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7章 高兴,她会生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7章 高兴,她会生气

    沈碧落目光危险的扫过那紧贴着赵无极身体的部分,手指一抬,一道真气自指尖飞出,赵无极却微微摆手,直接将她的真气挥散。★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两人都是高手,这一番动作除了琉璃,无人看出,郝连珠亦毫无所觉,不过她此时也发现沈碧落两人之间略有些诡异的气氛,她不由又将身子往赵无极的身上凑了凑,晃动着,呼之欲出。

    赵无极的长眉几不可查的蹙了蹙,沈碧落很肯定他是感觉到了,也肯定看到了,可他竟然不推开,反而露出一种痛并快乐着的神情,她慍怒的咬紧银牙,恨恨的瞪着他。

    赵无极有些无奈,但她的反应还是让他感到高兴。她会生气,至少说明她在乎他。

    沈碧落看到他眼底的一分得意,眼底冷意更甚,她再次抬手,刚要掷出一道真气,琉璃突然抓住她的手,以眼神示意她不要胡闹,虽然以她现在的实力,动用一点真力不算什么,可他就是不愿她冒险。

    赵无极微微眯起眸子,目光紧紧的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四周突然起了风,一片树叶倏然落下,琉璃望着那自自己双眸前飘落的树叶,眉头深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下一刻,只听“嘶”的一声,那树叶竟然生生在他的手上划下一道伤口,沈碧落眼底一冷,抬手掷出一道真气,那树叶倏地化作齑粉,琉璃却依旧死死地盯着那道伤痕,眼底满满都是惊讶。

    沈碧落抬眸,目光阴冷的望着神情淡然的赵无极,冷笑道:“大皇子对这位姑娘真是情真意切!”

    琉璃眼底一暗,转眸愠怒的望着赵无极,是他?他何时如此厉害?竟然能无声无息让落叶为刀,要知道这种手法只要是真力深厚的人都能做到,可是能做的这般自然,连他都察觉不到的,天下怕没有第二个了。

    他竟然没有察觉到危险!若这落叶对准的是他的喉咙,此时他也许就倒在地上了。他抽回手,一手往那伤口上抹去,那伤口立时消失不见,沈碧落微微敛眉,他用的是妖界治愈术,看似简单,其实最消耗妖力,她知道他的妖力恢复得不错,但也不喜欢他这样逞能。

    琉璃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冲沈碧落无奈的眨巴眨巴眼睛。不能怪他,谁让赵无极挑衅他来着?

    沈碧落面露无奈,眼底带了几分怨怪。

    赵无极目光冷淡的看着两人无声交流,对于他们的默契,他感到十分不悦。但他更生气的是,沈碧落原来这么笨。他出手伤琉璃,分明是因为看后者握着她的手,吃他的豆腐而感到不悦,她却以为,他是因为她准备出手伤害郝连珠,才出手‘报复’的么?

    赵无极的脸色越来越冷,郝连珠却是喜上眉梢,她本来就是想刺激一下沈碧落,一想到皇后在她面前说的那些话,她就对这个沈碧落万分的厌恶,赵无极是她的,谁也夺不走。

    “无极哥哥,原来你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么温柔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郝连珠准确的抓住了沈碧落的心里,那就是‘醋意’,所以她以为沈碧落说出这句话,完全是因为看到他们两个这么亲昵。

    沈碧落秀眉微蹙,有些嫌恶的望着郝连珠,郝连珠得意洋洋的挑眉看她,悠悠道:“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沈相千金吧?啊,不对,你好像因为水性杨花被赶出了家门。”

    琉璃皱眉道:“你再说一遍!”

    赵无极眼底闪过一抹嫌恶,语气却依旧轻柔温和道:“郝连公主,成语是不能乱用的。”

    郝连珠微微一愣,抬眸望着面上含笑的赵无极,他明明依旧风流儒雅,看起来像个邻家哥哥般温柔,她却觉得他此时的笑容里淬了毒,那温和的语气中也带了剑,她下意识的松开了挽着他胳膊的手,与他拉开了一些距离,才觉得空气柔和了一些。

    赵无极转眸望着沈碧落,明明两人最熟悉,却相顾无言,然任谁都能感觉到,此时他们的眼底只有彼此,却读不透他们眼里的感情,是爱,还是恨。

    “听说你被父王封为将军,恭喜你。”赵无极率先开口,打断这尴尬的沉默。

    沈碧落冷淡的别过脸去,并未因为他为她说话而感动一分,依旧淡漠道:“区区一个将军,本尊不屑做,奈何有人就是不让我过安生的日子。”

    赵无极淡淡笑着,那笑中隐藏的苦涩无奈,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郝连珠却见不得沈碧落这高傲的模样,她心系赵无极,即便后者是传说中的弱男子,她也不介意,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哥哥可以保护她的男人,而自从知道她的男人喜欢别人,情深意重众所周知,她就浑身不舒服。

    今日,郝连珠本想让沈碧落吃味,谁知后者一副淡然无味的模样,倒是赵无极对她心生冷淡,让她感到屈辱。

    想至此,郝连珠忍不住讥诮道:“是啊,听闻沈姑娘是天命阁阁主卜算出的天命皇后,一个将军自然不放在眼中,唉……也不知道这天下会是谁的,沈姑娘一定等不及做他的皇妃了吧?”

    沈碧落神色浅淡,丝毫不为所动,琉璃倒也不气,只是不咸不淡道:“你既然知道,就应该明白你身边这男人,她不感兴趣,所以别那么紧张,一张臭饼而已,没人跟你抢。”

    赵无极面色一冷,目光深沉的望着琉璃,他什么时候有资格为她说话了?

    琉璃冷然一笑,眼底带了几分鄙夷,赵无极,我琉璃看错你了,竟然忍心让你身边的女人满嘴喷粪,伤害我的小落落!

    “你……你算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本公主说话!”郝连珠满面暴怒,再也没了方才那副乖巧模样,叉着腰挺着胸,活脱脱一头野山鸡。

    琉璃抱胸,唇角微扬,面具下一双水眸闪烁着冷冽寒光:“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

    “岂有此理!”

    沈碧落淡淡扫了一眼几欲发难的郝连珠,后者被她的眼神一盯,喉咙立刻像卡了一把剑,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沈碧落望着依旧云淡风轻的赵无极,他的沉默,彻底惹怒了她,虽然知道他有他的立场,不可能为她出头,可她就是窝火。在他将目光望向她时,她已经将目光移开,淡淡的望了郝连珠一眼,冷冷道:“红莲说的对,这个男人,我不稀罕,郝连公主自己留着慢慢享用好了。”说完便转身离开。

    红莲立刻跟了上去,临走前还不忘对面色冷漠的赵无极做个鬼脸,赵无极,你完蛋了!

    赵无极目光复杂的望着沈碧落,他宁愿两人相顾无言,也不想像如今这般,误会重重,彼此渐行渐远。

    沈碧落,你的心里,究竟装着谁?和你相拥时,我明明听到你的心跳因我而紊乱,可你却日日与他为伴,嬉笑打闹,把酒言欢。

    郝连珠望着出神的赵无极,眼睁睁看着他的目光追寻着另一个女人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深,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吸引他的注意力,正当她羞愤交加时,她玉颈后的玉带突然散落,下一刻,她的抹胸滑落,她只觉胸口一凉,下一刻她便捂着自己的胸口,尖叫着蹲了下来。

    四周传来无数饿狼般的目光,郝连珠知道很多人一直在看着她这里,他们一定是看到她春光乍泄了,她的脸上满面酡红,一双眸子里带了楚楚可怜的泪。

    赵无极微微一愣,望着脚步不停的沈碧落,无奈叹息,她……还是那么睚眦必报,他看来是被嫉恨上了。

    “无极哥哥,嘤嘤嘤嘤……”郝连珠委屈落泪,饶是她先前再风骚,此时也觉得异常难堪。

    赵无极微微叹息,抬手将衣袍解下,披在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罩在宽大的衣服里。她感激的望着他,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她脸上的悲转为戏,羞涩中带了小女儿的娇嗔,抬眸深情款款的望着他道:“无极哥哥,你真好。”她去系带子,却发现带子断了,她楚楚可怜的望着赵无极,眼底带了一抹羞涩。

    赵无极的长眉微蹙,眼底竟带了几分宠溺,然这宠溺却不是对她,而是在想起沈碧落原来还在吃醋时才流露出来的,可偏偏郝连珠看到了,她那一颗本就为他狂跳不止的心此时更是要伸喉而出了。

    此时,沈碧落转过身来,望着弯腰将郝连珠横抱而起的赵无极,眼底闪过一抹怒意,赵无极转眸无奈的望着她,两人的误会怕是更深了。

    沈碧落冷漠的望着他,她流动着血色流光的双眸微微眯起,眼底带了一抹杀机,她拂袖离开,下一刻,四周树木乱石突然“砰砰砰”的一一炸裂,一时间树木乱飞,石屑四窜,就连湖水都开始剧烈翻腾,四周人尖叫着跑开,却又被在那碎屑中淡然行走的两个人吸引着目光。

    琉璃在两人周身弄出一圈保护罩,淡淡紫光在两人周身围绕,宣示着他进入紫阶的事实,两人的步调一致,纤尘不染的衣袖随风摆舞,成为是日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无极哥哥,我怕。”正当赵无极又将目光投向沈碧落时,郝连珠将身子往他的身上缩了缩,一幅人见人怜的模样,奈何赵无极不是凡人,他只是微微皱眉,转身望着不远处的护卫,示意其将郝连珠接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