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8章亲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8章亲属

    我也有点想要逗她开心的意思,打开了自己山寨的LV钱包。免-费-首-发→【追】【书】【帮】我作为大老爷们,而且不久前还有一笔算是可观的赃款,所以出门现金还是有些。差不多有将近一千块吧,比她多点。

    然后我从她的里面数出了三张一百的,塞回到她的钱包,从我自己里面数出五百塞回到自己的钱包里面。剩下的直接合在了一起,丢给齐天。

    我说你看着办吧,我留下了咱们回北京的路费和伙食费,今晚照着这个数花!

    齐天看似真的被我这个SB的行为逗乐了,她特别认真的看着我说:张浩,我看不出来哎,你竟然也有这么大方的时候……

    我说别废话,咱们今晚就去花钱,去玩!要不,这钱我替你拿着?

    齐天吐舌头笑着摇头说不成这是我的!吃进去就不能吐出来了……然后把这些钱重新装回到自己的钱包,然后有点取笑那意思说了句:张浩你丫也太土了,钱包假的不能再假了……

    我笑着说怎么着,你回头给我弄个高仿看不出来真假的呗?

    齐天切了一声,说回头我给你买个真的吧。

    我这个事儿没当真,随口说等你回头真的赚了大钱再说吧,小丫头!

    我们去了一家挺有档次的西餐厅,美美的吃了一顿。结果花钱不多,环境比北京不少地方都不差,但是消费真心不贵,才不到二百块!

    之后也还早,逛了逛我说剩下的钱你买件衣服啥的能穿能用。然后齐天拼命摇头说不买了不买了,万一明天做完手术之后忽然变瘦了买了也白买!

    我说你怎么就不说自己手术成功之后回北京营养好吃的好,然后胖了呢?

    说到这里齐天狠狠的给我几下拳打脚踢,她真打,我真疼,不过还挺开心的。

    之后,确实这个钱除了吃零食喝饮料之后也花不出去了,正好转到一家电影院,我说要不咱们去看电影吧?

    齐天想了想说不了,电影什么时候都能看,看看有没有更好玩的!

    于是,我们来到了一个电玩厅,这下子齐天兴奋了。说张浩,我都好久没有玩这些了,咱们好好的疯一把吧!

    然后主动去柜台买币,一百块钱一买,还有买赠活动啥的。

    一大堆币我也不知道该玩点什么好,因为我其实从小到大,没怎么玩过这些。或者是游戏机网络游戏啥的我不怎么擅长。

    最后,我选了赌币性质的那种,丢一个币进去,然后机器里面推一下掉币的那种,以及抓小礼品的那种。

    真心是运气差到爆,什么都没捞到。倒是弄了很多礼品卷!

    齐天则什么都玩,摩托车,打枪,敲鼓啥的。我们买了三四百块的币,最后都花光了。剩下的几十个,我和齐天聚在一起,打算玩一个转数字的机器,如果转到了可以得到大号的毛绒玩具。

    这一次我的运气不错,刚开始玩就弄到了火红色的大兔子,目测有差不多40多公分长吧,还是值一点钱的。我特兴奋的朝着齐天炫耀,她却笑话说着兔子笑得实在是太傻了!

    然后她却自己每次都和大奖差一点点,急的她就快要砸机器了!

    就这么寸,最后一次机会的时候,她终于转到了一个大的毛绒玩具,巧合的是也是个大兔子,不过是很萌很可爱雪白的那种。

    这回换她向我炫耀了:怎么样老张,我的这个比你那个好看多了……

    时间也晚了,我们也按照之前的计划把所有的钱都花光了,花钱确实爽,也确实能让心情变好。最后,我们用得到的大量礼品卷给齐天兑换了一个挺好看的礼品。

    总的来说吧,这一晚上她满载而归,笑得挺美的。

    晚上回到快捷酒店,我们俩心照不宣谁也没提亲热的事儿,简单洗洗就躺下了。

    齐天主动钻到我的被子里面,凑到我怀里面。

    她说:张浩我今天好开心,好多年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我淡淡的笑着说是么,我以前也不知道大型游戏这么好玩,这么过瘾。

    然后其实我俩就没话题了,但好是相互依偎着。

    第二天,我们都准时起的很早,和武汉这个城市的早高峰一起,打车去医院。

    一切都很顺利,齐天大概是听说这个内窥镜的人流手术风险小很安全,也没有那么多的紧张情绪,等待的过程焦虑而漫长,之后叫到了她,她就准备进手术室了。

    大概前后脚的时候吧,有个医生模样的人找我,说你是齐天的亲属吧?这个单子你填完了才能进行手术。

    我一看那个单子,有不少需要填写的地方,其中包括我的姓名年龄工作单位之类的,不过最重要的一栏,应该是我和齐天的关系。

    我当时因为毫无准备不知道还要填表这个事儿,特SB的问了一句这个关系怎么填。

    医生倒是比较耐心,解释道:你是他的哥哥就填兄妹,你是他的老公就填丈夫或者夫妻。

    我下意识的问道:要都不是呢?

    医生说那你填男朋友也可以的,最好,还是填夫妻吧。

    我哦了声,觉得这个时候填这个应该也没有什么法律效应,所以最后自以为很聪明似的,填了一个“未婚夫”。

    事后我才意识到,亲属关系啥的无所谓,可是我连真实姓名和电话都留了,这是不是太24K纯SB了?

    好在,表格只是这家医院的形式,在日后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困扰。

    我坐在走廊里面的椅子上、手术室的外面等待。

    这个形象在外人眼中来看,恐怕和其他等待人流手术完成的男人没啥两样。但在我的心中,却并不怎么担忧,相对是比较轻松的感觉。

    我觉得,既然选了最没有风险的那一种手术,我在这里等待的仅仅是齐天走完这个流程而已。没想到的是——

    时间不长,大概也就半个小时左右,医生带着口罩出来了。

    我站起来问手术的结果怎么样。

    医生点了点头说手术比较成功,因为麻醉的效果还没有过去,人现在还在里面躺着。歇一会之后彻底清醒就能离开了。

    然后意味深长的跟我说了一句:你可以进去看看她,这个时候,她的身边需要人陪着。

    我哦了一声,稍稍迟疑了一下。毕竟这和我之前预想的不一样,怎么还有让我进入手术室探望被手术者的环节?

    不过想想人家医生说的也非常对,齐天虽然不是我真正的老婆,但经过手术,确实需要人关照,所以我也没多想,本着做好人做到底的心态就推门进去了。

    里面还有一个小走廊,我找人问了一下,进入了齐天所在的手术室。

    当时我震惊了,房间里面,齐天一动不动躺在手术台上面,她的样子,很可怕!

    她的脸上表情十分痛苦,眯着眼睛,好像在哭,也好像在哼哼。整个人看起来失去了生机一样。见到齐天这幅模样,我的心不住的抽痛,我意识到我错了,可能这个所谓的无痛无风险的手术,要远比外人想象的,给她带来的精神和肉体痛苦无比强烈。

    我快步走到她的面前,柔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齐天意识到有人在说话,还是很迷糊的说了句:疼,疼……

    我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说:没关系,我陪着你,歇一会就好了。

    时间过的很煎熬,齐天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忽然问我说:张浩,我的孩子呢,我想看看……

    我又是一愣,什么孩子?这个时候,我在注意到手术台边上有个类似于垃圾桶似的东西,里面有些用过的医疗器材,还有一滩血肉模糊的东西,当时我的脑袋翁的一下,傻了!

    立刻不敢再看,然后强忍着难受和想吐的情绪,安抚齐天,说既然手术和安全,你就别想这些了……尼玛,真心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齐天拼命摇头,然后恩恩的的哭了,说呜呜,我的宝宝没了,宝宝没了……这一下,虽然人还没有彻底的清醒,但确实是在哭泣了。

    我没法说啥,只能继续在手术台边安慰她,握着她的手给他温暖,抚摸她的头发。

    就这样也不知道呆了几分钟,另外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模样的女人走了进来,看到我们这样子,说了一句话:手术已经完了,穿上衣服吧……再歇一会你把她扶起来,可以慢慢的走了……

    我听从医生的话,从边上拿来齐天的内裤和长裤,帮她穿上。穿的过程中,她跟尸体没啥区别,全身都是木的,认我摆布。所以这个过程我很吃力。

    裤子提到了一半,没法往上提了,因为她是躺着的。要么我把她的腰和臀部抬起来,要么等她自己能动的时候自己穿。

    这个时候,护士又说话了,你把她直接抱起来不就得了?

    我想也没想的就去抱齐天,真心没抱动,差点还闪了腰了!她的体重我觉得怎么也有110以上,虽然现在比以前瘦了不少,但毕竟有170的身高在那里呢!又是这么种情况,我试了试,确实没法抱得起来——本来就不可能抱得动的,只是抱之前我没走脑子而已。

    护士大概感觉这个场景有些可笑吧,说了句你这个小伙子身上没力气啊?算了算了,我帮你把她叫起来吧……

    然后就走过来跟齐天说了几句话,然后很熟练的把她扶起来。

    齐天还是绵软无力的样子,不过稍微能睁开眼睛了,这个状态,特别像是喝醉了的女生。

    我又陪着她说了几句话,她更清醒的时候,我问她你好点了没,能不能走。

    她点了点头,我意识到应该帮她穿鞋,于是弯下腰给她弄。

    她下地之后,就缓缓的提上自己的裤子。

    然后齐天搭着我的肩膀,就这样从手术室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