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四章 斩杀月奴,以儆效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四十四章 斩杀月奴,以儆效尤

    “老臣听闻逍遥王在王爷府邸被人毒瞎双眼,此事万不能掉以轻心,且不说那逍遥王手里攥着藏宝图,单单是他先皇爱子的身份,我们也不能怠慢了他,眼下既是有人起了杀意,这件事,老臣觉得必须要严惩不贷!杀一儆百!”果如寒啸毅所料,端木恒张嘴便是昨日下毒之事,亏得自己早已将月奴送出风镇,否则这件事怕是不能善了。「^追^书^帮^首~发」

    “老将军所言极是,本王已命风镇最好的大夫为九弟医治,至于下毒的人……原是有怀疑对象,不过此人已逃出风镇,不知所踪。”寒啸毅搪塞应声。

    “不知王爷所指,可是府上的丫鬟月奴?”端木恒轻捋胡须,凝声开口。

    “正是。”寒啸毅似是无意的瞥了眼端木莹,眸间透着说不出的冰冷,许是意识到寒啸毅眼中的不满,端木莹刻意朝自己爷爷身边靠了靠,这次就算与寒啸毅闹僵,她也决不允许月奴活着!

    “那就好办了,老夫昨日便从莹儿口中得知此事,特别命关卡严守,幸而拦住可疑马车,正巧里面坐着的就是月奴那个恶婢!来人,把月奴带上来!”端木恒语闭之时,寒啸毅顿觉周身血液都似凝固一般,平静的面容下掩盖的是心底无法言喻的震惊和惶恐。

    尤其在看到月奴被人五花大绑的推搡进来时,寒啸毅陡然起身,几欲冲动上前为月奴解开束缚。

    “王爷!此恶婢不仅毒害逍遥王,更嫁祸给老臣的孙女,实在是罪无可恕!老臣觉得该将她即刻正法,以儆效尤!”对于任何伤害自己孙女的人或事,端木恒皆无法容忍。

    “不可!”寒啸毅几乎脱口而出的反对令端木恒微有一怔。

    “为何不可?她犯下如此重罪,判她斩刑已经是宽待了!”自小到大,对于端木莹的话,端木恒皆坚信不疑,所以月奴下毒这件事,且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

    “此事还有诸多疑点,本王需查清原委再行定夺。”寒啸毅自知反应过于强烈,于是暗自吁了口气,缓身坐了下来,正色看向端木恒。

    “爷爷……虽然证据确凿,可……可月奴还没认罪呢。”端木莹凑到端木恒身边,小声嘀咕道。

    “那也容易,此等恶婢不打怎会认罪!王爷,老臣恳请王爷将此事交由老臣处理,必在三日之内让这恶奴认罪画押!”端木恒双手拱拳,信誓旦旦。

    “不必,这件事本王自会调查清楚。既是人已经送回来了,老将军便先行回府,事后本王自会给老将军一个交代。”纵是得罪端木恒,寒啸毅也不能让月奴落在别人手里。

    “王爷,这件事老臣也有所耳闻,月奴下毒被人当场撞见,此事已经水落石出,还需要调查什么?”见端木莹私下扯着自己的衣袖,端木恒登时追问。

    “可那毒药是从端木小姐的房间里搜出来的,这件事老将军也该知道才是!”对于端木恒近似逼迫的质问,寒啸毅声音渐冷。诚然他知道端木恒对自己并无二心,但这样的强势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王爷以为老臣的孙女会毒害逍遥王?这不可能!”寒啸毅的言外之意令端木恒面色陡沉,两道白眉皱在一起。

    “可能与否,要查过才知道。”看着眼前被绑在那里,垂眸如一只受伤的小兽般的月奴,寒啸毅的声音越发寒了几分。

    “爷爷……莹儿没有!”端木莹不失时机的凑到端木恒身边,含泪带雨的模样惹的端木恒心肝皆疼。

    “王爷,老臣倒认为,这件事已经很清楚明白了,一个奴婢而已,王爷何必兴师动众,难道王爷真要查出什么才甘心?”端木恒缓身而起,心疼的拍了拍端木莹握在自己臂弯的手,肃然看向寒啸毅。

    正厅的气氛骤然降至冰点,那种隐在空气中的憋闷压的月奴更加卑微的低下头,眼泪无声滚落。这样的月奴,让寒啸毅心疼的恨不能拥在怀里!

    “自然是要查出什么才甘心的,不然老将军想怎样?随便拎出个丫鬟处置了?老将军也忒不把我家王爷的命放在心上了!”就在寒啸毅欲起身反驳之际,清越的声音自门口处传来,贺菲萱一袭浅色华装踱步而入,艳色无双的容颜,淡漠无温的眸子,威严的话语里隐含戾气。

    贺菲萱的出现显然不在众人预料之内,此时,端木恒特别打量过贺菲萱,之后方才上前,象征性的拱手施礼。

    “想必逍遥王妃是误会了老臣的意思,月奴下毒一事证据确凿,实在无须再查,老臣惩治月奴,也是想尽快给逍遥王一个交代。”就算端木恒表现的并不明显,但贺菲萱亦能感受到自那双眼中隐隐透出的敌意。

    对此,贺菲萱并不奇怪,世人皆道寒啸毅能与朝廷抗衡,皆因有贺熠和端木恒两个左膀右臂,却不知一山难容二虎,两位骁勇老将总会明里暗里的有所较量,关系不好也很正常。

    “菲萱不知道老将军所指的证据确凿是什么,只道单凭几个厨子的话就对此事下定论是否太草率了?老将军怎敢保证那几个厨子不是串通一气,嫁祸于人?一个丫鬟么,死就死了,可若将月奴正法之后,我家王爷再出什么差池的话,这个罪过老将军可担待的起?”贺菲萱素来就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几句话下来,端木恒已是哑口无言。

    “那几个厨子都是晋王府的老人儿,都是信得过的!”端木莹愤懑上前,急声辩解。

    “据菲萱所知,那几个厨子都是月奴姑娘招进晋王府的,对吧?”贺菲萱举步走到月奴身边,如秋水般潋滟的眸子刻意瞥了月奴一眼。如果端木莹与月奴之间一定要死一个,她更想月奴活着。许是姓氏相同,贺菲萱对月奴有一种特别怜惜的感觉。

    “回逍遥王妃,他们……的确是奴婢招进来了……”久未开口的月奴在贺菲萱问话时,低嚅应声,头越发埋在胸口,卑微之态令人莫名心疼。

    “那就是了!月奴说起来还是那些厨子的恩人,如果月奴是冤枉的,那他们有什么理由指证自己的恩人呢!”端木莹自以为是的反问,玉指毫不客气的指着月奴,恨恨低吼。

    “所以才要查,此事晋王殿下须给菲萱一个可以令人信服的交代,只待查出凶手,菲萱要她拿命来偿!”贺菲萱接过端木莹的话,转眸看向寒啸毅,明里威逼,实则却是解了寒啸毅的围。

    至此,端木恒再不好插言,但也表示会为此事尽自己的一份力,寒啸毅虽有心当场解开月奴,但迫于压力,也只能先将月奴押入府中地窖。

    “逍遥王妃为何要救月奴?”此时,正厅内只剩下贺菲萱与寒啸毅二人,对于刚刚的一切寒啸毅皆看在眼里,自然明白贺菲萱的刻意为之。

    “王爷会错意了,菲萱并不是要救谁,只是就算是月奴下的毒,菲萱也要知道她的动机,以及她幕后主使的人!让她就这么死了,菲萱会很没有安全感的!”贺菲萱樱唇勾起,一番措辞说的有理有据,丝毫看不出她的另有所图。

    “你怀疑本王想害寒子念?”寒啸毅果然对贺菲萱的话信以为真。

    “在没查清事实之前,所有怀疑都不过分。”贺菲萱目色清冷的看向寒啸毅,继而转身,与墨武一道离开。

    看着贺菲萱漠然离去的身影,寒啸毅暗自吁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贺菲萱的突然出现至少打断了自己与端木恒的针锋相对,否则再继续下去,他真怕事情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眼下时局,他不能失去端木恒的庇佑。至于下毒一事,索性由那几个厨子顶罪罢,难不成真要把端木莹揪出来!

    离开正厅,墨武跟随贺菲萱行至拱桥时终是忍不住开口。

    “主人,属下不明白,刚刚主人为何不由着八王与端木恒争论不休?”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疑心方能生出暗鬼,刚刚寒啸毅与端木恒就算再怎么吵,也是在明面上,以寒啸毅的心胸和睿智,端木恒的沉稳和老练,保不其吵着吵着这事儿就给吵开了。若真如此,本小姐再想找这样的好机会怕是难了。”贺菲萱清眸闪烁,其间精光璀璨如华。

    “主人说的极是,依属下看,寒啸毅似乎并不想得罪端木恒,所以……他该不会查出真凶的吧?”墨武思虑之后,忧心看向贺菲萱。

    “他是不想查出真凶,可他想不想的有什么重要,重要的是本小姐一定要把端木莹推到风尖浪口!不过刚刚端木恒的眼神,似乎对月奴下毒这件事坚信不疑,这可不成,墨武,今晚你走一趟端木府!”贺菲萱暗自叹息,有阴谋就注定有牺牲,端木莹固然死不足惜,只是可怜端木恒一片爱孙之心。

    且说贺菲萱回到房间的时候,寒子念依旧坐在她离开时的位置,半点没动过,大夫早就走了,屋子里空荡荡的,看的人颇有些心酸。

    “爱妃?是你吗?”听到脚步声,寒子念激动起身,双手僵硬摸索着,一步步朝前挪蹭,瞎了的眼睛里,有光闪出来。

    “大夫怎么说?”贺菲萱本能的想要上前搀扶寒子念,可在想到与贺熠的那番谈话之后,微抬的手缓缓收了回来,既然注定不能相守,便断了本就不该奢望的心思吧。

    “大夫说本王这辈子只能这样了……”寒子念浅淡的语气透着凄然,闪亮的眸子微微暗了下去。

    “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贺菲萱漫不经心的启唇,说话时举步走向座椅,擦肩而过的顺间心头颤了一下,莫名的难受。

    “爱妃,你……你为什么不扶本王?”感觉到贺菲萱的声音自身前移至身后,寒子念幽怨转身,一副委屈模样。

    “王爷很想让菲萱扶着?”贺菲萱反问时,刻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淡无奇。

    “很想!”寒子念重重点头。

    “简单,只要王爷肯将另一半藏宝图交出来。”对于自己的需求,贺菲萱表达的十分明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