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3章酒后失态(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23章酒后失态(二)

    结果二号的眼神变了,好像有点惋惜似的,摇了摇头说道:成吧,不过我已经很久不上了,自己的密码好像都忘了……

    我不解问怎么不上了,你不是说李毅吧挺牛的么?

    二号骂了一句街,然后说道:你妹的,李毅吧有个彩色狗,太孙子了,动不动就删帖子,没劲儿了,很久不玩了……丫迟早有一天要被黑出翔……

    当时我还不知道彩色哥就是传说中百度第一贴吧的吧主,呼风唤雨执掌乾坤的大当家。「^追^书^帮^首~发」那是我第一次正式从别人的口中了解到D8,而且开始感兴趣,在不久的将来,我也成了600W中的一员——当然,现在已经是800W了。

    那顿酒我们喝的很晚,持续的时间很长。所有我带来的啤酒全都干掉了,从饭店直接点的另外两瓶白酒也快要喝完了!

    胖子二号在席间忽然像是坐上了喷气式座椅一想,连人带椅子向后直接弹射了一米多,在这个弹射的过程中,将刚才吃的喝的吐在了身体和餐桌之间。

    幸好,只是溅到了我鞋上一点点,而且,我忍住没有跟着一起吐。

    我赶紧递过去纸巾和茶水,说兄弟啊,你赶紧收拾一下。结果这个胖子二号特别淡定的摇了摇头,然后双手撑住座椅的扶手,慢慢的站起来,自己朝着包间对面不远处的厕所走去。

    他一走,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有点无奈——喝酒确实挺尽兴的,也差不多到位了,但是有人吐成这样,也就没啥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而且,胖子二号刚刚吐完,另外一个瘦子也吐了。吐完了之后,自己躺在边上的沙发上睡着了,几乎是一秒钟睡着。

    大刚看了看我,然后摇头说道:浩子,你说怎么办?咱们今晚就这样吧。

    其实,我们本来说好了,今晚都是自己的弟兄,都是大老爷们出来的,喝完酒找个地方乐一下,难得聚在一起放纵么,但是一桌人已经有两个当桌就吐了,肯定没有后续节目了。

    我们说那就在屋里面聊会天,醒醒酒,等沙发上那个哥们醒了,咱们就结账,就撤退。

    结果,这个瘦子可是睡不醒了,我们只好先结账。结完了账之后,又聊了一会,发现不光沙发上那个哥们没有要转醒来的迹象,刚才上厕所去吐的胖子二号也没有回来!

    这尼玛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只好派了一个代表去厕所看,回来之后,这个哥们快哭了:二号刚才厕所又吐了,不光吧小便池子吐满了,马桶也吐满了……然后坐在厕所地上,坐着睡着了!

    当时我要是已经是毅丝的话,肯定要狠狠的吐槽一句:真屌丝!但当时没这样想,只是赶紧张罗我们几个还算是清醒的哥们,把厕所那个二百多斤的架出来。

    我们去了三个人,愣是没有整动!最后还是把他从厕所地上叫醒,然后扶着他回屋的。回到包厢之后,二号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脑袋一歪睡着了。

    这下好了,俩人都睡着了,我们肯定也没有办法走了。于是,就在雅间里面足足呆到了十二点半,这俩沙发上的人才缓过来,才有了意识!

    算是勉强能起身吧,所以我们赶紧张罗着走。

    胖子二号的话,我们打电话找了另外一个今晚有事来不了的发小,夜里倒是能出来,说让他开车把二号送回家。

    结果这个哥们开的是个老款的索纳塔,回家的路上,二号连他都不认识了。说司机师傅啊,你知道么,我有个关系特好的发小,跟您的车是一样的……

    这个段子我就不细说了,我们剩下人,一出饭店大门之后,好几个就说自己饿了!

    事实上,我们整晚上酒喝得不少,但实吃的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当时结账了之后就走的话,不觉得,又在里面多呆了一个多小时将近俩小时,出来凉风一吹,酒一醒了,肯定就是觉得饿了。

    正好饭店隔壁是做烧烤的,大家都说整点串吧,顺便再扯会蛋。

    结果谁也没注意,辉哥在这个等串的功夫里面,也开始吐了!当时我们全都惊了,因为辉哥这个酒量,从小就是冠绝一方的!基本上两瓶以内都没有问题,啤酒更是没有量!

    今天他一个人也是喝了两瓶白酒,但是后面我记不清了,可能又自己整了几个啤酒,所以现在吐了。这是很少见的,我跟他认识都二十多年了,没有一次见过辉哥吐,大刚说他倒是见过两回,一次是上大学的时候,一次是在夜店。

    辉哥吐了,我们谁也帮不上忙。不过,他吐完了之后,就开始对着马路嚷嚷,我们就都受不了了。辉哥大吼的内容只有三个字:小虎妞!

    基本上是吐一下,吼三声的频率,夜深人静啊,真心是震撼。

    我们全都皱眉,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吼自己对象的名字啊?

    别人不敢问,我也不敢。不过我看辉哥吐了半天,也没有吐出来什么。身上外套还不见了,所以就旁边饭店去找。果然,在门口地上找着了,感情是披着出来的时候掉了。

    我把他的衣服递过去,他直接就又仍在地上了,还吼了我一句:我不要衣服,我要小虎妞!小虎妞!小虎妞……

    我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几乎同时直勾勾的望着大刚。

    大刚无奈了,说你们别看我,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猜可能是分手了。其实刚才喝酒的时候,我看辉哥的劲儿就是要玩命喝,估计就是这方面的事儿……要不然你么说至于么,我就劝一句,酒瓶子就朝我砸过来了……

    不过,辉哥喝多了,不像是别人,虽然吐了,虽然吼了,但是身体没问题,还跟一座山似的坐在椅子上面,稳稳当当的。

    我们吃的时候,递给他串儿,开始的时候他挡下了说不要,但最后吐完了,也还是吃了,而且还要了一份蛋炒饭。

    这个时候,差不多都快要两点了。我们两顿下来,也该回去了。但是,谁也没开车!我们倒是好说,打车走就成了,但是辉哥咋办?还有个瘦子这会也又趴在桌上呼呼的睡了,咋办?

    剩下我们几个人一合计,干脆就近给两人找个快捷酒店睡一晚上得了!

    然后就又开始打电话,把瘦子的对象叫来了,也把大刚的妹夫叫来了(CC的老公),我们几个又打了两辆车,其实也没多远,一站多地之外,找了一个快捷酒店。

    我进去一问价格,才160,不贵,就开了俩房间。瘦子好说,加上他对象,我们又找了两人就给架进屋子里面了。辉哥可是麻烦了!

    220斤啊!我们几个人试着把他从副驾驶上面抬下来,就费老鼻子劲了!大刚无奈的说了一句,咱大哥有没有这么轻啊,我看得240以上吧!

    针线没概念,后来,我们又找了酒店两个前台的小哥帮忙,这才把他从车上面抬下来。但是吧,这个喝多了的人,就是身体沉得要命!距离房间,还是一层短短只有几十米的路线,就是跟长征似的。

    好不容易抬进了酒店大堂,大家就再也支撑不住了,把他卸在了沙发上面。然后缓过来说再接着抬他,却怎么也抬不动了!

    我们无奈,只好想办法把他叫醒。差不多努力了五分钟了,辉哥迷迷糊糊才睁眼。说这是到哪儿了,到家了?

    我们说不是,大哥,我们给你弄了个酒店。

    辉哥一皱眉说,走不动了,一步都走不动了,然后自语道:这不是有床么,我就睡在这得了,你们谁也别管我,我自己睡一会就好了……

    我们赶紧劝,说大哥这不是床,真心是人家酒店的沙发好么?你在坚持一下,走二十步,就二十步!走到了就能躺在床上睡觉了。

    辉哥嘟囔说道:你们别骗我啊,就二十步,多一步我都不走了,走不动了,然后晃晃悠悠的从沙发上面站起来,一步步的往前走。

    二十步其实是真心到不了房间的,不过辉哥现在也不会数数了,他只是不断地问道:到没到二十步啊?怎么还走啊……

    我们又是一顿忽悠,这才给连哄带骗的弄进了房间。

    辉哥倒在床上的时候,整个床垫都发生了巨大幅度的下沉。然后,在我们关门离开之前,房间里面传来了巨大的呼噜声。

    那天晚上等于我们一桌人有三个喝断片的,不过给他们安顿完了,我们也算是功德圆满。

    当晚因为时间实在是太晚了,所以我没好意思让多多开车来接我,也是自己打车回去的。本来以为我喝的没啥事儿,但坐出租车一晃荡,我也发晕了。

    刚一进屋,楚楚就从房间里面出来了,问我怎么这么晚。我一阵温暖,然后她看我喝的也晕乎乎的,就扶我进屋睡觉了。

    这些不提。酒局结束后的那几天里,我们哥几个打电话关注的焦点只有两个,一个自然是辉哥的真实体重。另外一个,就是房间闹鬼。

    辉哥说,自己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脱了的,光着的。而且,桌上的水壶坏了。

    尼玛,这个事件形容起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个字,但是用现在的话来说,信息量略大。首先,辉哥身上的衣服怎么会没有呢?

    是不是说有人在他睡着了之后,进了他的房间,和他发生了点什么呢?是不是服务员?要么就是服务人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