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经意的错,如何弥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经意的错,如何弥补

    “这个世上没有如果,所有发生的事,都不可能重新再来的。「^追^书^帮^首~发」”贺菲萱将手中的八卦盘交给墨武,生怕寒子念会顺手抢回去。

    “可是……”未及寒子念说完,贺菲萱已然带着墨武离开,“本王到底还要做多少,才能弥补那一次的失误……”看着贺菲萱决然离去的背影,寒子念唏嘘不已。

    回到房间,贺菲萱当下命墨武去寻水银,有些事,迟则生变,越早拿出藏宝图才越安全,且说墨武离开后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房门骤响。

    “谁?”如果说贺菲萱不害怕,那是假话,眼下不管乾坤锁还是八卦盘都在她手里,而墨武却未在身边,饶是现在寒子念动什么歪心思,那真是一打一个准。然而贺菲萱亦没有别的选择,整个皇城,她唯有墨武可以信任,眼下,她拼的就是寒子念不会像无银小筑那次一样,毫不犹豫的放弃她!

    “仙灵。”在听到宋仙灵的声音时,贺菲萱越发心慌了,退一万步,就算寒子念肯让她这一回,风洛衣会不会咽下这口气呵!事到如今,贺菲萱亦没有别的办法,只得收好八卦盘,起身打开房门。

    “放心,你的东西,本教主没兴趣!”贺菲萱不知道自己脸上的担忧到底有多明显,以致于宋仙灵才一见面,便要给自己这样的承诺。

    “有幽冥教主这句话,菲萱也就安心了。”贺菲萱稍有尴尬的浅笑,随即侧身让宋仙灵走了进来。

    “寒子念说宋铮死了,这可是你亲眼所见?”宋仙灵行至桌边落座,开门见山。

    “地宫崩塌,宋帝师与先皇长埋黄土,断无生还可能。”贺菲萱据实回应。

    “听逍遥王妃的意思,好像本教主有多希望他死一样!”宋仙灵侧身提了提桌上的茶壶,空空如也。

    “菲萱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据实以告,怠慢了,菲萱这便叫人沏茶过来。”贺菲萱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巴不得宋仙灵赶紧走。

    “不必了,他既将玉佩还于幽冥宫,便是与幽冥宫再无关系,造化弄人,有些事还真不是人力可为的……刚刚正厅,你真不在乎寒子念的死活?”宋仙灵倾身倚在椅子上,扬眉看向贺菲萱。

    “寒子念的死活在宋教主手里,菲萱在意与否似乎都改变不了宋教主的决定。”后来自风洛衣口中,贺菲萱方知宋铮竟然是宋仙灵爷爷的孪生弟弟,幽冥教规,教主之位只有一人,但凡产下双生子,必要舍弃一子,即便其母百般不愿,依旧改变不了宋铮被遗弃的命运,其母不甘,硬是将幽冥教至宝紫晶佩分成两半,将其中一半藏在了宋铮的襁褓里一并送出。既是至宝,其中必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宋仙灵便有了不得不寻回宝物的理由。

    “如果你不肯把玉佩交出来,本教主真的会杀了寒子念的!”宋仙灵听出贺菲萱的言外之意,刻意强调。

    “宋教主杀与不杀,全看教主对风洛衣的心思有多重,相信宋教主该清楚,寒子念是风洛衣为数不多,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朋友,也可以说是亲人。”彼时在正厅,贺菲萱赌的就是这个。

    屋顶房檐处,风洛衣脸色微变,“说的好像本公子人品多差一样!”

    一侧,寒子念彷徨不已的心终是落了下来,还好,至少贺菲萱没有如他想象那般,如此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罢了,既是被你看出来,本教主承认,无论如何,本教主都舍不得洛衣伤心的!此番得了玉佩,本教主明日便要离开皇城,山高水长,他日必有再见之期!”宋仙灵利落起身,双手拱拳,飒爽英姿尽显,颇令贺菲萱艳羡,女人做到宋仙灵的份儿上,这辈子便值了。

    且待送走了宋仙灵,贺菲萱心下微焦,墨武离开有段时辰了,怎还没回来。就在贺菲萱心烦之际,房门再次响起,贺菲萱心神微颤,将门开打时,分明看到寒子念一脸殷勤的朝自己微笑,手里捧着整整一盆水银。无语,贺菲萱心知墨武出事了。

    逍遥王府的花园内,宋仙灵揽着风洛衣的胳膊,将头倚在风洛衣的肩膀,柳眉舒展,樱唇微勾。

    “本教主可是依着你的意思去找了贺菲萱,你答应本教主的事,是不是也该办了?”如果说当日在风洛衣盗取‘万圣丹’的时候,她只不过因为误中小人的催情药,才会阴差阳错的揪过风洛衣当解药,那么此时,她对风洛衣算是用了心思了。

    “呃……洛衣答应你什么事儿了?”风洛衣忽觉心肝皆颤,忐忑看向宋仙灵。

    “替本教主生个孩子……”宋仙灵语毕之时,风洛衣顿自心底升出一种马上要投胎转世的迫切感。

    房间里,贺菲萱冷眼看着寒子念搁置在桌面的水银,尔后抬眸。

    “你把墨武怎么样了?”

    “这事儿跟本王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是风洛衣那厮硬拉着幽冥教四位副教主与墨武切磋武功,本王拦都拦不住啊。”寒子念一脸无辜的表情令贺菲萱不以为然。

    “鬼才信!菲萱甚至认为刚刚在正厅,王爷根本就是欲擒故纵!表面上是菲萱得了八卦盘,实则是王爷坐收渔利,在这儿等现成的呢!”贺菲萱牙根紧咬,美眸迸出寒意。

    “爱妃,你要是这么想……着实冤枉了本王啊!”寒子念登时一副捶胸顿足的表情看向贺菲萱。

    “罢了,眼下王爷想怎么办?”贺菲萱暂且没有心思追究,冷声开口。

    “打开八卦盘,拿出藏宝图。”寒子念斩钉截铁道。

    “然后呢?”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贺菲萱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其实在她心里,也很想证实寒子念是否真心投了寒墨楚,若真如此,他根本没有必要向寒墨楚隐瞒宋铮这件事,莫非寒子念身在曹营心在汉?

    “子念以为若能顺利拿出藏宝图,我们再商量然后的事为时不晚的。”寒子念诚恳表态。无语,贺菲萱转身自床榻上取来八卦盘,将其置于水银中。

    正如宋铮所言,八卦盘上的确浮现出一条横亘在三条竖纹中间的横纹,贺菲萱登时拿出乾坤锁置于横纹两端,乾坤锁与八卦盘接触的顺间,仿佛有股吸力自八卦盘内泻出,引着乾坤锁缓缓前行。

    此时,贺菲萱与寒子念皆屏气凝神,他们这一路披荆斩棘,为的就是这一刻。乾坤锁在八卦盘内相叩之时,八卦盘顿时分成两半,贺菲萱与寒子念各自拿出一半,在其夹层里抽出半张鹿皮绘制的藏宝图。

    “王爷该不会强行夺走菲萱这半张吧?”贺菲萱先入为主,警惕着看向寒子念。

    “爱妃好歹也该对本王有些信心才是,难不成在爱妃眼里,本王的人品就如此不堪么?”寒子念并不奇怪贺菲萱会有此一问,饶是眼前换作他人,寒子念早就动手了。

    “现在王爷打算怎么办?”贺菲萱收起手中藏宝图,转尔看向寒子念。

    “献宝!”寒子念端正神色,肃然应声。

    翌日,宋仙灵果真带着风洛衣离开了逍遥王府,临行前,宋仙灵特别在贺菲萱耳边嘀咕了几句,一侧,寒子念颇有些忐忑的看向风洛衣。

    “她该不会泄密吧?”

    “应该不会……吧?”风洛衣的回答令寒子念心肝儿皆颤。

    “师弟啊,你打算隐瞒她到什么时候?”风洛衣看似言归正传,实则是转移话题。

    “只要确定她没有投靠八哥,本王便告知她真相!”寒子念眸色坚定,淡声回应。就在这时,宋仙灵浅步走到风洛衣身侧,硬是将其拽到了自己身边。

    “逍遥王,后会有期!”宋仙灵说话间,已然带着风洛衣纵身跃起,眼见着风洛衣眼中绝望凄苦的表情,寒子念唯有低头,且停顿了三秒钟。

    一侧,贺菲萱只瞥了眼原地默哀的寒子念,便转身走向拱门。

    “爱妃!刚刚宋仙灵都跟你说什么了?”寒子念殷勤上前,似是无意问道。

    “没什么,闲话家常而已。”贺菲萱静如平湖的外表将其心底的愤怒掩饰的极好,依着宋仙灵刚刚所言,彼时正厅的所有事都是寒子念亲手导演的一出戏码,她与风洛衣只是配合而已。如此,贺菲萱又一次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寒子念果又将她彻彻底底的涮了一回。此仇且记着,她早晚跟这厮一笔算清楚!

    “真的?”寒子念特别观察了一下贺菲萱的表情,虽然无甚特别,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王爷与其在这儿念叨这些无用的,倒不如快些将八卦盘送回去,若是被寒墨楚发现,王爷的如意算盘可就打不响了。”贺菲萱好意提醒道。

    “爱妃且宽心,本王昨夜便命聂庄将八卦盘及爱妃所赠送的乾坤锁送进了皇宫,眼下本王只要将这个从傲风流那儿得来的乾锁锁引交于皇上,便是天衣无缝了。”寒子念明眸璀璨,音色铿锵。

    看着寒子念倜傥而去的背影,贺菲萱眸底闪过一抹精锐的光芒。

    “主人,属下总觉得寒子念不似看起来这么简单,他既无兵权,又无人支撑,要宝藏何用?”墨武缓步走近贺菲萱,低声质疑。

    “这也是本小姐想要知道的,先回房吧!”彼时在取得藏宝图后,寒子念分分钟的时间,依着藏宝图临摹出了一份几乎一模一样的赝品将其塞入八卦盘中,不想也能猜到,他这招狸猫换太子用的极是巧妙。

    有那么一刻,贺菲萱甚至觉得自己所走的每一步,仿佛都在寒子念预料之内,便如她才见了宋铮,寒子念就已然将八卦盘自皇宫偷了出来,这世上岂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贺菲萱暂不想太多,只道等寒子念自皇宫回来,便与他一起离开皇城去寻宝藏,毕竟藏宝图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他们想得到的,是藏宝图里所指的宝藏。再加上自己手里只有半张藏宝图,无奈之下,她只能同意寒子念的提议,先找到宝藏,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