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六章 二十年得见,泪流满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零六章 二十年得见,泪流满面

    “你……”傲风流错愕不已之际,握着瓷瓶的手突的被欧阳烈擒住,如他刚刚那般,欧阳烈迅速封住其穴道,稳,准,狠。「^追^书^帮^首~发」

    这一刻,所有的震惊和愕然皆被愤怒取代,傲风流的瞳孔如寒星倒映,双眼赤红,看着贺菲萱时,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

    “你敢骗我?”傲风流咬碎钢牙,狠戾低吼。贺菲萱不由的耸了耸肩,一副‘我敢’的模样。其实贺菲萱觉得傲风流大可不必表现的如此惊悚,这个世道,比的就是谁比谁更好骗,她也是这么摸爬滚打过来的,只是她过来了,不知道傲风流会不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傲风流,是你冥顽不灵,老夫才会出此下策!倾城是老夫唯一至爱,无论如何,终此一生,老夫都不会放她离开,可是你偏偏要从老夫的身边带走她,所以没办法,你我之间,必须消失一人。”欧阳烈犀利的眼睛透着坚毅的光芒,说话时手已入怀,随即扯出了藏在胸口的,还淌着血的羊皮囊,声音低缓,俨然地狱阎王。

    “呸!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欧阳烈你听着,本盟主会在鬼门关等你!”傲风流寒冽的目光自贺菲萱身上移向欧阳烈,声音决然,表情自信。

    “裴芊陌?菲萱,你告诉他!”欧阳烈冷笑,眼底的光明暗莫辨。或许欧阳烈以为傲风流还不够恨她,所以才会把这么个艰巨而又缺德的任务交给她,贺菲萱如是想。

    “咳……菲萱觉得,盟主还是别作他想为好,近日菲萱与裴城主见过面,她已经答应将驻扎在绿水镇的几万大军退至南关,所以……这场仗打不起来了。”贺菲萱淡声道出实情,换来傲风流更加锋利冷冽的目光。

    “贺菲萱!本盟主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一个八面玲珑的女人!你干的好啊!”傲风流额头的青筋几欲爆裂,眼底恨意十足。

    “傲盟主谬赞了。”贺菲萱且尴尬且羞涩的应了一句,差点儿没给傲风流气死。

    “傲风流,老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愿意放弃……”欧阳烈还未说完,便见傲风流狠戾回眸,睚眦欲裂。

    “只要本盟主活一天,就不会让母亲留在你这个畜牲身边!你休想!”傲风流如此决绝的回答让贺菲萱颇感无奈,其实有时候做人呢,骨头太硬绝对不是好事。

    “好!既然如此,来人!”欧阳烈冷声开口,便有三名忍者凭空出现。见欧阳烈眼中的煞气,贺菲萱暗惊,美眸下意识朝外望去,脸上平静无波,心下焦急不已。

    “欧阳烈,夺母之恨,本盟主死亦不休!”傲风流丝毫没有畏惧之意,表现的视死如归。无语,欧阳烈鹰眸眯起,挥手间,三名忍者登时冲向傲风流。

    贺菲萱觉得自己不能等了,正欲挥手扬出藏于袖内的软骨散时,却听砰的一声,房门忽然被人踹开,紧接着,一抹水青素衫的寒倾城夺步而入,美艳无双的容颜上,透着惊恐和急迫的神情。

    “住手!”寒倾城身后,寒子念与夜无痕随之走了进来,墨武和驰燕亦顺间出现在贺菲萱身侧。见此情景,贺菲萱暗自舒了口气,墨武果然未负所托,贺菲萱下意识朝墨武看了一眼,相视了然。

    “倾城?”寒倾城的出现在欧阳烈意料之外,他知今晚事多,所以特别命人守在寒倾城的寝宫,就是怕她会知道这件事,却不想她还是来了。有那么一顺,欧阳烈的眸子似是无意的划过贺菲萱,眼中寒意惊起贺菲萱一身的鸡皮疙瘩。

    其实贺菲萱觉得欧阳烈应该可以理解她,毕竟乾锁没到手,傲风流若死了,她管谁要去!

    “欧阳烈,你听着,倾城便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不会让你动流儿半分!”此时的寒倾城已然挡在傲风流面前,秋水潋滟的眸子冷如寒霜,语气中透着决然。

    “流儿……”傲风流声音哽咽的低喃,眼底的光渐渐迷离,染上一层薄雾。多么亲切的称呼啊,他盼这一刻,二十年了!

    “流儿,对不起……是母亲不好……”寒倾城且不顾欧阳烈脸上的痛苦之色,转身看向傲风流,眼泪唰的涌出来,如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落地,碎成晶莹闪烁的琉璃。

    “母亲……母亲……母亲!”傲风流一遍遍的唤着自己从不敢在人前提及的两个字,唯有午夜梦回思念成疾,独自流泪时才敢大声喊出来的两个字!

    “流儿!母亲对不起你……这个世上,母亲唯一亏欠的儿子啊!”寒倾城猛的抱住傲风流,失声恸哭,泪如雨下,身体因为激动而轻颤不已。

    “母亲,流儿……好想你……”第一滴落下来,便再也抑制不住了。看着眼前的场景,贺菲萱心如刀绞,眼泪忍于眶内,她的孩子啊,又在哪里?

    “流儿,快走!再也别回来了!”寒倾城突然推开傲风流,眼泪止不住的涌出,美眸透着无尽的不舍和眷恋,可是她不能让傲风流陷入险境,再不忍心,也要割舍。

    “母亲!”傲风流哪肯离开,却不想上前一步之际,寒倾城已经倒在了欧阳烈的怀里,昏迷不醒。

    “欧阳烈!放开母亲!”傲风流赤眼如荼,如困兽出笼,疯狂冲了过去。欧阳烈漠然出掌,便将傲风流击出数米,几乎同一时间,其中一名忍者咻的闪身,再一次将傲风流封了穴道,速度之快连墨武都惊讶不已。

    “还等什么呢!”贺菲萱觉得此刻若不出手,她会后悔终生。于是墨武等人皆冲向忍者,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皆被制服,连同寒子念与夜无痕都未能幸免。

    彼时偌大的书房,此刻倒有些人满为患,而贺菲萱是这屋子里除了欧阳烈和那三个忍者之外唯一还能自行走动的人。

    “咳咳……菲萱不会武功,城主该知道的吧?”感觉到后面三个忍者的虎视眈眈,贺菲萱朝着欧阳烈扬出她此生认为是最灿烂的微笑,至此,贺菲萱终于狗腿了一把。

    “你是不会武功,但比起那些个会武功的人,你最危险了。”欧阳烈面如死水,声音低沉幽冷,贺菲萱知道自己要不妙了。

    “来人,把傲风流跟贺菲萱关在一起,其余人另关。”欧阳烈冷漠开口,旋即抱起寒倾城,大步离开书房。

    “还我母亲!欧阳烈,你这个混蛋!”傲风流歇斯底里的狂吼,身体受阻,可杀意腾腾。

    “欧阳烈!你回来!我们再谈谈!我不要跟他关在一起!喂!”眼见傲风流面目狰狞的脸,贺菲萱只觉全身汗毛都在风中凌乱了,欧阳烈这招可真够损的。

    即便贺菲萱百般抗议,却难逃与傲风流关在一间牢房的命运,而且让贺菲萱想象不到的是,他们竟解了傲风流半数穴道,除了不能让他运功之外,一切行动如常,至此,贺菲萱终于领悟了欧阳烈的意思:卸磨杀驴。

    比起北齐的天牢,圣城给犯人的待遇还算不错,至少牢房里还有张床,木桌和几把椅子,不过此刻,这些玩意已经被傲风流摔的面目全非了。

    “傲风流,别冲动。现在这种情况,你杀我也于事无补,倒不如留我这条命,或许还能想出一线生机。”眼见着傲风流满身戾气的走过来,贺菲萱不禁噎喉。

    “贺菲萱!本盟主竟没想到你这样卑鄙无耻!该死!”傲风流猛的出手,硬是将贺菲萱的身子抵在墙上,手指较劲儿,贺菲萱顿时觉得呼吸艰难。

    “呃……如果盟主你光明磊落,菲萱这一行人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感觉到傲风流渐渐加深的力道,贺菲萱索性赌一次,与其一味讨好,倒不如据理力争。

    “是你害的本盟主功亏一篑!是你害本盟主再也不能见到母亲!你知道我等这个机会多长时间了吗!二十年!我傲风流整整等了二十年才等到与母亲重聚,可你都干了什么!”傲风流痛苦嘶吼,瞳孔越发黑了几分,眼底杀意鼎沸。

    “生离总好过死别!你有过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害的全身瘫痪,临死时面目全非的经历么!你能体会到眼见着自己儿子被人抱在雪地里活活冻死,又狠狠摔在地上踩碎踝骨的感受么!你知道被自己信任的人鞭打铁烙,喂尽毒酒是什么滋味!就好像有人拿着刀子,在你心头一点点的割磨,血肉翻起,鲜血淋漓!傲风流!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你最可怜,也不是只有你才身负血海深仇!”感受到傲风流毫不留情的收紧手指,贺菲萱强忍着海水倒灌的窒息感,狠戾咆哮,置之死地而后生。

    果然,傲风流手中的力道渐渐轻了,贺菲萱离地的双足落了下来。

    “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傲风流无法形容贺菲萱此刻那双眼中迸射出来的戾气有多么的骇人,尤其是自她身上散出来的恨意,似洪水决堤,欲将自己湮没于顶。

    “咳咳……没有。”感觉到颈项的束缚渐渐消除,贺菲萱大口喘息后,很是泰然的否认,于是压迫感再度侵袭,贺菲萱登时瞪圆了眼睛。

    “菲萱没有,但却要替那个人报仇!否则她在天之灵如何安息!盟主该不会让她死不瞑目吧!”在贺菲萱一番慷慨陈词之后,傲风流的怒气本就泄了一些,眼下贺菲萱又说的义正言辞,傲风流索性松了贺菲萱,自顾转身,不愿再看她一眼。

    虽然贺菲萱觉得在这件事上,她与傲风流不过是各为所求,不存在对错,但彼时看到傲风流与寒倾城相拥而泣的时候,贺菲萱实是不忍。

    “对不起……”这句歉疚不因对错,只是心里不安。傲风流没有回头,亦未回话,可那抹背影散出的却是无法言喻的悲伤和绝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