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5章救命的电话,三十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25章救命的电话,三十万

    我在争得了眼镜大叔的同意之后,迫不及待的拨打电话。★首★发★追★书★帮★结果太着急了,竟然直接就按下了我老妈的手机号码:15000000000!然后,按照这种方式肯定是拨不出去的,所以电话也呈现出不对的状态。

    眼镜大叔提醒我,要拨打国际区号。但这一次,我在拨电话号码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我真的要给自己的母亲打这个电话么?可以想象,很多天没有我的消息,老娘会多么的担心和着急!正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我要是跟她说自己赌钱,遇难,被困,还下了水牢,老人家还不当场吓出个好歹来?再说了,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啊,知道我在这边犯事儿了,能给我凑出这么多钱来么?好大一笔啊!

    我当时心里面稍微盘算了一下,自己卡上还有三十万左右,当时做担保人保了雷少五十万。加上利息什么的,六十万总是够了吧?所以,我要找钱脱身,就要找三十万!

    这笔前真的太多了,我相信自己爹妈是拿不出来的。打电话保平安是好事儿,但他们知道我不平安肯定就不好了,而且是大大的不好!再说,这么多钱,得要了家里面的老底儿啊,要了他们多年的积蓄,这是太不孝顺了!

    所以,终究这个电话我没有拨打出去。

    可是,不给家里面打电话,我该怎么办呢?本来,雷少和林凡是我的金主,找钱找他们最合适不过了。但是丫都黑我了,都抛弃我了,我能给他们打电话?算了吧,我已经不再信任他们了!

    想来想去,我觉得此刻,似乎只能也最应该给一个人打电话。

    这个人就是阿琴。

    是的,当时我走投无路了,我毫无办法了,我实在是没有弄到30万的办法。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我的未婚妻,和我之前经历过很多风风雨雨,也有难以调和矛盾的阿琴!

    是啊,截止到当时,我真的已经赌气很久没有跟她联系了。最近的很多时候,我似乎都有点淡忘了她了,也不经常想起她来。但事实上。为了跟她赌气,也是为了跟我自己较劲,为了赚取那套房子为了赚取那份彩礼钱,我才义无反顾的的南下大理——这一切,虽然不想刻意的承认,但我的生活我的未来方向,真的和阿琴脱离不了干系。

    是啊,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我的身边换过多少女人女孩,也不管她的爸爸妈妈多么不待见我,她真的已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已经是我此时此刻能够依靠的最亲近的人,而且是唯一最亲近的人!

    于是,我按照眼镜大叔的指点,播下了区号,也重重的按下了阿琴的手机号码。

    一次,两次,三次……到第六次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那一刻,我心跳加速,不像是惊慌失措,更像是羞涩的心头鹿撞!

    我嘴唇发干,不知道说些什么。反而是阿琴率先开口。

    喂,是哪个啊?声音显得有些疲惫,但是很清甜!是她,绝对是她!是我心底深处思念的那个人,是我不断想要付出一生的那个女孩!虽然远隔万里,虽然千山暮雪,但穿越了了电波和空间,那个声音就是阿琴,我的未婚妻。

    喂,是哪个啊?……国际长途……

    阿琴的声音很疑惑,一定是觉得她那边的显示比较古怪。而这个时候,我也意识到了,自己是在异国,使用的越洋电话。

    我清了清嗓子,说了句:是我!

    阿琴愣了一下,说:信号不好,你是哪个啊?

    我补充说道:是我,张浩,我现在国外……

    总而言之,阿琴对我的这个电话感到非常吃惊,同时也非常意外。我言简意赅的说明了自己的处境,基本等同于被人出卖、绑架、胁迫……并且,需要30万的款项救急周转,有了这三十万,就能顺利活着回到祖国……

    说完这些,我自己都意识到这太扯了,一个正常人,一个没有亲身感受我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的人,怎么会相信我说的呢?要我是阿琴的话,我也会认为要么这是一个非常笨拙的玩笑,要么这就是有人冒充我的名义,骗钱!

    甚至我在说完了这些之后,就已经开始预见到爱琴翻脸,质疑,以至于说一句神经病后挂断电话,从此再也不会接起。

    但是,她没有,她沉默,她吃惊,但是她没有说不相信我。反而是详细的询问了起来种种细节。我赶紧再详细的说了一下,自己陪着朋友去国外赌博,然后被陷进来的大概经过。

    这一次,阿琴竟然说,她知道了!

    她知道了,这是什么意思?阿琴很快给我了回复:张浩,我知道了!你跟叔叔阿姨说过了没有?没有说过的话,就不要告诉他们了,省的他们担心!30万的事情,也不能找他们要,这样子的,我给你想办法去……

    说到这里,电话就忽然断了。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还想要再拨打一遍,但是眼镜叔叔却示意我不用尝试了,可能卫星信号已经暂时中断了。这是常有的事情!

    我不信邪,强行试了一下,但真的已经拨不通了。毕竟,这种电话在山村里面算是稀罕玩意儿,估计也不是每次都能拨通的吧。

    但不管怎么样,能够联系到阿琴,给了我莫大的信心和信念。而且我得到的安慰还不止于此!从这通电话的语气上面看,她似乎已经没有生我的气了,而且还很关心我,无比信任我,相信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并且主动就承担了帮助我的重任!

    我很开心,非常的开心!仿佛有了阿琴的这个电话对话,让我之前的伤痛和寒冷,全都消除了一样!当时,我心理面美滋滋的,无与伦比。

    这一晚上,我就睡在当地村民腾出来的简陋房屋里面。冷啊,四面透风,但是绝不会比山洞的水牢更冷!盖着不知道谁拿过来的辈子,这就是我最美好的生活了吧?

    我踏实的睡,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已经找到了活路了,有可能从缅甸这个鬼地方全身而退了,这真心是不容易的!

    至于明天会怎样,我已经不愿意多想了!至少,等我睡醒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再次尝试这部卫星电话,能不能让我听到阿琴的声音。

    有句俗话,叫做世事难料。

    这个晚上,似乎是我睡得最踏实的时刻,也似乎是我放掉包袱的时刻。在梦里,我想到了阿琴的点点滴滴的,甚至还幻想着,她会亲自来到境外的这片土地上面,给我送来我最需要的钱,同时还有我更需要的——温暖。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我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儿,竟然看到了难以置信的景象!

    在梦里,我梦到了我和阿琴甜蜜相拥,她用力的抱着我,抱着我……

    她用手抱着我的脑袋,想要吻我。

    可是,她的手,力气怎么这么大?为什么在一下一下的,不断撞击着我的脑袋?

    这撞击也实在是太真实了吧?我在睡梦中被惊醒,睁开眼睛的一刹那,竟然看到了一点黑洞洞的枪口!

    是的,是枪口!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的那种枪,那种步枪!这只枪筒,正在不断的撞击我的脑袋,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看错的!

    再看一眼,我顿时连犹豫惊讶的心思都没有了,连最后一丝的困意,也消散的无影无踪——我的周围,我休息的这张草榻的周围,竟然围着不下六个人!

    这些人除了拿枪指着我的那个之外,也是人人一身军装。很显然,他们是缅甸军方部队上的人。这些面色黝黑的缅甸大兵,将我围在了床上,可以算的上是插翅难逃了。

    其实这种结果应该在预料之中。此前村里的那位眼镜大叔都已经说过的,他们不敢收留我在村子里面,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帮助我逃走的归根到底的原因,是有着担忧。其中担忧的绝大部分原因,就是军队!

    好吧,我只能说我小看了咱们友好邻邦的这些看起来很像是一群缅甸屌丝的的军方的大兵们,他们的行动能力真的也很强!我才到这里安顿下来了一个晚上,就把我捉到了。

    简单的说,就是部队找来了,我被发现了,我从秦叔那里逃走的事情,也肯定是败露了。

    军方的军人不会给免费干活,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秦叔花钱雇来的人,用来追踪缉捕我张浩的。

    别的我不想说了,总而言之真心是挺背的,好不容易找机会从山洞水牢里面逃出来,现在被追到,前功尽弃,啥也不用想了。

    我被这些大兵用缅甸话训斥了几句之后,就被从床上拉起来了。我被不止一柄枪顶着,往院子里面推。我无从反抗,只能顺从。当时我还在想:草了,这该不会是直接走到院子里面,现场枪毙吧?

    想到这里,我浑身都哆嗦了起来,恐惧再次牢牢占据了我全部的身体。

    我拼了命的想要表达什么,但是说出去的话没人能够听懂;我还尝试着在这些大兵之中,找寻自己能够见过能够熟悉的面孔,而这张面孔的主人能够帮我说几句好话,就想这个当地的男孩子一样。

    可是,运气不会每一次发生,也不会每一次都是相同的。没有我此前玩枪之后见过的大兵,一个都没有,全都是些生硬的黝黑面孔。

    我也试图挣扎,但没用,那枪口只要稍微抵在我的身上,我就软了,再也不敢乱动了。

    到了院子里面,我被压在了地上,双腿等于跪着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就这样压着我,不让我乱动。

    僵持和没有语言内容的对话,是非常让人痛苦的。我忍受着这样的痛苦,可能跪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吧,我听到了摩托车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近,又来了不少人,全都进入了这处院子。

    这一回,我又心跳了,来的都是我认识的人,为首的自然就是小胡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