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章 可恶的白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九十章 可恶的白兔

    就在寒子念猜疑之际,玄武将手中的药丸递到了秦管家手里,接下来的事让寒子念不能淡定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秦管家先是走到桌边,伸手逗弄白兔,即便虚弱,那兔子却警觉的很,对于伸进来的手指,张嘴就咬。之后秦管家将药丸扔了进去,兔子在嗅了几下后吃进嘴里,不消半盏茶的功夫,秦管家再伸手指过去,那兔子双眼微眯,一副贱样,竟温顺的用身子去蹭。

    “你们……你们给它吃了什么?”傻子都看得出来,白兔前后变化皆是那药丸所致。无语,玄武只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寒子念,便转身走了。整个过程下来,玄武未置一词,却让寒子念毛骨悚然。

    直至秦管家拎着笼子离开,站在一侧的风洛衣方才开口。

    “看见了,他们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如果你再执迷不悟,下一个吃那药丸的人便是你。相信就算我不形容,你也能体会到,一旦吃下那药丸,节操便成了浮云,你就会像那只白兔一样,乖巧卖萌,一味讨好。”风洛衣对于寒子念的这番遭遇,报以十二分的同情,相比之下,玄天心对自己可谓是仁慈至极,就算顶着这张狗熊脸过一辈子,也好过从此成为傀儡的活着。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歹毒的药?”寒子念看清了,而且看的十分清楚。

    “有什么奇怪,这里是神医世家,再歹毒的药他们都有!”在此之前,风洛衣也不相信,这世上竟然会有改变人体颜色的药,而且这种改变,是由内而外的。

    “岂有此理!简直不可理喻!”寒子念愤怒之余,暗自生出忌惮之心,若真如此,那他现在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介时他怕连贺菲萱是谁都不知道了!

    “好师弟……你就从了吧!”风洛衣还想再说什么,忽然闻到一抹淡淡的胭脂香味,不用猜他也知道来者是谁。

    “师弟,你保重。”风洛衣不敢看玄天心一眼,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房门紧闭,玄天心踩着细碎的步子坐到桌边,美眸落在寒子念身上时,闪出一道凄然的光芒,继而唇角微抿,勾起一抹苦涩。

    “娶天心会让你这么为难吗?”轻柔的声音透着委屈,玄天心眸间含泪,幽怨的看向寒子念。

    “子念已有妻室,如何再娶?天心小姐,本王上擂台只是一个意外,望你体谅,若说娶你,本王万万不能,不仅是为了菲萱,也是不想天心小姐日后后悔,所托非人。”到底是理亏在前,面对玄天心,寒子念没办法摆出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

    “王爷只道让天心体谅,又有谁能体谅天心这份真情,自见到王爷第一眼,天心便认定了王爷,尤在王爷跃上擂台时,天心欢喜的难以自持,想着若王爷落败,天心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嫁与王爷为妻,可是现在,王爷告诉天心那只是一个意外?王爷不觉得,这太残忍了吗?”玄天心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字字句句,如泣如诉。

    “对不起,本王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寒子念无言以对,他没办法告诉玄天心,他上擂台的目的只是想助贺菲萱得到坤锁,尔后与之远走高飞,即便是他这么个厚脸皮的人,也说不出这样的话。

    “天心知道王爷对贺菲萱的情意,所以天心要求的不多,只求王爷能给天心一个机会,一个让天心能留在王爷身边,有可能让王爷爱上的机会。”玄天心说话时摊开玉掌,一颗与刚刚无异的药丸赫然呈现在寒子念眼前。

    “你……你想干什么?”在看到那颗药丸的时候,寒子念脸上浮现出明显的惧意,若真让他吃了这玩意,那还不如让他死了痛快。

    然就在寒子念惊惧之时,玄天心突然收掌,再摊开,药丸已成粉末,轻轻一吹,落一地尘埃。

    “你?”寒子念诧异看向玄天心,眼中满是质疑。

    “天心愿意退让一步,此番只与王爷订下婚约,他日若王爷心甘情愿,我们再大婚不迟,倘若他日……王爷仍对贺菲萱念念不忘,天心自不会纠缠,这是天心的底线。王爷多少也该了解家父的脾气,这也是……王爷最后的机会,如何?”玄天心清澈的眸子闪烁出坚毅的光芒,仿佛放寒子念这一马于她而言,需要很大勇气。

    “本王同意!”寒子念绝然应声,坚定点头。事实上,他觉得自己没有不同意的理由,比起成为傀儡,他还要感谢玄天心给了他这一线生机。

    “多谢……多谢王爷能给天心这个机会……”在得到寒子念的肯定答案后,玄天心眸光闪烁,唇角荡起一抹弯弯的弧度,似笑非笑。

    待玄天心离开,便有几个丫鬟端着膳食走了进来,既然应了玄天心的请求,寒子念也没必要坚守,于是一阵风卷残云来了个酒足饭饱,而风洛衣也因为寒子念的妥协得到了解药。

    明月轩内,玄武怀抱白兔,正在长吁短叹。

    “父亲是怕寒子念不点头吗?”玄天心走进正厅,脚步轻盈的坐到了玄武对面。

    “他敢!吓不死他!为父是替你不值,天心啊,你确定你对寒子念的感觉是喜欢,而不是因为当年那句气话?”玄武探究着看向自己的女儿,狐疑问道。

    “不是喜欢,是爱!天心爱上这个男人了。”玄天心自玄武怀里揽过白兔,玉指轻拂着兔子的耳朵,字字如坚。

    “也罢,既然你这么说,为父便不问了,只是你怎可退这一步,你确定这婚订了,寒子念就一定能娶你?”鉴于寒子念对贺菲萱的忠贞,玄武料定这小子是个有情有意的男子,可偏这有情有义,才是最要命的。

    “若女儿不退这一步,父亲还真能变出一颗改变人心的药丸么……若是如此,天心也省了这许多麻烦事。”玄天心不以为然,若不出此下策,寒子念必是宁死不屈,到底是北齐逍遥王,介时不管是自己还是父亲又能拿他怎么样!至于这白兔,本就是玄武的宠物,再加上一直由秦管家伺候着,让它表演一段并不是难事。

    “由着你吧,丫头,不管怎么样,父亲只希望你能幸福!”玄武暗自叹息,只要想到女儿这情路必定坎坷便心疼不已。

    “女儿一定会幸福的……对了,锁引呢?”玄天心似是想到什么,忽然问道。

    “呃……怎么想到这个了?”玄武一怔,言语顿有慌张之意。

    “彼时为让贺菲萱离开寒子念,女儿将坤锁给了贺菲萱,眼下她虽拿着坤锁走了,但没有锁引,那东西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既是寒子念对坤锁有想法,您便将锁引交给女儿,他日或许会派上用场也说不定呢。”玄天心有恃无恐的底气便在于此,坤锁不重要,重要的是锁引。

    “饶是用锁引才能让寒子念就范,那他就不是真的爱你!”玄武顾左右而言他。

    “女儿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也未必就一定要拿出来用的。”玄天心解释道。

    “总之啊,为父对这个寒子念就是有点儿不放心,倒不如……”玄武继续混淆视听。

    “父亲是不是将锁引交给贺菲萱了?”父女二十载,玄天心对自己这位父亲也是相当了解的,莫说是锁引,就是天上的月亮,父亲若能做到,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她摘下来,眼下父亲左推右挡的原因只有一个。

    “不给不行啊,她用休书要挟老夫!”玄武苦哈着脸,貌似委屈道。

    “父亲几时也受人威胁了?”玄天心半点不信玄武的解释,美眸微凛。

    “为了你的幸福,父亲也是迫不得已啊!”玄武暗自自嘲,是呵,他玄武纵横江湖几十年,何时受过谁的威胁,除非是他自愿。想起彼时贺菲萱坚毅凛然的目光,玄武相信,只要是贺菲萱想要投奔的人,必是人中之龙,这场赌局,他该不会输的太惨。

    “那女儿还真要感谢父亲的用心良苦了……时候不早了,明日订亲还有的忙,天心送父亲回去休息。”玄天心下意识敛了眼底的冰冷,起身欲送玄武。

    “不必了,明日最忙的是你,你且早些休息,让秦管家送我回去就行了。”玄武庆幸女儿没有再追究下去,此刻巴不得赶紧离开明月轩。

    直至玄武的身影淡出明月轩,玄天心眼底的寒光方才无所掩饰的迸射出来。

    “小姐,老爷怎么会将锁引给了贺菲萱呢?那可是老爷最宝贝的玩意!”一侧,凤蝶小声嘟囔着。

    “贺菲萱,你果真本事!”玄天心咬牙切齿,眸色如刃。所以说女人的妒忌无处不在,玄武将锁引交给贺菲萱的这件事在玄天心看来,便是夺了她的父爱!

    在玄天心的心里,除了自己之外,容不得父亲对任何女人好!哪怕只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器重也不行!

    翌日的订亲仪式非常隆重,来自江湖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奉上贺礼,礼品五花八门,皆非凡品,但能入玄天心眼的也就一两件而已。整个仪式上,最为痛苦的便是寒子念,既然已经应了玄天心,他便有责任在这个订亲仪式上表现出十足的喜悦,也算是感谢玄天心没有逼他去死的回礼。

    适夜,喧嚣了一整天的孔雀山庄终于静了下来,寒子念由着风洛衣将自己扶回桃花苑,却不想才一进门,便见玄天心一袭华裳的坐在那儿。

    “咳咳……师弟,这接下来的路可得你自己走,为兄就不送了!”风洛衣特别识相的松开寒子念,风一般的速度消失在玄天心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们不只是订亲的吗?”在看到玄天心的那一刻,寒子念也惊出一身冷汗。

    “眼下天心已经是王爷的未婚妻子,自然有义务照顾王爷的饮食起居,天心在这里,似乎没有不妥,今日辛苦王爷了,天心扶王爷回房休息。”玄天心清眸如水,摇曳着走到寒子念身侧,伸手欲搀扶之际,却被寒子念巧妙绕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