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一章 灌醉甄玉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四十一章 灌醉甄玉鼎

    “你请本公子喝酒?我没听错吧?”即便眼前的风洛衣态度诚恳,甄玉鼎仍觉匪夷所思。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你怕?”风洛衣见甄玉鼎犹豫,微昂起头,目露不屑。

    “怕你!”甄玉鼎冷哼一声,便随着风洛衣离开了将军府。

    酒肆里,风洛衣早早预定了雅间,此刻店小二依着风洛衣的要求,已然将店里最烈的酒尽数端了进来。酒菜备齐,二人推杯换盏上!

    席间二人自是谁也不服谁,起初用杯,后来用碗,最后直接举坛!差不多一个时辰过后,甄玉鼎不出所料的醉了。诚然在喝酒之前,甄玉鼎暗自服下了他最引以为傲的解酒丸,可禁不住风洛衣在酒里下的是幽冥宫一滴便能醉死一头牛的‘半世香’。

    “甄玉鼎,你说寒子念是不是有问题,明明喜欢贺菲萱,怎么就不敢迈出这一步呢?”见甄玉鼎瘫在桌面上摇着酒杯胡言乱语,风洛衣登时绕过去,俯身趴下来,试探问道。

    “自惭形秽呗!他怎么跟南宫夜比啊!干杯!”甄玉鼎舌头已经打卷了,不过大概意思风洛还能听的出来。

    “切!就没有别的什么原因?”风洛衣笃定甄玉鼎知道什么,继续问道。

    “嘘!我可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别说出去啊!”甄玉鼎举起拇指,狠吁一声。

    “好!”风洛衣越发将耳朵靠近。

    “寒子念不能行人事,他废啦!”甄玉鼎声音很轻,落在风洛衣耳朵里却如惊天闷雷,劈的他全身皆颤。

    “不……不可能吧!这不可能啊!”风洛衣惊愕看向甄玉鼎,眼中尽是质疑。

    “怎么不可能,红蜈的毒太深,伤了不该伤的地方喽!”甄玉鼎兴奋之余吹起了哨子。

    “怎么会这样……这下可真完了!”风洛衣踉跄着后退数步,尔后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外面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无声后甄玉鼎方才自桌子上缓缓坐起来,迷离的眼神霎时间晶亮如水。

    跟本公子斗!下辈子吧!

    适夜,寒子念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将军府时,风洛衣就站在府门处。

    “子念啊!你可回来了!走,师兄带你去个地方!”风洛衣也不管寒子念愿不愿意,当下拽起自己这位苦命的师弟,飞奔似朝台安最繁华的中兴街去了。彼时夺回台安后,寒子念便将部分风镇百姓引入台安、青州两郡,并补贴相应银两,所以不到三个月的功夫,台安已初现繁华之景。

    此刻风洛衣已然将寒子念拽到了中兴街上最高的一处建筑,抱翠楼。名字取的俗,却也实在,抱翠楼前,几个长相尚可的风尘女子正卖力吆喝,丝帕轻扬间香气扑鼻,呛的寒子念狂咳不止。

    “跟我进去!”风洛衣不待寒子念喘口气,硬要将寒子念拽进去。

    “师兄,你没事儿吧!大晚上的你这开什么玩笑呢?本王回去了!”如果不是自己这一路走来欠了风洛衣太多人情,尤其上一次差点儿没赔了他一条命,此刻的寒子念绝对不会这么客气。

    “我没事,有事的是你!跟我进去!”风洛衣心焦开口再欲拽寒子念时,却被寒子念甩开了。

    “无聊!”寒子念只道自己这位师兄一向洁身自好,竟不想也有这种癖好!

    “甄玉鼎把你的事跟我说了!”见寒子念冥顽不灵,风洛衣登时追过去,在其耳边,小声嘀咕。

    这一招果然奏效,在听到风洛衣的话后,寒子念陡然止步,清澈的眸顿时染上寒霜,似要将风洛衣冻成冰人一样。

    “你瞪我干什么?我又不是红蜈!”风洛衣的话又一交印证了他没有说谎。

    “甄玉鼎!”寒子念咬牙切齿,几欲暴走之时却被风洛衣拦下了。

    “他不是有意要说的,是我把他灌醉了!师弟,凡事无绝对,你也不能听风就是雨啊!如果那甄玉鼎骗你怎么办?”风洛衣语重心长道。

    “所以呢?”寒子念暗自咽下心中怒火,冷冷看向风洛衣,但凡是个男人,譬如这种事被人知道,尴尬是必须的,此时的寒子念便已满脸通红。

    “进去试试,如果能行,回去宰了甄玉鼎!”风洛衣指了指对面的抱翠楼,一派严肃。

    “没用的,本王见了菲萱……”有些话,真真是难以启齿啊!

    “贺菲萱跟她们不一样,那么强势的女人……咳咳,我的意思是在这些女人面前,你没压力啊!结果很有可能会不同!”风洛衣言之凿凿。

    “可是……”见寒子念犹豫,风洛衣索性半推半就的推着寒子念进了抱翠楼。角落里,一抹人影自暗处走出来,唇角勾起肆意的弧度,寒子念,这下你完了!

    雅间内,风洛衣甩了大把银子给老鸨,尔后让其将这里所有的姑娘都叫进来,由着身边这位大爷选,老鸨得了银子,自不含糊,当即将自己这抱翠楼里的姑娘们都招呼进来,过筛一般绕着雅间走了一圈。

    眼见着那些艳香女子扭着水蛇腰,抛着媚眼的从自己身边经过,寒子念只觉一阵恶寒,全身鸡皮疙瘩大逃亡,汗毛根根竖起。

    “师弟啊,好歹选一个不是!”三十几位妙龄女子,各个如花似玉,偏生寒子念一个都没点出来。

    “还是你选吧!”寒子念无力开口。没办法,风洛衣便留了四五个最会撩拨的美人儿,尔后将其余的打发了。

    房门关紧,四五个美人见着风洛衣的眼色,登时围坐在寒子念身边,倒酒夹菜,殷勤献媚。

    将军府内,贺菲萱正与墨武商议是否有必要亲赴北昭去找甄洪辰的时候,甄玉鼎猛的推门而入,那架式让贺菲萱颇有些心虚,墨武则一脸无辜的看向贺菲萱,她发誓没将甄洪辰的事透露半句!

    “甄……公子有事?”贺菲萱暗自镇定下来,狐疑问道。

    “出大事了!”甄玉鼎急声开口,目露惊慌之意。贺菲萱闻声,当即与墨武面面相觑。

    抱翠楼内,寒子念清冷的眸子落在眼前搔首弄姿的美人身上时,刻意感知了一下,毫无反应。

    “师兄,算了。”寒子念暗淡垂眸,低嚅道。

    “这才刚开始,怎么能算了!你们干什么呢,没吃饭呐!”风洛衣自是不甘心,朝着美人们撒了大把银票,于是五位美女越发卖力起来,身上的衣服也跟着减了不少,到最后就只剩下粉嫩透亮的薄纱内衫,诱人之处隐约可见。

    “师弟,怎么样?”风洛衣声音沙哑,显然有些把持不住了。

    “不怎么样!”寒子念冷冷瞥了眼风洛衣的长袍,再看看自己,他忽然觉得风洛衣根本不是带自己重燃希望,而是让自己彻底死心!

    “要不……亲身体验一下?”风洛衣一个斜眼儿,五位几乎寸缕不着的女子登时跟树懒似的黏到了寒子念身上。

    几乎同一时间,房门开启了,贺菲萱仿佛天降般出现在了风洛衣跟寒子念面前。

    彼时听到甄玉鼎说有几个可疑的人拽走风洛衣和寒子念时,贺菲萱心焦不已,她无法猜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让风洛衣跟寒子念同时没有防范,倘若寒子念出事,她又该怎么办!

    “你们滚出去!”贺菲萱身后,墨武一声怒吼,那几个娇滴美人儿登时惶恐捡起衣服朝门外去了。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还好人没事儿,你说是吧菲萱!”甄玉鼎不怀好意的打破僵局,却在看到贺菲萱冰冷如锥的视线时识相缄口。

    “菲……菲萱啊!你别误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风洛衣做梦也没想到贺菲萱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尴尬之余下意识挡在寒子念面前,生怕贺菲萱会控制不住冲上来扒了寒子念的皮。

    无语,贺菲萱只默默走过去,双腿似灌铅一样每一步都似用尽她所有力气,分明心痛,却没有想哭的冲动。

    “菲萱,这事儿跟师弟无关,是洛衣寂寞难耐,才会拉着师弟到这里消遣的!你要怪就怪我吧!”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煞气涌过来,风洛衣毅然决然的揽下所有罪过。

    “主人,要不要属下将此事禀明幽冥教主?”墨武狠瞪了眼风洛衣,请示问道。

    “这件事与师兄无关,是子念不堪这段时间连番受挫,想到这里放松一下。”寒子念很清楚宋仙灵的脾气,饶是被她知道风洛衣逛这种地方,那么自己这位师兄的后半辈子,怕是毁了。反倒是他,就算不被贺菲萱误会,结果也是一样。

    “寒子念,你疯了!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风洛衣未料寒子念独自揽下,登时回身,却在下一秒被贺菲萱狠狠搥到了墙上。

    “墨武,把老鸨叫进来。”清冷的声音没有半点情愫,听不出任何喜怒,那张静如不湖的美艳面孔淡漠的没有一丝表情,此刻,贺菲萱的双眼就那么冷冷的盯着寒子念,眸间涌动的,是让人无法琢磨的尧黑。

    “这位小姐,您这是……”老鸨点头哈腰的走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那股浓烈的脂粉味,呛的人鼻子发酸。

    “把这里所有的客人都赶出去,今晚本小姐包场,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把这位爷伺候好!”贺菲萱刻意咬重尾音,字字清晰无比。老鸨看出眼前这位不是个好惹的主儿,当即应声退了下去。

    “墨武,我们走!”贺菲萱冰冷无温的眸子终是自寒子念的身上移开,转身一刻,眼中骤然闪现出的暗淡刺痛了寒子念的心。

    眼见着贺菲萱离开房间,风洛衣本心想要追上去,却被寒子念拉了回来。

    “既是贺大小姐请客,本王自当玩的尽兴,今日子念必定要与师兄畅饮一番!”寒子念刻意放大声音,朗笑启唇。

    “贺菲萱!贺……”风洛衣甩开寒子念的手,大步冲出去的时候,贺菲萱已然离开了抱翠楼,“寒子念,你这是干什么!现在这样,你连后路都没了!”风洛衣气恼回身,恨的直拍大腿。

    “你也看到了,本王废了,还要后路做什么,与其纠缠不清,倒不如当机立断。”寒子念颓然坐在椅子上,清澈眸底,暗淡无光。这或许是老天爷对自己的惩罚吧,无银小筑的背叛,冥冥中早已注定了今日的结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