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四章 表里不同,内里都是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九十四章 表里不同,内里都是女人

    “怎么可能!在傲某人眼里,天心小姐便是雪山巅峰的莲花,圣洁的让人不忍亵渎,如此出尘的气质哪是那些风尘女子可比的!”傲风流依旧笑若春风,即便玄天心恼他举止轻佻,但这张脸却让她很难讨厌起来。★首★发★追★书★帮★

    “傲盟主既知天心与她们不同就好……你……你干什么!”玄天心才舒了口气,便见傲风流又一次将爪子搭在自己雪肩上。

    “天心小姐大可放心,傲某与她们上床,不过是敷衍了事,如若天心小姐肯给傲某这个机会,傲某一定会让天心小姐知道何为欲仙欲死,何为欲罢不能,傲某发誓定会让天心小姐……”傲风流诚心诚意的保证,换来的却是玄天心一记狠拳和致命的毒药。

    当傲风流顶着一只乌青眼,口歪眼斜的出现在贺菲萱面前时,贺菲萱很人道的没有取笑他。

    “玄天心不一样,果真不一样啊!”傲风流似是跟贺菲萱极为熟络,眼见着贺菲萱欲宽衣上床就寝,却很自然的坐到了桌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有何不同?”贺菲萱系好腰间系带,起身走到傲风流对面,说话的空当给傲风流倒杯茶水递了过去。

    “女人不都是喜欢花言巧语的吗?本盟主好话说尽,她竟连半点机会都不给!”傲风流不以为然。

    “盟主想要什么机会?”贺菲萱很能理解傲风流如此武断的想法,基本来说,像傲风流这般风姿色,嘴再甜些,大部分女人皆难招架。

    可是这世上总有那么一小撮女人是特别的,她们喜欢所有人的追捧,也喜欢那些甜言蜜语的情话,可她们最喜欢的,是被男人当作神一样的瞻仰甚至是供奉。越是这样的女人,越是将贞洁看的极重,在她们眼里,自己的身子只能给配得起她们一身骄傲的男人,而玄天心,便是这一小撮女人中最为极端的典型。

    “当然是上床的机会啊!”傲风流理直气壮应声。

    “菲萱真是不明白,傲盟主若一夜没有女人会不会死?”诚然贺菲萱不认为自己与玄天心是一类人,但也实在无法容忍傲风流如此放荡的作派。

    “不会,但会很难受!”傲风流端正神色,肃然应声,说起这话来,竟是十分认真的。

    “其实这世上除了女人之外,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傲盟主可以试着去发掘!”贺菲萱正试图挽救一个即将走向落寞,甚至有可能精尽而亡的男人。

    “有吗?”傲风流狐疑看向贺菲萱,眼中一片迷雾。

    “好吧,菲萱困了!”贺菲萱觉得再聊下去,自己很有可能会控制不住情绪,于是转身走向床榻。

    “菲萱说的极是!傲某顿悟了!”贺菲萱转身一刻,傲风流如醍醐灌顶般茅塞顿开。

    “真的?”贺菲萱将信将疑。

    “虽然本盟主没有那样的癖好,但这世间男子,亦有不俗之人啊!”傲风流语闭时,贺菲萱已然顺着床沿划到了地上……

    子夜的星空繁星闪烁,月光都似被比下去一般,不那么皎洁了,悦来客栈的屋顶上,红白两道身影一坐一站,勾勒出极美的风景。

    “傲风流去了玄天心的房间,你不担心吗?”夜无痕一身白衣,仿佛开在天地间的白莲,积淀了万古的精粹,几欲乘风。

    “这世间能让本王担心的女子只有一人,无痕,你既喜欢菲萱,又如何能将她带到傲风流面前,你该知道傲风流品性低劣,根本……”寒子念的声音透着责备。

    “我只知道菲萱想要做的事,没人拦得下,既是她决定这么做,无痕只能护在她左右,不让她受伤。”夜无痕淡漠启唇,薄唇嚅动间透着淡淡的无奈和神伤。

    “不让她受伤,谈何容易!你应该知道,她现在已经铁了心投到八哥那里,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会站在本王的对面!介时你叫她情何以堪!”寒子念有些失声低吼,眼底溢出隐藏不住的担忧和害怕,因为真正情何以堪的不是贺菲萱,而是他自己。

    “早在无银小筑那件事后,贺菲萱就已经站在了王爷的对立面,这点王爷该比谁都清楚,至于菲萱会不会投到八王那里,无痕不敢确定,但会尽量劝阻。若她执意,无痕答应王爷,介时断不会助纣为虐,也请王爷答应无痕,莫要再伤贺菲萱,不管她做了什么,都只是因为不甘……”夜无痕说完这番话后转身跃下屋顶,独留寒子念在原处怅然,他又如何甘心呢!

    翌日清晨,贺菲萱梳洗之后离开房间,才推开房门,便见对面寒子念与玄天心走在一处,四目相视间,贺菲萱承认自己的心稍稍停顿了一下,尤其是寒子念那双哀怨的目光,仿佛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小姐,不如让奴婢把膳食端到您屋里吧?”月竹只是不想自家主子被气着,于是小声请示。

    “不必。”虽然自己在孔雀山庄诓了寒子念一把,可相比寒子念的弥天大谎,自己不过是小试牛刀,贺菲萱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心虚的理由。

    鉴于寒子念与玄天心入驻当日引起的骚动,风洛衣在寒子念的吩咐下包了整个悦来酒楼,于是在贺菲萱走下一楼的时候,偌大的正厅只有寥寥几人,且还是化成灰都能认出来的。

    “咳……前逍遥王妃,好久不见了!”其实风洛衣完全可以躲在寒子念后面装死,对于这么个小人物,贺菲萱也不会太去在意,偏他不知低调,硬要上前打这声招呼,且在称呼上犯了致命的错误。

    一个‘前’字,令贺菲萱陷入尴尬,‘逍遥王妃’的称呼又让玄天心听着不爽,最要命的是风洛衣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错误,一遍又一遍的叫着。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风洛衣,依着风洛衣自己的想法,一个‘前’字,可以让玄天心听着舒坦,‘逍遥王妃’呢,又不致让贺菲萱挑理。

    “本小姐已将签好的休书交由逍遥王,至此便不再是逍遥王妃,倘若风公子愿意跟本小姐说话,就请称呼一声贺小姐,若不愿意,也可以什么都不说,但若再叫错,莫怪本小姐翻脸了。”贺菲萱抬眸看向风洛衣,一个眼神过去,风洛衣登时觉得全身汗毛都有离体奔命的感觉。

    “菲萱,那封休书不作数,本王从未休过你,你还是本王的正妃。”寒子念一直觉得再见,贺菲萱会给自己一个解释,至少也该说明一下,当初在孔雀山庄,他为何抛下自己独自离开,可是此刻与贺菲萱相视而立,他却未见贺菲萱有半点解释的意思。

    “想必逍遥王还记得,当初菲萱与寒弈德拜堂成亲,尔后发现他与顾月汐暗中苟且,于是菲萱在喜堂上扔给寒弈德一纸休书,那会儿皇上亦在场,且未对菲萱抛出的休书有任何异议,如此说,菲萱的那纸休书真真是不需要逍遥王应允,现在,菲萱也不再是你寒子念的王妃!”贺菲萱用很长篇幅形容了自己那纸休书的效力,也十分明确的说出了自己与寒子念现如今,再没半点关系。

    “不管你怎么说,在本王心里,你都是我寒子念的妻子,没人能改变这个事实!”看着贺菲萱冰冷无温的眸子,寒子念只觉心痛,既是恩怨了,为何不能从头开始!

    “王爷何必呢,这种话菲萱过往听之也就算了,倒是难为了你身边的天心小姐。”彼时寒子念将自己推进火坑的时候,也是这副深情模样,在经历种种之后,贺菲萱当真对这种表情具备了极强的抵御能力。

    “言重了,天心一早便知王爷对菲萱你情有独钟,所以我并不介意……与你共侍一夫。”玄天心身姿妖娆,娉婷走到贺菲萱身边,随后拉起贺菲萱的玉手握在自己掌心,眸清如水,目色真诚。

    “天心小姐的好意菲萱心领了,不过菲萱与逍遥王已是昨日黄花,再不会有重放之日,倒是天心小姐与王爷,实乃一对碧人,他日定会成为恩爱夫妻。”贺菲萱启唇之时,刻意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她可不觉得玄天心是能与人共侍一夫的女人,这种话只能随便听听,当不得真。

    好好的一顿早膳不欢而散,贺菲萱尤不喜欢寒子念直直盯着自己的感觉,奈何眼睛长在人家身上,她说了不算,否则她真想将那对眼珠子剜下来泡酒。鉴于一同用膳太过别扭,贺菲萱终是采纳了月竹的提议,将用膳的地点改到了自己房间。

    差不多两天的时间,傲风流都没有在悦来客栈露面,贺菲萱与寒子念亦在各自绞尽脑汁的想办法,试图比对方先一步得到乾锁。

    其间倒是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儿,那便是风洛衣失踪了,第一个发现他失踪的是寒子念,原因很简单,整个悦来酒楼里,若还有一人还在乎风洛衣的死活,也就只有寒子念了。且说在寒子念走进风洛衣的房间,看到床上那只血色玫瑰的图纹时,狠拍大腿,一脸悲恸。

    但凡有一点江湖常识的人都知道,江湖第一邪教幽冥宫的宫标便是血色玫瑰,由此可见,虏走风洛衣之人,定然是幽冥宫的教主——罗刹女。

    至于原因,寒子念心知肚明,当初自己中了晶魂之毒,生死一线,风洛衣为救自己,冒险入得幽冥教,盗了人家的镇教之宝‘万圣丹’,只是当时幽冥教倾巢而出都未寻得盗宝之人,何以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他们却找上了风洛衣?

    适夜,贺菲萱闲来无事,倚在桌边翻看古集之时,墨武自外面纵身跃入。

    “风洛衣还活着?”贺菲萱挑眉,似是无意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