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6章神秘黑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66章神秘黑蛇

    一时间,我还真觉得什么寺庙啊,古刹啊之类的地方,也未见得有多么的远离世俗,其实也只是带着一种精神信仰,存在于我们现代人生活环境中的一部分罢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当看到文件夹里面的照片,我更觉得新鲜了!照片上,几乎就是个废墟啊,尼玛哪里来的寺庙啊!也就有个烂了的地基而已,什么建筑啊,围墙啊,什么都没有,照片上面都是各种各样的林木,显然这个地方还真的有可能是荒废多年的建筑。

    我惊讶的问道:你要给这个废墟做图纸?

    老金点了点头,说,不然怎么样?这也是我们的工作!这里要建设一座新的寺庙,我的任务,就是将这里的全部建筑,完整的设计绘制出来!

    之后他给我简单的讲解了一下,这个项目的由来。寺庙嘛,其实也确实是能赚到香火钱的地方。有些寺庙的源远流长,是有很多年代背景的。比如大理的崇圣寺,还比如北京城的潭柘寺。不是优速老话么:现有潭柘寺,再有北京城……这些寺庙就算是重修重建,也至少是有底蕴的,有传说的,有文化底蕴的。

    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很多地方很多寺庙,完全是当地旅游行业的产物。卖门票赚钱,香火钱赚钱,甚至假和尚算命赚钱。也有一些新闻,说是哪里哪里拆掉了取缔了假的寺庙,曾经轰动一时。

    而老金现在手上的这个任务,就是有个投资商,想要在这个废旧的寺庙(或者这个地方其实本来并不是寺庙,只是立项的时候,给描述成寺庙,但我本身并不知道其真正的前身)上,盖一座新的庙宇。

    有投资,当地的旅游局也批复了,等于这个项目就已经上马了。然后,自然在修缮重建之前,设计规划的工作,就交给老金他们单位了。

    我半开玩笑的说道:兄弟啊,也真是为难你了!这哪里是修啊,简直就是重新设计!你这个能干得了?这个你要是干得了,我估计你给开发商设计楼盘,也是做得了的!

    对此,老金丝毫不客气,说自己的能力已经可以设计住宅楼宇了,办公楼也可以。只是这种活,不是经常能碰到的。

    然后,看到这个庙宇修建计划的材料,老金自己暗暗皱眉,嘴里面也骂了几句脏话,说光靠这些材料,是没办法搞设计的。照片和原始资料都太有限了!这样做不了……

    我下意识的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老金问我:浩子,我记得你昨晚夜里过来的时候,是开着车的对吧?

    我笑笑:是啊,你是知道我的,现在的我,既然在大理也能弄到车开,肯定是不愿自己多走一步路的,这已经习惯了。

    老金大喜,说这样就好了,现在你就开车,带我去这个地方,老子要实地考察一下。这样的话,才能开始给设计啊!

    我说没问题,那就出去走走!反正白天我没事做,跟着出去晃晃,求之不得。

    然后老金就开始找设备,单反相机,还有望远镜,还有什么测量直线的简单仪器什么的,反正我也不认识。

    收拾了一个箱子,然后老金跟同事打电话说了一下,就跟我一起离开了。

    车开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样子,就来到了指定的低点。云南是个很多绿色植被的地方,只要有山有水的地方,肯定是植物茂盛的。而且基本上是不分季节的,到处都是郁郁葱葱。

    车停到路边,老金带着一箱子设备,带着我就钻进了树林里面。

    我草,别说这两人往树林里面一钻,还真的有点渺小,感觉是要被丛林吃掉了!

    怎么形容呢?我也不是没有进过山,也不是没有见识过比较茂密原始的森林环境,但这片林子给我的感觉,还是非常特殊的。

    首先,是这里的气候和植物的类型。我之前生活的北方,就算进山,也看不到很多这里的植物和树木,尤其是叶片比较大的那些。

    不管是在北方也好,在这大理也好。当我们形单影只的进入到这样的大自然环境里面,都会显得我们这些个体无比渺小,而显得大自然拥有无比的力量和胸怀。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当我随着老金踏上这片森林的土地的时候,有种非常古怪的感觉,似乎,这里藏着什么很古老的东西,特别的悠远;而且这里非常寂静,甚至是大白天大中午的,都寂静的可怕。

    不过,老金显然并不像我似的,想的这么多这么复杂,健步如飞的,好像对这种现场取景的事情,习以为常。

    不多时,我们按照以往的材料,找到了这处废墟,还真是破败的等于平地建设一般。地基都成为黑色的了,也分辨不清究竟是黑色的木头还是石材,突出地面的部分很少,即使有,也长满了植被铺满了藤蔓植物。

    老金取出相机,开始使劲的拍摄,各个角度都有,显得格外专业。然后还有测量直线的工具,将设备架上,之后拍中远景。

    大概忙乎了一个小时,地基这里的各个角落,全都照便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出了不少力气,基本上全都是老金在指挥着。

    完事儿了之后,我开玩笑说,兄弟啊,这还挺好玩的!感觉跟野外探险似的,今天没白出来陪你啊,好玩好玩!

    老金拍了拍我的肚子,说浩子啊,我就是说实话了吧,这等于咱们才刚刚开始啊!刚才照了旧址的照片,现在要照一下外围的情况。只有当所有的材料都搜集好了,所有的任务都完成了,才算是这个考察工作结束。

    对此,我也没有啥意见。跟这老金一动寻找了拍摄的地点,将拍摄的范围扩大。

    其中,有些照片真的已经距离那片此前旧地基很远了,但依然在老金所描述的有效范围之内。可想而知,这座日后才可能建成的寺庙,将会很宏伟,而且占地面积不小。

    因为扩大了拍照的范围,所有从一个拍摄点移动到另外的拍摄点,都有大几十米的距离,或者更远点吧。

    重复的工作做得多了,自然就会生出来麻木反感的心态来。我和老金也不例外,已经折腾了不短的时间,正好找地方休息。

    不远处有三四个特别高大的林木,表皮漆黑色的,缠绕着好几种藤蔓植物。地面也稍微平整点,算是可以坐着靠着休息吧。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一屁股坐下的时候,就觉得格外沉重,好像自己再也不想站起来一样。我和老金享受难得休息的时光,拿出烟来一人一根,烟雾缭绕,显得树林这方寸之地,还挺有诗情画意的,衬托的景色更朦胧了。

    可是,一般我抽烟都会精神,这会抽烟越抽越困。第二根完了,眼皮就快要打架了,平时午后我也犯困,但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困的状态啊。

    甚至在某一刻,我的视线是模糊的,已经处于靠着睡着的状态中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好想听到了一种声音,很轻,却始终萦绕在我的耳朵边上,好想是夏天的鸣蝉,那样持续的发出沙哑的震动声音,但比鸣蝉的声音轻柔很多,也低沉许多。

    猛然间,我觉得有什么东西砸中了我的肩膀,好像砸中我肩膀的东西还会动!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摸,结果手感滑溜溜的,伸手举过面前一看,我草,惊呆了!

    尼玛,这是条黑不溜秋的蛇啊!刚才竟然是有条蛇落在了我的肩膀上,还尼玛往我身上蠕动呢!情急之下,我下意识的手腕一抖,马上把这条蛇丢出去,然后我还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喊的很突然,尤其是在无人的林区这样喊一嗓子,显得格外吵闹,甚至是有点喧闹了。本来老金见我休息中不太想说话,自己也眯上了眼睛闭目养神。我一叫,马上睁眼凑到我边上来了,还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这个时候已经把刚才手里面的东西丢出去了,这才想到了尴尬,才想到了刚才吼的那一嗓子,实在是太不爷们了。

    不过好在,老金是我自己的兄弟,又没有旁人,所以我觉得这种程度的跌份,还是能接受的。于是,实话实说,告诉老金刚才有蛇落在了我身上。

    老金脸上的表情马上变了,似笑非笑,望着我说道:浩子,她奶奶的!你小子就吹牛吧!现在什么季节?蛇都睡大觉呢,哪里有可能爬出来还正好落在你的肩膀上?

    原来,这老小子是不相信啊!

    当时看老金这种反应,我面子极其挂不住,有点着急澄清。指着片刻前那条蛇落地的方向,说你看啊,这是不是一条蛇?

    老金表情稍微严肃了一点之后,主动站起来,拨开那片草地……见鬼了,尼玛没有蛇啊,连蛇的鬼影子都没有!

    这不可能!我当时也站起来了,因为我眼睁睁看到那条黑蛇被我丢在那里的,而且我的视线一直没离开刚才那个范围,并没有发现蛇爬走,反而是留有一道细长的黑影在视线中。

    可是,那里确实没有蛇,只有一条黑色的细长枯枝。老金将那根枯枝捡起来,在我面前晃了晃,然后随手丢在了一边。

    没找到黑蛇,我无话可说,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下意识的去看那那节枯枝的时候,好像这玩意又开始蠕动,而且很快找不到了。

    这是怎么了?见鬼了么?我心里面暗暗骂了好几句。不过可没敢再跟老金提,就开始给自己的自我催眠一样的灌输这样的思想:刚才是自己眼花是自己眼花!

    老金已经开始往下一个拍照低点走动了,我跟在他后面。然后警惕的左顾右盼,这种感觉很不好,因为我在左顾右盼的过程中,好像很怕忽然看到什么古怪的东西,也害怕刚才那只我明明捏到了手里却变成了枯枝的黑蛇,忽然再次从天而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