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五章 眼睛是瞎了,可腿没断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四十五章 眼睛是瞎了,可腿没断啊

    “爱妃,藏宝图的事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找,你可不能反悔!”寒子念很自觉的摸索着回到桌边,显然没有妥协的意思。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可王爷你现在眼睛瞎了。”贺菲萱正色提醒。

    “那有什么关系,本王腿还是好的啊。”寒子念丝毫不觉得自己眼睛瞎了这件事跟寻找宝藏有什么必然联系。

    “墨武,打断那双腿!”贺菲萱语闭时,墨武与寒子念皆原地石化。

    其实贺菲萱觉得就算打断寒子念的腿,那厮也决不会把另一半藏宝图交出来,想要得到藏宝图,光明正大的要几乎不可能。于是贺菲萱搥腮凝视,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朝桌边挪蹭的寒子念,若是暗地里耍阴招,或许还能有几分把握。

    “爱妃,本王冷……”莫名的,寒子念忽然觉得一股寒意自脚底腾的窜起,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盯住,随时有被吞掉的危险,寒子念直觉以为,那东西就是贺菲萱!

    适夜,当端木恒接到一张告密的字条后,连夜派人将伺候在端木莹身边的芹儿给虏了回来。

    “老爷……”套在头上的麻布被人揭开,芹儿煞白的小脸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跪下!”冰冷的声音寒蛰低沉,端木恒的脸色异常难看,仿佛墨染。几乎同一时间,一张字条平展着落在芹儿面前,看着上面的内容,芹儿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这上面说的可是真的?”彼时看到这张告密的字条后,端木恒如何都不相信自己的孙女会做出这样歹毒的事情,他承认孙女骄纵任性,但骨子里却认为那孩子的心是善良的,以致于在看到这张字条后,端木恒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无中生有的想要威胁他!

    然则万事无绝对,他首先要做的,便是排除孙女毒害寒子念这个事实,但他又不想因为这种模棱两可的告密惊扰了孙女,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这……这是诬陷!小姐怎么可能会下毒害人!老爷,别人不了解小姐,您还不了解么!”芹儿当然不能承认,登时双膝跪地,急声辩解。

    “芹儿,老夫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这件事到底是不是莹儿干的?说真话,结果与否,老夫既往不咎,若你敢有半句假话,老夫扒了你的皮喂狗!”端木恒阴深的声音透着凛然的骇意,每个字都似铆钉般吐在芹儿的身上,吓的她身体抖如筛糠,冷汗自额头渗了出来。

    “回……回老爷,这件事……真的与小姐无关,是……是奴婢亲眼看到月奴朝逍遥王的膳食里下毒,当时那些厨子也都看见了!”芹儿被端木恒瞪的魂不附体般垂下头,声音颤抖不止。饶是一个丫鬟再怎么伶俐机巧,又怎能与驰骋半生的老将军相提并论,这样的对视,简直是作死的节奏。

    “来人,将这丫头拖出去打四十军棍!”端木恒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只是想吓吓芹儿,只要芹儿过了这一关,那么他就真的相信,自己的孙女断与寒子念中毒一事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端木恒紧绷的神经稍稍松弛,至于芹儿,既是吓,自然不会真打。

    眼见着外面进来的两名侍卫,凶神恶煞般拎起自己,芹儿顿时面如土灰,自小便入端木府,她当然明白四十军棍于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于是在被托拽到门口的时候,芹儿终是没有坚持住,哭丧一般挣扎着嚎叫,“老爷!小姐这么做只是气不过月奴那个狐媚勾引晋王殿下!老爷明鉴,这件事芹儿阻止了,可是小姐一意孤行!老爷,饶命!”

    芹儿这番嚎叫顿时让端木恒刚刚松弛的心弦陡然绷紧,无语,端木恒挥手之际,侍卫已然将芹儿拖回房间。

    “这件事,果真是莹儿所为?”端木恒的声音阴沉骇人,一双眼凌厉如锋。

    “回……回老爷,其实……是那月奴不知身份,妄图勾引晋王殿下,否则……”

    “老夫问你这件事到底是不是莹儿所为!”芹儿未及说完便觉额头陡痛,桌上的茶具已被端木恒抬手甩到地上,溅起的碎片刺进了芹儿的额头。

    “是……是小姐的主意……”芹儿哪敢再解释,登时抱头匍匐在地,由着额头的血顺着眉梢蜿蜒流过眼睛。

    “岂有此理!你这个贱婢,居然敢怂恿小姐做这种事!来人!把芹儿绑了扔进地窖!”端木恒勃然大怒,愤然拍案时已有侍卫将芹儿拖拽出去。

    “老爷饶命啊!芹儿已经阻止了!是小姐一意孤行!老爷……”芹儿惶恐失措的大声哀嚎,只是任她如何辩解,都没能改变被端木恒扔进地窖的命运。

    夜空深邃悠远,浩瀚无边,月光皎洁,所以衬的繁星稍显暗淡。晋王府的地窖内,月奴蜷着身子缩在角落里,双手环着膝盖,眼泪顺着眼角无声划落。

    “月奴?”地窖的门吱呦开启,低缓的声音蕴着隐隐的不舍传进来,月奴闻声抬眸,分明看到寒啸毅的身影就在眼前,于是眼泪流的越发肆意,她一直想要默默的守着这个男人,尽可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是这一次,她好像把事情弄砸了。

    “王爷……对不起,是月奴不争气,才会被端木将军逮回来,是月奴让王爷为难了,王爷,月奴愿意……”愿意认罪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月奴便被一个强而有力的臂膀揽在温暖坚实的怀里。

    “月奴,本王从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样窝囊,眼见着心爱的女人被人五花大绑,本王却没有勇气为她松绑,分明知道凶手不是你,本王却不能站在你面前阻挡那些诬陷和斥责!月奴,对不起!”寒啸毅紧揽着月奴,愧疚难当。

    “不是……不是这样的!王爷还有大事要做,所以要顾全大局,月奴卑微如尘,若一死能解王爷之围……”此刻被寒啸毅拥在怀里,月奴觉得此生便是圆满了。

    月奴的话再次被寒啸毅的吻捱了回去,炙热的吻,浓烈深情,一发不可收拾,原来这种事会上瘾的,寒啸毅缓缓挪动着步子,将月奴轻轻抵在墙上,宽厚的手掌情不自禁的抚上月奴胸前的丰盈,舌尖迷乱翻搅,身体与理智的渴望徐徐攀升。

    月奴的惊慌和错乱渐渐被寒啸毅的热情淹没,她生涩的回应着寒啸毅的吻,由着寒啸毅的手不安分的在自己胸前揉搓,如果此生能与自己心爱的男人有一次这样的经历,会不会更圆满?

    感觉到月奴的回应,寒啸毅再也抑制不住压抑在心底许多年的情愫,薄唇带着浓重的喘息声划到月奴耳际,舌尖旋着圈儿的探入耳窝,手轻扯着月奴腰间的系带,微凉的指尖触及到那抹白皙滑嫩的肌肤上时,惹的月奴一阵战栗。

    “呃……”羞赧的声音仿佛给足了寒啸毅勇气,于是那双手便毫无顾虑,毫无隔膜的抚上了月奴胸前的柔软,吻一路向下,在月奴的颈间留下一串淡粉色的痕迹。

    “月奴……”寒啸毅沙哑的声音轻唤着怀里的女子,轻裳拨起,灼热的吻落在了被那双手托起的丰盈上。

    “王爷……呃……”纯净的身子如何经得起这样的挑拨,月奴只觉似有一团火自小腹燃起,直冲喉咙,令她情不自禁的低吟出声。

    “叫我啸毅!”寒啸毅的指尖划过月奴平坦的小腹,悄然探进了月奴褶裤里的私密,指尖的摩挲和爱抚使得月奴再也承受不住的弓起身子。

    “啸毅……”月奴仿佛受蛊惑一般将身子贴向寒啸毅,双臂自其脑后环起,生平,她第一次喊出了寒啸毅的名字,那么自然,那么温馨,这两个字,她不知在心里喊过多少次。

    “月奴……可以么?”寒啸毅强忍着挺入的冲动,薄唇在月奴的耳畔低嚅着。无语,月奴几乎没有停顿的点头,顺间,一股火辣的痛感蒸腾而起,身体似被人生硬撕开。

    “好痛!”初经人事的身子无法抵御这突如其来的疼痛,月奴顺间流出眼泪,皓齿咬住樱唇,却不曾有半点退缩。

    “对不起……本王不该心急的……”看着月奴脸上隐忍的表情,寒啸毅懊恼开口,身体也因此不敢有太大动作,忍的他十分难受。

    “月奴心甘情愿的……”纵然身体的痛感还未消失,月奴却大胆的迎了上去,这是她的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她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也不想寒啸毅忍的那么辛苦。

    重重的喘息声自地窖隐隐传出,寒啸毅温柔呵护着身下的女子,看着面色潮红的月奴娇羞的别过头,寒啸毅的吻再一次落了下来。

    欢愉过后的地窖有一种悲伤萦绕在空气里,寒啸毅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他不该这样委屈月奴,可是情至深处,他很难自控,于月奴,却是心满意足的倚在寒啸毅的怀里,手指不舍的抚着寒啸毅精壮的胸口。

    临走时,寒啸毅告诉月奴,无论何时,都不能承认是自己在膳食里下毒,只待了结这件事,他便用八抬大轿迎娶月奴入府,做他的正妃。

    月奴知道寒啸毅不会骗她,心底也犹豫着要不要听寒啸毅的话,或许这一次,是老天爷对她格外开恩呢,于是月奴心底有了期盼,她不在乎名份,只想继续留在寒啸毅身边,只想每天都能看到他,原来,她终究不想死。

    房间里,当墨武将所见所闻据实禀报给贺菲萱时,一侧的寒子念抢在前头问了墨武一个特别严肃的问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