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血战到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章血战到底

    白天不像是晚上,车开在路上并不好载客的,尤其是非上下班高峰期时间,路上空驶的出租车都好多的,谁也不会拦我的车给我塞钱让我拉着走.

    我只能定点在某个地方,等着拉人,这个还不错.

    说这个不知道会不会被护,我当时定点的地方在东北二环小街桥附近的一个小区门口,名字照例不说,这小区挺奇葩的,小区里面挺好,外面的路特别窄,要走好远才能到正儿八经的公路上面。免-费-首-发→【追】【书】【帮】

    所以,我把小红一停在那里,每天都能有收获.

    之后我还尝试过在58同城上面找拼车的人,但效果很不理想,因为不可能照顾得到每个人,而且车友不固定,这一点阿琴也深恶痛绝。听到人不坐我们车而我们车已经到了的时候,她就会崛起薄薄的嘴唇,想个孩子一样生闷气.

    对了再补充一点,我白天趴活其实收入并不固定,平均下来一个月三千左右,刨除油钱.

    主要是我不晚上出去,然后也不怎么勤奋,尼玛屌丝就是屌丝!

    这日子过的其实当时觉得特别惬意,钱不多,但剩下的全是自己的,而且特别自由,而且有车开很享受.我的乐趣也转变了,变成了只剩下两个.

    第一个就是和做我车的人扯闲篇。这个真心好,因为跟一个陌生人说的多了,也就变得不再陌生了.对于屌丝来说,需要一个好的口才,因为想要逆袭必须有面对女神或者高分木耳的才能实现.

    面对的时候,就要靠你们的那张嘴和那条舌头了。

    我和这些坐我车的陌生人聊得多了,还成为了某些居民的专用车,随电随到的那种.没办法,谁让我的小红长得帅气,让人喜欢坐呢?

    第二个乐趣就不太好了,那个时候因为时间的富裕,我迷恋上了麻将.

    我之前也打麻将,是北京的推倒胡.后来因为大刚他们开始玩血战,我也学会了.血战真心爽,我们哥几个每次聚会的时候,都会找机会凑一桌.输赢啥的不大不小吧,都在几百块之内,在一个锅里面玩,谁也不差谁的,每次赢钱的都拿出来吃饭了.

    可是,以前我们一般一个月半个月聚一次玩一次,但是我闲了啊,有的时候在小区门口拉机场一次就是百八十块,中午之前就能赚二百!下午的时间干点什么?

    答曰,找人打牌!

    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怎么脑子进水了瘾头这么大,只要生意好的时候,就会给他们几个打电话.我的哥们都是发小,固定四个人!李涛,辉哥,大刚,文艺亮!

    好久没提文艺亮了,这个家伙的工作是夜班,不要想歪了.他在一个米国公司的中国办事处上班,要和美国时间一致,所以每天晚上12点上班,早上八点下班.

    于是,他和我一样,往往下午没事做.算上我们俩,现在还差两个人了。

    于是,我们就把打牌的地方定在距离大家都很近的和平西桥附近,一个居民区里面的麻将馆,因为这里距离大刚的单位只有一百五十米.而且停车不收钱——方便他溜出来玩。

    后面的事情就是辉哥和李涛谁有时间谁来支桌子了。

    结果我们果然是发小,除了喜欢美女之外,在这件事情上也是一样一样的。哥几个比我的瘾还大!每次只要我说想玩,就没有凑不齐人的!

    有一次,李涛专门从顺义奔过来玩,输了一千块走人.

    因为玩牌,所以我们几个渐渐的把时间变成了晚上.

    这样的话,想玩的时候就一定能出来,绝不会出现三缺一差一手的情况.

    可是这样子,我就不能陪阿琴了.我很纠结啊,总不能让阿琴去凑手吧?虽然人家就是那边的人……

    于是,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每周最多玩两个晚上,而且十二点前必须回家.

    反正就那样吧,那段时间真的就算是拉活当做赚赌资了.玩的多了,总会有特别背的时候,有一次我最多输了两千.血泪了,奉劝在赌这一块,不要陷进去!切记!

    不过还好我们自己玩的时候有输有赢,但因为打牌回去晚的事情,有一次阿琴跟我彻底翻脸了.不形容当时的情况,让她难过我都后悔死了,总是一次一次发誓保证再也不玩了。

    但是尼玛,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贱。还是会偷着玩,尤其是在阿琴出差的时候,享受疯狂.

    时间顺序不好排,还是先说一下我是怎么戒赌的吧,还真不是因为怕阿琴伤心.

    有一次我和辉哥还有文艺亮,三缺一之后,找了个支桌子的.在安贞附近的一家馆子,专门有个东北大姐陪人玩血战.而且据说每次都赢.那天我们不信邪,去了,结果三个人一共输了两千。

    之后想要翻本又去一次,一共输了五千!我草,两次七千就进去了啊!事后才听说,那家馆子的人和机器都有问题,据说能出老千,而且还有先进设备让那大姐能看到牌?这个咱不懂,自动麻将机怎么出千?

    当时输的块当内裤了,好久都没敢再玩!但彻底戒掉还是因为文艺亮。

    记得那天,文艺亮忽然给我们打了一圈电话,说要走了,哥几个聚一聚。听起来还有点伤感。结果喝酒的时候一问,说丫要去深圳的华为。

    问他走的那么突然,他苦笑着说也不能总给老美打工而且值夜班,出去赚点钱也好。

    等到文艺亮走了以后,大刚才跟我说他离开北京的真正原因。

    丫竟然觉得和哥几个玩的不过瘾,要去和网上的认识的麻友玩更大的!

    我们自己最多就是十块起,四番封顶最多一把就是一百多块。文艺亮倒好,和外人玩五十底儿的。结果据说几次一共赢了一万多。

    这下他尝到了甜头,和别人玩一百底儿,八百封顶的。一夜之间输了五万多,把一年多的积蓄全都花光了——这可是他想买车鹅大钱!

    据说在深圳华为那里公司高,而且有出国的机会,所以文艺亮义无反顾的去了。

    听到这个事儿的时候,差点吓尿了!

    开始担心万一我还要在赌下去的话,会不会和他一样上瘾然后把我的小红甚至阿琴都赌出去呀?我真心害怕舍不得,从此之后,戒毒!

    捞偏门来钱快,这是公认的道理.

    有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好运气会降临,一天拉五六百的时候也有的.

    钱在手里和钱在卡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拿在手面的现金就会想要花掉,卡里则不一定.

    我的钱阿琴从来不要,甚至几乎忘记了她掏了一半买车钱的事情,白天努力工作做职场女生,晚上回来向我卖萌让我给她按摩足底……

    日子过的简单得很,除非阿琴出差.

    这一次,她因为要做翻译的离开北京几天,我心中窃喜啊,又可以打牌了。

    紧接着,我就开始享受这个疯狂的周末.

    白天的时间是从上午十点开始打牌,然后中午饭没吃,直到晚上八点半,大家才因为饿的快要吐了结束战斗.结果算下来,大刚赢了一千多将近两千,我输了二百不算啥,就当白拉两次T3航站楼.辉哥和李涛差不多都输了小一千块钱吧.

    辉哥的性格比较豪放,说话也大气,直接骂大刚每次都卷了哥几个的钱就想跑.

    大刚满脸无辜的说,他晚上肯定请吃烤鸭便宜坊的。

    辉哥说不行,你这个王八蛋赢了这么多,就一顿烤鸭怎么行?要请就请个大的!

    李涛笑笑,说尼玛我每次来不扔个八九百走的,今天也该收点帐回来了,大刚你就请客吧别在BB了!

    辉哥也指着大刚的鼻子说,麻痹的不请我们Q园,今晚就别想回家!

    Q园这种东西喜闻乐见,很多名字来形容,欢场,荤场子,以及标准的名称也叫KTV和夜总会.尼玛说那么文艺本屌自己都想吐了,就是有包厢公主的地方.

    北京也有很多,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只不过北京从天上人间那之后被严打,损失了其中最主力的一百家左右吧,反正我也没数过.

    那个时候我有车,大刚和李涛都有车,所以我们随便开哪一个都可以.吃完烤鸭把车就留在饭店门口,之后全体战斗人员坐上李涛京A牌照的SUV,Q园的干活.

    说句实话,那天晚上本来我是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的.

    虽然我作为一个屌丝来说,具备所有屌丝的秉性,好色,喜欢YY,但是,我已经拥有过好几个女人了,还有高分的.而且我那个时候对阿琴死心塌地的想对她好.

    所以,哥几个搂他们的妞,我不打算参与.以前也是这样子,几年前我就去过荤场子,但是每次他们选包厢公主的时候,我都摇头说NO,我只唱歌.自我感觉良好的楼主自认为身上唯一的优点就是唱歌还算过得去,听过的有七成的人说好听.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天之前,已经过了24岁生日的我,还没有在KTV这样玩过.

    而且,Q园也是我第一次去.

    到了那里,辉哥几乎横着走!就想是回到了主场一样,记得之前打过电话,车刚停进后院,一个长发瘦小的女人飞了出来!直接扑到了辉哥怀里,然后在他宽厚的脸盘上面亲了一口.

    “老公,你可来了!”那个女人有点淡淡的东北口音,说话的味道有点像二人转演员,但听起来确实挺亲切的,就像是要和老乡唠家常的感觉.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这个地方可能也属于中低档的.

    我这么说没啥可耻的,我当然知道有不少昂贵的场子,但那些地方不适合我们这些屌丝,想花适量的钱玩,就别挑地方,就是这个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