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章 放心,他属于讨厌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5章 放心,他属于讨厌的人

    “你们在干什么?!”这时,一道娇呵传来,赵无痕脸色微变,抬眸望向扯着帘子,满面愠色的沈秋落,面色阴沉道:“你来作甚?”

    沈秋落许是气坏了,竟然冲上来狠狠甩了赵无痕一巴掌,怒道:“你竟然敢背着我偷腥!莫要忘了你答应过我爹什么!”

    赵无痕咬牙切齿的望着她,她却将目光投向虚弱无比的沈碧落,破口大骂道:“你这贱女人,不要脸!竟敢背着人勾搭男人……”

    “啪!”

    沈秋落愣在那里,左脸火辣辣的烧了起来。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原本瘫坐在一旁的沈碧落缓缓起身,在赵无痕那惊诧中懒懒笑道:“三皇子,怎么了?”

    “你……你……”赵无痕不可置信道。

    沈碧落嘴角噙笑:“你说呢?”

    “演戏呗,谁不会?还是你以为,只有你们两个贱人会?”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碧落飞身落到岸边,抬眸便看到一身黑色锦袍,面覆银色面具的赵无极站在那里,月光透过他头顶的枝桠斜洒而下,照的他本就乌黑的发带了几分墨绿。

    他负手而立,衣袂在风中猎猎作舞,虽然看不清面容,却丝毫不影响他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度。沈碧落忍不住心里赞叹,有一种人,天生便给人高人一等感觉,无关衣着,无关面容,连她这神域里的仙界尊主都有些自叹不如了。

    赵无极见她目不转睛的望着他,面具下的眸子带了几分宠溺,他伸出大掌,柔声道:“走吧。”

    沈碧落刚要将手放进他的手心,却突然狠狠打了他的掌心,而后一本正经道:“你怎么来了?难道就不怕被赵无痕的人发现?”她心里有些懊恼,高贵如她,竟然对着区区人类犯起了花痴。

    赵无极早已习惯了她的喜怒无常,收回手含笑道:“放心吧,今夜他大概要损兵折将了。”突然抬手摸着她的发顶心,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谁让他敢打你的主意?”

    沈碧落虽然极力劝说自己,别被这个男人迷惑了,可还是在见到他眼底温柔时,忍不住心跳加速。

    “咯咯……你真是小瞧人了。”沈碧落佯装无事的打掉他的手,耸了耸肩膀,扬眉得意道:“本尊是谁?岂是他那等砸碎能对付的?”

    赵无极依旧笑若春风,但还是有些担心道:“碧落,万事都要小心些,好吗?”

    四目相对之时,她知道他是真的关心她,以前她认为自己不需要,因为她早已习惯了独当一面,所以无论琉璃怎么献殷勤她都毫无反应,可是如今她竟然因为赵无极的一句话而动心……难道,终究是躲不过这情劫吗?

    “咳咳咳……”正在这时,赵无极突然咳嗽起来。

    沈碧落面色一变,忙抬手搀扶着他,同时抬了另一只手轻轻拍着他的背,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你没事吧?”

    赵无极摆摆手,却还是不停地咳嗽,只是左手缓缓握住她的手,她微微一愣,才发现他的手如寒冰般冷,她突然就起了恻隐之心,便乖乖任由他握着,同时关切道:“好点了么?”

    赵无极的拇指在她的手心微微摩挲,她面色一红,甩开他的手道:“我看你是好了……”

    “呵呵”,低低一声笑,望着她那薄怒的模样,赵无极柔声道:“难得看你这么紧张我,纵然我病死了又何妨?”

    “胡说八道!”冷着脸,转身不再理他,可嘴角不由自主地微微扬起一抹弧度,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哄女人的手段就是有一套,终还是被迷惑了……

    “生气了?”赵无极见她不说话,皱眉问道。

    沈碧落摇摇头,转过脸来望着他道:“快走吧,你身体不适,就在宫里呆着别出来。”说至此,她顿了顿,上下打量他一圈道:“还有,我比较喜欢你冷着脸不可一世的样子。”说完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赵无极站在那里,有些疑惑的望着她的背影,旋即低低浅笑,原来他早就在她的心里,亏他以为,她百毒不侵。

    沈碧落不知道赵无极所想,她此时恨不能咬断自己的舌头,干嘛多嘴说那么一句?那自恋的家伙一定会误会他,以为她一直记得他第一次一身黑衣出现在她面前的样子,她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决定回去就给自己炼颗后悔丹药吃,不过后悔丹药怎么做啊?

    赵无极安静的跟在沈碧落的身后,看着她第一次像个小女孩般时而抓抓头发,时而跺跺脚,时而望望天,他的笑意更深。

    沈碧落永远也不会知道,赵无极在今夜,确定了自己的心思,他要她,要她安然活在他的羽翼之下,要她成为他唯一的王妃。

    是路总有尽头吧。

    当沈碧落站在自家门口时,突然后悔干嘛要买距离情人湖这么近的宅子,她不情不愿的转身,头顶斑驳的树影洋洋洒洒打在她的脸上,好似为她戴了一层面纱,给人一种神秘感。

    赵无极在她身前不远处站定,见她瞪着他,含笑道:“怎么了?”

    沈碧落从袖囊中掏出一颗药丸,抛给他,他立刻接住,她摆着一张臭脸道:“百毒不侵丹,我炼制了好几日就出了这么一颗完整的,给你了……”

    百毒不侵丹?他虽然早已知道她会炼药,却不知居然能炼制出这么厉害的东西。

    沈碧落一脚已经跨入了门槛,见他还没走,不由好奇道:“在看什么?”

    赵无极摇摇头,抬眸一脸认真的望着她道:“我在想这丹药……真的那么神奇么?还有……你究竟是谁?”

    沈碧落心底咯噔一声,面上却带了惯有的慵懒笑意,挑眉道:“放心吧,我沈碧落炼制出来的丹药,从来担得起它的名号。”能担不起么?这百毒不侵丹里可有堂堂妖界至尊--万年灵狐的血啊。

    赵无极眼底一暗,她这么回答,他反而更加困惑。

    “至于我是谁……”沈碧落的声音缓缓响起,赵无极抬眸望向她,她抱臂斜倚在门框上,垂眸轻蔑一笑道:“重要么?”

    赵无极食指微屈,面具下的长眉紧皱,他面色肃穆道:“于我而言,很重要,我想要了解你的全部……”他喜欢她,他不想失去她。

    “哈哈……”原本带笑的眼底已恢复至森冷,她摇摇头道:“大皇子何必认真,我于你,就好比你于我,大家都有秘密才公平,不是么?”说完看也不看他,转身离开。

    他怔忪的站在那儿,知晓她是以为他想探查她,所以生气了,他不由有些懊恼,这个女人究竟把他当成了什么人?又把他的话当成了什么?

    “皇宫危机四伏,大皇子,你若惜命,还是将这丹药吃掉吧。”她的声音,轻轻浅浅的好似天空飘的云,悠远疏离的让人崩溃。

    ……

    翌日清晨,狂风大作,黑云压城,一场瓢泼大雨似乎在酝酿之中。

    真武大会前十强的比武赛场,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在一处,那便是沈碧落和赵无痕的比赛。

    前十强的对决,以轮番上阵的形式进行,而他二人拿到一号,自然被安排在第一位。

    今日的沈碧落与往日不同,她没有一招将赵无痕解决掉,只是与其慢条斯理的打着,当然,慢条斯理的只有她,赵无痕可是已经心急如焚了。

    起初,两人打斗时,她就气势汹汹的扑上来,他自然是艰难的应付着,就当他准备使出‘杀手锏’时,竟发现她步步后退,而自己却占了上风!

    当时,台下一片欢呼声,四五皇子的叫声尤甚,大家都以为他要赢了,只有他自己有苦说不出。

    而台下几个厉害的人一眼便看出,沈碧落在放水。

    鲜于宗月一巴掌拍在案几上,皱眉不悦道:“娘子你,在作甚?难不成想故意输给这家伙?”

    赵无庸皱眉不语,但他并不认为像沈碧落这样的人,会这么好心。

    琉璃轻蔑的斜睨一眼鲜于宗月,懒懒靠在宽大的太师椅上,一边把玩着自己的一缕银发,一边冷笑连连,“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赵无殇凑过去,一脸好奇道:“红莲公子的意思是……”

    “我们家小落落从来不会让自己讨厌的人死的太容易。”琉璃洋洋得意的开口道。

    只是此话一出,四周便传来一阵唏嘘声,台上的赵无痕早已经怒不可遏。

    琉璃掩面一笑,面具下的眼底带了几分冷漠,昨天那个拓跋虎表面上是被一击毙命了,可是只有他知道,那人的灵魂究竟遭受了怎样的灾难。

    台上,赵无痕真气暴涨,双目赤红,咬牙切齿道:“我会让你后悔你的自大!”

    说罢,他便以开山之势冲了过来,沈碧落莲足一点,整个人便如蝴蝶展翅般飞了起来,虽然这里很多人都会轻功,却无人人能灵动如她,她的长发随风狂舞,额头那被点缀成红梅的伤疤散发着诡异的红光,那无与伦比的美让所有人滞了呼吸。

    天空,一道金光突然刺破滚滚乌云,投射下来,两道,三道……最后数道光芒洒落在她的身上,她整个人如置身于金光之中,好似天神降临。

    沈碧落含笑垂眸望着此时一脸错愕的赵无痕,缓缓落到擂台上,冷笑道:“很好奇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