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8章断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78章断指

    我们谁也没多说什么,跟着大个子往外走。「^追^书^帮^首~发」穿过走廊和堂屋,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其间,我眼睛使劲往外看,发现院子里面全都是人,院子外面隐约全都是车。这些人有男有女,都比较年轻,有不少直接拎着家伙,砍刀和铁棍什么的。很明显,这不是马华手下的人,因为这些人看架势都是想要往里面进的,却被几个小混混拦住。

    这些人没有硬闯,但是人数和气场上面,已经比这个院子原来的主人,马华手下人强势多了,基本上等于从外面道里面,把这个院子都包围了。

    这个情景,让我心跳加快了很多。很显然啊,这是后来赶到这里的援手!尼玛这些大混混小混混男混混女混混肯定不是老金叫来的,一定是那个所谓的“江湖大佬”的关系。

    真够牛的啊,就这么一会功夫,就聚集了这么多帮忙的人!我不由得更想知道,这个所谓的“江湖大佬”,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神通,有几条胳膊几个脑袋!

    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挤满了人!这里面除了生面孔之外,竟然有好几个我认识的人!

    其中,坐在主位置上的,竟然是“天堂”酒吧的老板,卫冬青!

    他的身边,是酒吧的大堂经理,还有一个我很熟悉的服务生。就这三个人!

    而在酒吧老板卫冬青的对面,则坐着一个三十多岁,身材敦实黑壮的男人,短头发,脖子上面露着一条粗金链子,脸上横肉上面,似乎都写着“黑社会”几个字。这个人应该就是马华不假。

    但我不敢相信,难道我们酒吧的老板,就是老金口中大理黑道中的“江湖大佬”?

    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们进来之后,卫老板首先就是朝着我笑了笑,并且举手示意。

    我的脑子乱了,顿时乱了!

    阿九兴奋的跟猴子一样,直接喊了一声老大!

    卫老板没有再看我们,而是望向了身边的金链子男人,脸上的表情不怒自威,大声说道:这都是我的人啊,有的是我的小弟有的是我自家的妹妹,还有的就在我酒吧上班……华仔,你这样把我的车和我的人都扣了,这误会也太大了吧?

    从表面上看,卫老板就是一个生意人的样子,还是不太起眼的那种;但对面坐着的金链子马华,却一眼就知道是个混黑社会的狠角色。

    但偏偏这个马华,在卫冬青面前,显得很低调,也很压抑自己。我想,这就是所谓的气场吧。如果卫老板真的比马华混的早,混的好,根比他深,自然这件事情的处理上面,就要忍让,并且卖个面子。

    事实上,卫冬青来到这里,在这间房间里面,并没有浪费多少力气,对方就提出了大事化小,是一场误会这样的言论。

    听到这里,我心里彻底踏实了下来,觉得自己算是死里逃生吧,而且这件事情也就应该能彻底的画上句号了。

    没想到的是,卫冬青却面色不改,丝毫不领情面,问道:把我车扣了,人绑了,放了就算了……但是,我想问问你马华,你的货丢了,这是怎么回事?真的丢了么?

    马华脸色很尴尬,沉声说道:货的话,不管丢不丢,我就当做没有丢,卫老大的人,也不可能吞我的货……

    话音未落,再次被卫冬青打断:不行,绝对不行!丢了就是丢了,没丢就是没丢!我现在也算是生意人了,今晚上这么多的过往的兄弟朋友来给我的人帮忙,事情总要有一个结果!如果你的货真的被我的人吞了,我让他们赔钱,道歉,绝对不姑息!但如果货没丢的话,究竟是谁吞掉了货,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马华陷入沉默,过了片刻,他重重的哼了一声:阿龙呢?把阿龙给我找来!

    旁边的马仔开始打电话,整个房间的气氛显得焦灼而又紧张。但卫老板,却气定神闲,好像什么都不在意,又好像是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一样。

    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我其实特别想要上前感谢一下卫老板,连夜前来搭救我,这不算救命之恩算是什么?很多话都想说,但是,此刻我没有说话的份儿,不可能主动上前。

    十几分钟后,外面响起了摩托车的声音,阿龙急急匆匆的进了房间,见到了马华之后,叫了声华哥,然后就闭上了嘴巴。因为这个时候,马华的脸色是非常难看的,而且气场上面,也完全被卫冬青压制住了。

    马华猛的一拍桌子,说你给我跪下!

    阿龙愣住了,马华站起来狠狠的给了两个耳光,然后踢了他的膝盖。阿龙终于跪下了,却还仰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马华大声喝道:你说,货怎么少了?

    阿龙嘀咕了一句“没少”,然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说道:是被这些人吞了啊!

    马华又是狠狠的给了一脚,骂道:说实话!

    卫冬青不动声色,在旁边说道:华仔,你不要强迫手下,让他一点点的回忆,好好的说话,一五一十的说,到底我手下的人,有没有吞你们的货!

    阿龙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卫冬青,可能是认出来这位大理当地的“江湖大佬”了,吓得脸色都变了。慌忙说道:货没有丢,没有丢,都在呢……

    马华脸色变了几变,扭脸说道:卫老大,你也听到了,我手下说货没丢……

    卫冬青哼了一声:没丢?不会吧?没丢的话,就是栽赃诬陷我的人了?

    听到这里,阿龙焦急的喊道:华哥,老大,我没有啊……当时不是说……

    “啪!”马华又给了阿龙一个狠狠的耳光,阻止他说话:行了,还不够丢人的!我看货是被你自己吞了,再栽赃给别人的,对不对?

    到了此刻,阿龙似乎终于明白自己被叫来的意义,哇的一声哭了,跪着挪动膝盖,想要抱住马华的腿,却被马华一脚踢开。

    卫冬青淡淡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现在事情都清楚了。遇到这种情况这该怎么办,华仔你按照规矩处理吧……

    马华脸色比乌云还要深沉,呼吸了几下,像是在努力的平定气息。然后撇嘴说道:吞了自家胡的货,剁手指!来人,拿家法!

    听到剁手指三个字,我浑身一激灵,这也太血腥了吧?

    下意识的捅了一下旁边的阿九。

    阿九斜眼跟我说道:浩子啊,你少见多怪了,砍手指算得了什么?遇到狠一点的老大,整条手都给砍下来,还要把砍掉的手喂狗呢!

    阿九说的是否夸张我此刻无从印证,但是,马华的手下,真的拿来了一条黑色的板凳,还有一把一尺来长的雪亮砍刀。

    阿龙开始的时候傻眼了,等到板凳和砍刀拿出来的时候,他才开始害怕。

    这杀马特哭的跟狼嚎似的,想要挣扎,却抵不过另外马华的几个手下。

    三个小伙子,两个按住阿龙的肩膀,一个挤住了他的胳膊,让他的手掌摊在板凳上面。

    马华深深吸了口气,指着身边的大个子说道:你去做!

    大个子眼神闪烁,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站了出来,从桌上拿起了那把砍刀。

    他盯着跪在地上的阿龙,最里面不知道嘀咕些什么。用不拿刀的手,拍了拍阿龙的脸蛋,像是表示亲昵,又像是表示安慰。

    阿龙叫到:别,别砍我……你敢动我……

    大个子无奈,狠狠的说道:兄弟,你要是老实一点不乱动,我保证只砍断你一根……乱动的话,就不知道砍到哪里了!

    阿龙听到这里,再也不说话了,只是浑身不断的起伏颤抖。

    屋子里面十几个人,全都在盯着跪在地上的阿龙,在等待着马华所谓的家法断指。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身后传来了急促的呼吸声。

    一扭头,发现是金夏,正强行按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不会叫出声来。

    她发现我再看她,强忍住情绪的波动,低声问道:不会,真的砍吧……

    阿九也听到了,用手指作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别说话啊,人家在执行家法,很严肃的……小夏你也真是的,当然是真的砍了,一刀下去,手指头就飞出去了……

    金夏受不了阿九言语上面的刺激,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大个子已经准备下刀了,在同伴按住阿龙手掌的前提下,他也按住了阿龙的手腕,嘀咕了一句话,大概的意思是让他伸出那只手指。

    我隔着几米的距离看了一下,好像阿龙还是死活不愿意伸出手指。

    大个子直接掰开他的手掌,阿龙发出一声惨叫,好像小拇指都被折断了似的。

    然后,大个子没费什么力气,朝着板凳就是一刀,半截小拇指就断了,阿龙惨叫声更剧烈,然后血流了不少。

    马华挥了挥手,让手下人把阿龙抬出去了。一路上,阿龙的惨叫声,让人心慌意乱。

    我听到,身后传来了金夏的哭泣声音,这让我心情也变得很复杂。

    像我们这种人,本来都不是暴力的人,却卷入了这种事情。我们受了委屈,受了侮辱,受了惊吓,按照正常的心理来说,我们应该会非常憎恨马华这些人,恨不得这些王八蛋这些混混都死了才好!

    但是,金夏的心中,又是作何感想呢?她为什么会哭,是心疼这个杀马特的小年轻么?还是说,在她的心中,还将这个坑了她的小混混,当做是贴心很近的人?

    她一定不会承认,但是眼泪代表了很多。

    我想起来了,金夏说过,虽然她和阿龙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但这个杀马特毕竟是她这二十年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