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临死前的诅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临死前的诅咒

    对于信中的内容,贺菲萱并不惊奇,当日她在林峰口中已然得知真相,可她一直不相信,世人皆道先皇与北齐四大天王情同手足,又岂会做这等卑劣之事,关于此事,贺菲萱总觉事有蹊跷。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主人,提到宋铮了吗?”墨武的话提醒了贺菲萱,于是贺菲萱继续往下看。

    ‘二娘还想告诉你,那个什么幽冥教之所以肯帮二娘,是因为他们想找一个叫宋铮的人,刚好这世上,只有二娘知道他的下落,眼下二娘死意已决,所以对于这个秘密……二娘准备带到土里!怎么办,即便是死,二娘也无法原谅你夺走了如岚的一切!所以没办法,二娘不想成全你!二娘很想在不久的将来,在下面看到你……’

    贺菲萱第一次觉得林娇娥果然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如此一封信,有用的一句没提,没用的倒是声情并茂!

    “再找找!”贺菲萱将手中的信笺揉成团塞给墨武,转尔继续在林娇娥房间里翻了好几圈儿。

    直至傍晚十分,寒子念终于送走了外面的宾客,自后宅寻着了贺菲萱。

    “爱妃可找到线索了?”寒子念满怀期望看向贺菲萱,眸光璀璨如华。无语,贺菲萱摇头,既是林娇娥有意隐瞒,自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爱妃,我们逃吧!”见贺菲萱摇头,寒子念登时绝望,幽冥教不比其他,杀人从来不用看人脸色,莫说是北齐逍遥王,皇上身边的红人,就是杀北齐皇帝,寒墨楚本人,只要他们想,那也是手到擒来。

    “与其想那些不切实际的,王爷倒不如去讨好风洛衣,至于宋铮,菲萱相信他在皇城!墨武,告诉管家把所有的下人都聚过来,本小姐有话要问他们!”贺菲萱肃然吩咐之际,墨武已然走向前院。

    对于贺菲萱的睿智和机敏,寒子念从未怀疑,于是寒子念默不作声的跟着贺菲萱走向前院厢房,信心满怀的。

    房间里,贺菲萱打量着瑞王府所有的下人,包括周管家。

    “瑞王府发生这样的事,谁都不想,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家也无需多想,有本王妃在,瑞王府就倒不了!你们只管做好自己的分内事,近两日,本小姐会尽快接管瑞王府所有事务,在此,本小姐特别提一句,相信父王与二娘在世时,必是支会你们其中某些人,办了某些事,这里面或许有能见光的,或许有不能见光的,本小姐希望你们在今晚之前各自找本小姐言明,如果你们明知而不言,一旦让本小姐知道,后果自负!”贺菲萱端坐正中,肃然开口。

    且待退了下人,贺菲萱便倚身坐在桌边,自顾品茶。

    “爱妃,你该不是指望他们能提供什么线索吧?”寒子念有些失望的看向贺菲萱,那等机密之事,这些下人怎么可能知晓。

    “是啊,有什么问题?”贺菲萱手指捏着茶盖,在杯缘上轻轻叩着。

    “咳咳……没有。”寒子念抽身坐回到自己座位,嘴上不说,心里却不抱希望。

    差不多半刻钟的时间,果有一下人主动走进房间。

    “小的张三,叩见逍遥王,叩见逍遥王妃!”那张三进门便是大礼,诚惶诚恐的,忐忑不安的磕了三个响头。

    “说吧。”贺菲萱心底隐隐有期待之意。

    “回逍遥王妃,王爷生前曾在怡春院包养了一位叫翠珠的女子,如今就在皇城东郊的宅子里,眼下……王爷这一去,那一房的开支成了问题,不知……”张三所言显然不是贺菲萱想要的。

    “没想到啊!”贺菲萱身侧,寒子念不禁摇头,万不想看上去正派端直的贺臣甫,私下里竟也做出这样龌龊的勾当,令人不耻。

    “知道了,本王妃自会处置,这里是十两银子,你拿去。”贺菲萱说话之际,墨武已然将银子交到了张三手里。

    且在张三美滋滋的离开之后,李四便迫不及待的进来了。

    “启禀逍遥王妃,二夫人生前在大佛寺给如岚小姐请了位置,每月供奉香火,二夫人这一走,不知这钱……”李四欲言又止。

    “此事可以停了,墨武。”凭贺如岚,还不配受人间烟火供奉!李四得了银子之后,一个叫绿儿的丫鬟出现了。

    “回禀逍遥王妃,那夜……王爷酒醉之后要了奴婢,且还答应将奴婢纳进房里,眼下奴婢已经怀了孩子,此事……不知该找谁作主?”绿儿一语,贺菲萱险些崩溃。

    “六百两,你马上离开瑞王府,本王妃不追究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只希望你能与他平安度日。”且说绿儿拿了银子,欢喜的不能自持,离开时,贺菲萱特别让她放话出去,若再有人传此消息进来,莫说拿不到银子,命也保不住!

    时间紧迫,贺菲萱没心思探究贺臣甫那些风月之事,索性杜绝了。此时,寒子念已然彻底绝望,与其在这里等待奇迹,倒不如想想该如何巴结风洛衣来的实在,于是未及有人进来,寒子念已然起身。

    “王爷不打算再听听?”见寒子念起身,贺菲萱挑眉问道。

    “饶是再听下去,岳父大人的风流韵事都能写本书了!”且待寒子念离开后,贺菲萱依旧坐在那里,听着那些下人们一个个的语出惊人,心里稍有些烦躁。这些消息里,竟无半点有关宋铮的消息。

    此刻进来的,是后厨一个烧火的嬷嬷,许是常年烟熏的关系,这嬷嬷的脸与一般人相比有些黑,又或者不是有些……

    “老奴叩见逍遥王妃。”贺菲萱无法想象一个烧火的嬷嬷,会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于是不些不耐的令其快说快走。

    “回逍遥王妃的话,二夫人自两年前交代老奴一件事,便是每日都要将些残羹剩饭在亥时左右提到路口拐角一处破烂棚子里,老奴每日从不间断,眼下二夫人已去,不晓得这件事老奴还要不要继续?”嬷嬷一语,贺菲萱心神一震,陡然坐直了身子。彼时依着寒子念的调查,宋铮是在寒墨楚登基后不久消失的,算算时间似乎也有两年光景了。

    “你是说西侧路口的拐角处?那里可有什么人?”贺菲萱柳眉紧蹙,狐疑问道。

    “回逍遥王妃,老奴倒不见那里有人,但每次提去满满一桶,到第二日都是空的。”嬷嬷据实应道。

    “主人!”墨武亦觉此事蹊跷,欲开口之际,却被贺菲萱拦了下来。

    “你听着,依着往常的照做便是,但有一样,以往送什么,现在还送什么!而且这件事,你不可以向任何人提起,墨武!”贺菲萱语闭之时,墨武自怀里掏出一千两银子替给了嬷嬷,许是那嬷嬷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怔了好久才敢伸手,离开时脚步都有些飘了。

    “墨武,把门插紧。”且待墨武转回身时,贺菲萱狠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

    “主人,你怀疑那人便是宋铮?”墨武狐疑开口。

    “一定是!”依着林娇娥的脾气和秉性,她还没到乐善好施的境界,贺菲萱如是想。

    “若如此,林娇娥未免过分了!到底是两朝帝师,她怎可如此亏待了宋铮!”墨武稍有愤慨。

    “也未必就是林娇娥的主意,倘若顿顿都是鱼肉鲜蔬,岂不惹人怀疑!”贺菲萱淡声解释。

    “眼下有了宋铮的下落,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墨武追问道。

    “本小姐想先会会这位两朝帝师,饶是被宋仙灵先一步寻着他,我们想见他就难了。”即便宋仙灵不说,可凭着幽冥教倾巢出动和同一姓氏,贺菲萱便能猜出宋铮与幽冥教有很深的渊源。

    “那王爷那边?”墨武试探着开口。

    “这件事不能让寒子念知道!”贺菲萱相信,有风洛衣在,寒子念死不成就是了。

    然尔让贺菲萱没有想到的是,宋铮的警惕性比她预料的高出数倍,自林娇娥死后,那嬷嬷送去的饭菜便不再有人接收了,贺菲萱暗自潜伏了三天三夜,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午时将至,贺菲萱终于忍无可忍的自角落里走出来,墨武亦陪在身侧。

    “看来人是见不着了!”贺菲萱摇头,眼下闪出一抹失落。

    “没想到宋铮这样谨慎,又或者……”墨武未及说完,便见一小乞儿朝贺菲萱走了过来,且将一字条递到她手里,尔后离开。只见那字条上写着:

    ‘三日苦等,不负诚心,今晚子时,东郊皇陵。’贺菲萱看后将字笺交于墨武,墨武自是将其化作粉末,随风而去。

    临近子时,贺菲萱在墨武的相助下,绕过所有守陵侍卫的眼线入了皇陵。所谓皇陵,地处龙脉之首,是历代北齐先皇长眠之地,此时,贺菲萱已然站在距离皇陵入口最近的一座地宫门前,虔诚鞠躬后与墨武推门而入。

    “来了?”清越的声音如江南杏花春雨,恬静悠然,祥和温雅。贺菲萱闻声望去,只见一素袍男子踱步自棺柩另一侧走了过来,许是因为过瘦,男子的外袍看起来有些鼓风,脸上的颜色是一种病态的白。

    即便如此,贺菲萱仍然能在眼前这位年过花甲的老者身上感受到清新淡雅的气息,那种浓烈的书生气让贺菲萱暗自感慨,如此满腹经纶的圣者,却在这暗地天日的地牢呆了整整两年。

    “菲萱拜见宋帝师!”贺菲萱俯身施礼,油然而生崇敬之意。

    “老夫已不是帝师,只是个守陵人罢了,逍遥王妃不必客气。”宋铮说话间转身朝里面走了过去,贺菲萱与墨武相视之后,亦随后紧跟。

    当宋铮告诉贺菲萱,眼前这个只供一人食宿的洞穴是他徒手挖出来的之后,贺菲萱心底难以言喻的震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