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章 出事,冷宫交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5章 出事,冷宫交易

    他无声叹息,抬手自袖囊中拿出一粒药丸,放入她的口中,见她吞咽不下去,不由微微皱眉,眸光落在她钱淡如水的唇瓣上,他犹豫片刻,想起那夜尝过的美好,不再犹疑,俯身吻住她的唇瓣,渡气给她,让她吞咽下丹药,却在应该抽离的那一刻,撬开她的贝齿,开始了温柔而霸道的掠夺。免-费-首-发→【追】【书】【帮】

    沈碧落苍白的面颊渐渐染了一抹红晕,他低低一笑,总算放过了她,舔了舔红唇,脸上带了几分意犹未尽,逗留片刻之后,他方起身离开。

    不一会儿,琉璃调虎离山归来,此时满身伤口的他异常的狼狈,见沈碧落毫无反应,他疯了一般来到她的面前,却意外地发现她面色红润,气息平和。

    “额……”沈碧落秀眉微蹙,清醒过来,与此同时,她感到体内有股热流流过四肢百骸,断裂的四肢百骸竟然在自行修复。

    她知道,方才的晕厥绝对不是意外,是有人给她喂了丹药?想到晕厥前嗅到的气息,她的心竟然漏跳了一拍,会是那个神秘的黑衣人么?

    沈碧落动了动手指,虽然还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但好歹能动,她抬手解开眼上的布,望着一脸担忧的琉璃,勉强挤出笑意道:“放心吧,我没事。”

    琉璃垂下眼帘:“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

    “知道就抓紧变强!”沈碧落说完,看了看这颓败的宫墙,给琉璃使了个眼色,便借助他的真力,翻入墙中。

    入眼是一座普通的宫殿,宫殿不大,没有一个侍候的丫鬟,看起来冷冷清清的,按照之前琉璃探查皇宫的情况,此处应该是冷宫。

    “别动!”正在这时,一把匕首放在了她的玉颈上,她微微一愣,暗恼自己竟然如此大意,面上却冷静道:“你最好也别动。”

    林云溪微微一愣,旋即便觉得玉颈上毛茸茸的,低头一看,竟然是狐狸爪子。

    “啾啾啾啾!”琉璃发出警告的叫声。

    林云溪“咯咯”娇笑道:“你就是外面要抓的刺客吧?”

    “如你所见。”

    林云溪赞赏的颔首道:“好,你要刺杀谁?”

    沈碧落想了想,淡淡道:“皇后娘娘。”

    林云溪的眼底划过一抹厉色,旋即收回匕首,冷笑一声:“原来是那小贱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现在安全了。”

    沈碧落微眯双眼,旋即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看不出年龄,而那一身华贵的装束和这孤寂颓败的宫殿显得格格不入,什么人住在冷宫还能如此穿着?

    “你是谁?”她将琉璃从林云溪的肩膀上抓下来,眸光漫不经心的扫过不远处的一个四十左右的宫女,心道,又是个看不出实力的,这宫里还真是卧虎藏龙。

    林云溪巧笑嫣然道:“我是云妃。”

    而这时,外面乱哄哄的,沈碧落面色一冷,林云溪淡淡道:“竹青。”

    竹青立时朝门口走去。

    林云溪含笑道:“放心吧,本宫这里,除非是皇上下旨,无人能入。不过那个贱人是绝对不敢向皇上请旨的。”说话间,她的眼底带着一分轻蔑。

    沈碧落满面狐疑的望着她,分明是个冷宫妃子,却有着高贵逼人的气质,且连皇后都不放在眼中。

    看来,这宫里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随我来。”林云溪淡淡道,随后便往房间内走去。

    沈碧落压下心底的疑惑,步履蹒跚的跟了上去。

    来到房间,林云溪取出药箱,主动给琉璃包扎,沈碧落则不客气的躺在榻上,等待着身体一点点恢复,同时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你就不好奇本宫为何收留你?”林云溪为琉璃包扎好后,转过脸来望着沈碧落。

    沈碧落挑了挑秀眉,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每一个冷宫妃子和皇后之间都有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恨情仇。”

    “噗……”林云溪直接喷出一口茶来,哈哈大笑道:“你真可爱。”随后她便收敛笑意,挑眉道:“不过对于你和皇后之间的恩怨,我很好奇。”

    沈碧落没有说话,林云溪也不急,她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淡淡道:“本宫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沈碧落不置可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过云妃的故事和她猜的相差无几,云妃当年极得盛宠,却被当时还是妃子的皇后陷害通奸,因证据确凿而被皇帝打入冷宫,而且震怒的皇帝下令,任何人不得进入这里,看似是将她囚禁起来,然其实是一种变相保护。

    若不是有他的命令,云妃也不会在这冷宫里过的如此逍遥。

    沈碧落有些疑惑,赵睿看起来是个很无情的人,怎么就对这个云妃法外开恩呢?

    “这些年,本宫闲着无聊,便喜欢让竹青去外面看看,都有什么稀奇的事儿。”林云溪见沈碧落依旧不语,突然巧笑嫣然的转移了话题。

    沈碧落微微蹙眉,而后淡然一笑,歪了歪身子道:“条件。”

    林云溪眼底带笑,心道,好聪明的丫头。

    “本宫会保你在这宫中毫发无伤,你甚至可以用我掌握的秘密去控制那些人,但前提是,你必须为我除掉纳兰德馨那个贱女人,到她狠狠地跌落凤座,看到她最疼爱的儿子狼狈不堪。”林云溪提到皇后,眼底翻涌着浓浓的恨意。

    沈碧落几乎想也不想,就道:“成交”

    对于她的反应,林云溪并不惊讶,而这时竹青回来,告诉她们那些侍卫已经离开。

    云妃让沈碧落好好休息,并让竹青给她拿来一套衣服,给她指了一条偏僻的小路,让她好躲开众人的视线离开,而后便离开了房间。

    她一走,琉璃便来到沈碧落的身边:“她值得相信么?”

    沈碧落眉头都不皱一下道:“我们没的选择,何况她若想害我,不必这么麻烦。”

    琉璃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便不再纠结。

    而另一个房间内,竹青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林云溪淡笑道:“她是无极看上的人。”

    竹青了然,再不多言。

    一个时辰以后,沈碧落的伤势已经全好了,只是体内真力被封锁住了,至于那好不容易得来的神力也荡然无存,但于她而言,现在是最好的情况了。

    “走吧。”她起身下榻,顺手捞起琉璃,将其揣进袖囊中便离开了,幸而琉璃的身体只有巴掌大,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松地就被装进袖囊。

    按照云妃的话,沈碧落一路有惊无险的离开了后宫,来到了御花园中,她知道,只要走出御花园,她就可以放心出宫了,而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娇呵:“你,去给本公主把无极哥哥叫来。”

    沈碧落微微一愣,无极哥哥?呵……叫的好亲热。她没发现自己心里泛起了酸意,只加快脚步。

    “大胆奴才,竟然无视本公主的话!”一道黄色流光伴着一声怒呵狠狠砸来,沈碧落就地一滚,堪堪躲过那道光芒,她冷然转眸,正对上一张盛气凌人的娇俏面容,看她那一身气派的打扮就知道她是谁。

    烈焰公主被那眸子一盯,浑身一冷,下一刻,她暴怒道:“狗奴才,敢这么看本公主!”

    沈碧落秀眉微蹙,暗道自己太倒霉,而后起身,恭敬行礼道:“民女见过公主,公主,民女不是故意无视公主,只是民女非宫女,自然不知道公主叫的是我。”

    烈焰公主目露凶光,“你敢顶嘴?”说罢,便抬手将鞭子狠狠甩了过来,沈碧落刚要躲,面前突然多出一道黑影,紧接着,便听一道温和的声音道:“火焰妹妹好大的火气。”

    沈碧落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想到在宰相府时,他也是这样突然的闯入,解救了她,虽然她认为这些自己可以解决,但心里还是泛起了涟漪。

    火焰先是一愣,而后一喜,激动道:“无极哥哥,你是来找我的么?”

    赵无极松开手,冲她温润一笑,而后转身望着怔忪出神的沈碧落,抬手摸摸她的发顶心道:“没事吧。”

    沈碧落面颊微红,狠狠瞪了他一眼,拍掉他的手道:“拿开你的臭手!”

    赵无极也不恼,只是依旧笑着望着她,一双温润的凤眸中似承载了六月的风情,温和而带着一点热度,让人不敢直视。

    火焰看到赵无极深情款款的望着沈碧落,心里恼怒,上前一步拉着他的衣袖,质问道:“无极哥哥,她是谁?”

    沈碧落望着她的手,眸光一闪,心里说不出的厌烦。

    赵无极却似乎习惯了她的亲昵,非但不恼,反而笑的十分亲和,温和道:“我正要告诉你,父皇今日已经为我们赐婚了,她是你的皇嫂。”

    火焰手中的鞭子掉落在地,她不可置信的望着赵无极,眼底是说不出的震惊和酸楚。

    沈碧落也是一惊,这才想起来自己接下了圣旨,她望着温文尔雅的赵无极,一股火气自脚底窜到了头顶,这丫的竟然给她挖陷阱!他肯定早就想好了,无论她是不是真的愿意,只要她当时没有出声反对,那么他们的关系就定下来了,亏她还以为,他是要她将计就计,看看皇后耍什么花样!

    赵无极感受到沈碧落的火气,长眉微扬,偏过脸来含笑望着她,好像在说,你想明白了?

    沈碧落有种想杀人的冲动,不过现在有个人比她更想杀人,那就是火焰。

    火焰的眼神如刀子般落在沈碧落那精致的脸蛋上,咬牙切齿道:“怎么可能?无极哥哥,你要娶她,那我怎么办?”

    沈碧落一个踉跄,这女人也太豪放了吧?

    赵无极则微微皱眉,淡淡道:“你是我的妹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