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2章那就这样吧(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82章那就这样吧(一)

    他后面的话,却让我更加震惊。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张浩,刚才我说的话没有别的意思,要是在两三年前,我看到楚楚一个人来到我们大理,又在我的酒吧住脚,肯定早就要弄上床了,但是现在不行了……刚才你也见到了,我老婆,认识好多年了,一直跟着我……年前的时候,她怀孕了!”

    “所以,就算楚楚很和我的胃口,我也不打算动了……那天除夕,我看到你是金秋带来的朋友,又比我们当地人气质好得多,很对我的眼,所以我才让楚楚跟你结拜,就是想让你能照顾她。有一个结拜的哥哥照顾,我也不用惦记了,对吧……”

    我咽了口吐沫,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卫冬青的这番话。

    他却不等我反应,一手将烟头弹开。紧接着,双臂种种的落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张浩,可是我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挺厉害的,在我的酒吧唱歌没有几天,就和卡卡好上了……”

    卡卡?!听到这两个字,我顿时觉得五雷轰顶!终于知道刚才一路上我为什么心慌了!虽然自己不愿意这样去设想,但卫老大还是将话题转向了我最恐惧的那一个!

    不错,我和他有什么交集?除了老板和员工的关系,除了他救了我一次,这些不足以让我恐惧!然而,我却和卡卡睡了觉,而且不止一次!这等于我睡过了他的女人啊!

    于是,当他的手臂落在我肩膀上的时候,我腿肚子都快转筋了,差一点就瘫软了。

    是啊,他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毒贩在他面前都哆嗦,都得被迫剁了自己小弟的手指头……我草,我睡了他的女人,该不会他要剁了我报复吧?

    当时,我的惊恐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然而,卫冬青在拍了我几下之后,轻叹了一声。

    “卡卡,这几年在大理,她挺不容易的……”

    “如果她真的能喜欢你,想跟你的话,张浩,你对她好些吧……”

    说完这句话,他松开了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臂,扭头朝着距离酒吧反方向,大踏步的离开。只留下惊诧的我,细细回味他的话。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句话,却包含了很多信息。尼玛,卫冬青让我对卡卡好点,是什么意思?卡卡想跟我?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已经睡过她了,这算是艳遇吧,算是一夜情吧,但还怎么对她更好一点呢?难道让卡卡做我正式的女朋友?

    又或者,这是人家卫老大在试探我?还或者,因为卡卡是酒吧的台柱子,他让我照顾好卡卡,其实只是为了让我安抚卡卡的情绪,让卡卡日后好好守在酒吧唱歌?

    想法很多,很乱,顷刻间我已经失去了头绪。

    一阵冰冷的夜风,将我吹醒。此刻,时间不早不晚,我该怎么办?

    下意识的,我选择了前往酒吧,从那天晚上被马华手下绑架,我好几天都没去酒吧了。或许,我是很想让自己在音乐中冷静下来,脱离这种杂乱的情绪;又或者,我是急切的想要在酒吧见到什么人,得到我自己心中想要的答案。

    音乐,简单婉转,带着淡淡的哀伤;声音,沙哑而沧桑;妆容,是冷漠之中透着的美丽骨感!舞台上,正是卡卡在用她独特的嗓音,歌唱;台下,是不少的客人,不少都在认真聆听这歌声。

    我尽量想让自己少些存在感,但当我出现在酒吧门前推门而入的时候,还是有不少人注意到了我。

    正经过这里的经理朝我会心一笑,朝我点了点头,示意。

    而远端的楚楚还有其他的两个服务生,也朝我摆了摆手。

    而舞台上那个我最不想惊动的人,那个已经和音乐歌声融为一体的人,也同样发现了我。她冰冷淡然的眼神里面,略过了一道光,那是我能够读懂的神采。

    “下一首歌,要送给一个人……”

    短暂的旁白后,卡卡切换了另外一首伴奏。

    台下有客人起哄,追问道“送给什么人”?

    卡卡不回答,望着我站着的方向,唱出了这首歌。

    “忘了许久的欢喜

    在你真情的眼里

    慢慢想起

    那是怎么样的感情

    开始离不开你

    有一点,有一点

    想见到你,想见到你

    若不是因为你

    我依然在风雨里

    飘来荡去我早已经放弃……”

    这是一首很老的老歌,本来是男声唱的,在卡卡这幅嗓子唱出来的时候,却也动听极了。

    台下的客人很多都鼓掌喝彩,也不管听没听过,我站在不起眼的角落,听着这首歌的字字句句,眼眶中有种湿润的感觉。

    是谁说过,有些人许多年都在一起却不了解彼此;但也有些人,只是擦肩而过,却彼此交心。

    卡卡,这个有着桑仓过去的女孩,这个外表如冰霜般寒冷的女孩,却在这些天里,始终惦念着我么?

    我爱酒吧,不管坐在舞台上还是站在舞台下,我都爱。

    人们都说,当你爱上一件事情的时候,当你沉浸其中的时候,时间就会变的很快,飞逝一般的在身边溜走。正如我的此刻。

    当我听到卡卡的歌声,当我置身其中;当我收到了她的眼神,此前所有的情绪,关于繁杂的心绪,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随后的两个小时里面,我做着这段时间以来,每夜都会做的事情,和其他的歌手聊天,当然,还是有唱歌。

    其中,我和卡卡一起在舞台上合唱,同样是一首老歌《明明白白我的心》,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们两个人不光眼神交换的是亲切和温柔,她还主动牵起了我的手——掌心的温度,比我手掌还要微微温暖。

    完成我们彼此的演唱部分之后,我和卡卡找了一个角落做了下来,在我们之间,有很多话想说,一定是这样的。

    当然,这张桌上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小萝也在,就和往常一样。

    我确定,在我消失的这几天里面,卡卡并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有给我发哪怕是一个短信,但是她始终惦念着我,关心着我。而且,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也一定有渠道知道大概。

    因为即使卡卡没有开口询问什么,小萝也凑热闹一般,问个不停。十分热情。

    这小丫头,虽然跟我没有那么那么的熟吧,同样让我感觉到温暖。

    在这个气氛下,我当然不能直说自己被绑架了,也不能和卫冬青之间的事情全盘交代,我只说,遇到了点麻烦,现在麻烦解决了。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转眼就到了午夜时分,楚楚的工作也差不多完成了。她主动走过来问我,要不要一起走。

    我想了想,悄悄告诉她先走,不用等我了。

    然后就是卡卡,她趁着小萝去洗手间的功夫,表面上很平静的向我说道:张浩,跟我详细说说这几天你遇到麻烦的事情吧……

    嗯,言下之意,就是要好好聊聊。好好聊聊的话,肯定就要换个地方了,什么地方呢?没有比开房更加合适的了。

    鬼使神差,我立刻点头同意了。

    还是那个酒店,甚至,似乎还是我们之前曾经睡过的房间。这大概预示着,将上演之前重复过的事情吧。

    一进房间,卡卡就像是褪去了伪装,十分轻柔的抱住了我,表情也不再冰冷。

    她带着关切的问我,这几天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心中无限感慨,将大致讲述。期间,她始终认真聆听。

    当然,我讲到最后是通过卫冬青的面子救了我们三个人,他和我们在酒桌上约定不允许我们开酒吧的时候,卡卡的表情明显不自然了。

    于是,自动暂定,暂时没有说出卫冬青在雕塑边上交代给我话语的那一段。

    我试着转移话题,问道:你怎么这么大反应啊?

    卡卡有点慌乱,但几乎在一刹那恢复了平静,她在我的脸颊亲了一下,然后轻轻抚摸,说道:我是觉得,你们这次确实挺危险的。也只有他能帮的了你们吧……其实,我是觉得很意外,我不知道你们打算盘下来对面那家餐吧!要是真的这样的话,其实我可以考虑去你们那里驻场的……

    这句话说完,我忽然有点后怕。是啊,这可能是卡卡此刻随口说出来的话语。但如果金夏那里不出事儿呢?等到我们的酒吧正式交接运营起立,卡卡肯定还是会知道的。到了那个时候,如果卡卡真的来到我这里而放弃几年来坚持的天堂酒吧,卫冬青会作何行动?

    他是江湖大佬……我不敢多想了。似乎,放弃“樱花”作为交换条件,也并不是什么特别糟糕的决定吧,至少,我和我们几个弟兄,不会因此而得罪我们得罪不起的人吧。

    讲完了这几天的经历,卡卡算是比较踏实了,而且对我的坦诚,也显得十分满意。

    我的心情很复杂。卫冬青的那几句话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这种状况,卡卡第一时间发现了,这是必须的。

    她揽住我的脖子说道:张浩,你怎么了?在担心什么?

    我望着她,没有回答。

    她带着特殊的语气笑了,说道:这么心不在焉啊……让我想想看,你是担心卫冬青吧?你怕和我睡觉,之后卫冬青会找你麻烦?

    其实卡卡很聪明,到这里都猜测的十分确切。

    我没回答,就算是默认了。

    卡卡不屑的摇了摇头,抚摸了一下我的脸,然后说道:别担心,他该知道的话,早就知道了……该对你动手的话,也早就动手了,没事!我和他早就没有关系了……

    卡卡还补充说道:就算有什么事,咱们也一起不止一次了。你今晚有没有做过什么,也都无所谓的吧?难道要咱俩现在就把事情掰清楚?分清楚?有这个必要么?

    我摇头说没有必要。

    卡卡笑了,说这就对了,其他的有什么的,可以明天再说了,现在,谁也管不了我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