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1章在他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1章在他乡

    我的旁边就是老金了,另外一边是老段和他的媳妇。★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老金的旁边,是他的老婆。和别人寒暄的时候,我也注意了自己的这个嫂子,觉得在整整一桌人里面,她算是最特殊的一个了。

    她很安静,特别安静。不管我和别人怎么样,也不管我和老金说什么话,开什么玩笑,她总是坐在那里,静静的,脸上挂着非常平静的笑。

    而且,她的相貌,身材,衣着,都是非常普通的,好像很平凡的一个女孩子。也是那种丢在人堆里面,只要她不大声喧哗,就不会有人注意她的那种。按照我的想法来说,这太不科学了!

    老金那是什么人啊?虽然身高不到180,但那是长得相当精神啊,即使是在我们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BL,也算是一眼就能让人有印象的帅哥了!身材好,有沧桑感,有男人味!记得上大学我们混在一起的时候,这老小子在周围各大高校都有女朋友!

    或者说,周围几个学校都有他的仰慕者啊!我还记得那个时候,BW有个英语专业的小丫头,就天天跟长在了我们学校一样,每天粘着老金上自习,那小丫头也还长得相当不错!

    后来他筹了点钱创业,认识的各种来路的小姑娘就更多了。那个时候他比我风流倜傥拉风的多了,根本就是自愧不如差的十万八千里!

    所以说,和当年一样帅气而且更有男人味的老金,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老婆呢?又或者说,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孩,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让老金这个风流的浪子,安顿下来了呢?

    这种好奇,让我特别想要知道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故事。在过去我和老金混在一起年月里面,他的所有的破事儿我都知道,甚至知道他每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但是分开了好几年了,他的事情,和我之间的交流,实在是太有限了。

    不过,这些方面的了解,只能再次暂时放在一边了。因为这顿饭的主题,是接风,所以,也是酒!

    当然,为了多喝,这些朋友为我准备的是啤酒。怎么说呢,因为在北京基本上出门就开车,所以这两年酒喝得反而很少。放开了喝,我也不知道自己的量有多少了。

    这种啤酒的名字我一看还真是新鲜,叫做“风花雪月”,口感也不错,比较清淡。也就是说,我喝了感觉很好,于是所有来跟我敬酒的,我都是一杯一杯的直接下肚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受的,还挺痛快,挺爽口的!

    但是啤酒也是酒啊,喝多了还是会有反应的。我吃菜吃的比较少,还没有来得及体会当地偏辣口味的饭菜,就喝了很多了。

    喝多了之后,我的情绪也上来了,不但是我,老金和老段的情绪也上来了。

    哥几个喝着喝着,就有点要哭的意思了。我们三个接管了后半场饭局,各自都有个主题!

    老段的主题最伤感,他不太会说话,就会搞科研。之后不久就要去美国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还能跟这些少年就在一起都市闯荡的同乡相聚重逢。最先哭开的也是他!

    然后就是老金了,这老小子明显喝高了,但是舌头不卷也不大,说话还挺利索,就是太愣了!他拉着我的胳膊说,让浩子你喝酒!知道为什么么?

    我说知道,因为咱们是兄弟,咱们一起抽过烟,你弹琴我唱歌,你泡妞我望风!你失恋我给你买酒呗!所以,你敬我酒,我必须要喝!

    老金拼命摇头,说那都是扯淡,那都是年少无知!我告诉你啊,你还记得么?你给过我6000块钱,记得么?

    一说这个,我倒是还真的有点印象。当时老金创业的时候,我拿了点钱。不多,后来的时候,创业的事儿黄了,我又给他凑了点钱,善后那个小店的事情房租啥的。

    当时就给了他6000块钱,当然也不是说借,因为创业的时候,我说入股,十股里面占一股。但其实没有拿够一股的钱。现在亏了,说好了有钱一起赚,没钱亏了算大家的,就应该把这个钱拿出来。所以根本就没有再提过。

    这个时候老金却不依不饶,扯着嗓子跟我说道:浩子,你是知道的,我金秋这个人最大毛病就是太要面子了!没钱的时候想办法自己不吃饭,也不能让自己的兄弟没饭吃没衣服穿!但那个时候咱们三个弄得小店要倒闭了,老子是大股东东带着兄弟们本来想要赚钱,却欠了一屁股债,可是我没地方弄钱去啊!

    老金好像故意要大声说出来一样:我当初跟谁也没说,开店太苦了!钱转不开的时候都是东拆西借的,能借钱的地方都借了,在座的我的兄弟姐妹们也都开过口,但最后还是不够!那几千块钱怎么也凑不出来!要不是你,浩子,我都没钱买回大理的火车票!

    说道这里,端着酒就灌!

    听到这里,我再也绷不住了,抱着老金就哭!

    尼玛,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心中的苦,生活的不如意,也只能再真正的兄弟朋友重逢叙旧的时候,才能倾诉的出来!

    很喜欢一首歌,水木年华的,叫做在他乡。这歌在校园里曾经一度非常受欢迎,但是在酒吧唱这首的时候,反响不是很好,所以当初虽然喜欢,但也不得不忍痛割爱,将这首歌从演出的歌单上面删除。

    我其实很少有在他乡的感觉,因为从小到大一直都在北京。所以这首歌的情节和情愫,都只是幻想中体会。但那年的除夕,我到了距离家乡两千公里之外的他乡度过,多多少少的有了真正的感觉。

    但是,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云南,身在大理,却因为有这么多的兄弟朋友在身边,一点都不孤独。虽然是身在他乡,但感觉这里就像是我的故乡一样。

    那晚喝大了,小德把我送到了老金的家里。老金是单亲家庭,家里面和母亲一起生活。从北京回到家乡就业,之前也一直和母亲一起。现在有了老婆,最近也贷款买了房子,正在布置装修,打算作为结婚的新房。

    至于我,就住在老金家里面的老房子里面。平房,但是很大。因为年后新房装修好就要搬家,所以老金家里显得有些凌乱——当然,这也是我第二天醒来之后,才有发现的。

    我见过了伯母,很少言语的一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劳动妇女出身,简朴和大方。相貌似乎也是标准的当地人那样消瘦的形象。

    而且我感觉到伯母虽然话不多,但是对我格外照顾,早餐的内容可见一斑。

    对此,事后我跟老金说阿姨实在是太客气了!但是老金却说,你奶奶的,有什么的!我跟老娘都说过了嘛,是我北京的兄弟来家里过年!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算是我在大理的第二天了,也就是2012年年初的除夕之夜了,我本来以为,老金和家里人会非常的忙碌,但事实上,似乎需要忙碌的事情并不多。

    嫂子回家去了,毕竟还没有正式的办婚礼。虽然领证,但还是要回各自的家里过年。串亲戚的话,老金说要大年初一初二,所以过年的话,家里面只有我们哥俩和伯母三个人而已。

    我是客人,但对于老金来说,也是自己人。所以趁着除夕的时候,我俩就待在他家里面,帮着收拾规整,做点力作能及的家务事儿。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老金家里面,有一个女孩子的房间!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她媳妇的,后来也觉得不对劲儿了,嫂子要是真在这边住,肯定也是跟老金住一个房间,不可能专门再弄出一个闺房来啊。

    我一问老金才说,这是他妹妹的房间。

    我一听惊了,说老金啊老金,咱俩从上大学开始认识十年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妹妹?这也邪乎了吧?

    老金也是满脸狐疑的说:不会吧,浩子你不知道?我也不记得自己说过没有了……不过也可能吧,我这个妹妹比较不好提起,所以我提的比较少。

    然后他跟我简单解释了一下,说自己的这个妹妹原来是跟父亲单住的,后来上高中之后,因为不方便,所以父母协商,让妹妹回来和母亲住在一起。

    单亲的女孩子,年纪本来就小,所以一直以来和母亲哥哥的交流少,性格也相对叛逆倔强,用老金的话来说,就是管不了,也没办法管,他和老妈的话,妹妹就从来都没有听过。

    想想也是,这个妹妹从十五六岁开始就基本上自立了。除了每个月父亲给的几百块钱生活费之外,全都自己打工赚钱。两年前考上大学了,更是独来独往的。

    现在时寒假期间,也基本上没有回家住。用老金的话说,虽然知道妹妹现在就在大理,但回家过除夕的概率,连百分之十都没有。

    总而言之,提到这个叫做金夏的亲妹妹,老金还是有点难过的样子。

    当然,这不影响我和老金的计划!酒也喝了,宴也赴了,朋友也都见过了!今天酒醒了就我们哥俩在,总该跟我交底,这个赚钱的项目到底是啥了吧?

    结果,我有点哭笑不得!不对,我是想骂街!老金这老小子,还是不跟我说实话!我一问就打哈哈,说浩子你急什么?就算有赚钱的买卖,大过年的你能干点啥?除了饭店娱乐场所开门,连银行都不办公了!

    我说你存心逗我是不是?要是没有赚钱的项目也无所谓,我过来找你玩过年啥的也是咱们兄弟开心!但是你得跟我说实话,到底有没有赚钱的项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