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章 嫉妒,你也喜欢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9章 嫉妒,你也喜欢她!

    与赵睿一同前来的还有郝连珠,也许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也可能是刻意讨赵无极的欢心,她今日无论是妆容还是穿着上,都极为得体。★首发追书帮★

    白皙的面颊上略施粉黛,脸颊清秀而不妖艳,给人一种清新铺面的感觉,头发挽成一个简单的少女髻,上斜插一根玫瑰花簪,簪尾处垂落金海棠珠花步摇,落在雪白的玉颈间,更衬得她肌如白雪。

    蜜合色蜀锦对襟,上以暗金线织就艳丽的芍药花,衬得雪白的两颊微晕,给她增添了一份娇羞之美,盈盈一握的腰间系着滚雪细纱丝带,纽带处打着好看的蝴蝶结,腰带下是冰蓝色烟纱八幅罗裙,裙摆处亦零零落落绣着金色芍药,上下交相辉映,流光溢彩,衬得她已派贵气,她臂挽芙蓉色轻绡,轻绡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拂动,带起一阵香风,顿时迷了不少人的眼。

    她含羞带怯的跟在赵无极的身后,看着他那一身宽大紫袍上绣着的点点芍药,眼底带了火。大家看看她,再看看赵无极,知道她是想要和情郎登对,只可惜,赵无极的一张脸虽比不得琉璃狐媚,俊逸却无人能比,可以说,他将柔美和英气结合的非常完美,女子美不过他,男子亦比不得他的俊秀,和他站在一起,她真像个跟在他身边的丫鬟。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赵无极来到沈碧落身边时,便停下了脚步,今日他的墨发用金冠束起,宽衣大袖与官服又有几分相似,和她这么站在一处,倒真是极妙的一对,众人只觉得四周万物都黯淡一分,唯有两人身上,好似有万千光华,迷离眼眸。

    赵无极却偏偏没有像众人期待的那样,执了沈碧落的手,告诉她他只要她一人,而是看也不看她,恭敬给赵无极行礼,便规矩的低眸站在那儿。

    郝连珠嫉恨的瞪了一眼沈碧落,心里有些得意,今日她势在必得,不仅仅因为哥哥很疼爱她,答应了一定将此事办成,更是因为她相信,赵无极不会违背赵睿的意思,更不会当着百官的面拂了她南疆公主的面子。

    至于赵睿,他早就想拿下南疆,无奈南疆实力雄厚,比雅戈尔不遑多让,所以他心里有个打算,那便是先和南疆合作,一同拿下雅戈尔大草原,然后再慢慢啃南疆这块骨头。当然,他还要防止南疆和其他小国,特别是和雅戈尔联手,遂无论出于哪一点,他都会答应郝连荣。

    思量片刻,赵睿目光冷淡的望着这个看似恭谨,却总给他一种在蔑视他的大儿子,冷声开口道:“无极,难得郝连公主不嫌弃你身体羸弱,这是你的福气,你一定要好好疼惜郝连公主,朕如今为你们赐婚,你同意么?”

    郝连珠面露喜色,激动的望着赵无极。

    沈碧落依旧敛眉螓首,眼底却早已经风起云涌。此时,她甚至害怕听到他的答案,可是,他就在她的身边,与她只有一拳的距离,他的声音,几乎是擦着她的耳畔回响在整个大殿的。

    “儿臣愿意。”

    满堂皆惊,因为他的毫不迟疑,因为她的无动于衷。

    沈碧落的脸色,不受控制的白了下去,赵无庸皱眉,刚要说话,却见一抹绿影突然冲上前去,正是琉璃,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激动,明明应该幸灾乐祸的,可当看到沈碧落那萧条的隐忍的背影,他便觉得怒火中天,也不管这是在哪里,直接冲了上来,而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一把抓住赵无极的衣襟,怒气冲冲道:“狗娘养的,你说什么?”

    众人脸色煞白,不仅因为他的行为,更因为他此刻粗鄙的话,他这可不止骂了赵无极,更骂了养他的赵睿,这可是要杀头的。

    赵睿气急败坏道:“放肆!来人,将红莲长史给朕拿下!”

    郝连珠望着琉璃那张妖娆的俊颜,突然间忘了反应,直到他恶狠狠的瞪着她,她才想到他是该讨厌的人,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重话。

    赵无极狭长的凤眸冷淡的望着暴怒的琉璃,他此时很好奇,为何本该开心的这位长史大人却如此暴怒,此时护卫们已经冲了进来,赵无极淡淡开口道:“长史,请放手。”

    此时,反应过来的赵无庸冲了上来,却被琉璃一脚踹开,众人不由惊掉了下颔,要知道赵无庸可是蓝阶后期的高手啊!竟然敌不过这位长史一招……

    赵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郝连荣皱眉,思忖着是不是该退到一边,以免被波及。

    正在这时,一只玉手突然握着琉璃的手,琉璃一愣,转眸望着面色镇定的沈碧落,她敛眉责备道:“大殿之上,发什么疯?”

    “我……”

    “我什么我,还不给皇上请罪?”

    琉璃望着沈碧落,良久没有说话,他缓缓松开手,而后转过身,却没有下跪,只躬身道:“皇上息怒。”

    赵睿还要说什么,却见沈碧落施施然下跪,同时,四周的柱子发出细微的碎裂声,众人皆惊,但听沈碧落语气清冷道:“皇上,红莲无意惹恼皇上,望您恕罪。”

    赵睿面色白了白,目光在离自己最近的那根柱子上转了转,那可是坚硬的大理石柱子,此时上面竟然裂了一道口子,他毫不怀疑,如果他说一个‘不’字,那这柱子就会顷刻间崩塌。

    赵睿握了握拳头,缓和面色道:“罢了,红莲长史乃性情中人,下次注意便是了。”

    “谢皇上。”沈碧落缓缓起身,冷着脸对琉璃道:“回去。”

    琉璃望着她,狭长的丹凤眸中渐渐带了几分湿意,他知道,她从未真的给赵睿下跪过,每次都只是虚跪而已,可今日却为了他,结结实实的跪在了那,他的心里暖暖的,对赵无极的恨却更深了一分。

    “我听你的。”最终,琉璃像个小媳妇般丢下这句话,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这一次,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明白了赵无极不拒绝赐婚的原因,原来是佳人另有新欢啊。

    赵无极的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望着沈碧落的侧脸,他何尝看不出她眼底的落寞,看不出她紧抿的双唇正在隐忍着什么,可是,他不能抗拒父皇的旨意。他知道,她会明白。

    可他忘了,她终究是个女人,还是个动了情的女人。

    “谢皇上恩典!”郝连珠欣喜若狂的一句话,拉回了众人的视线,但见她飞快的来到郝连荣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开心道:“哥,谢谢你!”

    郝连荣目光怜惜的望着她,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妹妹,是冷漠的他心里,唯一的柔软,所以她要什么,他一定要帮她得到。

    “你开心就好,只是……哥哥舍不得你留在这里,还是我们南疆比较自由,不是么?”郝连荣皱眉道,一双眸子时不时的扫过赵无极。

    沈碧落面上看起来冷静,但其实已经在暴走边缘,听到郝连荣的话,她秀眉微皱,脚下突然发出“嘶”的一声,只见大理石地面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一路延伸至郝连荣的脚下。

    抢我的男人,还想让他丢脸的入赘你们南疆?

    满堂静寂,郝连荣紧紧抿唇不再多言,赵睿微微颔首,面色缓和了许多。他再不喜欢赵无极,那也是他的儿子,要他入赘南疆着实太扫他的颜面。

    郝连珠倒是没体会到自己哥哥的良苦用心,笑眯眯道:“没关系,我喜欢他,我喜欢跟着他。有他照顾我,哥哥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她这一番大胆告白,让许多人都唏嘘不已,赵无极却依旧淡漠而立,安静的令人猜不透。

    大殿之上突然寒风阵阵,安静的有些可怕。

    “还有何事要奏?”赵睿终于不耐道。

    “皇上,本太子还有个不情之请。”这时,郝连荣上前一步,一本正经道。

    赵睿眼皮跳了跳,直觉他没有好事。

    郝连荣转身看了一眼面色冷淡的沈碧落,唇角勾勒一抹邪佞的笑意,一脸真诚道:“本太子对沈将军一见倾心,所以想求皇上做主,为我们赐婚。”

    “轰!”朝堂一下子炸开了锅。

    赵无极那张本水波不惊的脸上情绪渐渐波动开来,他抬眸,目光冷淡的望着郝连荣,眼底似有万箭待发,再看其他几位皇子,脸色均有些奇怪。

    赵无痕皱眉,面上却带着奇怪的笑意,懒懒道:“沈将军倒是吃香,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南疆那位巫师险些用邪术将沈将军和红莲长史给杀了,本皇子实在不敢想象,她嫁去南疆会是什么模样……”

    赵无意笑眯眯道:“那是因为端木春不知道沈将军是‘天命皇后’,不然为了他们主子,也不会动手的。”

    四周传来窃窃私语声,赵睿眉头深皱,天机的话俨然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何况天机后来有让人飞鸽传书给他,告诉他救下沈碧落,也是因为这个卜算结果。

    他虽然觉得天机捉摸不透,然他毕竟曾经‘救’过后者一次,遂他觉得自己对于后者而言是有些不同的,所以也愿意相信,天机看重沈碧落,是因为把他当做朋友,希望大瀚能得到整个天下。

    可怜的赵睿,至今都不知道自己被自己最不看重的亲儿子狠狠的耍了一把。

    郝连珠有些气急败坏,怒道:“哥哥,你也喜欢她?难道这天下就没有女人了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