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章 菲萱希望你永远装下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三十章 菲萱希望你永远装下去!

    “是关于丁宁的吗?无痕知道亏欠了她,也想过补偿,可她闭门不见,无痕也没办法。★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夜无痕薄唇轻抿,言辞中透着无奈。

    “菲萱已经不知道你该怎么做,才可能补偿丁宁公主那一刻的绝望……无痕,如果……如果在你救下菲萱后丁宁公主被炸死了,你会怎么做?”贺菲萱有意引导夜无痕说些温情的话,即便不能求得原谅,至少也能打动丁宁。

    “到夏王面前负荆请罪,死亦甘愿。”夜无痕声音很轻,却异常坚定。

    “你不会后悔?若是重来一次……”贺菲萱有意瞥了眼正厅左侧直通后面的厅门。

    “再来一次,无痕的选择还是一样。”夜无痕完全无法领会贺菲萱递过来的眼神儿,正色回应。于是贺菲萱额头冷汗下来了。

    “可你一开始,的确是朝着丁宁去的!”贺菲萱有些急了,干脆甩头看向左侧厅门,眼珠恨不能飞出去。

    “那是因为无痕知道印川已经去救你了,否则无痕最开始的选择也不会是丁宁。”夜无痕知道自己与贺菲萱再无可能,有些话如果不说,便再没机会。即便说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可他就是想让贺菲萱知道,他夜无痕自北齐皇城开始,一路走到现在,心,从未变过。

    “夜无痕……”贺菲萱觉得对话可以到此为止了,偏夜无痕来了兴致。

    “菲萱,在与你相识之前,无痕这一生别无所求,只想助寒子念推翻寒弈德,报血海深仇。可我偏偏遇到了你,看一眼便记住了,之后的每一眼,心就跟着沉沦一分,直到最后,无痕情愿舍弃万贯家财也要守着你,从皇城到孔雀山庄再到圣城,直至后来到风镇,无痕一路默默跟随,也曾想过有所回报,可又不忍心看你左右为难,所以我不辞而别,可你知道么!”夜无痕激动开口。贺菲萱心已流泪,她此刻只想回夜无痕一句:不想知道哇!

    “自无痕离开,没有一日不再思念,没有一日不再打探!只有得到你平安的消息,无痕才能睡的安稳!夏王几番想让无痕娶丁宁,可无痕的心已经满了,如何容得下一个丁宁!那日凉亭,无痕说谎了,如果不是为了你,无痕不会答应夏王与丁宁订婚。菲萱,无痕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想你记住,在你人生的某一段,曾有个男人死心塌地的爱过你……”算起来,这该是夜无痕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表白。这样一个嫡仙的男子,最初一眼便有心动感觉的男子,说着这样足以令人心都碎了的情话,可此刻,贺菲萱只道自己快要急哭了。

    后厅砰的一声响,贺菲萱不顾深情凝望自己的夜无痕,快步走了进去,却已是人去屋空。

    “菲萱?”夜无痕随后跟进来,轻唤一声。

    “我情愿你一直骗下去……”贺菲萱美眸一顺间的暗淡,苦涩开口。

    “这里……刚刚有人?”夜无痕恍然之余,狐疑看向贺菲萱。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朝个破门狂抛飞眼儿啊!那是因为丁宁刚刚就在这里!你说的那些话一字不差的全都被她听到了!”贺菲萱情急之下吼向夜无痕。

    无语,夜无痕的眼神刹那间落寞,薄唇紧抿,不置一词。贺菲萱意识到自己过分了,于是深吸口气。

    “菲萱知道你对我的感情,从一开始就知道,可我不能接受,为了复仇,菲萱无所不用其极,心都跟着变黑了,可你不一样,你淡泊名利,优雅清绝,跟你在一起,菲萱自惭形秽,相处的每一秒于我而言都是奢侈。无痕,我承认自己动过情,却永远也不敢迈这一步……对不起……”贺菲萱垂下眸,不敢看夜无痕的眼睛,擦肩而过的顺间,彼此有泪涌出。

    对不起啊无痕,菲萱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你忘记这段本不该发生的感情,于你,菲萱永远珍重在心里,只盼你能顿悟,只盼你好……

    贺菲萱离开之后,夜无痕又在那里站了很久,直至酉时才回自己的房间。

    丁宁不告而对贺菲萱来说无疑是个打击,且不说丁宁这辈子都恨死了自己,万一丁宁横下心,硬是让夏王撤走五十万大军,台安怎么办?寒子念又该怎么办!

    “想什么呢?”清脆的声音突兀响起,贺菲萱闻声陡震,抬眸时,正看到丁宁站在桌前,身后,柳儿一脸黑线。

    “主人?”墨武后一秒出现在贺菲萱身侧,警觉看向柳儿。

    “没事,你先下去吧!”贺菲萱惊喜之余挥手退了墨武,丁宁亦让柳儿退了下去。且待屋内只剩二人时,贺菲萱急步走过去,随手拉着丁宁坐到桌边。

    “我以为你走了!”贺菲萱眉眼皆笑的看向丁宁。

    “本公主是走了!可是……可是我怕这一走,父皇会起疑心,若是撤兵不帮你,无痕一定愁死了……”丁宁低着头,红肿的眼睛摆明是哭过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贺菲萱心疼的要死,她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动,眼泪就那么忍不住的掉下来了。

    “喂,该哭的是本公主好不好?你这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见贺菲萱哭的梨花带雨,丁宁反倒手足无措了。

    “没有,菲萱只是太开心了……”看着丁宁那副气鼓鼓的可爱模样,贺菲萱破涕为笑,这样精灵般的善良的女子,夜无痕是瞎子么!

    “你当然开心了!夜无痕那么喜欢你!为了你什么都肯做,换作是我,开死心了都成!不过贺菲萱,别说本公主没警告过你,如果你敢负无痕,本公主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丁宁猛的坐直了身子,肃然看向贺菲萱。

    “你放心,菲萱与夜无痕绝对不可能的!”贺菲萱美眸闪烁,璀璨如华。

    “喂!贺菲萱,你理解能力有问题啊!本公主是让你跟夜无痕在一起,你这是要气死我呀!”屋内,丁宁拍案而起,怒发冲冠。

    屋顶上,柳儿冷眸瞧着站在自己身侧的夜无痕。

    “夜公子,柳儿是属下,有些话本不该说。柳儿知道你与公主都是痴情之人,你爱贺菲萱更胜自己,公主爱你亦如是。你的爱有多苦,公主的爱比你更苦。将心比心,你要不要那么伤害公主!”柳儿难得晓之以理。风起,夜无痕白衣如羽的落了下去。

    房间里的争吵还在继续,丁宁已经被贺菲萱气的眼皮上翻了。

    “贺菲萱,本公主跟你说话呢,你能不能长点儿心呐!夜无痕哪点比不上你身边那些只苍蝇,比寒子念,长相不论,无痕没那么张扬,身为男人竟然穿红色衣服,他心里变态的!”丁宁双手掐腰,针砭时弊分析。

    “或许只是喜好呢?”贺菲萱搥腮看向丁宁,辩解开口。

    “还有那个南宫夜,无痕比他年轻啊!”丁宁继续列举。

    “不对吧,南宫夜好像比无痕还要小两岁。”贺菲萱纠正道。

    “你睁眼说瞎话!他都长白毛儿了!”丁宁不以为然。

    “那叫个性。”贺菲萱中肯点头。

    “甄玉鼎就不用本公主说了吧?他这辈子投错胎了,如果有机会重新投过,或许还有机会!”丁宁在提到甄玉鼎时,十分不屑。

    就在这时,房门支呀开启,夜无痕宛如神邸般站在门口,神色复杂的看向丁宁。

    “无……无痕……你怎么会在外面?你什么时候在外面的?那我们说的话?”看到夜无痕的那一刻,丁宁刻意隐忍住心底的委屈,惊讶质疑。

    无语,夜无痕只默默站在那里,清澈如水的眸子越发深邃的似子夜繁星,莹光熠熠。

    “无痕你别误会,贺菲萱不是那个意思,她刚才只是在跟本公主赌气,其实在她心里,你是最好的……最……喂,你是不是拉错人了,拉我去哪儿啊?”丁宁话音未落,便被夜无痕拉出贺菲萱的房间。

    看着尚在摇曳的房门,贺菲萱缓缓起身,脸上的笑渐渐淡了下来,眼底的光也渐渐失了光彩。

    “你是爱夜无痕的吧?至少在你心里,有那个男人的位置?”柳儿缓步自外面走了进来,神色比起刚刚,缓和太多。

    “你想说什么?”贺菲萱没有回答柳儿的问题,那些爱,以前不曾流露,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柳儿替公主拜谢贺大小姐成全之美!”柳儿突兀俯身,单膝跪地。果然是眼明心亮的厉害角色,贺菲萱赞赏的看着柳儿,微微一笑。

    深夜的秋风将丁宁额前的刘海吹的凌乱四起,便如她此刻的心境。与夜无痕相识这么久,丁宁每一秒都渴望夜无痕的拥抱,可她知道,这只是奢望!此刻,她终于梦想成真,所以她不想去纠结夜无痕的态度,哪怕落地之后,夜无痕怨她骂她都好,她只用心享受这一刻的温柔。

    将军府后林果然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月光如水般落在竹叶上折射出幻美的光晕,夜风拂过,粼粼波光泛起,美不胜收。

    夜无痕足尖点地,稳稳落下来,尔后松开揽在丁宁腰际的手臂,缓缓走到丁宁面前。

    “你……你有话就说……没事,本公主承受得起!”丁宁琢磨不透夜无痕此时的心境,嚅嚅低喃。

    “或许无痕不能很快忘记贺菲萱,可无痕会试着在心里留出你的位置,会试着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让你的位置越来越大,会试着……爱你!不知道公主殿下愿不愿意给无痕这个机会?”夜无痕温和如水的眸子好似月光般落在丁宁的脸上,薄唇勾起的弧度完美无缺。

    这样的反差让丁宁惊讶的双手捂唇,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啪嗒啪嗒的滚下来。

    “你……你说的是真的?”丁宁哽咽开口,声音抽泣如小兽。

    “真的。”夜无痕轻声回应,目色如坚。

    “那……那若有下一次,你会先救我,还是贺菲萱?”丁宁像个孩子似的纠结这个问题,湿润的眼睛里透着企盼。

    “再有下一次,无痕还是会先救贺菲萱……”就在丁宁眼中闪出落寞的时候,夜无痕继续道,“但无痕随后便会与你共赴黄泉,不离不弃!”月光下,两抹身影紧紧依偎,有人梦想成真,有人终究释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