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被虚无最后一次凌虐的时候……印川不能再育了,甚至连床笫之欢都不行……贺菲萱,你能明白身为一个女人,这根本就是灭顶之灾么!你能理解印川那么思念他,却不能让他寻着的原因么!你可知道这十八年来,日日煎熬的痛苦和无助?你不知道,你或许会同情印川,却永远也没办法感同身受!”印川颓然坐到小筑外面的石凳上,眼泪抑制不住的滚落,浸湿衣襟。免-费-首-发→【追】【书】【帮】

    “幸福的人如出一辙,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菲萱虽没有那么个极品的师傅,却是遇人不淑,接连失去两个孩子,如今也不能再育……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我,身上的伤再痛也有结疤的时候,心里的痛却似海水倒灌,每一天都深一点,永无止境。”贺菲萱凄然启唇,眼泪无声滑落。

    “你……也不是个幸福的人……”贺菲萱的话让印川有了亲近的理由,或许只有两个承受过极痛的人,才可以彼此取暖。

    “相比之下,菲萱的确不如你来的幸福,至少你还有鬼脸,一个十八年如一日爱你的男人,菲萱有什么……有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叛,直至消耗尽彼此仅剩的恩情,直至形如陌路。”贺菲萱脑海里闪过寒子念的身影,眼睑抹过苦涩。

    “我知道你来的目的,必是鬼脸想要见我,可是贺菲萱,你能想象如果我们在一起,却不能……那么我们的余生,只有在相互哀叹和回忆不堪中度过,那又能比相思蚀骨好到哪里?”只是想想,印川已经不能接受了。

    “可是菲萱觉得,你好歹都该对鬼脸有些信心才是,没试过,怎知他在乎的是你的人,你的心,而不是你的身呢,给自己一个机会,趁你们都还在的时候……”贺菲萱最后一句话动摇了印川过往十八年的认知,这十八年,她每每听到鬼脸的消息,不是在寻她,便是与人结仇,她忽然很怕,当自己想要见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这也是印川为何会随聂庄到风镇的原因,因为她觉得这一次与幽冥教和聂庄为敌,鬼脸没有胜算。于是印川答应了贺菲萱的请……

    两天的时间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煎熬的,不管是鬼脸,印川,还是贺菲萱,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掩饰不住的担忧,焦急和期待。这期间,寒子念有找过贺菲萱,求她务必在救出风洛衣和驰燕的时候,把玄天心也捎带上。对此,贺菲萱只答应不作为,饶是玄天心有活的机会,自己不推她去死就是了。

    对于寒子念的唉叹离开,贺菲萱不以为然,即便她此时此刻拿不出证据证明这件事与玄天心有关,可这样的心思却没断过。待寒子念离开,贺菲萱特别拉过墨武,亲口答应墨武,只要驰燕回来,即刻让他们完婚,以后就算天塌下来,也不会让他们再分开了。

    时间终于到了酉时,贺菲萱一行人先一步到了紫竹亭,此时的印川显得极为紧张,双手攥在胸前,如水清眸不时望向唯一的甬道。

    “贺菲萱!如果今日见不到洛衣,你知道结果!”宋仙灵的声音悠然而至,贺菲萱抬眸时,宋仙灵已然飘于亭内,隆起的小腹那么明显,看起来又那么亲切。

    “如愿与否,菲萱尽力了。”事情未结束之前,贺菲萱不好夸口,因为直到此刻,她的心仍悬浮于胸,半点不敢马虎。

    就在这时,不远处闪出四抹身影,走在前面的赫然是风洛衣跟驰燕,紧接着是玄天心,鬼脸走在最后面。

    “唔唔……唔唔唔!”在看到贺菲萱一行人的时候,风洛衣激动的热泪盈眶,恨不能直冲过去,奈何他跟驰燕和玄天心绑在一条绳上,他想快走,也得身后之人配合才行。

    “你好大的胆子,连幽冥教的人都敢抓!”在看到风洛衣的时候,宋仙灵陡然上前,速度却未快过鬼脸。

    “幽冥教虽然厉害,但也没在我鬼脸眼里。贺菲萱!你答应我的条件呢!”鬼脸刀刃直抵在风洛衣喉咙处,尔后朝亭内高声喊道。

    众人闻声分散两侧,直将站在最后面的印川暴露在鬼脸面前。

    心,忽的停止跳动,看着眼前他苦寻了十八年的至爱,鬼脸手中羽刃滑落,眼底顺间迷蒙出一抹雾气,他想要冲过去,却发现双腿僵硬似灌铅一样迈不起来。

    “鬼脸……对不起!”印川飙泪般踉跄着走过来,冲进她久违的怀抱。感觉到怀里人儿的体温,鬼脸蓦的惊醒,忽然紧揽住印川,似要将她揉碎了揣进心里。

    “川儿……我找的你好苦……好苦啊!”苦苦期待十八年的相逢固然让人感动,可此时,无人顾及他二人的感受,宋仙灵扬手之际,绑缚在风洛衣身上的麻绳顺间脱落,未及宋仙灵上前,风洛衣已然飞身而至。

    “仙灵,我想你了!想我们的孩子了!如果这次我真的死了,那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说出‘爱你’这两个字!”风洛衣眼底有雾,握着宋仙灵的手颤抖不已。宋仙灵显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眼泪盈溢出眶。好像自与风洛衣成亲以来,所有的事都是自己主动,连生孩子这码事儿都是她强逼着风洛衣做的,她一直以为风洛衣从骨子里是抗拒的,可她不管,只要她爱这个男人就够了!如今听到风洛衣这样大胆的告白,宋仙灵怎不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此时的寒子念疾步走向被绑着的玄天心,急急伸手替玄天心解了麻绳,未及说话,便见玄天心脖颈一条深痕,顿时剑眉紧皱。

    “你没事吧?”寒子念心疼看向玄天心的伤口的时候无比自责,若非自己,玄天心根本不需要受这样的罪。

    “子念……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么……”玄天心哽咽着看向寒子念,美眸含泪,我见犹怜。

    “本王不会让你死!”寒子念心底的愧疚越发难当,坚定启唇。

    另一侧,墨武亦泪奔的扑进驰燕怀里,双手紧揽在驰燕的腰际,任泪水满溢。身后,聂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眸色暗淡无尘。

    “驰燕!我真怕会失去你,答应我,再也别离开了好不好?”墨武凭生头一遭也小女人了一回。

    “好……”驰燕唇角勾出笑意,无比疼惜的抬起手抚上墨武的发髻,重重点头。

    血,一滴滴的落在墨武的额间,还带着温度……

    “驰燕!”身后一声惊叫,墨武蓦然抬眸,心,顿时停止跳动。眼见着驰燕七窍流血,目光渐失焦距,墨武眼泪顺时决堤,反手将驰燕搂在怀里。

    “驰燕……主人说只要你回来,就替我们举行大婚,我还等着嫁给你呢,驰燕……你别出事啊,求你别出事!求你……”泪水模糊了视线,墨武紧盯着驰燕的双眼,苦苦哀求,恐惧到了极点。

    “墨武……是……是玄……噗-”鲜血迸涌,驰燕刚刚抬起的手还没来得及指向玄天心,便已无力垂落。

    “驰燕!不要……不要丢下我啊!啊-”感觉到怀里的驰燕没了呼吸,墨武猛的一怔,尔后歇斯底里的哀嚎,仰天大哭。

    眼见着驰燕出事,宋仙灵眸色陡寒,尔后拽过风洛衣急匆为其号脉,只这一顺间,风洛衣突然如风中落叶般直直摔到了地上,双目虽睁,却已然没了光彩,如死水一般。

    “怎么会这样……鬼脸!怎么会这样!”贺菲萱茫然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疯了一样冲向亦是满脸震惊的鬼脸。

    “我没动过他们……不关我的事!”鬼脸亦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眼中尽是质疑。

    “鬼脸!你快走!”印川似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猛的拉过鬼脸,欲推他离开。

    “印川!你信我,不是我动的手脚,是……”鬼脸突然看向玄天心,却被玄天心抢先一步。

    “鬼脸!事到如今你还要抵赖不成!我都看到了!是你用内力伤了驰燕,又摧毁了风洛衣的经络!你还抹了我的脖子,想要致我于死地!是我命大才会活下来!”玄天心不失时机的怒吼。

    得到这样的证实,本就悲愤至极的墨武在将驰燕放下之后,如一只疯了的猛兽般冲向鬼脸,聂庄担心墨武,自是纵身跟过去,与此同时,宋仙灵亦亲率四大副教主围攻鬼脸。纵鬼脸隐术再高,又怎能以一敌七。

    “不是……贺菲萱!你相信鬼脸!他说不是就一定不是!求你让他们停下来!快点儿啊!”印川泣泪跪在贺菲萱面前,双手紧扯着贺菲萱的衣裳,苦苦哀求。

    无语,贺菲萱默默看着躺在地上,满脸是血,身体已经冰凉的驰燕,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驰燕竟然死了?因为她的一时兴起!这叫她如何不自责,又如何面对墨武!他日夜无痕面前,她怎么开得了口啊!

    “贺菲萱!求你信我一次,这件事不是鬼脸干的!我求你!”眼见着鬼脸身受重伤,印川突的松手,将头狠狠磕在地上。她知道,如果在场人里还有一人能救鬼脸,就只有贺菲萱,“贺菲萱!求你!救救鬼脸!只要你开口,他便有救!是你让印川来见鬼脸的!可你就要印川这么眼睁睁看着鬼脸死么!贺菲萱-”

    且不管印川将额头磕破,鲜血漫过眼睑,不管她如何哀声乞求,贺菲萱仿佛没听到一样的盯着驰燕,此时的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听不到印川在说什么,她只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驰燕去保护风洛衣,没有她的那句话,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眼见着贺菲萱默不作声,印川彻底绝望,于是飞身到了鬼脸身边,替他挡下墨武的进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