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六章 玄天心之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三十六章 玄天心之死

    “没……没有!既是天心小姐炼药成功,本王自要摆酒庆贺!”南宫哲迫不及待的走下床榻,随手抄起内衫套在身上,再不理会那两个昏死在榻上的娇滴美人儿。免-费-首-发→【追】【书】【帮】

    “王爷一番心意,天心领了,不过此事须隐秘,不好大张旗鼓。”玄天心瞥了眼殷勤蹭过来的南宫哲,樱唇微勾。

    “隐秘……隐秘好啊!本王在黑水郊外有一处别苑。如果天心小姐不嫌弃的话,本王可以在那儿单独设宴款待小姐!”见玄天心露了话儿,南宫哲自是见缝就钻。

    “王爷当真有心请天心小酌?”玄天心微挑柳眉,凤眼含春。

    “有心!当然!”南宫哲狠狠点头。

    “也罢,既是王爷有意,天心不好拒绝,而且现在看起来,王爷似乎也没什么时间。那就明晚戌时,可好?”玄天心漫不经心开口。

    “一言为定!”南宫哲坚定应声。

    “那天心就不打扰了。”玄天心起身行至窗边,忽似想到什么一样的转回身,“王爷记着,此事若泄露出去,天心这么长时间的辛苦可就白费了。”

    且在玄天心离开时,随意甩手,榻上两名女子当即有了气息。

    “王爷,来嘛!”女子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千娇百媚的唤着。

    “滚!都滚出去!”南宫哲不耐烦挥手,在看过玄天心的如花美貌之后,眼前这两个庸脂俗粉便再也进不了南宫哲的眼了。

    一天猴急似的等待之后,南宫哲终于盼到了翌日戌时。在南宫哲看来,玄天心既是答应与他在如此幽静的别苑品酒小酌,必有隐晦之意,于是南宫哲果真没带什么侍卫随从,早早便到别苑候着了。

    戌时刚过,玄天心便似乘云而来,一袭月牙白的华裳裹身,发髻以璨白珍珠别起,衬的那张脸宛若天仙。

    “天心小姐今晚真美!”南宫哲发自内心赞叹,尔后情不自禁起身去迎,双手殷勤伸出去,见玄天心没有躲避之意,方敢大胆握住其藕臂,满脸笑意。

    平心而论,南宫哲长相亦算俊美,偏生在俊美之间还隐着那么一点点的邪恶,所以就算他笑的再灿烂真诚,落在玄天心眼里,还是觉得恶心。思及此处,玄天心不免自嘲,时至今日,她竟也能觉得别人恶心。

    碧绿玉石的桌面上山珍海鲜,美味佳肴配玉酿一壶。玄天心由着南宫哲牵到桌边,优雅坐了下来。

    “天心把毒药带来了,现在便为王爷演示。”玄天心美眸如冰,冷淡开口。

    “不急,酒菜已备好,我们边吃边谈,如何?”此刻,南宫哲哪还有心思管什么毒药,他的心,全在玄天心这里。

    “真的不急?”玄天心稍稍挑眉的动作,顿时让南宫哲心猿意马,不由的双手摩挲。

    “这壶酒可是本王珍藏十八年的极品女儿红,天心小姐若不嫌弃,且先品上一品。”南宫哲殷勤为其倒酒,眸间隐隐有异样的光闪过。

    即便这酒里的五石散做过处理,可玄天心还是尝的出来,对此,玄天心只道南宫哲真有勇气,居然敢在她这个神医面前玩这种下三滥的伎俩,当真是活腻了。

    “酒是好酒,只是……”玄天心呷了一口,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南宫哲双眼放亮,这一杯下肚,今晚他可就能神仙一回了。

    “世人皆道借酒消愁,可饮下此酒,天心越发觉得愁上心头。”玄天心美眸暗淡,声音些许哀伤。

    “天心小姐有烦心的事?不如说给本王听听?”南宫哲佯装耐心模样,善解人意道。

    “曾几何时,天心也是孔雀山庄的大小姐,备受江湖中人敬重的神医,也曾风光嫁了人,好歹算是有了依靠,可是现在呢,孔雀山庄落寞了,天心又被休,成了下堂弃妇……”玄天心淡漠启唇,眸间晶莹闪烁,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越发让南宫哲心痒难耐。

    “只要天心小姐愿意,本王愿娶天心小姐为妻,他日继承大统,天心小姐便是北昭国母,万人之上!”南宫哲信誓旦旦,言之凿凿。

    “可惜天心怕是等不到那日了……”玄天心美眸含泪的看向南宫哲,遗憾摇头。

    “为什么等不到?难道天心小姐……”南宫哲惊讶开口。

    “不是本小姐的问题,是王爷。”玄天心音落之际,南宫哲只觉全身酥软,整个人好似烂泥般从椅子上滑下来,堆到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南宫哲惊呼看向玄天心,骇然无比。

    “南宫哲,如果不是你对本小姐起了歹心,在这酒里下了五石散,本小姐还想着多与你聊一会儿的。”玄天心冷笑,起身之际,身后突然多出两人,墨武,聂庄。

    两天的时间过去了,距离死亡只剩下最后一天,翌日清晨,玄天心特别找到了贺菲萱。内室,贺菲萱屏退墨武,与玄天心临面而坐,斗了这么久,玄天心从未想到死前一刻,她居然可以这么心平气和的坐在贺菲萱对面与其闲谈。

    “赢的感觉不错吧,做梦都会笑醒吧?”玄天心双手握着茶杯,看着贺菲萱时,唇角勾起一抹凄惨的笑意。

    “看得出,你恨菲萱入骨,如果有人问,你最想让谁在这个世上消失,你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菲萱的名字,可是若有人这样问我,我的答案却不是你,在菲萱这里的榜单上,你甚至排不到前三的位置。”贺菲萱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淡声道。

    “是么!”贺菲萱的话并没有让玄天心有半点的释然,可不释然,又能如何呢,“天心想死在孔雀山庄,不知你能不能行这个方便?”玄天心长叹口气,当生命即逝,所有的恩怨都好像无足轻重了。

    “孔雀山庄距此半个月的路程,你……确定自己能走得到?”对于玄天心最后的愿望,贺菲萱并不觉得意外,落叶归根,人之常情。

    “你是担心本小姐走不到,还是怕本小姐再有猫腻?”玄天心冷笑出声。

    “你从来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否则也不会落到今日下场。”贺菲萱颇为无奈,叹息开口。

    在玄天心离开将军府之前,贺菲萱曾劝她去见寒子念,玄天心拒绝了。于是玄天心前脚刚走,贺菲萱便找到了寒子念,让寒子念送玄天心最后一程,理由只有一个:一日夫妻百日恩。

    林间,玄天心独自驾着马车,唇角渐渐溢出黑色的血迹,贺菲萱说的没错,除非长着翅膀飞回去,否则她根本来不及回到孔雀山庄,她只是不想死在那里,死在寒子念面前。

    马车缓缓前行,玄天心身体不自禁的摇晃着,有几次险些跌倒。

    “走也不跟子念打声招呼,你就这么不愿看见我吗?”红衣蹁跹而落,仿佛大团葳蕤的艳色牡丹,出现时,群芳暗淡,日月无辉。

    “你……你怎么来了?”玄天心美眸一顺间的溢出泪水,手中的缰绳已被寒子念拽了过去,身体由不得自主的靠在那抹红色的华衣上。

    “子念想来。”寒子念淡淡回应,双手拉紧缰绳,刻意将速度放慢,他知道此刻的玄天心,五脏六腑已经开始腐烂,必是疼痛难忍。

    “是你想来,还是贺菲萱让你来的?那个女人,就连死都不让天心安生!”玄天心由着身体倚在寒子念身上,眼泪无声划落。

    “与菲萱无关,是子念放心不下你,而且子念也想回孔雀山庄看看了。”寒子念的声音温和如春,听着让人心里舒服。

    “子念,你觉得天心美吗?”玄天心嘴里涌出了血柱,眼睛越发模糊起来。

    “你是子念这辈子看过的最美的女子,第一眼已是惊艳无双,以后每一眼都如初见。”善意的谎言会被人原谅的,在寒子念心里,这世上最美的女人有两个,儿时看到顾芊羽的美,便觉这世上再无人比得过,尔后娶了贺菲萱,便是这一生的劫难……

    “子念,我想回孔雀山庄……”玄天心的声音渐渐低沉,直至无声,搭在寒子念腕上的手,毫无预兆的垂落。

    “放心睡吧,子念定会将你带回孔雀山庄,一定会……”林间小路上传来马蹄得得的声响,一红一白的身影如同一道靓丽的风景,却又透着无言的忧伤和凄凉。

    适夜,房间漆黑一片,南宫哲借着稀薄月光,惊恐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但见此间摆设与自己的别苑大相径庭,便知不妙,于是吃力搥起身子下床欲逃,却听对面黑暗角落里传来一声讪笑。

    “王爷这就想走了?不打算留下点儿什么?”甄玉鼎挥手间,烛光燃起,房间顿时被昏黄的烛光照的清晰可辨。

    “甄玉鼎?你怎么会在这儿?这是哪里?”在看到甄玉鼎的一刻,南宫哲心里的失望,变成了绝望。

    “台安将军府,怎么样,王爷对这里的环境可还满意?”甄玉鼎缓走几步到了桌边,姿态慵懒的倚在椅子上,双手环胸,饶有兴致的看向南宫哲。

    “玄天心那个贱妇!”南宫哲恍然之际,恨声低吼。

    “她是贱没错,可你也没好到哪里去,所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古人诚不欺我。”甄玉鼎扬眉看向南宫哲,冷笑开口。

    “你想怎么样?”鉴于对甄玉鼎的了解,南宫哲警觉后退,生怕遭了暗算。

    “王爷别担心,本公子没有恶意的,只不过想朝王爷借样东西罢了。”甄玉鼎说的云淡风轻,南宫哲却半点不信。

    “你……你想借什么?”南宫哲眸下惊慌,忐忑问道。

    “命!”甄玉鼎薄唇轻嚅间,美眸骤寒,挥手时腰间折扇已化成杀人利器,咻的划过南宫哲的脖颈。

    “呃……你……你居然……”南宫哲还没来得及震惊,便已殒命。

    翌日,当管家发现南宫哲倒在血泊里咽了气之后,急急禀报给了贺菲萱。贺菲萱闻声陡震,尔后未及印证便吩咐管家务必守口如瓶,没有她的命令不可将这件事透露出去。至于南宫哲的尸体,自是化掉最好。

    午膳十分,贺菲萱特别叫甄玉鼎到自己房间用膳,对此,甄玉鼎受宠若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