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章没钱真苦逼之望而兴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5章没钱真苦逼之望而兴叹

    下楼敲门,这一次是大象开的房间,满脸疲惫的问了一句:张哥,起来了啊……

    这个时候,花无缺也睁眼了。免-费-首-发→【追】【书】【帮】他说了句我草,都这么晚了啊……

    我给这俩哥们散烟,然后问昨晚玩得怎么样?

    俩人都是嘿嘿的笑,然后伸出大拇指说张哥真够意思。

    我有点多嘴,问花无缺你不是有老婆了么,出来玩了一晚上没事儿吧?

    大象替他回答道:这傻子没事,经常晚上不回家,媳妇都习惯了。

    之后我结房费,仨人溜达到广场取车。那天天气很好,阳光也足,照在我身上的时候,感觉腰酸背痛和

    困倦都得到了有效的缓解。

    广场取了车之后,大家就散了。

    花无缺再三强调:张哥太够意思了,以后有什么事儿也别找帅帅了,直接给我们哥俩打电话,别客气,

    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听到这几个字,我忽然觉得很开心。

    说句实话,我从小有种根深蒂固的思想,那就是有点瞧不起外地人。这现在听起来很荒谬,但是事实。

    城里面的人瞧不起郊区县人民,北京户口的瞧不起外地的;在学校里面也是,当地学生瞧不起借读的。

    当然现在早就不是这样了,北京的公务员都是外地人在担任,包括警察和政府机关部门。到处的商家,

    做买卖的,外地人比被当地人多多了!

    更不要说无数外地的北漂,在北京拼搏奋斗,扎下了根。他们其实都是城市的主人。

    而且,外地的朋友来了北京之后,肯吃苦,肯卖力,肯钻营,其实各方面的实力,早就超过了本地人。

    只可惜,很多人都如井底之蛙,不自知而已。

    我原来也是这样,但走上了社会之后慢慢发现,其实北京户口根本没啥价值和意义。你混得不好就是社

    会底层。金钱和地位,依然是这个社会主导的衡量标准。

    而且我还知道,在北京,东北,安徽,河南,湖北……很多地方的人都形成了圈子和关系网,他们活的

    比当地老百姓还滋润呐!

    花无缺和大象这样的人,算是彻底混在北京了。你还别瞧不起他们这种没学历没身份的北漂,遇到事情

    之后,人家就是能给你平事儿,而且真的仗义!

    我不算是他们的一类的真混混,但却得到了他们的认可,说我是自己人——这说明我做人也还是说的过

    去的吧。

    昨晚连夜折腾,其实很累。早上没吃饭,也早就饿了。我一看时间正好,立刻决定买麦当劳的超值午餐

    ,还是巨无霸那一款,就当是整件事情结束之后,犒劳自己吧。

    虽然教科书里面没有写过,虽然很多人不愿意承认,但在这个社会上,很多事情都是游离于法律之外的

    ,解决途径更是非常规。比如说解决这次的露露事件。

    不要问这是问什么,因为有人的存在的地方,有利益诱惑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好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忽然想到了一首自己在酒吧工作时候经常演唱的歌曲。

    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表演

    包含所有荒谬和疯狂

    像个孩子一样满怀悲伤

    静悄悄地熟睡在大地上

    现在我有些倦了

    倦得像一朵被风折断的野花

    所以我开始变了

    变得像一团滚动炽热的花火

    总结来说,那个叫做露露的小妞,讹钱不成,反而被狠狠的教训和恐吓,这算作是自讨苦吃,搬起石头

    砸自己的脚。

    如果她事先知道了这种结果,还会这么义无反顾的给我打电话赤裸裸的提一万块钱的事情吗?相信她是

    不会这样的,毕竟一万块钱和终日提心吊胆比起来,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没有如果,所以为了那一万块钱,或者是能够讹来的更多的钱,她找到了我的头上。说白了这还是钱惹

    的祸吧。

    没有人不喜欢钱,没有人不想赚钱。哪些做小姐的做夜场公主的,肯定也喜欢。她们赚的钱虽然辛苦,

    但比起露露来,这钱来得正派得多。

    这算是积极向上吗?我没资格定义,但至少这些女孩的的内心世界,要比露露强大的多。

    当然,整件事情已经结束了,露露绝不会出现在我以后的世界里面了,我不会找她,她更不会——错了,是不敢找我。就算是人群人海中擦肩而过,也会装作不认识的吧。

    做的时候很疯狂,事后根本不去想。感觉,这一切有点像一场疯狂的梦。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困扰着我,或者说让我有点疑惑吧。这个倒霉的露露究竟是在什么时候给我拍照留念

    ,掌握了我的“罪证”了呢?

    经过脑海之中一次次的情景还原,我发现,除非是那夜在KTV的包房里面拍照。要不然的话,在酒店房

    间里面,她没有任何机会拿出设备,进行拍摄。除非,是非常专业的那种,电视台暗访黑作坊的那种针孔摄

    像机。

    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所以,我不确定她的手上,到底有我什么样的照片,什么状态的照片——或者说,到底有没有照片。如

    果她是根本没有呢?就是为了吓唬我讹我呢?

    这当然也是有可能的。如果这种情况当然最好,那她就是无中生有罪有应得。

    不过说起来,我也不算是什么好人吧。只是我的手段和做法,也是被逼无奈,出于自保而已。半斤八两,都是人渣。

    还有,花无缺和大象处理完露露的事儿,我还有点担心她的反击和报复。矛盾的核心在于她会不会猜想

    到这件事情是我找人做的。

    关于这件事情的逻辑推理就有点难了。我思考再三觉得是这样的。

    如果她猜到是我,就知道我有这样收拾她的实力。可是,如果她在事发之后第一时间能想到我的话,就

    说明她内心深处早就知道我是不好惹的。既然知道,就不敢在之前贸然讹我。

    这是一个循环,绕回来了。所以我觉得她想不到是我。

    我还联想到,如果这个叫做露露的倒霉小妞想要指着这种手段赚钱,那就是惯犯了。说不定她招惹的男

    人还挺多的,我只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色而已。要不然,也不会只管我要一万块对不对?

    如果是后种情况,她更不可能想到是我了。所谓夜路行多终遇鬼,就让她考虑到底的罪过哪尊大神吧。

    总而言之,希望她能不挨打不卖脸就赚到钱吧。

    这些都是瞎琢磨,有点庸人自扰的意思。不过说到赚钱的话,处理完露露的事件之后,我又感觉到了久

    违的压力。

    那段时间我已经从酒吧辞职了,属于无收入群体。但是开销却不小,有车有嘴有情人。这件事情一下子

    花掉了我好几千块,查了一下银行卡,那剩下的几万块钱有点倒计时加速缩水的趋势。

    而在这段时间里面,实话实说,我见了一些朋友,也琢磨过一些路子。但全都没有实践,更多的是路子

    不适合我。所以说,我真的着急了。

    人一着急,尤其是因为钱的事情着急,就会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就会在脸上表现出来,心情不好就会影

    响到平时的状态。

    这一点,安琪也发现了。她还是以往一样聪明,旁敲侧击的化解我的邪火,当然也有在床上帮我忘记烦

    恼。所以说女人是天使,女人也是魔鬼。女人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生物也是最恐怖的生命体。

    有她在身边真好,有那种能忘记一起烦恼的感觉;但是如果我没钱了,就真的不好了,不好玩了,也玩

    不好了。

    再加上我和阿琴已经约定今年过年的时候,她来北京见家长。到了那个时候,安琪也要放寒假回老家。

    一来一回,等到安琪回来的时候,等到我家里人定下了儿媳妇事情的时候,估计我就该放手这美丽的天使了。

    想想就觉得遗憾,不过也没啥遗憾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已经跟了你一段时间了,天下哪里还有不散的宴

    席?人贵要知足。所以,我将这种想法深藏在心底,只等待时间来说明。

    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不知道安琪是怎么想的。但或许是因为我们彼此之间很熟悉了,我有种预感,她也

    是这样安排自己的——计划通过之后的那个冬天寒假,和我解除这种情人的关系。她有她的理由,首先是她

    早就知道我的经济状况不怎么样;其次,她次年就毕业了,需要一个轻身的状态,进入社会吧。反正,我就

    是有这种预感。

    现实就是这样的现实,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彼此缠绵,但都已经默默的做好了心理准备。

    就在这段心情很煎熬很拙计的时候,我接到了来自云南的电话。

    电话是老金打来了。他是我大学里面最要好的哥们,喜欢弹吉他唱歌,虽然唱歌被我完爆十条街,但他

    吉他弹得还有点意思。再加上老Y,我们三个人算是大学混在一起的铁三角了。这几年虽然他们俩各自回老

    家发展,联系很少了,但也没断。

    这说明,哥们的情谊还在,不是随着时间和空间的改变而疏远的。哥几个都彼此惦记着。

    电话里面我们避免不了的话题就是:赚钱。老金跟我一样,年近三十,压力颇大。和父母住在同一套房

    子里面。而且,他年纪还比我大两岁,压力就更大了。

    刚毕业那会,老金想要在北京创业,我也拿家里的钱入了一点股。不过那个卖服饰的小店很快就因为种

    种原因倒闭了。之后他回到老家云南大理,进了一个搞设计的单位,画图为业,一个

    月能赚三千多一点。

    这个工资是貌似在云南当地来说,不算低。但是想要过更好的生活,是不能够的。至少光靠着这点死工

    资的话,是买不起房子的。

    地方和北京,其实都是一样的,没有单独的房子,男孩是不好娶媳妇的。没有哪个女孩,愿意结婚了之

    后,还和婆婆住在一起。这话,说的不算片面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