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九十三章 蝶影门大长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九十三章 蝶影门大长老

    黑衣妩媚女子悬浮在半空中,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眸扫视着陈杰一行人,最终停留在了陈杰和黎夜的身上,眼眸微微一眯:“这两位,想必就是令紫鹫师妹和宁师妹放弃了这次时空之局的醒令者了?”

    紫鹫雪帝眉头一皱,声音冰冷:“黑虞师姐,他们两位是我们蝶影谷的贵客,你可别想打他们两位的主意。★首★发★追★书★帮★”

    “贵客?我看不见得。”那叫黑虞的妩媚女子声音忽然转冷:“我师父听说了这两位醒令者让紫鹫师妹和宁师妹不能参加时空之局后,非常的生气。这两位醒令者究竟是贵客还是罪人,稍后自会有定夺。现在,几位请跟我走吧,师父在蝶影殿等着我们。”

    在蝶影门中,一共分为了两大派系。

    其中的一大派系是蝶影门门主的派系,而另外的一大派系则是蝶影门大长老的派系。

    两大派系,处事风格完全不同。

    甚至两大派系之间的关系很不和睦。

    蝶影门门主虽然很不满意蝶影门大长老的做事方法,但是却也无法在权利上压制蝶影门大长老。一来,蝶影门大长老和蝶影门门主一样,都是永恒境的最强者。二来,蝶影门大长老所执掌着蝶影门的主要战力,蝶影门中的大部分精英子弟,都是由蝶影门大长老所执掌。

    因此即使是蝶影门门主,表面上是一门之主,可实际上,这蝶影门大长老已然能够和蝶影门门主平起平坐了。

    ……

    “紫鹫师姐,我们要不要跟她过去?”戎恬低声向紫鹫雪帝询问道。

    毕竟如今他们的这群人里面,紫鹫雪帝的实力最强,自然也是由紫鹫雪帝说了算。

    紫鹫雪帝眉头紧锁,虽然她在死煌位面的众多帝者当中,是足以排进前三的存在。可是眼前的这黑衣妩媚女子,却是蝶影门中,仅次于蝶影门门主和蝶影门大长老的强横存在。如果说,紫鹫雪帝在死煌位面的众多帝者当中是足以排进前三的存在,那么这黑衣妩媚女子,就绝对是死煌位面的众多帝者当中,无可置疑的最强,永恒之下的无敌者。

    “事到如今,根本没有我们选择的余地。哼,我就不信,师叔敢把我们怎么样了!”紫鹫雪帝一咬牙,冷声向那黑衣妩媚女子说道:“带路吧!”

    “这就乖了。”黑衣妩媚女子眨了眨眼,魅惑一笑,当即便带领着一群人向远处赶去。

    行走在途中,陈杰也是趁机低声向戎恬问道:“小恬,这黑衣女子是什么人?”

    戎恬低声道:“他是我们那师叔的大弟子,也是蝶影门的首席弟子,叫做‘黑虞魅帝’,同时也是我们死煌位面当中最强的帝者。”

    “最强的帝者!”陈杰吃了一惊。

    难怪之前紫鹫雪帝会对其有所忌惮!

    “哥,我们那师叔脾气乖戾,跟我们师父完全截然相反,一会儿你要小心一点。”戎恬低声提醒道。

    “我会的。”陈杰点了点头。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一处建筑前。

    陈杰看着眼前的建筑,和蝶影门门主的那建筑颇为相似,都是一巨大的蝴蝶形状,不过唯一不同的,是眼前的这巨大蝴蝶,通体皆是冰冷的黑色,杀气凌然,即使是陈杰都为这股凌冽,可怕的杀气而震惊。

    “好恐怖的杀气……这么恐怖的杀气,恐怕也就只有永恒境的最强者,才能释放出这等程度的杀气。”陈杰心中无比地惊骇。

    一行人直接走了进去。

    只见在这建筑内,是一处空旷的大厅,整个大厅通体是以黑色为主要格调,充斥着冰冷。

    “没人?”陈杰疑惑看着大厅。

    忽然,陈杰心有所感,朝大厅边上看去。只见一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中地人影走了出来,她的浑身都包裹在黑色长袍之中,身材极为火辣。脸上则是带着一个漆黑色的面具,面具上流转着诡异光芒。

    此人来到大厅,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她就是蝶影门的大长老?”陈杰仔细看着这人。

    “呼!”

    黑色长袍翻腾,蝶影门大长老直接坐在了大厅的主座上,冷厉地目光扫过几人。特别在陈杰和黎夜身上略微停顿。随即清冷的声音响起:“黑虞,紫鹫,戎恬,你们几个先行退下。”

    “是,师父!”黑虞魅帝躬身道。

    紫鹫雪帝和戎恬彼此相视了一眼,两人都有些迟疑。

    “哼!”蝶影门大长老一声冷哼。

    整个大殿一时间杀气奔腾,所有人皆是脸色一变。

    “看来师姐最近是太过于宠溺你们,让你们两个,现在连我这个师叔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蝶影门大长老的声音冰冷无比。

    “师叔赎罪!”

    紫鹫雪帝和戎恬都是连忙躬身道。

    “滚出去!”

    蝶影门大长老一声低吼,无形的杀气顿时形成了两股冲击波纹,在这两股冲击波纹的冲击下,紫鹫雪帝和戎恬直接就抛飞出了大厅。

    陈杰和黎夜纷纷都是惊骇的看着这一幕。

    这位蝶影门的大长老,确实和蝶影门门主完全不同。

    两人的脾性,可谓是截然相反。

    “你们两个,就是醒令者?”蝶影门大长老忽然开口,同时看向陈杰和黎夜,声音不温不冷。

    “是!”陈杰点头道。

    蝶影门大长老那黑色面具下的一双眼眸很是冷厉,停留在陈杰的身上,让陈杰感觉对方的眼神就好像刀子般:“既然你们是醒令者,那便将时空令拿出来,让我瞧瞧。”

    陈杰的眉头微微皱起。

    自己的确是有时空令,可是黎夜却没有!

    陈杰连开口说道:“大长老,事情是这样的。当初宁师前往火行界域,我侥幸觉醒了时空令,可当时我实力太弱,无法进行穿梭时空,所以没有来死煌位面。而这次,我为了来死煌位面,便让我的这位兄弟穿梭时空带我来死煌位面。他虽然不是醒令者,可也是因为他,我才能来到这里。”

    陈杰最怕的就是蝶影门大长老会对黎夜怎么样,毕竟这个大长老,脾气实在是乖戾、暴躁!

    蝶影门大长老那冰冷的眼眸落在了黎夜的身上,冷冷说道:“这么说来,你是醒令者,而他不是醒令者了?”

    陈杰的眉头微微一皱,但还是点了点头。

    “哼!”

    “你们应该知道,我们死煌位面最为痛恨的,便是那些肆意穿梭时空的武者。每一个穿梭时空的武者,都会影响我死煌位面的时空稳定性,既然他不是醒令者,那便要受到我死煌位面的制裁!”

    陈杰的脸色一变,连说道:“大长老,我不是刚向你解释了,他……”

    “闭嘴!”蝶影门大长老一声低吼,那无形的杀气顿时汇聚着,仿佛形成了一座巨大山峰,狠狠的碾压在了陈杰的身躯上面。

    扑通!

    在这股可怕的力量下,陈杰直接被碾压的跪在了大厅的地板上面,可怕的力量,压的陈杰根本无法开口说话。

    “不是醒令者,跟我蝶影门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哼,胆敢穿梭时空,来破坏我死煌位面的时空稳定性,该死!我,赐你死罪!”蝶影门大长老冰冷的声音,在整个大厅之中响彻开来。

    黎夜的脸色一阵难看,可是在一个永恒境的最强者面前,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而陈杰则是被那可怕的力量镇压着,虽然无法开口说话,但陈杰的一双眸子却是死死地瞪着蝶影门大长老,那眸子中,怒火熊熊。

    “欺人太甚!”

    轰!

    陈杰的身后瞬间出现了一巨大的灰色虚影,那巨大的灰色虚影发出一声嘹亮的嘶吼,一时间陈杰只感到那股镇压着自己的力量顿时减缓了很多。陈杰颤巍巍的直起身子,怒视着蝶影门大长老:“你尊为永恒境最强者,却是如此的欺压我们,更是要赐我兄弟死罪。笑话,你凭什么?即使你是永恒境最强者,你也没资格来判我兄弟死罪,死煌位面,不是你一个人的世界,你没那个权利,也没那个资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