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0章你的样子我的钉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60章你的样子我的钉子

    就这样,几首歌的过程中。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我对卡卡有了一种很特殊的感觉,或者可以说是一种冲动吧。

    我想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了解她,亲近她。

    两个女孩加起来在台上表演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另外一名男歌手出场了。

    这个哥们个子不高,声音中心化甚至是偏向女性化,他的名字叫做刘超。这哥们自己连弹带唱,基本上到十点多都是他一个人了。

    卡卡和小萝等于休息了,俩个女孩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喝着瓶装的绿茶,同时轻松的拨弄手机,像是在回复积攒了一个小时的短信和留言之类的。

    我左右看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走了过去。

    小萝首先发现了我,然后扬起小手朝我招了招。我也不客气,同样报以笑意,然后坐在了她们身边。而在这个过程中,卡卡都没有太多的抬头,始终在拨弄手机。

    小萝很是热情,声音也和她唱歌一样的甜:欢迎欢迎,看来我们酒吧又要多一个同事了!这几天“许巍”都不在啊,我们三个快要撑不住了呢!

    我客气的说道:我跟你们这些前辈不能比,还是新人,请你们多多关照。

    小萝噗嗤一声就笑了,说你还是新人啊,我看你比我们几个谁年纪都大!

    我半开玩笑的说,我长得有这么老么……

    其实,还真的是好几天没刮胡子了。我胡子长得很快,为了给自己这张不及格的屌丝脸增加点辨识度,所以我根本没想着刮,就留着胡茬子上台了。这样的话,确实显得比较老气一点。

    接着小萝的话题,我顺势问道:你们两个都是几几年的啊?

    小萝眨了眨眼睛说道:这才刚认识呀,你这么快想打听我们年龄做什么啊?

    我笑着说:就是想看看我猜的对不对。你是90后吧?

    小萝说这个不难猜啊,我看着年纪就小,你长这么多胡子,你是几几年啊?

    我盯着她看了一下,报出了自己的年纪,但是比我实际的年纪多报了两岁。报完之后,余光看着依然低头拨弄手机的卡卡,发现她应该是在听着我们的谈话,但还是不但算加入进来的样子。

    有点遗憾,然后我半开玩笑的努了努嘴,问小萝:卡卡是几几年的啊?我肯定比你们年纪都大?

    小萝抿了抿嘴,微微的笑着,但没有直接回答我这个问题。

    因为明确提到了卡卡,所以她终于抬头了,面色有点冷,说我和你年纪差不多,这有什么好问的,然后又低下头了。

    我等于碰钉子了,但还没放弃。我说卡卡,你们都在这间酒吧唱了多久了?

    小萝主动回答道,我不到一年,卡卡姐时间长。

    卡卡再次抬头说,冷冷的说道:干我们这行的,一般也干不了别的了。不知不觉年头就长了……换过几次东家,在大理三年了。

    这一次,卡卡开口说话的字数比较多,算是很认真的回答我了。

    我心中窃喜,赶紧说道:卡卡,其实你长得特别像我以前唱歌时候的搭档,真的,长得特像!我之前就差点认错了。

    卡卡把手机丢在桌上,抬头望着我,那双眼睛很漂亮,也很深沉。她朝我笑了笑。

    这个笑容很淡,也很洒脱。

    卡卡说道:你叫张浩对吧?我能理解为,你这是想我搭讪么?是不是手段有点老土啊……咱们以后就是同事了,会有很多机会接触的,想和我们熟悉起来,并不难……

    好吧,卡卡这番话,不软不硬的,将我后面很多话都堵了回去。我觉得,自己这个钉子碰的,真是太实在了,而且我一定给她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到了这个时候,我要是再得寸进尺,就是要挨耳光的节奏了,所以我只要转移话题,问了一下每天晚上要唱多少歌,大概到几点这一系列不痛不痒的问题吧。表面上,我算是已经和这两个女孩迅速的熟络起来了。

    十点半之后,我和她们又分别轮流上场,到十二点钟,她俩准时下班。而后面的半个小时,成为了我的时间——新歌手都是这样的,唱热场,唱午夜场。

    不过我是无所谓的,反正就是练歌。

    我坐在舞台,面向观众,余光却盯着这两个女孩。她们和经理轻松的聊了几句,卡卡还点燃了一根烟。不抽,就放在指缝之间。之后,经理给了她俩一人一百块钱,然后,她们就拿着自己包包离开了。

    这是我第一天在“天堂”酒吧唱歌,还算是顺利,也得到了经理和顾客的认可。楚楚有我在,做临时的服务生,也没有什么不能适应的。

    临走的时候,我趁机问了一下经理,卡卡和小萝住在什么地方。

    经理也没见外,跟我说她们住的稍远,和两外几个服务生一起租的房子。在某某某地方,晚上回去的时候,这些员工结伴走,还算安全。

    我心中一动,把这件事情上心了。

    第二天,我给阿九打电话,说你那天开的车是谁的?能不能借我用几天?

    阿九说,车嘛肯定不是我的,你要用多久了?这几天我朋友放在我那里用的……

    我说能借几天借几天,我先用着,你需要的话,再给你,我保证给你每天都是加满油的……然后再给你报销你去县中医院上班的打车费,怎么样?

    看那意思,阿九是不太能薄我的面子的。朋友的交情往往就是这样,比如是老金管他借车,他可能百分之一万不借,骂几句你奶奶的,这事儿就拉倒了。

    但我这样刚刚熟悉的朋友和哥们,借车的话,反而往往不好意思说不借。

    阿九考虑了一下,就从了。然后嚷嚷着说有两个附加条件。第一就是要请他吃饭,第二就是说过段时间,要是他做生意的话,也要我想办法赞助个一点点。

    我觉得吃饭没啥,做生意的话,要是阿九那里有合适项目,我再投点都没关系。所以也立刻答应了。随后,我等于在大理弄了一辆黑色的伊兰特开。

    这车我以前没开过,手动档的开起来无压力,而且也比较好开,起步也不肉。

    这下,我就更不想回北京了!这里有吃有住有玩有创业,尼玛现在还有车开了!真是太惬意了!

    楚楚虽然嘴山不说,但也是很高兴的。毕竟我俩晚上回老金那里都一点了快,还要打黑车。有车开的话,方便的多,自己掌控路程时间,也不用求人。

    就这样,第二天我的酒吧歌手工作,也顺利的度过了。本来想要借机会送卡卡和小萝回去的,但她这一天好像身体不是很舒服,走得比较早,所以没有赶得上。

    次日,卡卡果然没有来上班,小萝说她感冒了,请了一天假。今晚等于就我和小萝,刘超三个人撑场子。四个人变成一个人的话,实在是变得累得多了,就连“新人”的我,也唱了不知道多少首歌。

    反正一晚上四五个小时吧,我们三个连轴转。状态啥的倒是没问题,还是感觉我准备的歌少了,有点被动。另外,我的嗓子唱到了最后,和刚开始的时候,嗓音已经有了绝对变化。

    好在,累是累了点,但没有出任何纰漏,客人也都非常满意。

    随后的一天,卡卡终于出现了,她的脸色不太好,显然感冒没有痊愈。见她的时候我意识到,可能她的身体一直不是特别好,不然不会总是那么瘦,显得那么沧桑。

    不过,今天的卡卡,显然是刻意的打扮了一下。脸上化了妆,烟熏妆,显得脸颊消瘦,十分有立体感;穿了一身黑色衣服,精致的黑色皮靴。尤其是紧身的裤子,显得身材修长,腿很长很有型。

    我和楚楚到的比较早,她一来我就和她打招呼,她朝我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我递过去一瓶凉茶——这是我事先为她准备好的。唱歌的人都知道,如果感冒了要保持状态,热水的是最好的,但想要让嗓子清凉,喝点凉茶也是有效果的。

    卡卡没有拒绝,打开凉茶,一饮而尽,有点豪爽的意思。然后跟我简单的交谈,说今晚这个嗓子,以田震的歌和周迅的歌为主了,肯定合适。

    我们几个算是共事了,所以相互都很照顾。所以卡卡今晚没有唱太多首歌,而且我们前后铺垫的好,只要轮到卡卡唱的时候,前后的人肯定都不会是特别激烈的歌曲。这样能显得她的歌,沧桑沙哑中,带着的那股不屈的力量。

    卡卡也知道大家是在照顾她,所以也没有勉强自己,唱完了下台休息,就开始喝水。

    这样的话,我也能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句话。这个时候我暗暗想到,今晚可以找机会送她回住的地方了吧。

    我和卡卡在台下的时候,小萝和刘超在上面唱的时间比较长。忽然有人拍我的胳膊,我一扭头,发现是楚楚。

    当时没注意到楚楚的神色不太对劲,然后他看了看我,看了看卡卡,犹豫了一下说道:那边有客人,想要找卡卡过去坐一下。

    这话一说,我就明白了。女歌手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看来这在全国各地都是一样的。有的时候,只是过去说说话,想要认识一下,有的时候,客人还会要求陪着喝酒。

    我要是女生,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应酬。所以按照我以前的经验,大部分歌手都会推掉这样的应酬,除非是有熟人带着,或者是客人的面子真的特别大。

    果然,卡卡表情很镇定,说不去了吧,楚楚你帮我说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