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2章艳遇来了(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62章艳遇来了(一)

    卡卡笑了,笑容很好看,好像面容上的沧桑神色,都淡化了很多。免-费-首-发→【追】【书】【帮】

    之后,我俩又聊了几句。我问她感冒之后吃药了没有,她说没吃,怕影响唱歌的状态,之类的吧。

    烟很快抽完了,我俩在抽完的情况下,又聊了几分钟。这个过程比较愉快融洽。

    终于,我找了个机会开口说道:对了卡卡,你明天白天有时间么?

    卡卡反应很快,对我笑了笑:怎么,这么快就想约我了?太快了吧……

    这个回答让我应对起来很有难度。她不是小女孩,估计从我一次搭讪或者更早就知道我对她有企图有意思了,现在我这么问,更是用意明确。但她装作不露声色的反问我,我的回答和态度就很关键了。

    反正,我不能否认,也不能承认就是想约她。那样的话,显得咱情商太低了,都没法沟通交流。

    于是我故作很平静的说道:是啊,想看你有没有时间。我到大理有段日子了,但很多地方都还没有去逛,你地方熟,要是有时间的话,陪我逛逛吧……我这话也是一种试探。如果卡卡不想给我这个机会,能有多种方式委婉的拒绝,这样大家都不会尴尬;但是她一旦同意了,就等于给我留了一个门了。

    说完,我还真有点紧张。

    但是卡卡没有让我紧张多久,稍微想了一下,就回答说道:我看明天身体的状况吧。要是感冒好点,就陪你逛逛……不过,最好你还能开车,这样能省不少事情,晚上咱还得在酒吧卖命呢!

    听到这个回答,我兴奋不已!这就是同意了,等于约卡卡第一次,人家就答应了。

    随后,卡卡推门而去,我望着她清瘦的背影,总觉得熟悉。而且,虽然她穿着很中性的衣服裤子,在我看来,有种收藏的很仔细的女人味,深藏在骨子里面风情。

    我是个男人,总会被我自己喜欢的风情打动。

    再看手机,楚楚已经给我短信了,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她也是个聪明的女孩,一定知道我和卡卡在一起。我打回电话,说马上回去接你们,你叫上小萝,让她搭咱们的车走。

    几分钟后,我回到了酒吧,接上了两个女孩。小萝也是第一次跟我们同行,相比卡卡,她热情的多,也更喜欢聊天。

    她还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我,张浩,刚才你送她走了对吧?

    我笑笑没有否认,拿出了一盒早些时候准备的感冒药,让小萝给卡卡带回去——之前不是忘记了给卡卡,而是觉得当时给卡卡,显得目的性太强了,双方都尴尬。稍后由小萝带去,卡卡心里面也会明白,但至少不用当面给我态度了。

    次日,我跟楚楚说好,晚上等我去接她,白天和金夏自由活动。然后就去接卡卡了。

    最让我忐忑的是,卡卡会不会带上小萝一起逛?首先两个女孩是住在一起的,另外卡卡如果只是对我客气的话,多半也会拉上小萝,不给我绝对单独一起的机会。

    还好,下来的只有一个人,卡卡!

    她今天没有化妆,比较清新。脸色显得稍微有点苍白,但五官的轮廓,还是很鲜明的。眼睛不大,但眼眸很明亮,很有味道。

    女人真的是千变万化的,只是妆面的不同,就可以有不同的气质和风情。

    于是,今天就成了我和卡卡的约会时间。

    逛的地方,也就是之前我去过的那些。我们逛的节奏并不快,有点像是休闲的意思。然后吃小吃,照相。

    从这点上看,卡卡虽然气质上面趋近于成熟,但毕竟也还是具备现在女孩子的全部特点的——对照相很感兴趣,自拍,街拍,拍小吃。我也给她帮忙拍,不得不说,她这样的身材和脸型,非常上相,都不用秀秀,也会有不少然愿意欣赏。

    下午晚些时候,我们又一起吃了晚饭。期间有人过来卖花。

    我想也没想,就买了一朵,递给卡卡。卡卡被我逗笑了,说我都这么老了,还真有人愿意给我送花啊?

    我说小小一枝花,不成敬意。今天你还陪我逛了呢!

    卡卡收下了,表面上没啥,但我知道,她还是挺开心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到了该回去接楚楚的时间了。

    卡卡说先送她去酒吧,昨晚得罪了经理,今天早点过去聊会,趁着状态好多唱会。

    我送完她,再去老金家里接楚楚,楚楚埋怨我说:都几点了,说好了我是从中午之后都要在酒吧帮忙的。

    我笑着逗她说,没事,下午有啥客人啊?再说了,你就算晚去了,我多唱两首,经理也就知足了。

    总而言之,对于这份“天堂”酒吧的工作,本来我就本着连玩带捡歌的目的;现在和卡卡有了一点点进展,目的已经有点彻底转换了。

    至于我和楚楚的作息时间,其实酒吧并没有那么严格,处一段时间之后,就都是朋友了。尤其是我们拿的这点象征性的钱,更不会让经理和老板有什么微词的。

    整整一个晚上,我和卡卡好像生出了无穷的默契,不仅仅是交替唱歌,选歌,还有互动和合唱,都非常的和谐。

    感觉除了音乐上面的沟通之外,似乎在演唱的情绪上,也能彼此融合。就连小萝都拼命鼓掌说,卡卡今天的状态和之前很不一样,好像感冒一点影响都没有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唱歌唱得比较爽,所以不觉得累,而且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间就到快十二点了,卡卡情绪不错,好像昨天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和经理也不断热聊,拿到了演出费之后,然后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

    这个眼神,让我觉得有些隐藏的含义。不管有没有,我都借机迎了上去。

    我说你感冒没好,还是送你吧。卡卡看了一眼还在舞台上唱歌的小萝,没有拒绝。

    我朝着正在收拾桌布的楚楚一眼,她收到我的眼神之后,朝我点了点头。毕竟我妹妹,还是很懂我的,知道我要单独行动了——我对卡卡有点意思的事情,没必要瞒着楚楚的。

    饭后我俩前后脚离开酒吧,就像是不经意不刻意那样。

    上了车,我俩之间气氛依然比较轻松,简单了说了一些话,都是关于今晚的歌曲的。

    不多时,已经到了卡卡住的地方附近,我车停下来了。这个时候,她没急着下车。

    我笑着说道:今天别抽烟了,你感冒还没好利索呢。

    卡卡轻轻摇了摇头,说不抽了,嗓子不成。我其实一般也不抽烟,就是点着了也很少吸的。还有,谢谢你了啊!

    我说没事儿,顺道的事儿!

    卡卡说不是,是昨晚你让小萝给我带的感冒药。吃了一颗,今天才好转的。

    我说那我也是有私心的,你感冒好了,才能陪我逛街对吧。

    卡卡也笑了,说那我走了啊,明天见?

    我情不自禁地说,等一下!

    她眨了眨眼镜,问我还有什么事么。

    此刻,卡卡的那个眼神,有点像是要说话,闪动着让我有点迷醉的光泽。

    所以,我直接拉住了她的手。

    卡卡没有说话,稍微低下了头,眼神还是紧盯着我,像是在审视什么,眼眸中的光芒更加闪烁。

    下一个瞬间,我侧身揽住了她的肩膀,然后抱住了她消瘦的身躯,吻住了她的嘴唇。

    只是我没有想到,卡卡想我屈服的这样快,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她已经早就预感到了一切,然后只是默许我们的情绪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已。

    卡卡和我交缠了几秒钟后,勉强透过一口气。喘息着说道:张浩……这里是路边,会有人看见……

    卡卡眼神闪烁,将衣领收紧,低着头说道:前面往右不到一站地,有一家宾馆……

    之后的事情,发生的快如闪电。我飞车一般的来到了卡卡所说的这家宾馆,然后开了一个房间,178块钱。

    午夜是如此的寂静,但在我,心跳却让我的整个世界喧嚣起来。

    一阵疾风骤雨之后,卡卡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顺从的让我抱着。顺从的好像一只意味着主人的小猫咪。

    此刻,我忘记了她那张平时看起来非常冰冷的脸,也忘了她深沉沧桑的眼神,只剩下陌生的美丽的温柔残留在我的怀中。

    卡卡还是不说话,也没有想和我说话的迹象。我想了想,率先开口说道:卡卡,你可真漂亮,身材太好了……

    卡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张嘴咬了我肩膀一下,然后才说了一声很简单的,谢谢。

    我有点口干,觉得这个时候还应该多说点什么,不然的话,显得太沉闷尴尬了。

    于是我轻声说道:对了,谁说你冷淡了?你那么好,只是别人不懂你有多漂亮……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的让我觉得有点不真实。

    到这场激情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我们才想起来彼此其实还是比较陌生的。但事实上,事情已经发生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可是,为什么她的表面看起来,是如此冷漠?难道这种冷漠是伪装?是为了隐藏自己的的某一面?又或者是,为了刻意扮演那个沧桑的酒吧女歌手?

    真实的原因我不知道,也许或多或少都有可能吧。但不管怎样,卡卡一定是寂寞的,她的心在很长一段时间,一定是寂寞的!

    有的人因为寂寞,会做出很多出格的事情,甚至是疯狂的事情;也有的人因为寂寞,会更加的禁锢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好像是寒冰一块。

    卡卡显然属于后者,但在这个晚上,她同样也是疯狂的,这说明寂寞的人各有各的表现形式,但归根结底,还是殊途同归吧。

    一个女孩,一个年轻的女人,绝对不可能永远是寒冰一块。她们在某个时候,必须要有机会释放自己的情绪,释放真实的自己。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身体和情感,真正的有血有肉起来。

    这,就是卡卡给我的感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