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6章十载弹指一挥间,人不痴情枉少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56章十载弹指一挥间,人不痴情枉少年

    我印象还是挺深的,我去打工做兼职赚零花钱,因此很少回家,还是住在宿舍里面。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老金也是如此,虽然我们干的不是同一种兼职,但他似乎比我还忙,有的时候,都没有回来住……等一下,没回来住?!难道说!

    老金没有隐瞒,很快就承认了。他说那个暑假,是他辗转联系上了白雯之后,第一次有了她的确切消息。而白雯也在得知老金考上北京之后,借口探亲,独自一人飞回国内。然后利用那几天的时间,逗留在北京,和老金相会。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

    老金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格外伤感,有种莫名的情绪涌动,言语变得欲说还休。

    我试探性的问道:那个时候,白雯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你们到底怎么样了啊?

    老金点了点头,再次喝了一杯,然后说道:是啊,她结婚了。而且那个时候已经结婚两年了,她和那个老男人住在多伦多的一处别墅里面,日子过得很悠闲。而且,她并没有继续学业,已经成为了全职的妻子——年仅二十岁出头的非常年轻的全职太太。

    我知道提到这里,老金肯定巨郁闷巨伤感,但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有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既然人家姑娘都真的嫁人了,你也就踏实了吧……挺多旧情人重逢涛声依旧一下,也不能怎么着吧……

    老金却重重的摇了摇头说道:要真的是这样就好了,我放不开她,那个时候她也告诉我,说她放不开我……

    后面的一段故事,让人瞠目结舌!

    当时老金能够和白雯重逢,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白雯在北京逗留的几天时间里面,住的是非常不错的酒店去,全部费用都是她来支付的。而老金,就像是一个穷学生一样,每次进出酒店,都会受到那些保安之类的工作人员的目光审视。

    巨大的落差并没有减弱老金对于白雯的爱恋,他甚至提出,让白雯不要再回到加拿大,不要再回到那个老男人身边,而是回到大理,由他来养她!

    白雯当时只说了一句话:金秋,你也希望我和那个男人离婚对吧!

    提到离婚,老金沉默偶了。毕竟,婚姻不是男女朋友分分合合那样简单。白雯如果要离开那个老男人,涉及到和法律相关的婚姻问题,也关系到了两个家族的利益。这绝对不是一件过家家一样的简单事情。

    沉默,只是因为他们彼此都知道,离婚和私奔,都是不可能的!他们负担不起随之而来的沉重的代价——至少在那个年代,那个年纪,他们负担不起!

    最后,白雯哭着说道:金秋,我喜欢你,这辈子只喜欢你一个人!虽然我和那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但我每天想到的都是你。我如果现在不离开他,他就会要求我给他生一个孩子……他的年纪不小了,他很喜欢小孩子……我不想生小孩,要生的话,只想给你生……

    静静的厅老金讲述,在沉默过后,我鼓起勇气问道:我说老金啊,白雯有了你的孩子?

    老金痛苦的摇头:我不知道,她在北京只逗留了一个礼拜,然后回到大理呆了一个礼拜。然后有辗转回到了加拿大,第二年,她有了小孩……我不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故事到这里,我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评价。

    年轻时候的爱情,就真的只有苦涩的回忆吗?如果因为时间距离种种条件因素,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天各一方,就真的没有可能在聚首,没有可能再续前缘了吗?

    我想并非如此。就如同老金和白雯的故事!

    即使白雯嫁做了他人,也还是眷恋着她年少的爱人!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痴情吧。

    一场重逢,一次激情,一个孩子……

    从道德和婚姻的角度上来说,白雯背叛了婚礼时候的誓言,背叛了无名指上的戒指,背叛了她法律上的爱人;但是,从情感上讲,她却没有背叛自己的心意,没有背叛年少痴恋的誓言,没有背弃和老金的承诺。

    对于老金来说,这份感情或许只有爱或者不爱,拥有或者再次拥有的简单差别。失去爱人的伤痛只是伤痛!而白雯呢?除了要在爱与不爱之间挣扎,还要在道德和誓言之间徘徊。

    让女人背负道德的包袱,是残忍的,是残酷的,也是最无奈的。白雯就是这样,为了追寻心底的那份执着的爱,甘心情愿,背负这一切。

    可是,即使如此,她也义无反顾的和老金在一起,哪怕仅有几天的时间,哪怕只有一刹那的重温旧梦。

    是谁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尽君一日欢,拼将一生休”的女子?是谁说过,“赴汤蹈火”只是发生在男人之间的兄弟情义?又是谁说过,女人是最善变的?

    时光荏苒,但唯有真爱不变!

    虽然和白雯素未谋面,但我坚信,他和她之间的感情,是真爱!

    后面的故事,我不再陌生。老金和白雯再次分别,天各一方。

    那年夏天在北京的重聚,更准确的定义,应该是重温旧梦,是彼此对昔日恋人情感的补偿。白雯回到加拿大继续当年轻的全职太太,并生下了她和某人的孩子;而老金,则在无奈和感慨之后,重新树立了人生的方向。

    在他的未来规划里面,少了不切实际的冲动。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撼动白雯的跨国婚姻的。而且,自己的存在,或许并不是真的对她好。她已经结婚,面临生子,将有属于她的人生!

    而他,也将慢慢长大,慢慢在人海中,寻找属于他的一切。

    兄弟,事业,女人,情感,以及——梦想!

    白雯,依然会出现在他的梦中,却已经渐渐离开了他的梦想。

    彼此的未来,或许会因为渐行渐远,而变得更加灿烂;那些曾经拥有的海誓山盟,曾经的天真烂漫,也将慢慢成为日记和相册中,珍藏的回忆。

    我认为,老金能够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决定,在当时不失为一种成熟的表现。事实证明他也是这样规划人生的,正在一步步的走自己的路。

    如果真的这样,也不失为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完满吧。

    可是,我不懂了!为什么时隔好几年,这个白雯还要回到大理,千里迢迢来找老金?他们之间,难道还有深到无论如何也割舍不掉的情感吗?

    我将这个疑问抛了出来,我说兄弟啊,你这不对啊!这距离你大二的时候,都过去六七年了,也该真的断了吧?再说了,就算这个白雯姑娘还点念着你,回来找你,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吧——您都已经是领证结婚的人了!

    老金脸上的表情更加苦涩,他说这些他都知道,快三十岁的人了,这些道理怎么会不明白呢?但是,白雯这次回来之后,对他说了一番话。

    白雯说:这几年她过的不好也不坏,生活平淡,在加拿大的家里面,安顿家人,照顾孩子,如此而已。

    她担心自己越来越适应在国外的舒适生活,怕她忘记了曾经、或许是这辈子唯一最心爱的男人。所以,她回来了,再一次的义无反顾的回来了。

    她还跟老金说道:第一个孩子已经不小了,现在她的丈夫想要第二个孩子。这个孩子,她自己则十分恐惧。

    处于道德,她不想让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老金——因为这样实在太对不起给了她一切生活物质条件的丈夫了。

    但是处于情感,她不想要这个孩子。一个孩子,还可以带着孩子离婚;但两个孩子呢?两个孩子如果都属于不完整的家庭,这对孩子太残忍了!

    白雯也深深的知道,一旦第二个孩子出生,这辈子将再也没有离开加拿大的机会,将会因为孩子等原因,永远的留在那里。

    而这是使她产生绝望的根源。

    白雯这次回到大理,就是想要和老金商量,如果他同意,如果他也足够坚决,就会和那个年长她二十岁的丈夫离婚,回到大理生活!

    听到这里,我从震惊变作了不寒而栗!没想到,这个女孩是如此恋旧,她的感情是那么的深沉。离婚,竟然决定离婚!而且是带着孩子离婚,是抛弃了锦衣玉食别墅豪车离婚!

    这太可怕了!要有多么坚强的意志和勇气,才能想到这样的方式!而在这之前,她和他已经有数年的时间,都没有相逢见面了!

    我不确定如果是我遇到了这样的状况,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我想我可能早就会放弃。但是,我会做出的选择不代表别人的选择,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疯狂的人,怀着疯狂的情感,为了那心中的痴念,不惜一切代价。

    白雯,显然就是这样的女孩。虽然素未谋面,但是从我这里,无限钦佩!

    情况我了解了,问题却还没解决。

    我骂了一句,我草,这么复杂的情况,老金你可是大老爷们,不能让人家一个女孩子扛着啊?你得想好了,前后都想好了,千万别犯错误,也别伤害了别人!要么,你就劝白雯,让她回去好好的做清闲的全职主妇;要么,和你现在的媳妇离婚,再等白雯和她老公离婚,然后你们再结婚……我草,你觉得累么?

    老金十分坚定的说道:我肯定不会和你嫂子离婚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劝啊……浩子你想想看,我总不能跟白雯说,我不希望和你在一起,我们就永远不要在一起了吧?!

    看着我面前的汉子这么纠结,我也替他为难。于是说道:兄弟啊,你看!她来了也有几天了,你们半夜三更在酒店里面就聚几个小时,有意思么?你觉得这样能得到过去时候的感觉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