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章 要战,便一起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0章 要战,便一起战

    沈碧落秀美微挑,唇角荡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月光下,她的笑就像罂粟花般灼烧人的心脏,她顺势抽回手道:“我们之间的事,没你们想的那么美。「^追^书^帮^首~发」”

    “不准走!”赵无庸取了护卫递上来的长剑,竟然横剑相向,拦住她的退路,她秀眉微蹙,真气外放,赵无庸只觉得一股罡风袭来,手臂发麻,下一刻剑重重的落在地上。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她,她轻蔑一笑,拂袖离去。

    “你!”

    “无庸!让她走!”赵无极从大殿内走出来,皱眉呵斥道。大殿内不知为何起了一股阴风,比方才那罡风还让人惶恐不安。

    赵无庸心头一震,转眸望向赵无极,但见他长眉间蕴含杀气,深沉的凤眸潜藏在屋檐打下的阴影中,看不清晰,却如狼一般让人产生强烈的压迫感。

    四周人纷纷侧目,只觉得赵无极好似是站在云端的王者,而隐在人群中的赵无痕,眉头紧皱,眼底带了危险的流光。

    赵无极负手而立,目光穿过众人,定定的落在沈碧落的背影上,她好似感应到般停下脚步,然最后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赵无极转身离去,与此同时,眼底那淡淡的落寞被一贯的温润取代,沈碧落,你让我动了心,可我不会为你乱了方寸。

    午夜,漆黑的房间内,沈碧落睁开双眸,望着碧儿道:“她当真是女子?”

    窗户突然被一阵冷风吹开,月光打进来,照在沈碧落的脸上,将她的笑颜勾勒出一抹兴致盎然。

    碧儿确定的颔首,沈碧落将她收到锁魂簪中,唇角勾勒一抹笑意,女子,鲜于宗月竟然是女子,呵呵,她就知道她没说错,那么娇小玲珑的人,纵然弄了个以假乱真的喉结,可她看赵无极的眼神,那眼底偶尔划过的惊艳,都让沈碧落困惑,所以她才让碧儿跟着鲜于宗月。

    “奇怪,她一个女人,干嘛要女扮男装,还要求娶本尊?”沈碧落单手托腮,敛眉探究道,片刻后,她嫣然一笑,盘膝而坐,继续修炼。

    她没兴趣探究鲜于宗月,不过这个消息让她的内疚感削减不,而直到此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还对那男人内疚了。

    她身旁,正在吸收千年草的灵力的琉璃,忽而睁开双眸,眸光复杂的望着她,漆黑的眼底带着几分不知名的情绪,她……会告诉赵无极么?

    几个时辰之后,天亮了。

    沈碧落修炼了一夜,本来准备好好休息,结果一大早家中就来了客人,而那位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沈墨浓,此时他人已经等在了前厅,听丹霞的意思,他是想让她们母女二人回宰相府。而他之所以会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丹霞,自然是想通过这个诱惑,加大让沈碧落见他的可能。

    “看来宰相大人是忘了我说过的话了。”沈碧落邪魅一笑,旋即冷漠道:“不见。”

    丹霞有些犹豫,“可是……”

    “告诉宰相大人,如果他是诚心想求我们回府,便带着他的夫人在我和娘的面前跪下,否则……呵……最好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我只能让他有来无回了!”沈碧落的声音一寸寸的冷了下来。

    丹霞知道,小姐是认真的,若宰相不走,她指不定直接把宰相给杀了,虽然这听起来像天方夜谭,可丹霞相信,她家小姐就是有这个能力,遂她不敢怠慢,忙去前厅回话去了。

    沈墨浓听到这话后,险些气得七窍生烟,好在他还知道,现在自己还动不了沈碧落,只能丢下一句“她会后悔的”便甩袖离去。

    看着沈墨浓的背影,丹霞心里乐开了花,忙去给沈碧落复命了。

    沈碧落神色淡淡,她压根不把沈墨浓放在眼中,但也因此事睡意全无,想起过段时间的真武大会,她的眼底划过一抹犀利流光,她不会错过这个扬名的好机会,她很清楚,要想在这个世界活的有尊严,她就必须是天下公认的强者,而真武大会,几乎是为她量身准备的。

    真武大会要持续数日,而沈碧落因为每次动用真力,就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所以必须做好全盘计划。本来有赵无极的庇护,她能很快恢复,然而,现下两人的关系,她也没那么个厚脸皮要他帮忙,遂思前想后,她决定再炼制一些能迅速恢复真力的丹药,虽然这些丹药让人自损三分,但她顾不了那么多。

    既然要炼丹药,想着潜伏的危机,她干脆连毒丹一起炼制了。

    当在锁魂簪中修炼的碧儿,嗅着丹炉内那古怪的气味时,她不禁后背汗毛直竖,直觉告诉她,沈碧落炼制出来的毒药,绝对不简单。

    傍晚时分,沈碧落炼丹完毕,与此同时,琉璃完全吸收了神仙草的灵气,自美人榻上睁开双眸,一道亮光自他眼底划过,他对面的窗户竟然直接被震碎。

    已化作人形琉璃,正笑吟吟的望着她:“小落落,我又突破了两阶。”

    沈碧落耸了耸肩,虽然有神仙草,突破两阶在她的意料之中,可没想到他的速度这么快,不仅如此,他此时变回人身时已经自行穿着红色长袍了,这说明他的妖力提高了不少。

    琉璃还等着沈碧落夸他呢,而恰好丹霞的声音传来,竟是鲜于宗月到访。

    沈碧落直接将炼丹炉丢给他,示意他放入乾坤袋中,便推门而出,与此同时,琉璃布下的结界散去,他重新化作狐狸,将丹炉收起来后便去追沈碧落,虽然知道鲜于宗月是个女人,可他不放心,万一她是个变态,就是喜欢女人呢?

    沈碧落倒是没那么介意,从鲜于宗月看赵无极的眼神,她就知道这女人正常的很,她来到前厅,望着鲜于宗月,含笑道:“鲜于太子,不知前来所为何事?”她看了一眼坐在鲜于宗月下首,敛眉不语的李月华,心里有苦难言。

    鲜于宗月显然没想到沈碧落会对她笑,她微微一愣,旋即起身,依旧如前几番见面般带了几分邪魅,挑眉道:“沈姑娘看到小爷,看来很开心啊。”

    面对她的调戏,沈碧落一点都不恼,一双眸子只在她身上转了转,看的她浑身不舒服,方懒懒道:“开心,自然开心得紧。”有个人在你面前耍把她自己当猴耍,你能不开心?

    “沈姑娘,今天真武大会报名,不妨我们一起去?”鲜于宗月笑吟吟的来到沈碧落的身边。

    沈碧落没有拒绝,两人便一同离开了,琉璃见状,闪到房中,动用妖力隐身,而后才飞速跟了上去。

    感受到身后那熟悉的气息,沈碧落不由有些好奇,这家伙的妖力究竟恢复了多少?竟然连隐身的技能都恢复了?反观她,还真是狼狈啊。

    “皇嫂。”一道声音带着意外的语气响起,沈碧落转眸望去,但见赵无极、赵无庸和赵无殇正站在一处酒楼下,说话的正是赵无殇,看着沈碧落和鲜于宗月,他的脸上表情怪异,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愤怒。

    而赵无庸一看到沈碧落,便露出一副要将她生吞活剥的神情,偏偏有赵无极在旁,他只能克制自己的怒气。

    沈碧落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赵无极,明明她与鲜于宗月只是聊聊天,却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虽然有些心虚,她却依旧面色淡然的望着他们,请安道:“见过诸皇子。”

    鲜于宗月倒是一脸的神采飞扬,像个打了胜仗的将军般扬眉笑道:“几位,真是巧啊。”说罢抬头看了看酒楼的牌匾,饶有兴致道:“醉解忧,呵呵……一醉解千忧,大皇子,看来你很伤心呢。”

    无极只是目光淡然的望着她,拢了拢衣袖,唇边带笑,温文尔雅道:“借酒消愁愁更愁,本皇子还没那么傻,只是这里的菜色比较多,遂带两位弟弟来尝尝。”他此时看上去与往常无异,语气还是带着一股春风化雨的柔和,却看也不看沈碧落。

    这种被他无视的滋味……居然……不太好!

    鲜于宗月与赵无极又聊了几句,便拉着沈碧落走了。

    赵无极没作停留,转身步入酒楼,赵无庸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读出一抹无奈。

    琉璃安静的看着这一幕,他本以为自己会高兴,可当看到沈碧落眼底的那抹落寞时,心中却被火烤般,他做错了么?突然间他感到一道犀利目光正盯着他,回眸之时,只发现赵无极皱眉望着他的方向,那目光好似看到他了,又似没看到。

    “咝……”竟然能察觉到他的气息?他忙飞身离开。

    与此同时,酒楼内,赵无殇嗫嚅道:“大哥,想去追皇嫂就去吧。”

    赵无极缓缓回眸,拾阶而上,勾唇一笑道:“无殇,喊她沈姑娘。”

    赵无殇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跟了上去。

    ……

    华灯初上,沈碧落从外面回来,琉璃自然不必隐身,而是目光复杂的跟在她的身边,她低下头来望着他,犹豫片刻传音道:“你也报名了?”

    琉璃打了个哈欠,没有说话。

    “知不知道皇后的人一直在找你?你就不怕暴露?”沈碧落有些无奈的继续传音,他要报名,就必须化作人形,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很清楚。

    琉璃沉依旧沉默,沈碧落有些愤怒的离开,他望着她的背影,良久无奈传音道:“我不要你一个人去面对那么多敌人。”

    沈碧落身形微顿,下一刻,耳畔传来温和的声音,“要战,便一起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