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3章婚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43章婚房

    霸道车微微的颤动很快就停止了。「^追^书^帮^首~发」车灯熄灭,车门打开,车不多同时下来两个人。男的看不清相貌,但是高大挺拔;女孩娇小性感。那身红黑色的短裙,即使在夜色中,也带着妖娆的性感。

    一时间,我恍惚了,这身形,这侧面!看起来,真的是太像阿琴了啊?到底是不是啊……难道非要我凑到跟前看个真切不成?那我倒是没这个胆子!要不是的话,岂不是太没礼貌了?简直24K纯傻子一个!

    就好像谍战片里面搞敌特工作者一样,我从楼前这一排大大小小的车辆的后面——也就是车位和围墙中间的缝隙里面,小心翼翼的穿过。这样的行动路线,是不可能被那两个人发现的,而且我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很快的,我就接近了好几米。而这两个人也暂时没有回去。他们在对话。

    我又穿越了几辆车,距离他们更近了,近的已经能够听得清楚他们之间的对话。

    女的用重庆话说道:你还要在车里面拿什么?

    男的笑眯眯的回答道:家里面的用完掉了,我今天买了一盒新的!

    女的好像有点迟疑,低声说道:今晚啊……我想休息了……

    男的有点贱的说道:怎么?加班太辛苦了?洗个澡就好了,不影响的……

    女孩还是不想同意样子,最后轻声说道:今晚我不想这些了,没心情了……

    男的似乎已经在车里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追问道:到底怎么了?

    女孩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给我打了几个电话了……

    男的问道:哪个啊?

    女孩声音更低了,说道:张浩……

    听到这里,我的心在下沉,我的世界在崩塌。

    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我的当时的心情和状态,真的好像天旋地转,好像灵魂和我的肉体正在剥离,好像有一把锋利的东西,正将我心里面最在意最珍惜的那部分,挥刀割去!

    是的,即使我站在距离他们身旁仅仅隔着三辆车的地方,看到了那张像极了阿琴的脸孔,听到了那像极了阿琴声音的嗓音语调,我都不会相信这个女孩就是阿琴!

    我听到这个男人说要取BYT的时候,我也不敢相信这个女孩就是阿琴!

    但是,但是!她的口中念出了我的名字,念出了我的名字啊!

    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够在这样的时候,在这样的关口,念出我的名字呢?

    是的,她是阿琴!尽管我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她就是阿琴!世界上没有两个阿琴,正如没有两个张浩,可以一个站在原地等待着世界的崩塌,而另外一个则可以继续欺骗自己说这不是真实的这是幻觉眼前的女孩不是阿琴她口中的张浩也不是这个张浩然后转身离开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发生?又怎么可以发生?又怎么会就这样发生?就在不久之前,我从缅甸回来的时候,她还来北京照顾过我的啊!她还和我在晚上亲热了呢?

    阿琴还是那个我这些年来一只爱着的也认定的是我唯一爱人的阿琴,怎么就会坐着别的男人的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其实没有怎么回事,事实真相已经摆在了我的眼前,只是因为这个真相太残酷了,我宁可心里面不断的吐槽也不愿意相信它是真实的。

    是的,没有别的,阿琴肯定是有别的男人了。这不知道算什么,算劈腿?算背着我给我带绿帽子?不管算什么吧,这都太突然了,都太让我不能接受也不能理解了!

    时间,过去,未来!在那一刻,几乎定格凝结!

    就在短短的瞬间,我仿佛被电流击中,思绪犹如惊涛骇浪,冲击着我不算坚强的身体和大脑。又在短短的瞬间,我听到了那个声音。

    “也好,洗个澡的话,或许就好多了……”阿琴淡淡的笑道:“可能是我多想了吧。走吧……”

    两个人,就这样手挽着手,好像一对甜蜜的恋人一样,相继上楼。

    我只能记得,当时我快要疯了!真的!

    如果是在以前,我豁出去了都要跳出来拦在这两个人的面前,看看那张皮囊下的女人到底是不是阿琴,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阿琴,还是不是这次我来重庆要求婚的阿琴!也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就和阿琴好的跟两口子似的,还夫妻双双把家还!

    如果我确定耳朵里面听到的和眼睛里面看到的都是真的,我会不会指着这一对可以定义为奸夫淫妇的人破口大骂我引以为傲的北京话?

    这些都不得而知,当时我的身体是颤抖的,我的心是颤抖的,如果我有魂儿的话,我的魂儿已经颤抖的快要飞到九霄云外了!

    所以,我紧握拳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上楼,而做不出任何的举动——就好像,身体被外界强烈的打击过后,陷入暂时瘫痪之中!

    从震惊,到崩溃,再到从恍惚中恢复意识,两道人影已经相互挽着手,消失在单元之内。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的脑海中全都是疑问,却不知所措。等我再清醒了一点,我意识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既不能幻想刚才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也不能明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悲凉的却无动于衷。

    所以,我决定,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也要把事情弄清楚,就算是一切都如我看到的猜到的,就算我正经历着人生中最可悲又可笑的一幕,但至少,我要明白因果,要知道为什么。

    这一对男女已经上楼了,我已经来不及追上去。迈开沉重的脚步,从这一排车的后面走出来,仰望这栋品质精良的住宅楼,心情不知道该安放在何处。

    咯吱一声,门禁被人打开。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子走了出来,快步离开。我下意识的上前,将门挡住。

    这个单元楼里面有两部电梯。我观望了一下,发现电梯一部在一层,另外一部停留在了18层。这是不是说明,阿琴和那个男人今晚留宿的地方,就是18层呢?我要不要去18层疯狂的砸每道入户门呢?

    这些我都想过,而且也绝对能够承受后果,但是我却忍住了。

    为什么?我即使敲开了他们住的那间房子,又能如何?耽误和打扰他们的亲热么?当着那个男人的面前质问阿琴么?我会更加崩溃么?我会哭么?我会想死么?

    归根结底,是因为我害怕,还是害怕面对这一切吧。

    整整一晚上,我都在犹豫和徘徊。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我握住手机,却不敢拨打电话。最终,我将手机塞回到自己的裤子口袋里面。

    不知道几点了,空旷的一层大厅里面,灯光金黄。但极其的寂寥。没有人在,只有我一个人,一个人逗留,一个人呼吸。我的影子,落在地上,显得如此可悲。

    很晚很晚了,我才觉得自己很累,很累!然后蜷缩在墙角的位置,让墙面支撑着我的身体。但各种各样让我崩溃的心情,不断的涌出来,在某一刻,我觉得我在这里呆不下去了!

    我重新冲出了楼道,融入了夜色之中。

    外面,在下雨。

    这个季节,本来已经在南方渐渐开始温暖炎热,同时重庆也是一个多雨的城市。雨点能够给大地带来凉爽,能够净化空气浸润人的内心世界。但是在此刻,雨滴滴落在我的脸上,虽然不澎湃,虽然很轻柔,但却像是刀割一般,沉在我的心中。慢慢的,缓缓的,轻柔的,而又残忍的切割我的浪漫,我的决心,我的思念,我的爱情,还有我的生命。

    在这一刻,雨应该是悲凉和悲伤的最真实的写照吧。

    整整一晚上,我都在这里游走,就像是失去了躯体的幽魂,却找不到去往奈何桥的路。是的,我多想能够走到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忘掉这一切,但事实上,我就算到死,也不能遗忘这一夜。

    煎熬的时间最煎熬。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度过这个漫长的夜晚的,不困,不乏,但就是累,心累。幸好,有断断续续的雨点拍打着我,和我相伴吧。

    重庆毕竟是南方,不算凉,所以一晚上我也就这么过去了。最后,我决定守在那个男人的车旁边,看看他们是不是会在早上的时间一起离开。

    天亮了,雨停了,不管是小区还是街道马路,全都热闹了起来。这是新的一天,是新的工作日。一切对我来说,还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曾经有一刻,我极度希望我不会再见到这两个人。如果我等不到他们,或许我会给自己离开的理由,等到自己缓过劲儿来之后,在慢慢摸索事实真相。

    但是,那个男人竟然很早就出门了!

    我眼睁睁的看到,男人换了一件衣服,白色的衬衣,很精神。然后一个人取车离开。

    奇怪,只有一个人?阿琴呢?为什么没有一起离开?

    我的心思再次转动起来,难道说,阿琴今天没有离开这里,还在房间里面休息么?

    不宁愿自己是个傻子,是个白痴,猜不到为什么阿琴会留在房间里面休息。是啊,晚上累着了呗……草,我很想骂街,却发现不知道要骂这个男人还是阿琴。

    白色的霸道离开了。我做了一个决定:要上楼,要去找阿琴!这个时候,如果阿琴还留在房间里的话,应该是一个人吧?既然是一个人的话,我肯定可以问个清楚明白的!

    是的,只要问清楚,不管有多痛,我都会离开!

    18层!这应该是个很吉祥的数字,很好的楼层,但是对我那时的我来说,似乎更像是18层地狱的概念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