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 偷香,恋恋不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章 偷香,恋恋不舍

    这宫中的香艳之事实在太多,若是平日,她绝对会漠不关心的离开,然这声音太熟悉,以至于她微微顿了一下,接着面色一变,飞快的折返。★首★发★追★书★帮★

    “小落落?”琉璃看着面色兴奋的沈碧落,好奇道,难道她也听到那旖旎之声了?可是她怎么会对这种事感兴趣?

    正想着,沈碧落已经如一阵细风般来到一处房门后,在茂密的花丛中,她娇小的身形被掩盖完全,加之她隐匿了气息,几乎无人察觉到她的存在。

    “嗯……天师……你真是本宫的心肝……”房间内传来压抑的低吟,沈碧落小心在窗户上戳了个洞,因为眼睛受伤,所以她的五感中视觉最弱,这也是为何她还要返回来看的原因,当然,她不是来看这两人如何交欢的,而是她怀中的缚妖绳有了一丝波动。

    她一开始就看出,缚妖绳之所以会听命于世俗界的人,是被符咒给控制了,只是那符咒被锁魂簪的光芒烧的灰都不剩,因是神力所为,这符咒的主人丝毫没有察觉,然即便如此,小肚鸡肠如缚妖绳,还是记住了用卑鄙手段控制自己的世俗界人,它在向主人告状。

    不过,沈碧落绝不是因为它才冒险,而是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皇后身边有这样一个帮手,她自然要上心点,如果可以,她想在这里把两人解决了。

    “天师……嗯……你,你真的不用去地窖看看么……”皇后的声音软软糯糯传来。

    沈碧落眯了眯眸子,大瀚朝的天师?据说是位修为堪堪算得上不错,卜算之术却是天下第一的人,听闻赵睿待他不薄,不曾想他竟然给赵睿戴了这么大顶绿帽子。

    “有缚妖绳在,那狐狸跑不了。”天师卜算子一边大口喘息着,一边邪佞笑道。

    此时的纳兰德馨媚眼如丝,乌发凌乱,不断迎合着卜算子。

    沈碧落脸不红心不跳的看着他们,微微眯起血眸。一个蓝阶中期,竟然能画出控制住缚妖绳的符咒么?说实话,她不相信。

    纳兰德馨此时流露出十足的媚态,好奇道:“那缚妖绳究竟是什么宝贝?你从哪里得来的?”

    “一个朋友送的。”卜算子似乎不愿多说。

    见此,纳兰德馨在她耳边低吟道:“嗯……只要……只要你能乖乖听本宫的话……本宫天天让你如今日……”

    卜算子眼底划过一抹狠厉,他效忠的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人而已,可惜这人不是皇后,但他怎么可能让她知道呢?

    “你放心……从此之后我卜算子唯你马首是瞻……”虽然是说谎,不过他也好奇这女人保养的真是好。

    “那,那只千年狐狸……”

    “嘿嘿,它的内丹自然是给三皇子吃掉!”

    琉璃怒目圆睁,靠!竟然敢打他的主意。

    沈碧落却异常安静,只是眼底的腾腾杀机让人望而生畏。她在等,等卜算子达到顶峰的时候出手。

    房间内的两人依旧在一边巫山云雨一边聊天,不难看出皇后对卜算子还是有所防备的,只是想到卜算子的话,一位朋友送的?莫不是……有人私自离开了神域?

    正在这时,房间内的交欢声越来越大,大有山雨欲来控制不住之势,纳兰德馨忘情的叫着,床榻亦剧烈的摇晃着,卜算子更是发出急促的低吼。

    窗户外,琉璃已经看呆了,这是他第二次撞见偷欢了,每次看的他都欲火焚身,可是身边的这个女人,偏偏从来跟听唱戏的一般,脸不红心不跳,让他想扑上去的心瞬间冷却下来。

    “啊--”房间内突然传来两人的高喊,沈碧落眼底眸光一闪,正是此刻!抬手之间,几道犀利的蓝光倏地飞入房间,直直朝床榻飞去……

    不成想,床榻上的卜算子突然抱着纳兰德馨滚下床榻,床榻破碎,卜算子放下惊慌失措的纳兰德馨,抬手便向着窗户飞出一掌。

    沈碧落低咒一声靠!又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这个天师竟是个紫阶!连她都没有发现他隐藏了实力,何其强悍?要知道蓝阶升到紫阶,是最难的一道坎,若跨不过去,很可能被打回原形,若成功,那就是真正的强者。

    这宫里的紫阶,沈碧落只察觉出一个,不曾想这里竟然还有一个,然他的气息古怪,紫阶真力看起来怎么有些虚浮,像是被强行提升的的?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实力还是摆在那里。

    窗户炸飞的那一刻,沈碧落已经撕了衣服遮住眼睛,因为她的一双血眸是怎么易容都改变不了的,与此同时,琉璃幻化成人形,抽出衣袍裹在身上,抱着沈碧落便飞快离开。

    “杀了他们!否则今日你我都得死!”看着一前一后闯进来的两人,纳兰德馨惊恐万分。

    卜算子抬手抓住一件衣服,三两下穿好,而后飞速的追了出去,与此同时,听到动静的大批护卫出动,开始对两人围追堵截。

    沈碧落秀眉紧皱,虽然蒙上了眼睛,然她的其他四感很强,遂她脱离他的怀抱,毫不保留实力的大开杀戒,然她的身体已经渐渐虚弱,经脉甚至开始传来断裂的声音。

    糟糕!沈碧落有些惶惶然,且不说她很快就要变作废人,被缚妖绳困了许久,妖力受损的琉璃方才强行幻化人形,怕已用尽了妖力,而凭他此时的能力,对付一群虾米还好,要对付一个紫阶,还远远不够!

    “他们是刺客,杀了他们,本宫重重有赏!”这时,已经穿戴整齐的纳兰德馨望着这激烈的战况,疾声厉色道。

    四周人得了鼓舞,越发凶狠起来,沈碧落知道再这样下去,两人必死无疑,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琉璃,护我!”沈碧落传音给琉璃,而后在半空中盘膝而坐,周身蓝光缭绕,与此同时,一道白光自她体内飞出,虽然很弱,却给人一种生机勃勃之感,正是她体内刚刚得到的神力。

    “你要做甚?”琉璃不由担心道。

    沈碧落没有说话,体内剩余的真力倾泻而出,竟然与神力捆绑在一起,卜算子望着这道光,心中警钟大敲,竟放弃琉璃开始攻击沈碧落。

    琉璃怎会让他如愿,立刻挡在其面前。

    沈碧落屏气凝神,努力让真力与神力汇聚,虽然这样有走火入魔的危险,然一旦成功定能威力无穷,至于事后她是会经脉断裂还是怎么的,她都不在乎,如果现在死了,那么一切就白费了。

    琉璃的身上添了越来越多的伤口,他感觉妖力不济,接下来也许连人形都无法保持,而卜算子出手越发狠厉,他甚至怀疑,英明神武的自己就要这么死掉了。

    卜算子准备全力一击,而就在这时,银光大作,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沈碧落一掌飞出,与卜算子袭来的一掌相撞,卜算子直觉周身似被利箭穿透。

    “噗!”他喷出一口黑血,狠狠跌落。

    沈碧落趁机一把抓住琉璃,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快追!”

    偏僻颓败的宫墙外,面色苍白的沈碧落与琉璃蹲在那里,方才她已经耗尽了真力和神力,此时丹药失效,她全身经脉寸断,疼痛难忍,且虚弱无比。

    琉璃望着面色惨白的她,心疼不已,他将她拥入怀中,凤眸闪过一道嗜血的流光:“本王誓要将那两人大卸八块!”

    沈碧落无力挣脱他,干脆将头靠在他的胸膛,娇喘吁吁,无奈道:“就会说大话……你的衣服太扎眼了,快现原形吧。”

    琉璃尽管不情愿,然还是将她放到了草地上,同时使用妖力,变作狐狸状,沈碧落虚弱的躺在那,抬了抬下颔,他立时叼住衣服,飞快的向相反的方向飞去。

    “等我回来!”

    沈碧落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一动弹,便带起撕心裂肺的痛,她银牙紧咬,干脆不动。此时她的眼睛还被蒙着,遂她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四周动静,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靠近,她还未反应过来,下一刻只觉脑袋一昏,便晕了过去。

    赵无极无声飘落,宽大的紫色锦袍遮住浓密的阳光,他俯下身,拇指在她苍白的面颊上抚过,眸子里带着几分不知名的情绪。

    “你何时知道怜惜自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