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章 卜卦:天命皇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9章 卜卦:天命皇后

    沈碧落冷然望着此时不断吐血的端木春,若不是因为锁魂簪神识大开,在危急时刻主动护主,她怕是要招了他的道了,想至此,她怒不可遏,用意念操纵着锁魂簪冲向那八个扇面,诡异的光芒与银光在空中不断地撞击着,互不相让。★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端木春盘膝而坐,不断拈诀,此时他脸色煞白,额头沁满冷汗,可见他正历经极大的痛楚。

    沈碧落虽然面色淡然,可从她那一寸寸白下去的脸色也能看出,她经受的痛楚不比端木春少,事实上,她身上的经脉已经开始断裂,并不是丹药没有发挥药效,而是这些充满怨气的魂魄着实没那么好对付,她本身又没有神力,若不是碧儿和锁魂簪,她早就死翘翘了。

    而且因为碧儿实力不足以与这几个魂魄缠斗,沈碧落强行将真力输入锁魂簪中,让碧儿消化她的真力以对付这些人,饶是有再强大的力量,也抵不过这么消耗。

    赵无极不由有些心浮气躁,半空中,沈碧落突然喷出一口血来,端木春一喜,赵无极眼底一冷,天空也忽然暗了一分。

    端木春知道沈碧落已经真力不支了,遂他决定进行最后一击,因为他知道再拖下去,他的血魂咒可能就要被破了,他深深的望了一眼锁魂簪,唇角勾笑,这宝贝忒难得,他一定要得到手!

    正想着,他突然发现自己周身似被什么锁住,动弹不得,与此同时,沈碧落娇喝一声,锁魂簪银光大绽,那八面扇面于一瞬间炸开,支离破碎,大火熄灭,那八道魂魄凄凄惨惨的跪在半空,身上的怨气已经消散全无。

    端木春瞪大眼睛,仰天吐出一口黑血,而后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片刻后,他的周身突然燃起大火,这副场景令人大骇,一时间竟无一人上前救他。

    而他就那样,被烧成了一抔灰烬,从头至尾连一声惨叫挣扎都没有。

    沈碧落微微吐出一口浊气,周身银光淡淡消散,她接住锁魂簪,簪内的碧儿已经昏厥,她无奈叹息,这一战,她怕是要在躺个十天半个月了。

    正想着,她只觉得脑袋一沉,下一刻整个人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跌落下来,赵无极突然动了,他一步腾出,不带起一丝细风,却快如闪电,眨眼间已经飞至擂台之上。

    沈碧落本以为自己会狠狠摔下去,却意外地落入一个宽大而温暖的怀抱,她望着他,勾了勾唇角,玩味传音道:“你也不怕别人知道?”

    赵无极眼底一黯,有些怜惜的望着她,而后将她放下,转身望着此时满面诧异的众人,语调依旧十分温和道:“郝连太子,南疆邪术何时兴起的?”

    一句话,再次如银瓶炸裂,郝连荣脸色大变,他没想到天机阁主连这都看出来了,面对无数质疑的目光,他却很快镇定下来,且露出一副惊讶的模样道:“你说什么?邪术?”说的好似他根本不知道般。

    赵无极微微颔首,淡淡瞥了一眼那灰烬,懒懒道:“逆天而行,他最终被天火焚烧。”

    众人唏嘘,丝毫不怀疑他的话。

    赵睿心里庆幸,虽然他也期盼着端木春能把沈碧落解决了,可是会用邪术的人,若效忠他还好,若是效忠郝连荣,他如何安心?

    “皇上,此战可是民女赢了?”沈碧落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后,突然抬起眸子,淡淡道。

    沈碧落的冷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毕竟她刚刚九死一生,且身受重伤,可她竟然还有精力去管比赛结果。

    赵睿望着脸色苍白的沈碧落,他不知道为何赵无极会屡次帮她,更不认为两人会有什么私情,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赵无极看重她,既然是天命阁主都看重的女子,他不得不重新审视沈碧落了,他微微颔首道:“不错,你赢了,你可以下去休息了。”

    沈碧落冷冽一笑,怕是她想休息都没可能。

    “下一个挑战者,慕容春雪。”

    赵无极飞身回到桥中,沈碧落亦飞出擂台,她来到琉璃身边,他看起来比方才好多了。

    “沈姑娘,请。”这时,慕容春雪淡淡道。

    众人不由有些鄙夷的望向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虽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这般趁人之危,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沈碧落面色淡漠,转身再次飞回擂台,她冷淡疏离的扫了一眼这白净的男子,而后高声道:“鲜于太子,请。”

    慕容春雪微微一愣,邪笑道:“沈姑娘是不是搞错了?赛制可不是这样的。”

    沈碧落轻蔑的斜睨他一眼道:“纵然本姑娘是强弩之末,但一人对付你们二人也足够了。”

    “你!”

    “好!既如此,小爷便陪你玩玩!”不同于慕容春雪的恼羞成怒,鲜于宗月则是大笑着飞至擂台上。

    裁判为难的将目光投向赵睿,发现他表情淡淡,知道他已经默许了沈碧落的行为,遂他不理会慕容春雪的抗议,敲响了铜锣。

    慕容春雪全力向沈碧落发起进攻,可令他没想到是,鲜于宗月竟然在他身后偷袭!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并不是最无耻的人。

    “小爷的女人,你也敢动?”看着倒下的慕容春雪,鲜于宗月眼底带着轻蔑。

    沈碧落却丝毫不感激她,脸上甚至带了几分冷意,语气更是淡漠疏离道:“鲜于太子这是要将第一的位置拱手相让?”

    鲜于宗月微微皱眉,对沈碧落的态度极为不满,但是想到她方才不顾一切救下了琉璃,忍下心中怒气,摸了摸鼻子笑道:“纵然小爷不认输,小爷也不是你的对手。”

    沈碧落耸了耸肩,坦然接受了她的褒奖。

    于是,这场持续了多日的真武大会,最终在这种结局中收场,沈碧落夺得真武大会第一,虽说这个结果在许多人的意料之中,但她在这场决战中的表现依旧令人震撼。

    第一被大瀚朝人夺得,赵睿脸上有光,自然笑的合不拢嘴,要知道,夺冠的沈碧落会成为诸国都想拉拢的对象,虽然内心对于这个被天师定为煞星的人心存芥蒂,可那也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她交给其他国家。

    “听说天命阁阁主会为第一办一件事,是么?”沈碧落没有理会众人那狂热的目光,一双眸子淡然的落在黑色面具上。

    赵无极玩味一笑,一边摇着折扇一边道:“不错,但有一个前提。”

    “什么?”

    “你必须能过得了我三招。”赵无极的声音带着调笑,折扇半掩着薄唇,那模样要多骚包有多骚包。

    沈碧落的嘴角抽了抽,忍着全身的疼痛,退后一步道:“请。”

    天机阁主清浅一笑,将折扇潇洒丢给一旁的婢女,撩起纤尘不染的衣摆,施施然起身,举手投足间都透着清雅高贵之气,瞬间迷倒众女。

    沈碧落也险些被他给迷惑了,她甚至怀疑他昨晚没告诉她天命阁主就是他,是不是因为怕她在看到他出场时忍不住喷笑。

    “沈姑娘请--”语音一落,沈碧落已经瞬间消失,这是她对那拓跋虎用的那招,不过赵无极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在别人感叹她无耻偷袭时,他已经悠然转身,抬手便抓住她准备拍在他腰间的一掌,瞬间,浑厚的真力自他的手心传至她的手心,原来强弩之末的身躯刹那障轻松了许多,微微一愣间,玉足轻点,退后了数步,他怕她摔倒,立刻松开了她的手。

    她面染薄怒,再次向他攻来,他轻轻一笑,还来?顺势去抓她的手,她突然借着他的掌力腾空而起,修长的玉腿瞬间缠上他的脖颈。

    她这般大胆的动作,惹得众人傻眼,面皮薄的更是已经面红耳赤。

    赵无极轻声一笑:“姑娘在勾引我?”

    沈碧落翻了个白眼,运用周身真力,想给他来个特别的‘过肩摔’,谁知他竟然岿然不动,她怒极,收回玉足,一脚踹在他的肩膀上,准备退后,他却一把抓住她的脚踝,含笑将她拖入自己怀中,两人这般拉扯,三招已过,可没人感叹沈碧落厉害,因为他们都觉得,他们两人根本就是在打情骂俏!

    “放开!”沈碧落怒瞪着赵无极,冷声道,一张原本惨白的面颊,此时却染了两抹嫣红,衬得她柔弱中带着一股子艳丽,赵无极望着她,心底一动,竟有种想要强吻她的冲动。

    沈碧落一眼望进他的眼底,感觉到他火辣辣的视线,她面色又是一红,终于忍无可忍,抬手便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将所有人都打醒了,赵无极诧异的捂着脸颊,沈碧落趁机一把将他推开,啐道:“原来天机阁主是个登徒子!”

    众人汗,赵睿也没想到赵无极竟然如此无耻,他可是堂堂天命阁阁主啊……

    赵无极却依旧只是唇角微扬,一脸义正言辞道:“我又不是和尚,沈姑娘投怀送抱在先,我又怎能坐怀不乱?”

    众人依旧狂汗,就连与赵无极接触过几次的赵睿都惊得掉了下巴,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一定不相信面前这人就是他所认识的,高贵的,冷艳的,清高的,蔑视一切权贵的,无所不能的神算天机。

    沈碧落以手扶额,看,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和赵无极相比,鲜于宗月之辈简直太要脸了,好在她早就见识过了赵无极的无耻一面,所以比别人更能接受这样的他,好吧,鉴于此,她觉得非常有必要解释一下自己方才的举动。

    “比真力,你一根指头就能将我掀翻在地,小女子也是无可奈何之下选择了近身袭击。”沈碧落说的一本正经,不过四周人的眼神可就没那么正经了。

    赵无极见她脸色难看,知道再逗她她又要发飙了,便收起方才那副调笑模样,懒懒道:“沈姑娘究竟有何事想拜托我天命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