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二章 寒弈德被人救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七十二章 寒弈德被人救走

    “来人,把寒弈德带回山庄!”水若寒厉声开口,便有三五个护院将其捆绑着推出了客栈,“父亲?”在看到水舜昱木然站在那里的时候,水若寒忧心上前。「^追^书^帮^首~发」

    “没事……”寒弈德那番话触及到了水舜昱的心底,是否爱妻的死真与他摇摆不定有关……

    然尔就在寒弈德被推搡着欲上马车的时候,忽然劲风来袭,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鼻而至,几乎同一时间,所有押解寒弈德的护院皆全身酥软!客栈内,水若寒听到外面异动,登时纵身跃了出去,同时飞奔出去的还有墨武,驰燕及聂庄!只是未及他们靠近马车,那股香气再度侵袭。

    “有毒!”水若寒狠啸一声,墨武等人均摒住呼吸后退回客栈。眼见着那抹黑色的身影拽着寒弈德消失在夜空,所有人的眼睛里都迸发出极恨,此时水舜昱双掌击出,有如狂风扫叶般将那股异香除净,只可惜那些先行推寒弈德出来的护院皆已命丧黄泉。

    这样的意外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尤其水若寒,杀母仇人就在自己眼前被人救走,他焉有不恨之理。

    “来日方长,寒弈德逃得过今日也好,菲萱发誓,他日必让寒弈德死的更加凄惨!”贺菲萱浅步走过来,伸手抚向水若寒的肩膀,眸底寒光如刃。一侧,寒子念的视线由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贺菲萱,只是此时此刻,除了默默注视,他还能做什么呢。

    寒弈德既然被救走,就没那么容易抓回来,众人只得恹恹回了落霞山庄。一夜无话,翌日清晨,水舜昱将寒子念及贺菲萱请到了正厅,且当着庄中众人的面把落霞山庄的金锁交到了水若寒手里。没有过多的嘱咐,水舜昱只走到贺菲萱身侧。

    “菲萱,老夫冤枉你了,但抱歉的话老夫不想多说,自此之后,风镇如有需要,落霞山庄必定随叫随到。还有一件事……寒儿这孩子……老夫就交给你了!”水舜昱的声音苍凉中透着几分悲悯,眼神中蕴着无尽的神伤。

    “父亲……”水若寒欲上前之际,水舜昱摇手,尔后独自迈出正厅,余生,他要陪着爱妻在冰洞里相依相守,矢志不渝。

    落霞山庄的事算是告一段落,鉴于应如幂的丧事,水若寒没有提及与贺菲萱的大婚,亦未与贺菲萱一起赶回风镇。

    此刻离开落霞山庄,贺菲萱多少都有些怅然若失。

    “菲萱……子念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走下落霞山庄,寒子念紧几步追上贺菲萱,却被墨武驰燕拦了下来。

    “也罢,此番若非逍遥王神机妙算,菲萱或许走不出这落霞山庄,王爷有此要求,菲萱自当成全。”贺菲萱语毕后,墨武与驰燕登时后退。寒子念这才上前,却欲言又止。

    “王爷若不说,菲萱可走了。”贺菲萱明白寒子念的意思,但时至今日,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背人的话题了。

    “菲萱,子念知错了!不知你是否肯给子念一个机会?”寒子念一副豁出尊严之态,苦苦哀求。

    “好啊!菲萱愿意给王爷这个机会,之后呢?”贺菲萱樱唇勾起,大方点头。

    “之后我们重新开始,子念断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寒子念目色如坚,铿锵开口。

    “什么叫重新开始?王爷打算回孔雀山庄休妻,尔后再以八抬大轿娶菲萱过门?还是王爷想让菲萱嫁到孔雀山庄作妾,由着你跟玄天心合伙欺负我?”贺菲萱冷笑,眼底余光已然瞥到了不远处的身影。

    “主人……”聂庄自是有所感觉,正欲上前提醒,突然一个不慎被墨武封了穴道。

    “菲萱,你何必说这样的气话,夫妻两载,子念对你的心思你会感觉不到?我承认,娶玄天心过门是本王的错……菲萱,你给本王时间,本王必定会处理好与玄天心的关系,断不能委屈你!好不好?”寒子念满心愧疚的看向贺菲萱,眼中透着期盼。

    “不知王爷想怎么处理与天心的关系?”幽怨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寒子念闻声暗惊,却见对面贺菲萱脸上霎时绽放出特别灿烂的笑容,于是寒子念顿悟了,自己这是被坑了!

    “看起来王爷似乎很忙,那菲萱就不打扰了!”贺菲萱冷嗤的觑了眼寒子念,尔后毫不犹豫的走进车厢,墨武与驰燕随后翻身上马,临走时不忘替聂庄解了穴道。

    眼见着马车徜徉而去,寒子念心中怨恨,自己这一片真心你不接受也就罢了,何必反过来这样算计本王啊!

    “天心……你怎么来了?”寒子念转回身的一刻,薄唇吃力抿起,笑的十分僵硬。

    “天心若不来,还听不到王爷这番肺腑之语,王爷倒是说说,要如何处理好与天心的关系,之后又要与贺菲萱如何?”玄天心眸间闪烁出晶莹,声音些许哽咽。

    “天心……本王只是知道此前误会了菲萱,所以心有所愧才会说出那番话,其实……就算本王想如何,也是不可能了……”寒子念下意识看了眼落霞山庄,心底蒙上一层尘雾。

    “是么……”玄天心淡漠启唇,眼底寒光一闪而逝。

    “落霞山庄已投诚风镇,贺菲萱……迟早是要嫁给水若寒的。”寒子念低声解释。可但凡不是瞎子,都能从他脸上看到那抹掩饰不住的失望和落寞,对此,聂庄只觉无语。

    “王爷既然知道便别作他想了,天心自认为王爷也付出不少。”玄天心冷冷开口,心底的委屈终化作丝丝缕缕的怨恨,萦绕于胸,挥之不去。

    “孔雀山庄出事了?”寒子念恍然之际,急声问道。

    “大事没有,但朝廷方面得了北昭支援,天心所下剧毒皆被一一破解,此人甚是难缠,天心自觉一人无法应付,所以特来找王爷回去商议!”玄天心言归正传。

    “也好,我们即刻启程!”寒子念不再犹豫,正色开口。

    “王爷且先走一步,天心还有些事需要处理。”玄天心语毕后转身,未及寒子念阻拦,已然纵身而去。

    眼见着玄天心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寒子念顿时一脸颓废的看向聂庄。

    “你说贺菲萱是不是故意的?”

    “属下若说不是,王爷会信么……”

    距离落霞山庄不远处的山洞里,潮热黏稠的湿气扑在脸上,让人打从心里觉得恶心。此刻一股闷声骤响,寒弈德双手捂住胸口,疼的无以复加。

    “还好拔的及时,否则景王殿下这次可就危险了!”阴柔的声音幽幽响起,寒弈德吃力抬眸,不解的看向对面女子。

    “你为什么要救我?”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玄天心嫌恶的撇了手中刚自寒弈德胸口拔出的利器,抬眸时,眼底绽放出诡异的幽光。

    原本将寒弈德救出来的时候,玄天心并不确定自己到底要不要救这个人渣,可在听到寒子念与贺菲萱的对话之后,玄天心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就算自己掏心掏肺的对寒子念,就算自己把整个孔雀山庄都搭给他,那个男人心里却根本没有自己的存在,原来只要贺菲萱一句话,他便可以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抛开,弃如敝履!

    新仇旧恨,玄天心觉得自己若再为寒子念付出半点,那她就只能用一个字形容:贱!

    “你不怪本王当日险些要了寒子念的命?”寒弈德狐疑问道

    “其实想想,如果不是那件事,天心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会成为名正言顺的逍遥王妃!”玄天心随手扔给寒弈德一粒丹药,朱唇抹过淡淡的弧度。

    “天心小姐真这么想的?”寒弈德依旧怀疑。

    “当然!眼下天心想与景王殿下作笔交易,不知景王殿下有没有兴趣?”玄天心眉梢微挑,正色看向半倚在巨石上的寒弈德。

    “什么交易?”寒弈德茫然开口,心里却知不管是何交易,他都没有选择的权利。

    “天心愿意代表孔雀山庄投诚朝廷,且愿意潜伏在寒子念身边探取情报,条件是朝廷不能一举歼灭寒子念的大军!本小姐要眼睁睁看着寒子念希望落空,看着他与贺菲萱成为一对亡命鸳鸯!”玄天心一字一句,说的中肯决然,丝毫不像开玩笑的意思。

    寒弈德无语了,这可是他求之不得的事,只是不知道玄天心这话里有几分真。

    “王爷不信?”玄天心看出寒弈德眼中质疑,挑眉问道。

    “本王实在没法儿信。刚刚天心小姐还说过特别想成为逍遥王妃,现在便要背夫做出如此相悖的决定,本王实在不解。”寒弈德悻悻耸肩。

    “很简单!本小姐要成为逍遥王妃,是一雪当日寒子念弃婚之耻,让世人皆知,只要我玄天心看中的男人,谁也夺不去!既然目的达到了,天心自是要报寒子念始乱终弃之恨!当日为了贺菲萱,他弃天心于喜堂之上,受尽讥讽嘲笑,令孔雀山庄蒙羞。这个仇,天心至死都不会忘记!”玄天心狠戾低吼,眸间染起寒霜。

    看着玄天心眼中的极恨,寒弈德相信玄天心没有说谎,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虽失了落霞山庄这个筹码,却得到更大的机会。

    “既然如此,天心小姐放心,本王必定把你的要求如实禀报给皇上,他日歼灭逆贼,孔雀山庄功不可没!”寒弈德眼中迸出欣喜,信誓旦旦开口。几乎同一时间,玄天心顺间将一粒药丸弹入寒弈德嘴里。

    “呃……这是什么?”寒弈德想要吐出来,可惜那药丸入口即化。

    “只有这样,本小姐才会放心。王爷听好了,回去以后让盛彪大军只管攻上来,天心自有办法让寒子念捉襟见肘,介时他势必要求助风镇,且将兵力引过去。如此,盛彪大军便可围攻风镇,这么做一来可以让孔雀山庄免于战乱,二来也可以将贺菲萱跟寒子念一网打尽!”玄天心樱唇紧抿,幽幽看向寒弈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