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吓人,吓死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吓人,吓死人

    丑时已过,贺菲萱被恶梦惊醒,睁眸时,赫然看到寒子念就坐在床边,幽魂一样,一动不动。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墨武!”贺菲萱本能开口,却被寒子念堵住樱唇,当然,如果寒子念还想活着见到明早的太阳,便不敢用嘴。

    “爱妃淡定,本王没有恶意,只是听到爱妃喊本王的名字才过来瞧瞧的。”寒子念急忙解释,随后收回堵在贺菲萱唇上的手指。

    “王爷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么!”贺菲萱狠舒口气,愤然看向寒子念。

    “所以爱妃还是改了说梦话的习惯吧,本王好害怕……”寒子念刻意缩了缩身子,十分委屈的看过去。无语,贺菲萱冷着脸下床燃起蜡烛,尔后伸手倒杯清水,一股脑儿喝个干净,刚刚的梦太过真实,她到现在还记得寒弈德用剑刺透寒子念胸腔时那张狰狞恐怖的脸。

    “爱妃,你刚才是不是梦到本王了?”寒子念讨好般凑过去,小心翼翼的坐到贺菲萱身边。

    “那又怎样?”贺菲萱瞥了眼寒子念,不可置否。

    “这个……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寒子念沾沾自喜的模样令贺菲萱哭笑不得,饶是如此,那她得多盼着寒子念死,才会做那样的梦。

    且说贺菲萱草草打发了寒子念,随即回到榻上,闭眼前总觉有什么事不对,却又说不出来,这么想着想着便又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贺菲萱起床时,墨武已然站在榻边,伸手将外袍递了过去,自月竹离世,墨武便包揽了这些琐碎事,心甘情愿的。

    “主人,属下觉得有件事应当向你禀报。”

    “什么事?”贺菲萱穿好衣裳,系上腰带,迈着清浅的步子走到梳妆台前。

    “昨晚贺老王爷命人将属下叫到他房间里,问了墨武许多问题,直至黎明方才让墨武回来,不过老将军将亦将颜歌派到主人这里,所以主人并无安危之虑。”墨武据实禀报。

    “颜歌是谁?”贺菲萱恍然,以往她只要唤一声墨武,不管何种情况,墨武都会现身,昨晚却是个例外。

    “是贺老将军的隐卫,排行榜上第五名。”墨武言简意赅道。

    “爷爷的精力倒比本小姐还要旺盛,大晚上的居然不睡觉,想必爷爷是问你关于端木恒的事情吧?”贺菲萱对此并没有太多想法,无意开口。

    “也问了其他,但都无关紧要。”墨武据实回禀。然则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片喧嚣声,贺菲萱下意识看向墨武,不及墨武出去,便有寒子念的声音自外面传了进来。

    “你们要带本王去哪儿?喂!爱妃”且待贺菲萱走出厅外时,寒子念已然被一众侍卫夹着朝正厅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贺菲萱柳眉微蹙,随即抓住一个刚要离开的宫女,冷声问道。

    “回逍遥王妃,端木小姐死了,他们……怀疑逍遥王是凶手……”宫女支吾开口,见贺菲萱松开自己,登时小跑着离开。

    “王爷杀了端木莹?这不可能!”一侧,墨武不解看向贺菲萱,忧心不已。

    “跟去看看!”贺菲萱心底隐约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尔后与墨武一道离开房间。

    正厅内,端木恒紧抱着端木莹的尸体,哭的老泪纵横,有几次差点晕过去,一侧寒啸毅剑眉紧皱,不管端木莹为谁所杀,她是在晋王府丢的性命,原本还想与端木恒修复关系,眼下却是难了。

    “你们太粗鲁了!放开本王,本王眼睛瞎了,可腿还好使!”寒子念声音传进来的一刻,端木恒陡然抬头,骇人的幽目迸射出嗜血的寒光,未及寒啸毅开口,端木恒已然拔剑冲向寒子念。

    “八王爷就由着端木老将军取了我家王爷的性命,也不吭声么!”贺菲萱进门时,墨武已然折断了端木恒刺过来的兵器。

    “杀人者偿命,子念杀了端木莹,就该为此付出代价!”诚然寒啸毅不希望寒子念就这么死了,但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平息端木恒的怒火,与那张未必能到手的藏宝图相比,寒啸毅更需要端木恒的支持。

    “本王杀了端木莹?你有证据?”寒子念闻声甩开两侧侍卫,大声叫嚣。

    “自是证据确凿才将九弟请过来的。”寒啸毅冷声开口。

    “八王说的证据确凿指的是什么?”贺菲萱漠然走到寒子念身边,大有力挺之势。

    “本王在端木小姐的房间里发现了九弟的扳指儿,那扳指儿上的名字是父皇亲手为九弟刻的,世上仅此一枚。最重要的是,九弟初入风镇时,本王分明看到那扳指儿就戴在九弟拇指上,如此,还不是证据确凿么?”寒啸毅漠然解释,心底些许不忍,到底是手足至亲,如果非必要,他没想过要寒子念的命。

    “当初装有毒害我家王爷药液的瓷瓶还是在端木小姐的房间找到的呢,如此说便能确定端木小姐就是凶手?要真是这样,那端木莹死的也不冤!而且我家王爷目不能视,如何能寻得端木小姐的房间,再伺机杀人?”此时此刻,贺菲萱必须强硬,否则寒子念或许真躲不过此劫了,即便她到此时,都未在寒子念眼睛里看到惊惧。

    “贺菲萱!你找死!”一侧,端木恒岂能忍受他人这样侮辱自己的孙女,登时举手劈向贺菲萱。幸而有墨武在,贺菲萱倒也有恃无恐。

    “问题就在这里!为九弟诊治的大夫已经招认,九弟的眼睛早在三日前便已恢复,可是现在,他还在装瞎,这不值得人怀疑么!而且九弟如何解释,他的扳指儿怎么会在端木莹的房间里出现?”寒啸毅的态度十分明确,牺牲寒子念,保全端木恒。

    “可是昨夜,本王妃与我家王爷共处一室,他根本没有出去过,这点本王妃可以作证!”贺菲萱忽然觉得无力,所有的证据都说明寒子念杀人,偏偏这一次真的不是他做的。

    “逍遥王妃,本王理解你与逍遥王伉俪情深,但也请你体会端木老将军的心情!无论如何,本王都要给端木将军一个交代!”寒啸毅决然开口。

    “八哥啊,子念真没想到,你居然为了一个奴婢,竟连手足之情都不顾了,那扳指儿不是昨日你从本王这里要去的么!理由是你思念父皇心切,想要睹物思人。也罢,就算你不在乎与子念的手足之情,也该顾及端木老将军出生入死的保你这么些年,你怎么能忍心残害他的孙女呢!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子念对你真是太失望了!”看着寒子念扼腕痛惜的表情,贺菲萱后脑不禁滴出大滴冷汗,不得不承认,寒子念这番言辞的确起到了扭转乾坤的效果。

    “寒子念,你一派胡言!”寒啸毅没想到寒子念会反咬一口,登时怒不可遏。

    “子念是不是一派胡言,端木老将军自会判断。咳……顺便问一下,月奴在地窖里吃睡可好啊?”寒子念看似云淡风轻的说辞果真让盛怒之下的端木恒清醒了几分,那双利眸随之射向寒啸毅。

    “老将军,你切莫听寒子念胡乱猜测,他只是在为自己推脱罪责!”但凡遇到月奴的事,寒啸毅便没来由的紧张,说出话来竟少了几分底气。

    “如果八王爷不反对,老夫想将寒子念与月奴一并押回府邸!莹儿不能白死,老夫自会将此事彻查清楚!”端木恒此言一出,寒啸毅与贺菲萱皆出言反对。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此二人进了端木府,十有八九是不能活着出来了。

    一番唇枪舌战下来,三人终于达成共识,便是将月奴与寒子念一并关进晋王府地窖,端木恒则可随时入晋王府提人,但审讯地点须在晋王府内,不可离开半步。

    鉴于端木莹尸骨未寒,端木恒暂无心情纠察真相,只道先处理端木莹的丧事,随后再惩治真凶手,如此,便是给了贺菲萱时间,无论如何,她定不能让寒子念把命丢在这里!

    回到房间,贺菲萱命墨武关上房门,尔后急声开口。

    “凭你的本事,能否带寒子念安全离开风镇?”

    “几乎不可能,这晋王府的侍卫比起皇宫守卫丝毫不差,且更胜一筹,眼下端木恒又派出二十几名高手轮流看守地窖,属下潜入容易,但若带着逍遥王一起离开,怕是还没走出晋王府的大门,便被人逮回去,不过……”墨武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贺菲萱蹙眉看向墨武。

    “如果有聂庄在,老王爷又肯帮这个忙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墨武肃然道。

    “爷爷……墨武,随本小姐走一趟!”提及贺熠,贺菲萱忽然想到昨夜之事,脸上不自禁浮起一抹忧色。

    许是贺菲萱的出现在贺熠意料之内,所以当贺菲萱未经禀报冲进贺熠书房的时候,贺熠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震惊。

    “菲萱,你来的正好……”贺熠放下手中狼毫,抬眸时,贺菲萱已然大步行至案前,目色清澈无波,又隐隐透着怒意。

    “爷爷为什么要那么做?”贺菲萱双手拍在案上,厉声质问。

    “你怀疑端木莹是老夫派人杀的?”贺熠抬手搁下狼毫,身体缓缓倚在椅背上,目色幽深的看向贺菲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