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一章 没关系,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四十一章 没关系,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小姐,奴婢觉得跟贺菲萱相比,好像月奴对小姐的威胁更大一些,您且想想,月奴跟在八王爷身边二十几年,对八王爷起居了如指掌,虽然她长的不够出众,但是奴婢几次看见八王爷看月奴时的眼睛里都好像有些什么!倒是那贺菲萱,但凡是个男人,有谁会不介意女子的贞洁,且不论她已是逍遥王的女人,此前她被山贼虏走后都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八王爷现在对她好,那是因为有贺熠在!”芹儿几句话便令端木莹动了心思。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要是这么说的话,月奴真是不死都不行了!”端木莹阴柔的眸子微微眯起,唇角勾起一抹冷蛰的弧度。

    翌日,当贺菲萱走进寒子念的房间时,寒子念的反应令贺菲萱震惊不已。

    “爱妃这么早就给本王送饭来了,本王真是感激啊!”眼见着寒子念一脸感动模样,贺菲萱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

    “你故意的?”贺菲萱踱步走到寒子念对面,冷声开口。

    “本王真心的!”寒子念狠狠点头,以示诚意。

    “可是本小姐根本没端早饭过来,寒子念,你还学会挑理了!”贺菲萱觑了眼寒子念,心情很是不爽。

    “没……没有,本王跟爱妃你开玩笑呢……”寒子念尴尬一笑,表情极不自然。

    “王爷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是呆的舒坦了!”贺菲萱破天荒的提壶给寒子念斟了杯茶推过去,悻悻道。

    然则就在贺菲萱收手欲给自己也斟杯茶的时候,对面传来‘咔嚓’一声,贺菲萱抬眸时,刚刚那杯热茶已经被寒子念抬袖扫到了地上。

    “呃……对不起啊!”寒子念登时看向贺菲萱,及时表达了自己的歉疚。

    “没关系,本小姐知道你是故意的!”贺菲萱终于忍无可忍了,她原是好意来看寒子念,却不想被人家嫌弃了。

    “爱妃,本王真不是……呃……”在听到木椅摩擦地面的声音时,寒子念急急起身想要拉回贺菲萱,却不想脚被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到地上,左手不偏不倚的搥到了还冒着热气的茶杯碎片上,鲜血涌出,染红了天青色理石的地面。

    “寒子念,你不是吧!这大清早的你玩什么苦肉计啊!”贺菲萱闻声回眸,不可置信的看向地上的寒子念,完全无法理解寒子念近乎自残的行为。

    “爱妃,本王真不是故意的,你别走……”寒子念的声音透着苦涩,说话时另一只手试图攀附桌面起身,却不想摸了几次都没摸到。

    看着寒子念的异常举动,贺菲萱疾步上前,双手倏的闪过寒子念的双眼,那双清澈的,潋滟着魅光的眼睛,居然连眨都没眨一下。

    “寒子念……你……你看不见了?”这样的认知让贺菲萱心头一痛。

    “是呵,也不知怎么的,今早起来就看不见了。”寒子念轻浅笑着,另一只手终是抚到了桌面,吃力起身。

    “那你为什么不说!”贺菲萱忍着心疼,厉声斥责。

    “若本王这辈子都看不到了,爱妃……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啊?”寒子念一脸委屈的低嚅着,那表情倒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

    “坐下!”贺菲萱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有愤怒,有恼火,更多的却是担忧。似乎听出贺菲萱心情不是很好,寒子念再不敢唠叨,由着贺菲萱将自己拉到座位上,尔后手掌一疼,他下意识的想要缩回去,却被贺菲萱拽的死死的。

    “你若敢抽回去,这辈子都别再伸过来了!”看着寒子念掌心那道深深的刺伤,贺菲萱胸口似被巨石压着,那种憋闷的感觉让她呼吸都觉艰难,原来,她还是在乎的。

    “只要爱妃不放手,本王死都不会抽回来!”寒子念信誓旦旦,分明瞎了的双眼却似有光闪过。且待贺菲萱替寒子念包扎好伤口之后,墨武突然现身。

    “主人,出事了!”

    当看到墨武自房间里走出来时,两侧侍卫皆是一惊,他们记得自己刚刚只放了贺菲萱一人进去啊!

    “逍遥王不能出去!”眼见着贺菲萱欲带寒子念离开,侍卫顿时拔剑,只是剑未出鞘,人已经飞出老远。

    此时后院厨房外的空旷之地上,几名掌勺的厨子皆颤抖的跪在地上,一侧,月奴亦屈膝在那里,眼底含泪。

    “是谁让逍遥王出来的?”当贺菲萱扶着寒子念行至众人面前时,寒啸毅冰冷的目光顺时自厨子身上射了过来。

    “倘若菲萱再不扶我家王爷出来,怕是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八王爷,这件事,你是否该给本王妃一个说法?”贺菲萱声音虽轻,却字字珠玑,眸色温和,却透着不容小觑的威严。寒啸毅微有一震,这才是真正的贺菲萱吧,不低眉顺眼,不曲意逢迎的时候,骨子里那股傲气便升腾而起,令人情不自禁的自心底折服。

    “什么说法?”能够傲立边陲十几年,寒啸毅自然也不是简单人物。

    “我家王爷这双眼是在八王爷寝宫废的,不管真凶是谁,王爷都有义务将其绳之以法,否则……”贺菲萱欲言又止,眸色意味深长。

    “否则如何?”寒啸毅身上的王者之风,容不得他被任何人威胁。

    “跟否则后面的相比,王爷是否该先关心一下你的九弟?亦或者在王爷心里,早就巴不得我家王爷死了?”诚然寒啸毅有这样的想法,可有些事只可以放在心里,身为帝王,须有仁者之心,至少在世人眼里,仁慈的一面是不能少的,否则他何需礼遇寒弈德!

    “九弟的眼睛看不见了?”寒啸毅暂且忍住心底的愤怒,转眸看向寒子念。

    “八哥啊!子念真的没有藏宝图的!您要是觉得子念说谎,大可一刀砍了子念,何必这样折腾我……好歹……我也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亲弟弟啊!”寒子念的反应大出贺菲萱意料,但却让贺菲萱十分满意,这种情况下,除了查出真凶,否则寒啸毅任何解释都只会越描越黑,当然,这种情况,寒啸毅亦没办法再软禁寒子念了。

    “胡说,你是本王的亲弟弟,本王怎么会砍了你!逍遥王妃,你的意思是九弟的眼睛是被人所害?”寒啸毅试探着看向贺菲萱。

    “否则王爷让这些厨子跪在这里又是何意?饭里有毒!”贺菲萱渐渐敛了眼中的温和,肃声开口。

    “咳……此事本王正在处理,势必要抓出真凶,这点逍遥王妃尽管放心,至于九弟的眼睛,本王即刻派人去寻风镇最好的大夫,定要让九弟重见光明!”寒啸毅心知隐瞒不下,只得应道。

    “那就有劳王爷了!”既是得了寒啸毅的承诺,贺菲萱也不逗留,随即扶着寒子念离开,却在看到跪在一侧的月奴时心中微震,难不成此事与这丫鬟有关?那可有意思了!

    贺菲萱似是无意的将视线从月奴身上移开,尔后扶着寒子念回了自己的房间,眼下聂庄被困,只有将寒子念置于自己房间里,她才安心。

    待贺菲萱离开,寒啸毅的目光再次落在了眼前厨子身上。

    “说吧,是谁指使你们毒害逍遥王?”寒啸毅冷声质问。

    “王爷,我们是冤枉的啊!这事是月奴干的,大家都看到了……”其中一名厨子才开口辩解,便被寒啸毅手中的茶杯砸中了额头,鲜血迸流,顿时昏死过去。

    “王爷,奴婢没有……”月奴如何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彼时她只是想偷偷跟着芹儿一探究竟。

    事实上,她也真是看到了芹儿在给逍遥王的饭菜里倒了什么东西,尔她只是想换掉饭菜,怕芹儿此举会给寒啸毅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谁能想到,就在她走进去伸手去端托盘的时候被人发现了,且那托盘里的饭菜,真的被验出有毒,此时的她,百口莫辨。

    “本王知道,此事断不会是月奴所为,她杀逍遥王,没有理由!”由始至终,寒啸毅都没对月奴说一句重话,因为他知道,这座寝宫里谁都有可能是凶手,唯有月奴不会,她是那么谨慎的一个人,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尤其在没有自己授意的情况下,她断不会生出杀了寒子念的心思。

    “理由就是她心生嫉妒,妄图将这件事嫁祸给本小姐!”突兀的声音陡然响起,众人闻声望去,赫然看到端木莹一脸戾气的走过来。

    “月奴,没想到你这样狠心,居然要置我家小姐于死地,你知道杀死皇亲国戚是多大的罪过!你真歹毒!”未及端木莹站稳,身后的芹儿已然上前一步到了月奴面前,愤然怒斥。

    “大敢!在你眼里可还有本王的存在?”见芹儿如此谩骂月奴,寒啸毅面色骤黑,凛然瞪眼过去。一侧,端木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庆幸自己的英明决断,与贺菲萱相比,这个月奴显然更具威胁。

    “回……回王爷,这就是证据!前两日月奴未经我家小姐允许,便进了我家小姐的闺房,且在被奴婢发现时神色异常,当时奴婢只道月奴是好意替我家小姐整理被褥,不想今日奴婢替我家小姐收拾衣物时,竟在里面发现了这个!”芹儿闻声跪了下来,双手将手中的瓷瓶递了过去。

    寒啸毅一个眼神儿过去,已有人将芹儿所举之物接下,经验查,里面所装毒液与刚刚在饭菜里发现的毒液完全相同。

    “没有……月奴没这么做……王爷,月奴是冤枉的……”原本月奴一直犹豫要不要将自己看到的说出来,毕竟端木莹是端木老将军的嫡长孙女,此事若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影响寒啸毅与端木老将军的关系,于眼下时局万分不利。她却没想到,端木莹反倒恶人先告状,眼下就算她说出真相,又有几人会信!

    “单凭你一面之词就要定月奴的罪,未免太草率了!这件事本王稍后会详查,来人,将这些厨子押入天牢,至于月奴……事情未弄清之前,你先在房里休息两日。”饶是换作任何一个人,这件案子便是结了,可偏偏是月奴,寒啸毅舍不得月奴受一丁点儿的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