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笑泯恩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一笑泯恩仇

    “王爷,眼下风公子已然无碍,天心就先回明月轩了,若王爷有事,只管去明月轩就好。★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玄天心不理贺菲萱,美眸看向寒子念时,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继而在凤蝶的搀扶下离开了房间。

    玄天心前脚离开房间,寒子念后脚便凑过来急声辩解。

    “爱妃,你别误会,刚刚本王只是怕玄天心会摔倒才会扶她……”寒子念话音未落,便见贺菲萱玉指覆于唇边,轻嘘了一声。

    “人还没走远呢,王爷这话说的该让人家姑娘多伤心啊!”贺菲萱刻意提了提音调,戏谑启唇。寒子念一阵尴尬,转眸时,分明看到窗外两抹人影愤然而去。见寒子念面露窘色,贺菲萱暗自冷笑一声方才走到榻前。

    “还要装死到什么时候?”贺菲萱冰眸如刃,冷冷看着床榻上的风洛衣。于是在百般挣扎之后,风洛衣不得已睁开眼睛。

    “逍遥……逍遥王妃?你能来看洛衣,洛衣真是……感激不尽呐!”眼见着风洛衣热泪盈眶的看着自己,贺菲萱无语,忽尔一笑,便转身回到了寒子念身边。

    “王爷,如果菲萱没猜错的话,你该见过玄天心的真面目吧?”贺菲萱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寒子念不由的一震,踌躇之余却听贺菲萱继续道,“那必是一张倾天绝地的容颜,王爷好福气呢……”不待寒子念解释,贺菲萱已然迈步离开了梨花苑。

    直至贺菲萱走远,风洛衣这才狠吁口气,继而拽过寒子念。

    “师弟,你说贺菲萱刚刚那一勾唇的动作,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一笑泯恩仇啊?”风洛衣心绪不宁的提出质疑。

    “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寒子念不以为然,相识至今,他还从没见过贺菲萱对谁这么大度过,但凡惹了她的人,好死不死的都得拔层皮。

    “可我已经死过一回了,她还想怎么样啊!杀人不过头顶地,你警告她,别太过分!”风洛衣来了脾气,恨恨道。

    “为什么是我警告?”寒子念挑起剑眉,探究的看向风洛衣。

    “因为我不敢呗!”风洛衣理直气壮的回答让寒子念一头栽到了地上。

    且说玄天心回到明月轩后,凤蝶直言是因为有人封了她的穴道,她才会由着贺菲萱他们进去而没来得及通报。

    “凤蝶,你觉得本小姐与贺菲萱,哪个更美?”玄天心幽目森冷的坐在桌边,攥在手里的杯子已有裂痕。

    “自然是小姐!那贺菲萱充其量是有些姿色,哪配跟小姐比呢!”凤蝶坚定回应,换来的却是杯身碎裂的声音。

    “小姐!你的手!”见玄天心的手指被碎片割破,凤蝶惊呼之余急忙取来药和白纱,小心翼翼的为其包扎。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晚霞蕴染了整个山庄,血一样的颜色映衬到了贺菲萱的眸子里,荡起一片殷红的涟漪。

    夜无痕默然将晚膳端到内室,抬眸时,那抹孤寂凄凉的背影落在他的心里,万般的疼,他知道,一直那么坚强的贺菲萱,心已破碎的再也无法缝合,纵然是他倾其所有,都无法抹灭那刻骨铭心的伤痛和苦楚。

    “为何不告诉寒子念你在天牢受的那些苦?他该知道!”面对寒子念时,夜无痕几次想说,却终究没能开口。

    “知道又能改变什么?况且本小姐现在最不稀罕的,就是他的忏悔和愧疚。”贺菲萱闻声回眸,朝着一身如雪白衣的夜无痕微微一笑,那抹笑,惨淡的让人想哭。

    “至少该让他知道,他失去了什么!到底值不值得!”夜无痕声音渐沉。那么温和的夜无痕,那一身道骨仙风的夜无痕,居然也有这么愤怒的时候,贺菲萱忽然觉得心跳快了一拍。

    “你又失去了什么?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贺菲萱垂眸坐到桌边,声音淡如轻风,却清清楚楚,一字不差的落在了夜无痕耳朵里。

    “无痕失去的,都是从未放在心上的,值得与否,全在甘愿二字。”夜无痕澄澈的眸子溢满深情,薄唇紧抿,心莫名的揪紧。

    “甘愿?就算到头来只是竹篮打水?”如果此时此刻,贺菲萱还不明白夜无痕的心意,那她就是个二百五,货真价实的!

    可明白又如何?一次这样,两次还是这样,死一样的痛过两次,她真是不敢再爱了,或许对于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人来说,爱情太奢侈,她一早,便不该碰这玩意,若如此,也不会让寒子念骗的连渣滓都没剩下。

    “那亦无怨无悔!”夜无痕坚定开口,目光璀璨如华。

    “其实……太深刻的关怀……也是一种负担,有时候退一步,或许真的能海阔天空呢。”贺菲萱没办法改变夜无痕的决定,也没办法承诺他什么,她能做的,或许只有这一句退一步,海阔天空。

    房间内静谧无声,相对无言的气氛有些尴尬,夜无痕正要再说什么,忽听外面月竹的声音传了进来,贺菲萱料想玄天心会来找她,却不想竟来的这么快。

    夜无痕离开时,玄天心的目光里尽是探究,那眼神便也跟捉到奸情一般,甚至还坏坏的笑了一下。

    “不成想王妃与夜公子交情这样好,居然可以相处一室。”玄天心下意识瞄了眼桌上的膳食,意味深长的看向贺菲萱。

    “本王妃与无痕交情好也不是一两日了,实在不值得天心小姐这样大惊小怪。”贺菲萱命月竹端下膳食,伸手示意玄天心落座,不想手才伸出去,便被玄天心握个正着。

    “你想干什么?”不等贺菲萱质疑,墨武已然现身,冷厉喝斥。

    “啧啧……这身子可是受了不少苦,许是以后都不能生子了呢!”玄天心随便一握便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令贺菲萱十分佩服,神医二字果然名不虚传。

    “是啊,分明是这副残躯,又红杏出墙,却得王爷不离不弃,始终如一,想想真是对不起王爷呵。”贺菲萱长叹口气,随即抽回玉腕,挥手间退了墨武。

    “王妃这话是在说给天心听么?”玄天心生于神医世家,自小便众星捧月般活着,骨子里的傲气和霸道丝毫不比京城四大傲娇女少半分,世人皆道医者父母心,但玄天心却是例外,医者无常心,江湖上谁人不知,神医玄天心救人是没有理由的,全凭心情。

    “这里还有别人?”贺菲萱失笑,眸色柔和的看向眼前一身傲骨的女子,虽说是个厉害角色,但也不是没有弱点。

    “贺菲萱,本小姐不妨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本小姐对逍遥王志在必得,你信不信,假以时日,逍遥王心里只会有玄天心一人,再不知这世上还有贺菲萱的存在!”玄天心美眸微寒,肃然开口。

    “这样啊……那天心小姐又信不信,除非我点头,否则寒子念断不会再娶。”对于玄天心过分良好的自信心,贺菲萱觉得吃惊不已。

    “你敢打赌?”玄天心冷笑。

    “好,如果寒子念未经菲萱允许,敢擅自作主娶了天心小姐,那么菲萱自会求得他一封休书,介时逍遥王正妃的位置,便是你的。但如果寒子念执意要菲萱点头才肯娶天心小姐过门,亦或者就算我同意,他也不愿再娶,不知天心小姐可否将坤锁交给菲萱?”贺菲萱也不矫情,言辞中直奔主题。

    “你要坤锁做什么?”玄天心微有一震,狐疑问道。

    “天心小姐若点头,这赌局便成了,若不敢,就算了。”贺菲萱似不在意开口,神色颇有些不奈。

    “一言为定!”玄天心怎受得了贺菲萱这般激将,登时点头,霸气应战。

    “一言为定。”贺菲萱唇角荡起一抹笑意,朗朗回道。

    待玄天心离开后,贺菲萱细细思量了这个赌局大有痛打落水狗之意,赢就人才两得,输就财色兼失,若非玄天心特别自信,大抵也不会这么快应下赌局。

    此刻连她都有些后悔了,若真输了,不仅得不到坤锁,自己同时还会成为下堂妇,诚然贺菲萱不在乎逍遥王妃的封号,事实上,她也巴不得快些摆脱这个头衔,但她不想输了坤锁。

    “主人,玄天心知你不能再孕,会不会将此事告知寒子念?”墨武为防玄天心有猫腻,特别现身检查一圈儿后方才回到贺菲萱身边。

    “就算她不说,本小姐也要说了……不过从她嘴里说出来最好。”贺菲萱苦笑启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看来,她还真是特别需要寒子念的忏悔和愧疚。

    “小姐,您真相信那个表面道貌岸然,腹内黑水荡漾的寒子念会对您始终如一?”月竹提壶倒茶,神色看上去十分担忧。

    “不相信。”贺菲萱没办法相信一个能将自己置之死地的人会为爱情而放弃追求,无银小筑一事也证明了这一点,只是贺菲萱至今不能明白,寒子念的追求是什么!

    “那您怎敢跟玄天心赌这个呀!”月竹急了,手中茶杯下意识轻晃,落了一滩水在桌上。

    “因为玄天心只对这个感兴趣。”贺菲萱耸了耸肩,其实当手里的牌都是坏牌的时候,想要赢一场赌局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打破游戏规则。何况这场赌局并没有规矩,各凭本事。

    正如墨武所言,玄天心果真将贺菲萱不能再生的消息透露给了寒子念,且说的十分悲悯,甚至还说愿意为贺菲萱尽力医治的话。

    迂腐的封建礼教让玄天心以为,男人就算再爱一个女人,如果这个女人不能绵延子嗣,爱也会跟着慢慢消逝,而且让玄天心惊喜的是,寒子念在此之前竟一直不知道这件事,于是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寒子念不顾一切的冲出房间时,玄天心觉得这是个好现象。

    可惜她不明白,世人崇尚的爱情,兴许会因为时间的推移或浓或淡,或渐渐消失,可是愧疚感对于一个有良心的男人来说,只会越来越深,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偏巧寒子念就是个有良心的男人。

    当寒子念冲进桃花苑时,夜无痕刚好端着汤药进了贺菲萱的房间,而贺菲萱刚好旧伤复发,疼的全身发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