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一章 老狐狸,欧阳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零一章 老狐狸,欧阳烈

    “难得北齐逍遥王能驾临圣城,欧阳烈恭候多时!”待两侧侍卫站稳之后,一精神焕发的老者大步而至,玉顶为冠,巨蟒加身,此人显然就是圣城的城主,欧阳烈。★首★发★追★书★帮★

    贺菲萱很难想象傲风流要对付的人竟是一个年过花甲,慈祥和蔼的老者,虽然贺菲萱能感觉到这位老者似乎并不如他此刻表现的这般友善。

    “欧阳城主客气了,本王不请自来,莫打扰了城主才是。”彼时当玄天心将自己与傲风流的交易告知寒子念时,寒子念便想到了这个法子,与其偷偷潜入圣城,做贼心虚,倒不如寻个借口堂而皇之的走进来,出师有名。

    且在玄天心将寒子念的法子透露给傲风流时,并没有遭到反对,如此,便有了现在的场景。

    “王爷这是哪里话,我西域诸国能得北齐大国庇佑,原就该亲负皇城朝贡,只是近两年老夫身体不适,才未亲临。王爷,请!”欧阳烈说的含蓄,实则是因为北齐动荡,实在看不出真主是谁,所以周边小国皆持观望态度,进贡一事便显得没那么积极了。

    “请!”对于欧阳烈的话,寒子念付之一笑,有些事,自不需要太认真,何况他们此番来的目的十分明确,锁引!

    就在欧阳烈转身的刹那,贺菲萱分明看到那双如鹰般犀利的眸子越过自己,朝着身后的傲风流瞄了一眼,这一眼诡异的很,让人看不透,猜不着,倒是身后那股杀意,似曾相识。

    “他就是傲盟主口中的欧阳烈?”贺菲萱刻意等了傲风流几步,确定开口。

    “就是他。”一向玩世不恭的傲风流,此刻那张俊逸无双的脸上竟隐隐呈现出冰冷之意,贺菲萱很难想象此二人的仇恨有多深,只是一个眼神交流,便已让傲风流的脸渐渐扭曲了。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相比之下,欧阳烈要比傲风流淡定的多。

    且说欧阳烈的寝宫堪比北齐皇宫,金碧辉煌,奢华气派,待寒子念等人入了寝宫之后,欧阳烈便命宫女太监们将列位安排到各自下榻的地方,晚上的接风宴甚是隆重,欧阳烈的崇敬之语和寒子念的敷衍之词让贺菲萱觉得乏味,鉴于自己并不怎么重要的身份,贺菲萱随便找了个理由退席,由月竹陪着回到了自己房间。

    “主人,燕子楼来了消息!”贺菲萱回到房间时,墨武将燕子楼传给她的飞鸽传书交到了贺菲萱手里。贺菲萱细细看过之后,唏嘘不已。

    “寒倾城……先帝唯一的妹妹……北齐第一美人……本小姐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这个名字,好像还去过她的殡丧之礼,记得当时本小姐还特别感慨天妒红颜,却不想她竟没有死呵!”贺菲萱握着手中的宣纸,不禁摇头。

    “依着姨娘打探的消息,当年寒倾城与武将傲天私订终身,珠胎暗结,原本先帝是想尽快指婚的,怎么后来会变成这样了?”燕子楼传来的消息并不全面,只道寒倾城后来诞下一个男婴,被先帝抱给了傲天,也就是现在的傲风流。而寒倾城从此不知去向,只是近日有消息称寒倾城在圣城出现过。

    “虽然消息不怎么完整,但拼凑起来也不难理解,寒倾城在圣城出现,傲风流又视欧阳烈为死敌,此为夺母之恨。难怪傲风流在看欧阳烈的时候,每根汗毛都透着杀气。”贺菲萱终有所领会。

    “主人,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墨武这一路都在犹豫,终是忍不住开口。

    “原来你我之间还有不当讲的。”贺菲萱折起宣纸,举在烛芯上,燎成了灰烬。

    “这一路上,属下发现傲风流暗中都有跟人联络,且联络之人并非中土人士,所以属下怀疑傲风流私底下定有不可告诉的计划隐瞒我们。”墨武确定四下无人,方才低声禀报。

    “这个傲风流!也罢,就算为了锁引,我们也不得不来这一趟,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你且暗中盯紧了他。”贺菲萱闻声微震,心底暗自忐忑,倘若真如墨武所说,那么贺菲萱不敢保证他们这一行人,会不会只是傲风流不可告人计划中的炮灰。

    临近子时,晚宴早已结束,喧嚣的寝宫渐渐沉寂下来,偶有虫鸣鸟叫,平添几许意境,后园凉亭内,欧阳烈转身看向亭外之人,精锐的眼睛里迸射出无奈的神情。

    “你还要纠缠不成?”欧阳烈的声音不起波澜,听不出情绪,止水一般。

    “交出母亲,本盟主或许会大发慈悲留你一命!”在欧阳烈面前,傲风流便似一只初生牛犊,肆意发泄心中的憎恶和愤怒,丝毫不知隐忍为何物。

    “你要我说多少次才能罢手,倾城是自愿留在圣城的,只要她愿意,老夫不会强留。”反之在傲风流面前,欧阳烈却像极了一老谋深算的狐狸,时时刻刻都不会表露出心底所想。

    “你敢把母亲叫出来?”傲风流低吼着,双手攥成了拳头,可惜此刻守在凉亭左右的,皆是圣城一顶一的高手,否则傲风流一定会一拳挥过去,分分钟送欧阳烈转世投胎,亦或者干脆打的他魂飞魄散,这种人,不配有来世!

    “倾城,你出来吧,有些事总要面对,你若不跟他讲清楚,他是不会罢休的。”欧阳烈长叹口气,语气颇显无奈。

    圆月似盘,夜色如水,轻纱笼雾的月光下,一抹翩然的身影自凉亭后面缓缓走了出来。有些人,就算将这天下间最宝贵的头饰戴起来,也顶多能掀起一丁丁点的浪花儿,而还有一些人,单单是素色白裳,木制粗簪,只要出现,便成焦点,这种事与年龄无关,拼的是气质,寒倾城就是第二种人。

    晶莹剔透的肌肤在月光的映衬下散出淡淡的光晕,那张未被岁月镌刻的脸,倾城无暇,绝美如月中仙子,娉婷而至。玄天心的美太过张扬,令人久看生厌,贺菲萱的美太有城府,令人敬而远之,寒倾城的美却是出尘的宁静祥和,看了,只会让人心生向往,却不敢存半分亵渎之心,最难得的,她们是两代人。

    “孩子……对不起,倾城没想过离开圣城,你回去吧。”多么平淡的语气,仿佛毫不在意,仿佛站在她面前的真的只是个孩子,而不是她寒倾城这辈子唯一的儿子,唯一的牵挂。

    傲风流走了,没能说出一句话,亦没能喊出他这辈子连做梦都想大声叫出来的两个字,转身之快,顺间没入黑夜,寻不到踪影。

    凉亭内,欧阳烈觑了眼身边的侍卫,便有一人顺着傲风流的方向追了过去。

    “倾城,想哭就哭出来吧。”欧阳烈启步走出凉亭,双手欲搀上寒倾城的手腕,却被狠狠甩开。

    “倾城……”欧阳烈有些错愕的看向自己深爱了一辈子的女人,眼中慌乱迷茫。

    “你敢在流儿身上种下‘媚骨香’!欧阳烈,你该死!”冰晶一样的眸子,迸射出来的却是寒入骨髓的幽光,寒倾城的匕首插进了欧阳烈胸口半寸,便被一股劲力折断。

    “所以为了救你的儿子,你想我死?”欧阳烈的声音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眼中折射出的光,无限伤情。

    “我只想要你的血!”看着殷红的鲜血自欧阳烈胸口涌出来,寒倾城几乎没有犹豫的将袖内的白玉瓷瓶举到欧阳烈的身上。

    “没用的,我在给他种下‘媚骨香’的时候,顺便将一只蛊虫下入了傲风流的体内,除非他与老夫换血,否则就算解了‘媚骨香’,他也活不过三年。”瓷瓶碎裂的声音突兀响起,寒倾城含泪的眸子不可置信的抬起,水波荡漾的眼睛里透着无尽的绝望。

    月光下,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滚落在这张惊为天人的容貌上,拨动了欧阳烈的心弦,二十年的时间,寒倾城的美,一如初见般芳华绝代。

    “欧阳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对流儿如此狠心!我恨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寒倾城悲愤的眼睛迸发出浓烈的寒意,单手捂着胸口,身体踉跄着后退。

    “夫人!”寒倾城身后,伺候她十几年的丫鬟青泉才想上来扶稳主子,忽觉胸口一凉,只见彼时还插在欧阳烈胸口的半截匕首已经穿透了她的心脏。

    “城……城主?”青泉瞪大了眼睛,满眼的震惊和恐惧。

    “青泉!欧阳烈……你疯了么!”寒倾城惊慌失措的将青泉揽在怀里,颤抖的手停滞在青泉的胸前,泪如雨下,十几载的主仆情谊,她如何舍得!

    “她不该将‘媚骨香’的事告诉你。来人,搀夫人回去。”欧阳烈的声音冰冷如潭,之后转身离开,任由寒倾城在身后失声恸哭。

    倾城,为了一个丫鬟,你尚且哭的肝肠寸断,若他日我死了,你……可愿为我流下一滴眼泪……

    傲风流喝醉了,醉的一塌糊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贺菲萱从床上拽下来的,只道这一刻,他只想找个人听他唠叨,思来想去,只有贺菲萱最合适。

    “如果傲盟主觉得无聊,菲萱大可让墨武给盟主你找两个国色佳人,陪你度过寂寞长夜,说实话,菲萱真的困了……”贺菲萱双手托腮,目色迷离。由着傲风流将壶里的酒,一杯杯的灌进肚里。

    “菲萱啊,你真的困到连锁引在谁手里都不想知道了?”蛇打七寸,傲风流的话果真管用的很,贺菲萱精神顿时抖擞,美眸闪烁如星。

    “盟主想告诉菲萱这个?”贺菲萱怎么忘了,酒后吐真言,说不准趁着傲风流酒醉的时候,自己还能问出些什么。

    “你有母亲吗?”谁知傲风流突地转移话题,在贺菲萱看来,两个话题之间的距离,何止十万八千里。

    “你没有?”贺菲萱不以为然,心底却知傲风流必是受了什么刺激,于是也不好逼的太紧,只道慢慢顺下去,或许能套出些什么来。

    “那你母亲爱你吗?我想不会爱,长的这么丑,带出去都嫌丢人吧!”傲风流迷离的凤眼微微眯起,薄唇勾起绝美的弧度,似是捡了什么高兴事儿似的笑的十分开怀。

    “傲盟主长的倒是可人,那你的母亲一定很爱你了?”贺菲萱并不愿意点人死穴,但也不能由着傲风流越扯越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