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十八章 威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八十八章 威逼

    锏祖这次并不是以当初的形态现身,当初的锏祖,仅仅只是以能量凝聚成了一模糊人形巨脸。免-费-首-发→【追】【书】【帮】而这次,锏祖却是以本体现身。

    锏祖的本体,穿着一件看似平淡,简朴的白色长袍,有着白色的须发,眼角上布满了皱纹。容貌虽然是一老者的容貌,可是站在那里,却仿佛是一柄可以毁灭一切的‘锏’,让人不敢直视。

    “锏祖!”

    “锏祖!”

    一行人纷纷都是躬身。

    就连蝶宁师和那紫衣女子,也纷纷躬身,以示尊敬。

    那有着紫色毛发的熊,在锏祖的威压下,也是低垂下了头颅。

    锏祖微微一笑,先是松开了握着的熊掌,而后看向紫衣女子,说道:“紫鹫雪帝,你似乎是有心想杀我门徒啊?”

    紫鹫雪帝脸色平淡,恭敬说道:“锏祖,是蝎哲锏帝欺负我师妹在先,我教训他,也是理所应当。”

    “哦?”锏祖微微一笑,看向蝎哲锏帝道:“你可有欺负那位小姑娘?”

    “没……没有!”蝎哲锏帝仍处于之前面临死亡的惊慌之中,如今虽然已被锏祖救下,但一颗心脏仍是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锏祖看向紫鹫雪帝,说道:“你也听到了,我门徒说没有。”

    紫鹫雪帝的秀眉微微一蹙。

    在锏祖的面前,她始终不敢太过强硬,毕竟对方是永恒境的最强者。

    “锏祖,我们两大门派向来和睦,可不要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而伤了和气。既然蝎哲锏帝并没有什么损失,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如何?”紫鹫雪帝显然想就此息事宁人。

    “算了?”锏祖笑了笑:“若不是我及时出手,恐怕我这门徒已经没有了脑袋。”

    “这里是锏城,是锏祖你的领地,我们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肯定无法在锏祖你的眼皮子底下杀人。锏祖,你说对吧?”紫鹫雪帝微微一笑,说道。

    言下之意,是没有将蝎哲锏帝击杀是完全正常的,毕竟在锏城之中,锏祖可以掌控一切。

    锏祖的眼眸微微眯起。

    紫鹫雪帝这么一说,他的确不太好反驳。

    况且这次紫鹫雪帝和蝶宁师前来,也是为了帮白眉锏帝。

    “两位这次前来的目地,我很清楚,不过如今这两个外来者已经逃不掉了,烦劳两位白跑一趟。”锏祖微微一笑,下达了逐客令。

    紫鹫雪帝见锏祖不在追究之前的事,也不想在这里多待,微微躬身道:“那我们也不多打扰了,宁师,小恬,小紫,我们走。”

    “不能走!”

    戎恬和蝶宁师同时开口道。

    紫鹫雪帝微微一怔,连看向两人问道:“怎么了?”

    戎恬和蝶宁师相视了一眼,戎恬悄悄的示意了蝶宁师一下,随后看向紫鹫雪帝说道:“紫鹫师姐,是这样的。这两个外来者,是当初宁师姐在界域当中所找到的‘醒令者’,这次他们是特意穿梭时空而来的。”

    “醒令者?”紫鹫雪帝微微蹙眉:“既然他们是醒令者,宁师你当初为什么不将他们两人一起带来?”

    蝶宁师连忙说道:“当初他们两人实力太低,若是我带着他们进行穿梭时空,他们自身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所以只有等到他们实力足够的时候,才让他们穿梭时空到死煌位面来。”

    “原来是这样……”紫鹫雪帝点了点头,随后看向锏祖说道:“抱歉,锏祖。这两位外来者跟我蝶影门有着极大的关系,所以恳请锏祖让我带他们两位走。”

    “哼!”

    锏祖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了起来,一声低哼,整个猊城都是一阵颤抖。与此同时,锏祖一直刻意压制着的威压,此刻也是任由其肆虐向四周,整个猊城的天空似乎都一下子变得昏暗起来,巨大的压力,让飞行在空中的蝶宁师和紫鹫雪帝都是由空中跌下,仿佛被山给压着。

    锏祖有些恼怒了!

    “紫鹫雪帝,你可不要得寸进尺!”锏祖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

    紫鹫雪帝的秀眉微蹙。

    ‘醒令者’对蝶影门的重要性她是很清楚的,可是如今锏祖显然有些恼怒了,若是锏祖强行不让她们带走这两个醒令者,她也无可奈何。

    想了想,紫鹫雪帝开口说道:“锏祖要怎么样才肯让这两位外来者跟我们走?若是有什么条件的话,只要是我们能够做到的,都能商量。”

    锏祖冷冷的看了紫鹫雪帝一眼,说道:“要我将他们两个交给你们也行,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们两位,不能参加这次的时空之局!”

    “什么!”

    紫鹫雪帝和蝶宁师都是一惊。

    “这……这怎么可能!锏祖,你这是在开玩笑吧?”紫鹫雪帝摇了摇头。

    要知道,这次的时空之局,虽然蝶影门的名额是最多的,一共有着七个名额。可是紫鹫雪帝和蝶宁师,却是这七个名额当中,最早定下来的,她们俩人,也是最为优秀的。若是不让她们两人参加,蝶影门是很难能够继续在下一届的时空之局获得更多的名额。

    时空之局的名额分配,完全取决于参加时空之局的强者。

    比如,上一届的时空之局,蝶影门只有六个名额。

    可是在上一届的时空之局中,领悟最多的是蝶影门中的强者,因此这一届蝶影门便由六个名额增加到了七个名额。

    如果说这一届仍然是蝶影门中的强者领悟最多,那么下一届,蝶影门便会拥有八个名额!

    同样的道理!

    每一届的时空之局,只要是领悟最多的势力代表,都能为己方势力增加下一届的一个名额。

    在蝶影门之中,对时空感悟最具有天赋的,是蝶宁师。

    蝶宁师完全是一个时空上面的绝世天才,仅仅只是不灭境的实力境界,就能够做到很多唯有帝者才能做到的事。

    而紫鹫雪帝虽然在时空上面的天赋不如蝶宁师。

    可紫鹫雪帝乃是整个死煌位面的众多帝者当中,能够名列前三的存在,在时空上面的造诣也不低。

    她们俩人,是最有希望能够在时空之局当中领悟最多,让蝶影门在下一届时空之局能够再多出一个名额的希望。

    如果她们两个不能参加,蝶影门中其他参加的强者是很难能够使蝶影门在下一届时空之局中再多出一个名额。

    ……

    老奸巨猾的锏祖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

    虽然锏祖并不知道什么是‘醒令者’,不过却能够看出这‘醒令者’对蝶影门的重要性,因此才开出了这么离谱的条件。

    “锏祖,能不能换一个条件?”紫鹫雪帝试探着问道。

    “我就这么一个条件,你们若是答应了,就将这两个外来者带走。若是不答应,那这两个外来者就归我,我要杀要刮那也是由我说了算。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我看这两个外来者很不爽,我可不会让他们再多活下去。”锏祖冷冷笑道。

    “真是个老混蛋!”紫鹫雪帝的心中一阵暗骂,锏祖这纯粹就是在威逼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