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云裳惨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云裳惨死

    “小姐……那地图……会不会是假的?我们会不会已经暴露了?小姐,我们快走吧!”云裳何尝没想过这个可能,只是她不愿承认罢了,眼下被丫鬟说出口,云裳蓦的靠在椅子上,神情呆滞。★首★发★追★书★帮★

    半晌,当云裳缓过神儿来之后决定离开台安,却不想这主仆二人才想偷偷溜出去,贺菲萱他们便回来了。于是云裳与腊梅便战战兢兢的躲在房间里,不敢迈出房门半步,更谈不上出去道贺,却不想这主仆二人一直等到酉时,外面都没有任何动静。

    “小姐……难道那地图是真的?”腊梅狐疑开口。

    “地图必然是假的,否则哲不会输的那么惨,他们没来,或许还不确定谁是细作!那晚有人发现你进南宫夜的房间没?”彼时这主仆二人皆吓蒙了,此刻冷静下来,云裳渐渐有了思路。

    “反正奴婢是没发现。”腊梅不敢确定。

    “罢了,既然他们已经察觉有奸细在这府里,以后想要套取重要情报几乎不可能,你且发消息出去,明日子时,让哲在将军府后面的竹林里接应咱们,早早离开为妙!”云裳打定主意,“还有,如果这期间出了什么意外,打死都不能承认,懂了?”

    “小姐放心,奴婢这就去准备!”腊梅狠狠点头,尔后小心翼翼打开房门,见四下无人,方才退了出去。

    一夜无话,翌日也是风平浪静的一天,直至酉时,云裳带着腊梅,以散心为由离开了将军府。

    眼见着两抹身影一前一后的拐出自己的视线,南宫夜眼底渐渐暗沉。

    “看在云轲的面子上,饶她一命如何?”南宫夜的声音沙哑,薄唇紧抿时心微痛。

    “她是北昭人,菲萱自不会插手。”贺菲萱淡声回应。许是因为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南宫夜没再开口,转身回了将军府。且在贺菲萱亦欲回府的时候,余光下意识瞄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逍遥王似乎恋上偷窥了?”贺菲萱愤然走到角落里,目色冰冷的看向寒子念。

    “没有啊!本王刚好路过……恭喜你,这次云裳是铁定做不成北昭的太子妃,你可不用再顾忌什么了!”寒子念尽力让自己的话不带任何情愫,可听起来还是有很浓的一股酸味儿。

    “王爷把话说清楚,本小姐不用顾忌什么?”贺菲萱眸色愈渐冷凝,声音也跟着沉了下来。

    “就是不用顾忌了……”寒子念忽然觉得委屈,自己明明深爱贺菲萱,却又不得不将贺菲萱推给南宫夜,此间心酸无人能解。

    见寒子念耷拉着脑袋想走,贺菲萱上前一步,不偏不倚的挡在寒子念面前,“今日逍遥王若不把话说清楚,看本小姐让不让你走!”贺菲萱也来了脾气,自己百般讨好,连寒子念对玄天心示好都不计较,他现在摆着这副臭脸是给谁看呢!

    “本王心情不好。”寒子念大有抵死不说的架势。

    “心情不好是吧?没关系,菲萱有办法让王爷的心情更不好!墨武,替本小姐给他绑了带进房里!”贺菲萱戾气低吼,尔后转身回房。寒子念闻声陡震,未及开口,便被墨武突袭般封了穴道,且在墨武欲拎起寒子念时,聂庄陡然现身。

    “聂庄!救我!”寒子念感激般看过去,聂庄在这个时候出现,不是救他,还能是什么呢!

    “让我来拎,你莫累着了!”聂庄丝毫不顾寒子念近似乞求的目光,殷勤看向墨武,自海边回来,聂庄每每想找墨武表白,都被墨武用各种借口搪塞过去,久而久之聂庄也想开了,既然证实墨武心里有自己,已经是他赚了,还求什么呢!

    “见色忘义的东西!”寒子念鄙夷瞪向聂庄的时候,人已经被提起来了。

    事实证明,贺菲萱真是没有夸口呵,寒子念前脚才被聂庄带进房间,贺菲萱后脚便命人寻了十几盆素心兰摆在其前后左右。于是在与这十几盆素心兰近距离相对了五个时辰后,寒子念那张艳色无双的容颜已经被无数个小红痘痘占据了。

    夜已深,将近子时,云裳与腊梅站在林中不起眼的角落,焦急等着。

    “小姐……已经到子时了……怎么没人来接咱们呢?”腊梅不确定的看向云裳,狐疑开口。

    “再等等……你确定飞鸽传书已经发出去了?”这已经是云裳第十次问腊梅这个问题了。

    “奴婢保证发出去了!”腊梅狠狠点头。

    “那哲就一定会派人过来!”云裳坚信这一点。然尔坚信是一回事,事实却给了云裳无情的一巴掌。已经到了丑时,林间依旧寂静无声,云裳眼中的光亮渐渐闪烁,直至暗沉。

    “小姐,现在怎么办?”腊梅抬头看了眼时辰,声音颤抖。

    “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先回去,且等明晚再来!”除了意外,云裳不敢朝别的地方想,她自认为南宫哲付出那么多,他总不会负了自己。

    然而就在云裳决定暂回将军府的一刻,周围火把冲天,照的林间宛如白昼。云裳顿时欣喜若狂,她就知道南宫哲会来接她,可在看到暗处走出来的人影时,云裳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得及退却,便已僵硬。

    “太子殿下?”在看到南宫夜的那刻,腊梅腿软的唤了一声,尔后退到云裳身后。

    “夜,?还好你来了,云裳迷路了,若不是你,我……”云裳强自镇定下来,目露欣喜的看向南宫夜,只是话音未落,便被南宫夜抢了过去。

    “南宫哲不会来救你,一颗弃子,他扔都嫌来不及。”南宫夜的话让云裳彻底绝望。无语,云裳直直站在原地,与南宫夜僵持数秋,突然冷笑。

    “你都知道了?”

    “你是什么时候跟南宫哲勾搭在一起的?云轲死之后?”南宫夜表情平静如水,声音淡漠如冰。

    “呵,那么短的时间,你觉得有可能么!”云裳挑眉,冷嘲着看向南宫夜。

    “更早之前?”看着云裳的冷笑,南宫夜只觉心痛。

    “让我想想,好像是我当上太子妃的第三个月吧……不对,是第四个月!”云裳刻意想了一下方才开口,身后,腊梅怯怯扯了下云裳的水袖,“小姐……”

    “本小姐敢说,就不怕他追究!”云裳甩开腊梅的手,美眸转向南宫夜时,如利刃一般。

    “你还有理了?”对面云裳的理直气壮,南宫夜哑然失笑,双手攥成了拳头。

    “我为什么没有理?南宫夜,你好好想想,自我入太子府后,你是怎么对我的?洞房花烛夜,你又在哪里?到底我云裳在你心里算什么?摆设?可那些摆设你还能时不时的看一眼,我呢?你何曾正眼瞧过我!”云裳愤然吼道,眼底恨意十足。

    “本太子承认在这方面亏欠你的,可也是你自己不甘寂寞!倘若本太子前脚死了,你后脚便要改嫁不成?”南宫夜从不知道,云裳竟对自己心存怨恨这么长时间。

    “我情愿你是死了!也不想守活寡一样的活着!”云裳美眸赤红,眼泪豆大的滚落。

    “来人,把她带回去!”南宫夜默然看了云裳许久,终是无力开口,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多说无益,他只看在云轲的情面上,饶她不死便是了。

    “你们别过来!否则我死给你们看!”南宫夜音落时,云裳忽然拔出发髻上的银钗,狠狠抵在自己颈间。

    “小姐!不要啊!”腊梅惊慌乞求。

    “云裳,你放心,本太子不会把你怎么样,只是现在,你不能回黑水!”南宫夜皱眉,声音渐沉。

    “可我现在只想回黑水,只想回到哲身边!南宫夜,你要么杀了我,要么就放我走!”云裳毅然决然吼道。

    “云裳,你别傻了,南宫哲若真将你放在心上,那么今晚,他便不会由着你等到丑时,也未派人过来接你!”南宫夜真不明白,何以云轲精明如猴,云裳却蠢钝如猪,他们真是亲生父女吗?是么!

    “哲当然把我放在心上了,他一定是派了人,那些人必是被你困住!南宫夜,你好阴险的心计!”云裳的强词夺理让南宫夜极度无语。

    “云裳,你我好歹夫妻一场,本太子不想见你被南宫哲当作玩偶一样唬弄,云轲是为护本太子而死,所以本太子有责任保你周全,你把簪子放下!”南宫夜转过身,肃然开口。

    “南宫夜,如果你真能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放我离开!否则云裳便死在这里!”看着云裳眼中的决然,南宫夜终究没有坚持,挥手间命人让出一条通道,由着云裳带着腊梅离开竹林,离开台安。

    任他们彼此都没想到,这一别竟是天人永隔。翌日清晨,当利箭插满全身的云裳被抬到台安将军府的正厅时,南宫夜目色骤寒,眼底滚动起浓烈的尧黑。担架上,云裳仿佛刺猬一样的躺在那里,双眼暴睁,死不瞑目!

    “探子禀报,云裳在黑水城外喊了半个时辰,迎来的却是万箭穿心,南宫哲果然够狠。”贺菲萱看着担架上的云裳,些许惋惜道。

    “本太子提醒过她,是她自己奔死……”南宫夜低沉开口,尔后转身离开正厅。贺菲萱抬眸看过去,只道南宫夜必是对云轲心存愧疚,可云裳有这样的下场,又怪得了谁呢!

    适夜,黑水将军府内,南宫哲寻了个理由进了玄天心的房间,此时的玄天心正在桌边配制毒药,桌面上皆是蜘蛛蝎子等毒物的尸体。

    “美人报仇心切,本王可以理解,可该休息的时候也要休息不是。”南宫哲踱步走到桌边,挥袍间坐到了玄天心身侧。

    “王爷最好把手拿开,若是不小心沾上毒汁,天心可不负责!”玄天心瞥了眼搭在自己玉腕上的手,阴蛰开口。

    “天心小姐说笑了,你舍得给本王下毒么!”南宫哲的指尖顺着玄天心的玉腕划到了藕臂,邪魅的唇微微勾起,眼底绽放出异样的华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