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七章 利益面前,道义就是浮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四十七章 利益面前,道义就是浮云

    “道义?月奴,你好好想想,如果不是爷爷让本小姐来的,凭本小姐一个人怎么可能支开外面守着的侍卫!你不是喜欢寒啸毅么,那么为了他,你也会承认下毒的,对吧!”就在端木莹冷声警告的时候,一抹黑色的身影自外面咻的闪了进来。★首发追书帮★

    “小姐,有人来了,我们快走!”端木莹闻声,似极不甘心的甩开月奴的发髻,之后嫌恶的拍了拍纤手,鄙夷而去。

    看着端木莹消失的身影,月奴凄然苦笑,这一次,她真是没有别的路好走了。这时,地窖的门再一次开启,两名侍卫大步走了过来。

    “月奴,王爷让我们提你到正厅。”在与侍卫一起离开之时,月奴特别整理了自己的发髻,抹掉唇角的血迹,她不想让寒啸毅担心,她想,成全了他的大业。

    对于寒啸毅主动邀自己共同审理下毒一案,端木恒暗自觉得意外,此刻正厅内,寒啸毅居于正位,端木恒居左。

    “晋王殿下,您说是此人在逍遥王的膳食里下毒,可有证据?”当听到跪在地上的周丙认罪时,端木恒便知这是寒啸毅找来的替死鬼。

    “他已认罪,而且本王在他家搜出九弟所中毒液,如此人证物证,还不足以令老将军信服?”寒啸毅凤眼上扬,挑眉看向端木恒。

    “老臣不是不信,事关逍遥王安危,老臣只想谨慎些,周丙,本将军问你,你为何要杀逍遥王?”端木恒当然不信,只是当初不知凶手是自己孙女,眼下既然知道,而寒啸毅又刻意找来替死鬼,这件事不管怎么说,他都该领寒啸毅的情,可他既然答应孙女除了月奴,便不能让这件事就这么了结,诚然,他这么做有些不厚道了。

    “草民想害的不是逍遥王,而是月奴,草民……家母病重,想朝月奴支些银两,可月奴硬是要卡在月底,草民一时气愤,便想了这个法子嫁祸给月奴……王爷,草民罪该万死!”既然拿了银两,周丙一心求死。

    “那么……”未等端木恒再开口,门外侍卫匆匆跑了进来。

    “启禀王爷,外面有人自称是周丙的家人,说是拼死也要见王爷一面,眼下外面围了很多百姓……”侍卫欲言又止。

    “本王府邸也是谁都能随便进来的么!撵出去!”寒啸毅闻声敛眸,冷然开口。

    “慢着,王爷,既是周丙承认杀人,其罪立斩不恕,眼下他的家人在外面,何不让他们见上一面,如此,王爷也是仁至义尽了,否则此事传出去,对王爷的声誉恐有影响。”端木恒貌似诚恳乞求,心里却是另一番打算。

    “王爷!草民犯下重罪,实在无颜再见高堂,求王爷赐草民一死!”周丙将头叩在地上,泣泪乞求。寒啸毅闻言,心知此事周丙定未与家人商量,亦想早早了结,只是还未开口,又见一侍卫急匆跑了进来。

    “王爷,不好了!府门一老妪跪在地上,大吵大闹的要见王爷,还说……”侍卫犯难看向寒啸毅。

    “说什么?”寒啸毅眸色微凛,狐疑问道。

    “说王爷草菅人命,硬是要他家儿子认下不赦死罪,还说就算她病死,也不会要王爷的钱,而且还将一千两纹银抛的满地都是,除了老妪,外面还有一稚子和妇人,也嚷着让王爷还他们父亲和夫君……”侍卫禀报之后,寒啸毅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想必这件事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们且先将周丙的家人带进府里,莫让他们再出言不逊,晋王殿下怎会是那等行径卑劣之人!”端木恒貌似善意开口。侍卫转眸看向寒啸毅,但见寒啸毅点头,方才离开。

    地上,周丙将头埋在双膝间,再不敢看寒啸毅的眼睛,他不知道自己的高堂和妻儿怎么会知道真相!

    不消片刻,便有侍卫将周丙的家人带进正厅,一家人先是抱头恸哭,场面甚是凄惨,正位上,寒啸毅剑眉紧皱,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收场,倒是端木恒,一脸愠怒的看向跪在地上的老妪。

    “你们好大的胆,可知造谣中伤晋王殿下的罪过有多大?”端木恒捋着胡须,沉声质问。

    “老将军……您也在?老妇人给将军磕头!如果不是老将军,我们妇孺还蒙在鼓里!哪知亲儿受了这样的委屈啊!”地上花甲老妇在看到端木恒时,登时跪爬过来,说话间连磕了三个响头,越发涕泪横流。

    正厅的气氛顿时沉寂无声,寒啸毅深邃的眸子慢慢转向端木恒,眼中的光透着让人窒息的冰冷。

    “胡言乱语!此事与老夫有什么关系!”端木恒如何也没想到跪在地上的老妪会这样语出惊人,当下厉声反驳。此时,老妪的儿媳似极慌张般凑过来,刻意扯了下老妪的手臂。

    “呃……老妇人忘了……不能说……不能说……”老妪恍然般退回到自己儿子身边,又是一通抱头痛哭。

    “此事,老将军以为如何处置?”愠冷的声音自寒啸毅口中溢出,刚刚的情景,即便是个瞎子也能看出其中端倪。

    “老臣以为……当彻查!”端木恒自然看出寒啸毅的质疑,只是他何其冤枉,在此之前,他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个叫周丙的人存在,而这老妪进门便对自己千恩万谢,想来必是有人指使。有那么一刻,端木恒甚至猜测这是寒啸毅自导自演的好戏,目的就是堵住自己的嘴!

    此时,已有侍卫急步走入正厅禀报,月奴带到……

    端木府的地窖要比贺菲萱想象的阴冷,与其说这是惩治犯错家奴的地方,倒不如称之为地牢,里面的行刑器具似比真正的牢房还要多出几样,真真令贺菲萱大开眼界。

    “周丙家人的事办妥了?”贺菲萱瞄了眼脚下被打的昏迷不醒的芹儿,侧眸看向墨武。

    “主人放心,眼下这个时辰,周丙的家人该是入了晋王府。”墨武据实禀报。无语,贺菲萱再度看向芹儿时,墨武已然甩袖刺了芹儿几处痛穴,硬是将其逼醒。

    “啧啧……主仆一场,端木莹竟舍得让你死的这样惨。”贺菲萱缓缓蹲下,温和如水的眸子蕴着貌似怜悯的同情。

    “逍遥王妃……你怎么会在这里?”芹儿显然没想到自己再睁眼时看到的人会是贺菲萱,脸上的表情尽是惊诧和质疑。

    “本王妃在这里不值得你奇怪,奇怪的是你家主子明知你在这里,却不肯救你出去,这是要让你自生自灭的意思吗?”攻人攻心,贺菲萱的每个字都似针刺般让芹儿泪流满面。

    “小姐为什么不救我……我自小伺候在她身边,没功劳也有苦劳,可她为什么由着端木恒把我打成这样都不看我一眼!为什么!”回想彼时正厅端木莹冷漠无情的背影,芹儿愤恨低吼,眼泪自眶里涌了出来。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只要你死了,端木莹毒杀我家王爷的事就再也没人知道,于情于理,你都不能活!”贺菲萱双眸凝视芹儿,看似无波,却如漩涡般将芹儿的心吸了过来。

    “不是我家小姐……是……是月奴……”芹儿忍着身上极痛,闪烁其词。

    “这样啊?墨武,我们走!”贺菲萱冷漠开口,随即起身欲离开地窖。

    “逍遥王妃!救命!求您救芹儿出去!”正因为在端木府伺候这么些年,芹儿最了解端木恒的手段,在她印象中,但凡进了地窖的人,就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

    贺菲萱闻声止步,转眸时,唇角勾起邪佞的弧度,眼底的光,璀璨夺目。

    此时的晋王府正厅,空气已然降至冰点,气氛压抑的令人呼吸都觉艰难,月奴双膝跪地,垂眸,不敢直视正位上的寒啸毅,心,痛的似被刀绞。

    “月奴,本王再问你一次,给逍遥王下毒的到底是不是你?想清楚了再说!”寒啸毅绷紧的心弦仿佛下一秒就要断裂,当月奴承认死罪的时候,他无法形容自己心底的震撼,昨夜温存仍在,她却未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难道在月奴心里,自己就这样不值得信任!

    “回王爷……是奴婢嫉妒端木小姐,一时鬼迷心窍,才想到毒杀逍遥王嫁祸给端木小姐……是奴婢犯下大错,求王爷处罚……”月奴卑微的匍匐在地,将头埋在双膝间,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如果自己的死能成就寒啸毅的大业,那便值了。

    “月奴!”寒啸毅陡然起身,攥着拳头的手鼓起道道青筋,眼中的光,凛冽如潭。听到寒啸毅的怒吼,月奴仿佛一只无助的小兽,将自己缩的更紧,眼泪无声落入鬓角。

    “晋王,既是月奴认罪,老夫觉得此事已经没有再查的必要了。”端木恒暗自稳了心神,缓缓开口时,却见寒啸毅冰冷如锥的目光射过来。

    “最先认罪的是周丙,死的也该是周丙!来人,将周丙给本王拉出去,斩立决!”寒啸毅赤红的眸子迸发出彻骨的寒意,挥手间已有侍卫进门。

    “不要!吾儿没罪!老将军,求您说句话啊!您知道的,吾儿没罪,周丙没罪啊!”听到寒啸毅的决断,跪在周丙身边的老妪登时恸哭,跪爬向端木恒哀声乞求。

    “王爷!你可知为君者,最重要的是民心!你这样草菅人命,难道不怕犯众怒么!”端木恒声音渐沉,冷然看向寒啸毅。

    “难道本王杀了月奴就不是草菅人命!端木恒,本王已经给足你颜面,如果你再步步紧逼,莫怪本王无情!”寒啸毅愤恨看向端木恒,眼中的眸子似火山喷发般煞气鼎沸。

    “晋王殿下这是何意?”从未与寒啸毅红过脸的端木恒终于挂不住了,怒声质问。

    “王爷,是月奴下的毒,月奴只求一死还逍遥王这个公道!”且在正厅二人针锋相对之时,月奴突然起身,倏的拔落髻上银簪,刹那间朝自己颈项刺了进去。

    “月奴,不要!”就在寒啸毅不顾一切冲过去,想要夺下月奴银簪之时,端木恒突兀横亘在两人中间,出手拦下寒啸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