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章 亲手杀了寒弈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百六十章 亲手杀了寒弈德

    “菲萱只怕是别有用心的人在幕后操纵……”只要想到那个人,贺菲萱本能的敛起眸子,眼底的恨陡然溢出。★首发追书帮★

    “寒弈德?你怀疑他在北昭?”南宫夜恍然开口,眸色寒冽如冰,一日不除此人,他心难安。

    “他一定是在北昭,否则那些百姓是活腻了才敢来管皇家的事!这无非是他使了银子罢了!”贺菲萱笃定分析。

    “岂有此理!他倒真是不怕死!你放心,大婚之前,本太子必定拿他人头来见你!”南宫夜愤然起身,却被贺菲萱唤了回来。

    “太子殿下有心了,但是这个人,菲萱定要亲手杀了他!因为这个人,菲萱恨了很久了,若不手刃,实难解心头之恨。”贺菲萱咬牙切齿,美眸凛冽如冰。

    依着贺菲萱的分析,寒弈德之所以煽动民众的抵触情绪,原因只有一个,便是方便他初八那日朝自己下手,因为只有大婚那日,她才会出宫,那是寒弈德唯一能接触到自己的机会。

    既然猜透了寒弈德的心思,亦知道寒弈德学会了姚情花幻术的一些皮毛,贺菲萱自要做好准备。鉴于整个皇宫中唯有南宫澈对幻术有研究,所以贺菲萱很自然的找到了南宫澈。

    北齐,御书房。

    当风洛衣握着一颗仿佛活体般长满软刺的红球站在寒子念面前时,寒子念第一反应便是让他滚。

    “师弟,这玩意可是幽冥教的镇教之宝,能解百毒,还能起死回生,只要你把它吃了,必定能重振雄风!”风洛衣神色肃然的看向寒子念,尔后将红球递了过去。

    “本王那日说什么了?你定要逼着本王把你大卸八块是不是?”寒子念冷颜瞄了眼风洛衣手中那个看着都觉恶心的玩意,冷冷提醒道。

    “师弟!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这次不行,我一定马不停蹄的滚出你的视线,这辈子都不出现在你面前!好不好?”风洛衣几近乞求的看向寒子念,手中的恶心玩意随之递了过去。

    “你走吧!本王不会吃的!”或许在风洛衣看来,每一次的尝试都是死马当活马医,可于寒子念而言,这每一次都是他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过程,他已经绝望够了。

    “子念!你知道这玩意是师兄我付出多大代价才得来了!仙灵还要追生一个女娃,你知道这对本教主相公的压力有多大啊!”风洛衣见寒子念拒绝,登时声泪俱下,泣泪横流。

    “你这是在刺激本王吗?”寒子念肃然抬眸,眼底溢出寒霜。

    “那你吃了它啊!只要吃了它,本教主相公想刺激你也没机会了!”风洛衣呶呶嘴,一副不吃后悔一辈子的表情。

    “是不是本王只要吃了它,你就可以滚出本王的视线了?”即便风洛衣做的再过分,可寒子念知道他是为自己好。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风洛衣狠狠点头。于是寒子念再不犹豫,随手抄过风洛衣手里的恶心玩意,一闭眼,一噎喉,睁眼时,风洛衣已然顺移出了御书房。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御书房,寒子念颓然坐在了龙椅上,清澈的眸闪过一丝苦涩,涌起的雾气迷蒙了双眼,菲萱,你现在过的可好……

    离开御书房后没多远,风洛衣便遇到了鬼祟走过来的甄玉鼎。

    “你刚刚到御书房找寒子念了?”甄玉鼎十分殷勤的凑过来,挑眉问道。

    “是啊,怎么了?”风洛衣斜睨了眼甄玉鼎,悻悻应声。

    “你好像给他吃了什么东西?”甄玉鼎继续试探。

    “灵丹妙药!”风洛衣言之凿凿。

    “得了吧!连本公子都治不了的病,这世上再无他法!”甄玉鼎哼着气,心底却忐忑起来,眼下离初八还有九天的时间,倘若寒子念真的让风洛衣给治好了,后果不妙啊!

    “吹吧你!让开!”风洛衣无意与甄玉鼎废话,登时拨开他独自去了。见风洛衣走远,甄玉鼎越想越不放心,于是蹑悄朝御书房走了过去。因为侍卫们认得甄玉鼎,所以在他进门时亦未阻拦。

    “咳咳……逍遥王感觉如何啊?”推门而入的顺间,甄玉鼎佯装关切开口,在未得到回应时抬眸,发现寒子念竟仰着睡着了。于是甄玉鼎再无顾忌,大步上前为其号脉,这一号脉不要紧,甄玉鼎顿时脸色煞白,这……这是要雄起的节奏啊!

    也不知道寒子念这是服了什么,不仅将自己之前在他身上动的手脚给解了,连带着体内毒血也给净化了,果真是灵丹妙药!

    甄玉鼎当即转身离开御书房回了自己房间,急急修书给南宫夜,让其快点儿生米煮成熟饭吧!否则到手的鸭子这是要飞啊!

    然则让甄玉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封密笺还没传出皇宫,便被风洛衣给截了过去……

    北昭,御书房

    南宫澈看着一脸落寞的站在龙案前的南宫夜,白眉皱在一起,犹豫许久方才开口。

    “你真觉得有这个必要?”南宫澈撩下手中朱笔,正色看向自己的儿子。

    “以防万一,总不能让北昭的封后大典变成一个笑话不是……”南宫夜苦涩抿唇,眼中透着掩饰不住的伤感。

    “可依父皇看,那贺菲萱绝非忘恩负义之人。倘若你不放心,父皇替你说!”南宫澈说话间便欲起身。

    “父皇,她没说什么,这是儿臣自己的意思,儿臣知她守信,或许刚刚的提议只是多此一举,但有所准备总是好的。”南宫夜当即阻止南宫澈,淡声解释。

    “罢了,这件事父皇替你办了,不过父皇希望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南宫澈轻舒口气,尔后坐回了椅子上。

    “儿臣谢过父皇!”南宫夜得了南宫澈的承诺,方才恭敬退出御书房。

    回到凤殿,贺菲萱急步迎了过去,眉宇间皆是忧色。

    “放心吧,本太子已经说服父皇让凤辇在北昭皇城外多转半个时辰。替你走那半个时辰的姑娘本太子也已经找好了,整个过程绝对会天衣无缝。”南宫夜拉着贺菲萱坐回到桌边,薄唇抿笑,眼若繁星。

    “那就好,不然被北昭帝知道的话,定是不允的!”贺菲萱轻拍了拍胸口,郁结在眉心的忧色顿时消散。

    “菲萱……你当真要一个人去会寒弈德?本太子不放心!”南宫夜蹙眉看向贺菲萱,眼中尽是担忧。

    “这一次,菲萱是做了十足的准备,有些仇,菲萱不会假手于人。”提及寒弈德,贺菲萱温婉的脸色骤然寒如冰霜。

    “那好,只是……”南宫夜欲言又止。

    “太子殿下放心,只要杀了寒弈德,菲萱必定会赶回来参加封后大典,断不会误了时辰!”贺菲萱言之凿凿,美眸璀璨如华。可直到现在,贺菲萱仍尊称他为太子殿下,如此疏远的称呼已然昭示一切。

    而且就在昨晚,南宫夜仍在昏睡中的贺菲萱嘴里听到了寒子念的名字,离封后大典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却犹豫了!既然明知道贺菲萱心里的男人不是自己,那么他,还要不要执念下去?倘若……倘若他用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法走进贺菲萱的心里,那么,他是不是误了贺菲萱一生的幸福?

    当甄玉鼎自昏迷中清醒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御书房地面铺砌的天青色大理石上,且被五花大绑着。

    “发生什么事了?喂!来人啊!救命啊!”甄玉鼎惊诧之余挣扎着起身时,正看到寒子念正襟危坐在龙案后面,一侧,风洛衣双手环于胸前,目色凛然。

    “你们怎么了?被点穴了?该不是姚情花还活着吧?要不就是寒弈德?喂!有没有人呐!”甄玉鼎见寒子念与风洛衣二人不语,理所当然的以为他们也被束缚住,于是双脚弹跳的朝门口而去。

    “门闩插着的,你跳不出去。”甄玉鼎慌乱之时,身后忽然传来风洛衣的声音,于是甄玉鼎陡然止步回头,不解看向风洛衣。

    “你……你没被点穴?那你还不过来给本公子松绑!”甄玉鼎登时转身,如僵尸般朝风洛衣蹦了过来。

    “松绑的事一会儿再说,你先看看这个!”风洛衣冷笑一声,随手自桌面抄起一张宣纸直直走向甄玉鼎。

    甄玉鼎疑惑垂眸,却在看到风洛衣手中信笺的时候脸色大变,纵是额头青筋都在顺间迸起好几根。

    “这……这是诬陷!赤果果的诬陷!你们该不会相信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吧?本公子是那么卑鄙无耻的人么!”甄玉鼎心惊之余,佯装愤然的瞪上风洛衣。

    “不信啊!所以才来问你,不过你一定要说实话哟,不然的话,那里面的玩意可是不饶人的!”风洛衣说话间将宣纸搁回桌边,尔后弯腰抬起一个竹篓走到甄玉鼎面前。

    “这……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甄玉鼎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待风洛衣应答,便要转身蹦出去,却在行动之前被风洛衣封了穴道。

    “比医术,我不行,比武功,你不行!你不是好奇吗,那就先让你瞧瞧,且等你瞧够了再说话!”风洛衣一挥手,竹篓上面的盖子登时被掀飞,而后一股腥味扑鼻而至,甄玉鼎下意识垂眸,全身鸡皮疙瘩顿时飞奔着逃命去了,只剩下满身的汗毛竖在那里,凌乱摇晃。

    “救……救命啊!”甄玉鼎的舌头已经打卷了,俊脸铁青。

    “说说吧,你为什么要给寒子念下这种阴损的毒药,你想干什么?”风洛衣很满意甄玉鼎现在的反应,冷声质问。

    “风洛衣!造谣是要有证据的,你别瞎说!”面对竹篓里那些花花绿绿的毒蛇,甄玉鼎在极度恐惧之下仍能咬紧牙关,着实让风洛衣佩服。

    “甄玉鼎,事到如今你最好还是实话实说,本教主相公亲眼看到绑着这张信笺的鸽子是从你房间里飞出来的,你还想狡辩不成?”风洛衣说话间随手自袖内掏出一只鸽子,一个不小心,鸽子掉进竹篓里,一股血腥味顺间涌出来,甄玉鼎只觉胃中翻滚的难受,汗毛凌乱不止。

    “风……风洛衣……你快把这玩意拿走!”甄玉鼎惊恐万状之时,风洛衣更将一条碗口粗的毒蛇挂在了甄玉鼎的脖颈上,眼见着毒蛇弓起身子,吐着芯子的朝自己过来,甄玉鼎彻底崩溃了。

    “是我!是我在寒子念身上动了手脚,让他以为自己不行,再主动放弃贺菲萱!可我发誓,我从未想过让他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只要过了初八,我自然会替他解毒的!我都招供了,你快把这玩意拿走哇!”甄玉鼎歇斯底里大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