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三章 玄天心投诚朝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七十三章 玄天心投诚朝廷

    “没想到天心小姐这般睿智,只是这药……”寒弈德单手捂住喉咙,刻意咽了两下。★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解药的问题王爷不必操心,本小姐自有办法让王爷得着便是。”玄天心樱唇微勾,继续道,“相信王爷能找到回去的路,如此,天心便告辞了,合作愉快!”

    且在二人狼狈为奸之后,整个北齐的局势渐渐发生了逆转,因为北昭国的援助,盛彪大军可谓所向披靡,直逼的寒子念走投无路。另一方面,贺熠利用宝藏加紧招兵买马,实力迅速提升,但与朝廷相比,依旧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的孔雀山庄已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王爷是让天心放弃孔雀山庄?”正厅内,玄天心美眸含泪,哽咽质疑。

    “除此之外,我们只能全军覆没……天心,本王知道你舍不得,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本王答应你,总有一天,子念会把孔雀山庄给你夺回来!”寒子念深情拉着玄天心的手,眼中尽是愧疚。

    “有王爷这句话就够了!”玄天心反握住寒子念的手,眼底晶光熠熠。

    “天心……对不起……”寒子念自觉亏欠玄天心太多,特别沉痛开口。

    “王爷不用跟天心说这些,自饮下合卺酒,天心便打定主意与王爷生死与共,只是离开孔雀山庄,我们又要去哪里?”

    “本王想过了,去风镇。”寒子念叹息回应,眼底不自觉的闪过一抹暗淡。早知如此,他当初就该对贺菲萱好点儿,如今再去风镇,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舍了这张脸皮呢。

    “天心想到了……”玄天心美眸微垂,嚅嚅低喃。

    “你别多想,本王只是为局势所迫,断无其他心思!如果你不信,本王答应你,自到风镇开始,本王与你形影不离!”寒子念紧握着玄天心的手,正色道。

    “天心相信王爷……只是孔雀山庄下人们加起来这百十来号,天心断不会让他们再受战乱之苦,所以王爷先行赶往风镇,天心且安顿好他们,自会与王爷汇合。”玄天心肃然应声。

    “也好!”寒子念重重点头,心底隐隐有了一丝期待。看着寒子念眼中须臾间消失的光芒,玄天心的心,越发冷蛰如冰。

    其实对于寒子念会来风镇寻求结盟这件事,贺菲萱早有预料,只是让她觉得诧异的是,寒子念实力雄厚,有什么理由会让盛彪大军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被逼到了这种绝境,这显然不合常理。

    此时晋王府的正厅,贺熠见贺菲萱默不作声,不由的开口又补充了几句。

    “菲萱啊,爷爷是觉得……先让寒子念大军入城,至于前仇旧帐,我们再慢慢算也不迟,是吧?”眼见着几十万大军驻扎在风镇城外,贺熠也是颇为心痒,饶是他钱再多,可要短期内集结那么多人且都有战场杀敌的经历也是不可能的。

    “爷爷之前不是很想寒子念死么?”贺菲萱随手端起茶杯,并不表态。

    “爷爷现在也想!但若杀了寒子念,那几十万大军也不可能归顺啊!弄不好倒戈相向,这对时局大大不利!”贺熠苦口婆心道。

    “既然是这样,菲萱没什么好反对的,只不过……寒子念那个人诡计多端,爷爷最好防着点儿。”贺菲萱好意提醒。

    “这个问题爷爷想过了,爷爷平日处理军务已是自顾不暇,索性让那小子住到晋王府,介时你可要替爷爷好生看着他!”贺熠语闭后,贺菲萱一口茶猛的喷了出来。

    于是在祖孙二人达成共识的第二天,城门大启,寒子念率领身后几十万兵卒浩浩荡荡的入了风镇。虽然表面上是寒子念与贺熠结盟,实际上,寒子念入城后不到两个时辰,手底下的几十万大军便被贺熠接管过去,自己则被颜歌送到了晋王府。

    路上,寒子念一直紧盯着颜歌看,直看的颜歌鸡皮疙瘩抖落一地。

    “王爷,晋王府到了。”颜歌自觉定力十足,可被寒子念近似诡谲的目光瞪了半天,也禁不住有种想逃的冲动了,

    “你就是颜歌?那晚鹿亭就是你封住了菲萱和墨武的穴道?”府门前,寒子念蓦的止步,正身面向颜歌。

    “咳……”自被墨武和驰燕轮番殴了数次之后,颜歌这辈子都不想再提起那晚的事。

    “你不用咳,本王记住你了!”寒子念用特别深邃的目光瞪了眼颜歌之后,方才与聂庄一起走进晋王府。

    看着寒子念的背影,颜歌忽觉背后一股冷风飕飕刮过,转身之际却是空空如也,这一刻,颜歌悲催的发现,他似乎成了暗卫排行榜前三位大神的眼中盯,这样的认知令颜歌有种想自杀的感觉。

    碍于寒啸弈的面子,贺菲萱总不好太刻薄了寒子念,可即便如此,贺菲萱依旧让寒子念住进了柴房,且每日三餐不准到正厅用膳。对此,寒子念没有怨言,可聂庄不干了,于是去找贺菲萱理论,结果只得着一句话:爱住不住,爱吃不吃,不喜欢可以滚。

    只是同在一个屋檐下,难免会有见面的时候,于是在后园凉亭内,寒子念与贺菲萱终自那日落霞山庄之后,再见了。

    “菲萱?”看着凉亭里自顾品茶的贺菲萱,寒子念犹豫着要不要再向前一步。

    “王爷找菲萱有事?”阳光下,那抹逶迤的红裳散着淡淡的光彩,如此衬托下,寒子念的俊颜越发惊艳无双。时过境迁,贺菲萱原以为自己会有些许感触,可心,却如止水。

    “没有……是八哥约本王到这里的。”寒子念能够感觉到贺菲萱眼中的沉静和肃穆,心底苦涩难当。

    “看来是菲萱碍着王爷了。”贺菲萱撩下茶杯起身欲走,心里却颇为不爽,也是寒啸弈约她过来品茶的。

    “菲萱……那次的话,本王做不到了,天心为了本王丢了孔雀山庄,眼下她什么都没了,只剩下子念一人……不管发生什么事,子念都不能负她,所以……对不起……”寒子念鬼使神差的这段话令贺菲萱苦笑不得,幸而她本就没把那句话放在心上,否则又要伤心一阵子了。

    “其实王爷只要告诉菲萱,你如何肯这么心甘情愿的将兵符交出来的话,过往之事,本小姐既往不咎!”既然寒子念起了头,那她自是有什么问什么了。

    “本王不是心甘情愿的,是没办法不交。”寒子念一脸沉痛道。

    “菲萱知道王爷不会说,但王爷记着,你手里那几十万大军既然进了风镇,就算是易了主,不管王爷留了什么后手,菲萱都会及时砍断!”贺菲萱樱唇勾起,尔后冷笑着与寒子念擦肩而过。

    直至贺菲萱走远,寒子念方才叹息着进了凉亭,随后唤出聂庄,毕竟自入晋王府,他好久没喝过茶了,这么好的雨前龙井,不能浪费了。

    “王爷,属下有句不当讲的,但也实在忍不住了,您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特别优越啊?”聂庄提壶倒茶之际,一脸悲壮的看向寒子念。

    “什么意思?”寒子念不以为然。

    “其实属下觉得在贺菲萱面前,您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方是上策。”聂庄中肯道。

    “可是本王真的很想跟她说说话……”寒子念呷了口茶,一股苦涩的味道萦入心底。看着寒子念眼中的凄然,聂庄无语,不是不让说话,可也该捡点儿好听的说啊!

    较之风镇贺熠与寒子念的如履薄冰,寒墨楚却是春风得意,自北昭公主南宫燕嫁过来,北昭的援军也相继入了北齐,尤其是一些能人异士的加入,越发让寒墨楚信心百倍。

    月上中天,夜色渐浓,北齐后宫一片静谧无声,偶有蝉鸣鸟叫惹得各宫嫔妃心里痒痒的难受,因为寒墨楚的龙阳之好,各宫妃子明里守身如玉,实则不乏暗度陈仓之人。此时,一抹身影咻的一闪,没入了后宫最为奢华的宫殿,凤栖宫。

    厅房内,寒弈德方才站定,便闻水晶珠帘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随着珠帘卷起,一女子身着华裳的走出内室。

    “弈德拜见燕贵妃。”寒弈德俯身之际,下意识瞄了眼这位丰姿卓越的北昭公主,一双柳叶眉,一对丹凤眼,鼻骨秀挺,红唇如樱,看似弱柳扶风的身子,走起路来却稳健有力。

    “景王殿下,本宫可等你好些日子了!”清越的声音婉转如出谷黄鹂,虽然好听,却透着些许生硬。南宫燕坐下时,刻意瞄了眼两侧丫鬟。丫鬟们心领神会,皆纵身越出宫殿,防止有人偷听。

    “弈德失礼了,如果不是在蜀中遇到些麻烦事,本王自该第一时间来见燕贵妃的!”寒弈德谦恭开口,未得允许,不敢落座。

    “寒弈德,如果不是你的那封信,父皇断舍不得他最疼爱的女儿嫁给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所以你最好兑现你的承诺,否则莫说本宫不饶你,父皇那里,你也无法交差!”南宫燕阴柔的眸子闪过一抹凌厉,继而起身走向寒弈德。

    “贵妃放心,本王既然敢说,自不会食言……”寒弈德话音未落,便见南宫燕倏的出手扫过自己胯下长袍,难以言喻的尴尬令寒弈德面颊涨红,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来传言是真的,真扫兴!”南宫燕轻蔑的目光越发让寒弈德难堪,可除了忍,寒弈德不敢有半句不满。

    “依着父皇的意思,十座城池既要替你扫平寒子念跟贺熠,又要助你除掉寒墨楚,太少了些,所以本宫希望景王殿下在城池数量上,还需做些让步!”南宫燕转身回到座位上,看着寒弈德的目光多了些许意味不明的东西。

    “这个……不知本王要做到何种让步,才能让北昭皇帝满意?”寒弈德忍气吞声,狐疑开口。

    “半壁江山!”南宫燕正色看向寒弈德,眼底透着掩饰不住的贪婪,实则这只是她一个人的主意,目的便是邀功。

    “这……未免过分了!”寒弈德的容忍到了极限,冷然看向南宫燕。

    “可本宫觉得一点儿也不过分,饶是景王殿下有子有孙,那么为了子孙考虑,倒也合情合理,可现在么……就算景王得着江山,他日寿终正寝不也要拱手送人的么!当然,景王可以拒绝,本宫还真不愿意呆在这么个金丝笼里守活寡呢!”南宫燕冷嗤着瞄了寒弈德一眼,其意表达的十分明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