夜无痕的视线里,令他心痛的无以复加。

    “菲萱!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夜无痕猛的将贺菲萱揽在怀里,心底说不出的难受。

    “无痕……这是哪里?”贺菲萱由着夜无痕抱了很长时间,眼底才有了光芒。

    “小姐,你醒了就好了,这里是别苑,夜公子用所有家当才把您从天牢里救出来……呜呜……小姐……你受苦了!”月竹跪在榻边,看着面色苍白的贺菲萱,痛哭流涕。

    “我出来了……可是……可是我的孩子……”贺菲萱颓然看向握着自己双肩的夜无痕,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帘,滚落一地破碎的珠光。

    “我会替你报仇,是寒弈德对不对?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去把寒弈德抓过来任凭你处置!”如此萎靡消沉的贺菲萱,脆弱的如浩瀚深海的一叶孤舟,轻易扯痛了夜无痕心底的那根弦。

    “寒弈德……寒弈德!我要把他碎尸万段!”在听到寒弈德三个字的时候,贺菲萱眸色骤寒,心底的愤恨如火山爆发,就在贺菲萱欲冲下床榻之时,房门突然开启,驰燕搀扶着几日水米未进的墨武出现在了贺菲萱面前。

    “墨武……子念呢?子念有没有事?”贺菲萱的目光顿时变得温柔如水,眼中透着无尽的企盼。

    “主人!墨武对不起你!”眼见着贺菲萱憔悴不堪的倚在榻上,墨武登时推开驰燕,扑通跪在榻前,垂眸低泣。

    “是不是子念出事了?”贺菲萱眼泪忽的涌出,手指不自禁的捂住胸口。

    “寒子念是个骗子!这整件事都是他在幕后指使!是他让风洛衣偷袭无银小筑外的武林高手!否则我们根本不会被困死在无银小筑!这一切……根本是他布的局!”墨武在说这番话时咬牙切齿,眼底恨意滔天。

    “你……你说什么?”贺菲萱浑身一震,她确定自己听清了墨武的话,却没办法相信这是真的。

    “主人,这是墨武亲眼所见,也是他寒子念亲口承认的!燕子楼的消息,寒子念已经将您得到的所有宝物献给了皇上!如今的寒子念已经成了皇上身边的红人!整个皇城都在谈论这件事!是他,背叛了主人,把我们都玩弄在鼓掌之中!”墨武的每个字都说的异常坚定,那声音仿佛暮鼓晨钟般乍响在贺菲萱的头顶上,令她头脑似裂开般剧痛难忍。

    “是不是真的?”贺菲萱莹光闪烁的眸子木讷转向夜无痕,樱唇颤抖的不能自持,此时此刻,她脑子里忽然回响起寒弈德狰狞的面孔,他曾说过,若自己要报仇,该找的人不是他,而是寒子念!他说堂堂逍遥王好演技啊,谁也没看出来,寒子念居然身在曹营心在汉!他还说……可是他说的能相信么!

    贺菲萱无声落泪,那张愈渐苍白的容颜让夜无痕心痛的快要窒息。

    “我去替你把寒弈德抓来……”夜无痕分明知道墨武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可他却怎么都点不下头,他没办法眼见着贺菲萱悲伤绝望,他做不到。

    “墨武,这不是真的,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姑爷!他……他为了救小姐,连命都不要的!”月竹惊愕之余痛哭流涕,若真如此,那寒子念对自家小姐过往的好,又该怎么算。

    “月竹!那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果不取得主人的信任,他怎么能得到十件宝物的下落!寒子念简直是无耻之徒!简直该千刀万剐!”墨武恼恨不已,攥着拳头的手猛的砸在地面。

    “菲萱……你没事吧?”夜无痕想要离开,却发现贺菲萱攥着自己的手忽然颤抖不止,登时回身反握住贺菲萱,忧心开口。

    “寒子念呢?他在哪里?”纤长睫毛上的晶莹摇摇欲坠,贺菲萱声音沙哑,目色迷茫,身体如僵硬的石雕,一动不动,唯有悬浮于胸的心渐渐凌乱,她有一万个理由不相信寒弈德的话,可是墨武呢?她要拿什么样的理由说服自己不去相信墨武!

    “他……”夜无痕无言以对,如果真相于贺菲萱是那么残忍的事,那又何必让她知道呢!

    “主人,寒子念早就带着由十件宝物组合而成的八卦盘去了孔雀山庄!他一直唯唯诺诺呆在主人身边,为的就是这一天!扬名立万,飞黄腾达!”墨武知道贺菲萱此时的心境必如刀绞,可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主人在混沌中浑浑噩噩的过活,倒不如快刀斩乱麻,当断则断。

    “这不会是真的……对不对?”贺菲萱用仅存的意念支撑着看向夜无痕,声音凄凉中透着哀怨,眼中最后一丝光亮在看到夜无痕的沉默后,渐渐没了光彩。

    “菲萱!”夜无痕震惊之余,急忙将贺菲萱揽在怀里,看着怀里昏迷不醒的可人儿,夜无痕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痛如锥。

    “小姐!怎么办……墨武,我们现在怎么办?姑爷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小姐甚至还为他怀了孩子!”月竹痛哭流涕的哀嚎,无助的看向墨武,泪如泉涌。房间里再一次静谧无声,唯有低泣声萦绕在房梁之间,经久不散……

    贺菲萱失踪了,夜无痕只离开一小段时间,回来的时候,贺菲萱已然不见,榻上还残留着她的余温。

    清晨的茶馆刚刚打开门做生意,便迎来了一批宿醉的汉子和一小撮终日以长舌为业的闲散妇人。

    “你们知道现在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是谁吗?”分明是最不益社稷兴衰的一拨人却偏偏最热衷朝中政事,这种现象不免令人唏嘘。此刻坐在茶馆正中央位置的半醒半醉的汉子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这还用问么!自然是近日立了大功的逍遥王!这京城谁不知道,逍遥王将皇上久寻不得的宝贝给找着了,而且双手奉到了金銮殿,皇上能不高兴嘛!皇上这一高兴,逍遥王自然就成了红人!”身边的汉子说着满城皆知的事实,换来众人齐声附和。

    “就是啊,没想到逍遥王居然有这个本事,听说还不止一件,是几件来着?”一侧的妇人顺嘴插了一句。

    “九件!我听说是九件!好像皇上自己也有一件吧?”众人相聊甚欢之余,无人注意到角落里那抹淡青色的身影虚晃了一下。

    贺菲萱不是怀疑墨武,可若不亲自证实,她如何能相信她那么爱的寒子念,又那么爱她的寒子念,在看自己时眼神纯净如婴儿的寒子念,居然一直都在利用她!而她,就像个傻子似丝毫没有察觉,失身,失心,最后连命都不要了,只求寒子念可以安然!

    心,似被带刺的荆棘包裹的密不透风,殷红的心血蜿蜒而落,流淌成溪。贺菲萱承受不住的匐在桌面上,双眉紧蹙在一起,眼泪落的又快又急,豆大的泪珠汇聚一处没入鬓角,再也寻着踪迹。

    小腹传来阵痛,贺菲萱搭在桌面的手渐渐收紧,直至骨节泛白,指甲嵌进桌面,劈裂时留下血痕。过往情话言犹在耳,他说这辈子,只爱贺菲萱,心心念念的也只有这一人,分分秒秒都想和这人同在一处,若能时时刻刻都在床上,自是最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