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章生平第一次打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0章生平第一次打架

    从苏州到杭州,有一段不算长也不算短的车程,我忘了加油!等到发现的时候,油表已经到底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于是

    ,我开始用半溜车半给油的模式,在最慢车道等待着加油站的到来。

    万幸啊万幸,终于在快要绝望的时候,找到了加油站,直接加满不解释,但是……

    加油的时候,我冲去上厕所,回来带着心爱的眼神扫了一眼帅气的小红以及站在车外和小红般配的不得

    了的阿琴,却发现其中右后轮胎瘪了!

    尼玛,当时想本屌不会看走眼了吧?结果连跑带颠的过去,蹲下身子一看!果然憋了!这不用说,肯定

    是轮胎扎了!

    当时心里面那个难过劲儿就不用说了,诅咒世界上一切事物的十八代先人!

    阿琴也特别沮丧,说张浩怎么办呀,咱们怎么这么倒霉啊……

    这个时候,我果断的说:亲爱的没关系!这里可是服务站啊,又是白天,有修车的!果然,在油站前面

    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就有一个维修站!

    我开车小心翼翼的往哪里溜……

    长话短说,出来的是一个中年大叔和一个精瘦的小伙子。我态度特别诚恳,北京市民那种优良品德全都

    在这里展现了。

    说您好,这是我的车,您看跑高速跑到这里出事儿了,您一定要帮帮忙啊,不然的话我们就走不了了…

    那中年大叔故作深沉的看了半天,才说:看哪里扎胎,底部,一百!侧边一百二!

    当时我心里面就想说,我草!

    这不是坑人的么?我又不是没补胎过?当初大刚借给我蒙迪欧的时候,我只花了二十五块钱就找到了修

    理的地方,弄得利利索索的。这里管我要一百块?

    不过,我当时的心理就是:后备箱里面的备胎被满满一车行李压在底下,如果换备胎的话,可能还要面

    临再次找地方补胎的尴尬。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花就花一点钱,把这只车胎补得跟新的一样,然后稳稳当当上路!

    尼玛,这里不得不说,如果开车的朋友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不要流露出孙子一样的恳求样子,不然,就

    是挨宰!血的经验教训。

    反正补是补上了,底下扎了一个小钉子。这样就算是一百块了。

    我和阿琴这个时候等于花钱消灾,只能认倒霉。

    然而,我钱都给了,却发现轮毂上面有一圈灰褐色的印记。当时以为是蹭的油腻。结果仔细一看,吓尿

    了!竟然是整整一圈硬物在铝合金上面刮出来的痕迹。

    在这里提醒一下有车的朋友,一旦遇到补胎的事情,必须要注意轮毂刮花这件事儿。因为有的扒胎机尺

    寸不合适,有的是师傅的手艺不好!

    非常有必要在扒胎之前,询问是否这台机器能匹配轮毂尺寸,如果不匹配的话,需要用布或者是其他替

    代品垫在轮毂上,以防刮花。

    但是当时我没遇到过这样的情景,所以不知道。

    当时我快要疯了!小红是我除了爹妈阿琴之外,最稀罕的“人”了,甚至是被我们当做了家庭成员。这

    等于给一条性感的大腿上留下永远的疤痕了啊。

    于是立刻找店老板理论。

    这中年人当时很拽的叼着一根烟,不屑的说道。

    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这货当时的样子和话语。

    “小伙子你别急,扒胎出划痕是正常的……而且你说啥也没用,以前我们给人家奔驰宝马快修,也经常

    有这个现象。回来找我们,还把警察叫来了,也解决不了……”

    反正当时那个意思,就是吃准了我们毫无办法,也打算把他们操纵的失误推的一干二净。

    我这下子着急了,说话的声音提高了几度,用北京话来说有点急眼那意思。

    大叔旁边那个小伙子立刻就朝我嚷嚷起来了,各种方言全都招呼上来,脏的超乎想象。还

    威胁说再多啰嗦就爱要打我让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用一个好像是扳手一样的东西在我面前比划起来,

    还用干瘦的肩膀,撞我的前胸。

    正在这个时候,我旁边躲在后面的阿琴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我在气愤之中,在感觉到周围所有都在燃烧的那种气氛之中,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安静的什么都不

    剩下,只剩下了阿琴的哭声。

    “呜呜呜,怎么会这样子,我们的车才买了多久呀,才是第一次出远门撒,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呜

    呜……老公,我们走吧,走吧……”

    听到阿琴在哭,我的心都碎了。

    听到阿琴在哭,我的心感觉碎成了一块块的。

    于是,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我上前狠狠的抓住了那个小伙子的衣领,然后把他逼到了维修站的

    墙边。

    “我……”

    当时我不记得自己骂的是什么,但肯定骂的特别难听,基本上声嘶力竭了。

    然后那个小伙子好像没反应过来,然后发现我只是按他在墙上,就狠狠的踹了一脚我的下半身,那一脚

    的力气不小,虽然没有踢中要害,但踢到膝盖附近了。我身子一晃就就脱手了,还被弹开了一点距离。

    但是我发誓,当时真的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疼痛,只是觉得这小子该打,因为我听到阿琴的哭声更大了

    ,好像自己的后脑长眼睛一样,觉得阿琴的脸上是特别惊恐特别无助的表情。

    而这所有的一切,我全都发泄到了面前的干瘦瘪三身上!

    他见到一脚踢开了我,又骂了一句,然后飞身起来想要踹我。当时这瘪三跳的真心高,我感觉跟刘翔差

    不多,我就纳了闷儿了,这小子最多只有165比我还矮,练过轻功是怎么的?

    当然,当时一切发生的太快,我来不及多想。只是心里面有一个信念,我一定要替阿琴讨回一点公道,

    然后要狠狠的修理这个瘪三!

    本屌管你们维修站有多少人,你们能不能把我杀了碎尸什么的,反正我就是要让你这满嘴脏话的瘪三,

    吃点苦头。

    这一脚,我竟然避开了!

    然后,在瘪三落地的时候,我也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这一脚尼玛踢歪了,他也有点反应,往后缩了一下没踢到他。我又是一脚,毫不客气的朝着他的裆部踢

    去!这一次他想要用手上的东西格挡,被我踢中。

    那根东西就脱手了。于是我们俩都是赤手空拳。

    我当时跟发了疯一样,不管他的拳打脚踢,就是用身体的重量

    牵制住他,然后猛然摆动身体。

    尼玛,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真的是太SB了,这就是从小到大二十五年来没有打过架的纯善良屌丝的悲哀

    !我竟然没想到用拳头招呼他的脸或者是其他要害,只想着把这瘪三摔倒!

    我笨拙的扭动着身体,那瘪三挣扎着不让我摔倒。但最终我还是在被踢了无数脚之后,把他放倒了。

    这个时候,我还是没有用拳头,双手依然死死的抓着他的衣服,基本上都快扯断了,然后用整个身体压

    在他的身上。

    他在挣扎,变得很容易就可能脱离我的控制。这个时候,我终于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拳头可以用的干活!

    虽然仅仅可能当时只有一瞬间,但我一定是认真思考了是不是要用拳头的问题。最终我得出了结论,可

    以用!

    在这一刻,我咬牙狠狠的用拳头打在了这瘪三的身上

    ,有的拳头打的很瓷实,这种感觉非常饱满,竟然非常好!

    几次之后,我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这种拳头打到对方身上的感觉了,于是我全身都跟着拳头一起法理。

    一次两次三次,真尼玛过瘾!那种入肉的感觉,就像是在勾引我再打下去。不过我疯狂的挥了几次拳,还是

    脱手了。

    小瘪三还在挣扎,越是挨打越是挣扎的厉害。所以我有两拳打空了,直接打到了地面上,这一次,手还

    是没感觉到疼,但是麻了,感觉拳头上再也没有力气了。

    这个时候,小瘪三从我的控制中脱身了,开始拳打脚踢我。

    我也被动的反击,而且隐隐十分开心,即使被踢中也好像自己正在笑一样。

    怎么说呢,就是一种我张浩终于挣脱了束缚和宿命的感觉,我也挥拳头打人了!可能很多年轻人从十来

    岁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打架,挥拳动手是家常便饭。但是,越尼玛到了岁数大,就越是没有动

    手打架的机会。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地方的初中才是打架事件的高发群体,其次是高中。而到了大学之后,可能大城市更

    加明显,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愿意打架——不屑玩暴力,玩的都是钱、车和妞。

    我就是这样悲催的一个屌丝!之前二十五年都在懦弱中度过,这一次,我觉得自己升华了,似乎这个世

    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难倒我的事情。

    因为我,克服了心中面积怨已久的一到坚忍不拔的门槛——打架!

    说得这么热闹,其实里外里也就估计一分钟都不到。

    最后,那个中年屌冲过来,把我们分开了。

    很快的,从维修站的宿舍里面冲出来了另外的三个人。其中两个同样瘦小的瘪三,还有一个穿着拖鞋看

    起来四十来岁的女人,有点像功夫里面的包租婆的样子。

    五个人就这样把我围起来了,有点想要围殴我的样子。

    不过说实话,当时我自己感觉那么良好,但场面上可能在别人眼里面,吃亏的人其实是我,因为挨踢是

    我,被打脸有我,笨拙的样子还有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