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4章因果报应(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24章因果报应(二)

    这一脚踢得很重,我整个人再也站不住了,唯有瘫在地上。★首发追书帮★

    几个人很麻利的将我按在地上了。我的脸被一只大手压住,基本上嘴巴边上就能吃到泥土和草叶子了!

    之后,我就挨打了!尼玛,浑身都没有跑了,结结实实的挨打!这跟我小时偷西瓜的时候,被瓜农抓住的时候差不多。只不过那个时候,瓜农大爷直接脱下鞋子抽我的脸,我只有脸上挂彩了!这下可好,全身上下哪里都没有好受的!

    就是那一次被包子脸给欧了,也没有现在惨啊,那个时候挨打是为了争气,而且是我先打了对方,至少也暂时占据上风过。可现在呢?纯过街老鼠被打!

    打了也差不多了,我被拉起来,其实站起来都费力了。而且我知道自己鼻子和嘴巴都有点流血了,也没办法,没人心疼我。

    那些成年的村民押送着我,然后一群小孩子好像小蜜蜂小蝴蝶一样围着我,好像这个热闹让她们非常开心似的。

    然后我走了好几百米,被推进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这个院子显得有点老旧,但可以说是非常的简洁吧。

    屋子里面有个老人家,看起来有七十多岁了,脸上全都是褶子,但是紧绷绷的显得精气神很好。这个老头明显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有种严肃的威严。

    我意识到,尼玛这个老头可能是村干部啊!这里不实行村支书的话,至少也是个村长啥的!这是要把我带到村长这里,有事儿问村长啊!

    挺宽敞的一个屋子,顿时被村民挤得满满当当的。两个壮汉将我压在地上,双膝跪倒。然后另外有个人向着老头村长,嘚嘚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村长就这样听着,表情严峻。时不时的用干涩却有力的声音,询问几句。

    说了几句之后,语气就更加严肃了,然后稍微提高了声音问了一句什么,紧接着就环顾四周,那个眼神是在征求周围人的意见。

    那些当地村民开始一言一语的说话,很是气愤的样子,多半都对我指指点点的。要让我猜测的话,肯定是说我是有问题的。里面夹杂着一个单词,就是china!应该是说我是中国人的意思吧。

    这个时候,村长老头语气稍微放缓了一点,问了一句疑问句。然后所有人暂时沉默,随后纷纷点头,然后大概是认同这个观点。

    我全都是茫然,感觉自己和这个缅甸村子里面人们的世界格格不入。但我注意到,老头眼神闪烁,像是确定了什么,最后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用手在原地画圈,比划好像要怎么处理我似的!

    我就算再傻当时再迷惘也知道这是要对我不利啊,这么多的传闻,别到时候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所以又开始挣扎着叫唤起来。我中文英文夹杂着来。但还是被人拉起来,朝着屋子外面拖动。

    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较为尖细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来。因为声音比较细,一下子就听得很清楚了。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女人,但人群里面挤进来一个男孩子。

    这个男孩子很艰难的挤进来,然后不断的大声叫唤,然后挥舞着手臂,拦着这些当地村民。这个景象,让我也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村里人显然是认识这个男孩的,经过男孩子这么一拦着,也暂时停止了拖我。男孩赶快跑到了村长身边,指手画脚的说这什么,情绪很急迫。

    村长开始的时候很气愤,似乎在责备这个男孩子来这里捣乱。但很快的,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也还是质问这个小男孩,语气中全都是不相信的意思。

    小男孩很着急,不断的噼里啪啦的说了很多话,似乎在力争证明什么,解释什么,说服这个老头子。

    最终,老头子站起来,朝我走了过来,并且示意那两个强壮的村民,暂时放开我的胳膊。

    这个时候,我听到老头用十分怪异的话,向我询问。

    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但老头第二遍向我询问的时候,我就听出来了,这是说的英语。

    这个山村里面的老村长会说英语?当时我顾不上考虑这件事儿科学不科学,确实是听明白了,他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来这里做什么!

    我情急之下,喊了一句“赌博”,但马上意识到对方会说英文却不一定听得懂中文,赶快救比划扑克牌之类的,十分的笨拙吧。

    然后老村长眼神朝下望去,看了看我此刻狼狈的跟乞丐一般的样子,用英文问我,是不是输了。我这个听懂了,连连点头。

    然后老村长把男孩子的脑袋扒拉过来,说这是我的孙子,他说认识你……他说你救过他的命……

    这几句话倒是在我能听懂的范围之内。我更懵了,怎么就说我救过人呢?这是什么情况啊?下意识的,我朝着这个男孩子仔细的看了看,这还真的好像是哪里见过。

    男孩刚才很着急的样子,然后见我没有被拖走,表情也终于稍微放松了。朝我笑了笑,然后比划了一个开枪的动作。

    我草!我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孩子是那天在山里面开枪玩的时候,差点被崩死的!我给了点儿钱,让他赶紧走开的那个孩子!怎么在这里碰到了?

    一时间,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啊!说是百感交集都不为过。谁能想到,我当时百十块钱打发走的山里的野孩子,竟然是此刻我落难的村子里面的村长的孙子!这算什么?因果报应么?我好赌,喜欢玩两手,一门心思削尖了脑袋想要巴结雷少这样的二代,这样圈子里面的人,但是结果呢?我被人出卖了,被人抛弃了!

    可是,这个缅甸山村里面的男孩儿,当时我只是很随意的,像是打发乞丐一样的给了他点儿钱,现在回过头来,却能救我的命——至少,不会被当做贩毒的和坏人吧。

    看到周围人那种眼神,似乎很多都相信了我不是个坏人,而是一个赌输了钱,落难的中国赌徒。这样好点,反正当我是要饭的,总比当我是小偷什么的强!

    我的身体疼到了不能再疼,我的疲惫也早就到达了顶点了。虽然还是语言不通。但通过简洁的交流,我能确定暂时不会有人为难我。一瞬间,我的身体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天玄地装,再也支撑不起来了。

    我忽忽悠悠的就倒下了,神智虽然还有点清醒,但整个身体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后面我就被抬走了,然后送到某个村民房屋里面休息,床很简陋,也扎人,但是我这算是能真的休息下来吧。

    这个缅甸男孩儿给我送了点水和吃的,我能动的时候,狼吞虎咽的消灭掉。这个时候,我才算是有了一点重新做回了活人的感觉。

    又等了一段时间,天色黯淡了下来,我的房间里面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看穿着也是当地的村民,但带着一副眼镜,显得比别人有点文化的样子。

    这个男人竟然懂一点中文,虽然糙的要命,但真心还算是能对话的。终于见到能懂中国话的了,我就差热泪盈眶了!

    这个男人向我核实了身份,还有为什么流落到距离赌城这么偏远的地方。

    不知道我表达的正确与否,但对方八成听明白了我高利贷的事儿。其实也对啊,一般有钱的赌客,在赌场里面玩赌钱,出来玩各国的佳丽,爽的要命,不可能沦落到这样境地的。稍微有点常识的,都知道是欠了钱然后被人下水牢,然后才会迫害成这样的。

    这个中年男人指手画脚的表示了同情,同时非常严肃的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我必须要还钱!不然的话,这个村子不可能保护的了我的,因为他们惹不起那些和赌城相关的人,更加惹不起拿钱办事儿的当地军方!

    其实人与人交流,全都是相同的,没有什么地域之分,也没有什么种族之分。有的,只是语言之间的障碍。如果一旦语言障碍被打破,自然沟通的会很顺畅。

    这个眼镜男人不但懂的一些中文,也很理解我的心情。同时强调,我这种情况,不可能得到收留和同情,我手上有高利贷的账,肯定会被人寻找,并且继续算账的。

    这个时候,其实我就等于已经走投无路了。所以只能央求,对方无奈摇头,最后跟我说了几个声音的中文:打电话!

    眼睛男人解释说到,村里面有一部国际电话,可以使用。意思是,可以借给我用,让我用这部电话给国内的人打电话。

    打电话干什么?当然是求救了!首先,和国内断了联系这么长的时间,怎么也要汇报一下自己还活着,然后让家里人稍微安心;然后,自然是要钱了!

    不管是父母亲朋好友,一定要把在迈扎央欠下来的赌债借够了。让他们划账打钱到卡上!这样的话,只要把钱还上,才能有保命的资本——不然的话,除非你横尸在山间,那些高利贷的讨债鬼榨油也会想办法让你换钱的!

    我一下子激动了,尼玛这山村里面有电弧啊!还是卫星电话!

    也不管这么多了,稍微缓了缓身体,就让这个眼睛缅甸大叔,给到带到有电话的地方。

    真简陋啊,黑绿色的机器我都不知道这算是什么东西,但对方确定这个卫星电话是能够使用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