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章 伤痕,只能这样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7章 伤痕,只能这样吗?

    “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帮你找。免-费-首-发→【追】【书】【帮】”赵无极违心的说道,与此同时,他觉得那块玉佩好似更烫了,是在惩罚他欺骗它的主人么?还真是个灵物。

    沈碧落轻轻颔首,转身欲走。

    “可是妖国……你不要再查了。”赵无极却突然补充道。

    沈碧落讶异回眸,转身却看到他脸色凝重,她挑了挑秀眉,连赵无极都另眼相看的妖国,究竟是多么强大而神秘的存在?

    “我的事,不需要你管。如果你实在不愿接这个任务,我去找其他人就是了,反正江湖上这种接任务的地方不少。”沈碧落说着,脑海中已经出现前几日她刚听到的一个组织,好似叫‘莲妖’,听说他们的办事效率与天命阁相比,不遑多让。

    赵无极却不像之前那样任由她离开,他无声无息飘到她的身前,双手按住她的肩膀道:“听我的,碧落,妖国不是你该管的地方,它很危险。”

    沈碧落秀眉微蹙,冷淡疏离道:“比你还危险?”

    赵无极微微一怔,眼眸低垂,双手交织,一副挫败的神情,他的黑发轻轻飞扬,有几缕飞到她的脸颊上,恼人的在她脸上摩挲,一如他温暖的大掌。

    沈碧落突然就有些内疚。

    “你觉得我危险?”良久,赵无极微微抬眸,狭长的凤眸中好似载了寒风折了杨柳般黯淡清冷,他从没想过,她会觉得他危险。

    沈碧落抿了抿唇,终于将憋闷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一个能够欺骗天下人,玩弄人心了如指掌的男人,不可怕么?”更可怕的是,她明明知道他是这样的男人,却还是动了心。

    赵无极沉默良久,突而声音低低浅浅的笑了起来,他食指微屈,唇瓣苍白,喃喃道:“我是能够欺骗天下人,却骗不了我自己。”

    沈碧落没有说话,只是绕过他疾步离开。

    “‘莲妖’这个组织很奇怪,你最好离他们远一点。”赵无极淡淡补充道,“妖国,我会帮你查的。”

    沈碧落几不可察的“嗯”了一声,便离开了。

    赵无极转身望着她的背影,眼底带了月光与灯火交缠的细碎流光,明亮,却透着阴暗。

    沈碧落,你可知最痛苦的是什么?就是在你面前,我说了最真诚的话,别人都信了,唯有你不信。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深秋已过,初冬刚至,一场雨竟绵延下了半个月,弄得人的心情也潮湿一片,说不出的烦躁。

    沈碧落在这半个月内依旧没有任何突破,但她也不着急,每日固本培元,专心教三只魂魄修炼,同时开始寻找能恢复丹霞面容的灵药,只是心情好似受了天气的影响,时常恍惚出神,闷闷不乐。

    是日,沈碧落从宫中下朝回来,琉璃依旧跟在她身边,双眸中满是狡黠,“小落落,我听说最近新开了一家酒楼,里面菜色很好,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尝尝?”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动着手中的浅绿色油纸伞,一排雨珠沿着油纸伞边缘落下,在两人四周炸开一朵朵花,俏皮可爱,又宣示着生人勿近。

    果不其然,许多人都离得两人远远地,生怕被那雨水沾湿了干净的衣袍。

    沈碧落白了他一眼,挑眉道:“昨晚又是哪家遭殃?”

    琉璃嘿嘿一笑,左右看了看,确定四周无人,才笑眯眯道:“左右两卫将军,唔,听说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常常仗势欺人,又因为掌管五府禁卫而常收到宫人的贿赂,腰包鼓的很,我就去顺手牵羊,与他们‘有福同享’一下而已。”

    沈碧落无奈摇头,琉璃的真力冲到灰黑等阶后,就一直没什么突破,百无聊赖之下,他便操起了老本行,一家一家的搜起了朝中各个官员的家当,如今他的乾坤袋里除了各色奇珍异宝,还有数万两黄金,一旦他说要请吃饭,沈碧落就知道,他又得手了。

    “那叫上娘和丹霞,一起去吧。”沈碧落扬眉浅笑,反正不用自己花银子。

    琉璃摇摇头道:“岳母大人身体不好,这阴雨绵绵的,还是不要让她出来了,我们吃完给她们带些回去就是了。”

    自从沈碧落和赵无极闹翻,琉璃便洋洋得意起来,竟不顾她与鲜于宗月有婚约在身,天天喊李月华‘岳母大人’,有几个官员听了几次,本着道义想要说他两句,却被他几巴掌打的好几天说不出来话。

    自那日后,朝中上下无一人敢多嘴说一句,就连赵睿都对他的荒唐行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他如今是朝中第一高手呢,要知道百年才出一个黑阶啊,即便是黑阶里等级最低的灰黑等阶,都比紫阶后期要强大许多,所以琉璃想横着走,谁也不敢让他竖着走,至于那些想把他和沈碧落除掉的人,更是有贼心没贼胆。

    就这样,两人的日子过得十分安稳,沈碧落有时候甚至怀疑,那从未减少的危险感,是不是只是自己骗自己?

    金銮殿位于昭阳宫正中央,距离昭阳宫足足有一炷香的路程,除了沈碧落二人,几乎无人会选择步行,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两人并肩而行,更落实了两人之间的奸情。

    沈碧落刚跨出门,便感觉到一道目光,如锁链缠人,盯得她无所适从。这大瀚朝,不,这天下能给她压迫感的,唯有赵无极了。她刻意不去看他,依旧大步往前走。

    琉璃突然将伞往下压了压,却不知是为了不让沈碧落闹心,还是怕赵无极那张越发魅惑的脸蛋会勾走了她的心。

    不过,显然有人不想放过沈碧落,正当两人要从赵无极身边走过时,一道妩媚的声音传来:“这不是沈将军和红莲长史么?”

    琉璃清澈的眼底染了一分不耐,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耀武扬威的臭女人了。沈碧落显然也没有要就这么罢休的意思,她微微抬手,琉璃便将伞撑得高了些,露出两人无双的面颊,对面,郝连珠挑了挑秀眉,不动声色的掩下眼底的一抹嫉妒,巧笑嫣然的挽上赵无极的胳膊道:“无极哥哥,你看长史大人和沈将军好相配啊。”

    今日的她身着薄荷色对襟夹袄褙子,宽大的领口处拼接着雪白狐狸毛,素雅的颜色,配上清淡的妆容,简单的发髻,在这细雨纷纷时,她就好似是一朵长在荷塘中的莲藕,清新脱俗,又因那发髻上明晃晃的金色步摇而多了一分高贵。

    赵无极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望着沈碧落,那一双幽深的凤眸底下流光晦暗,闪烁着谁也读不懂的危险情绪。

    沈碧落不愿被他的目光一直压制,遂转眸望去,目光清冷的与他对视,谁知这一看,她竟忍不住滞了呼吸。

    今日的赵无极身披及膝白狐大氅,大氅在风雨中飞舞,好似蝴蝶振翅,唯美妖娆,衬得他本就如玉般的美颜更加勾魂摄骨,那飞起的长眉好似雾里两座黛色的苍山划出的两抹惊鸿弧度,柔美与刚毅并济,长眉下一双水波潋滟的凤眸,深沉不见底,却好似承载着满天繁星,光芒照人,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薄唇微微抿起,比儒雅淡笑时多了一分冷淡疏离。

    沈碧落的目光在他的唇瓣上扫了扫,脑海中是两人数次接吻的场景,他的味道,带着药的苦涩,却又不知为何有着美酒都无法比拟的甘醇,让她每夜都会想念……

    该死!沈碧落微微皱眉,眼底带了几分仓惶,她给两人行过礼后,便拉着琉璃的手道:“我们走吧。”

    琉璃有些诧异地望着她,就这么算了?

    “沈将军这么急作甚?”对面,郝连珠浅笑盈盈道:“我和无极哥哥正要去探望烈焰公主,您要不要一起去啊?”

    沈碧落心中冷笑,听说烈焰公主和郝连珠关系颇好,她以为只是传闻,不曾想是真的,那烈焰公主难不成脑子被驴踢了?

    沈碧落神情淡漠道:“末将公务繁忙,就不陪两位闲逛了。”

    郝连珠微微一愣,旋即蹙起秀眉道:“你是在讽刺无极哥哥没有官职,没被封王么?”

    赵无极微微敛眉,虽然知道沈碧落不是这个意思,他却依然感到难过,因为郝连珠的每一句话,都让她变得更讨厌他。

    沈碧落不欲理她,她却不肯放过两人,冷笑道:“无极哥哥,听说十六卫原本没有总将军,每一卫都有一位上将军,两位将军,每卫各司其职,是么?”

    沈碧落与琉璃一同回眸,郝连珠含笑扶了扶头上步摇,继续道:“哎哟,皇上还真是喜欢沈将军呢,竟然为您破例,让您担当十六卫总将军。不过听说您只管检查他们的任务完成的如何,是么?”她突然掩面笑了笑,撑着腰道:“怎么办?本公主怎么觉得你其实就只是个衙门里当师爷的?一点实权都没有,嚣张什么?!”

    “阿珠。”赵无极突然沉沉开口道。

    郝连珠面色微变,回眸露出一个无辜的笑脸,娇滴滴道:“无极哥哥,对不起嘛,人家就是看不惯她欺辱你,所以才忍不住多嘴的,你不要生气嘛。”

    赵无极垂下眼帘,眼底带了一分自嘲,他摇摇头,语气淡漠道:“我不生气,我们走吧,别让焰儿等急了。”

    郝连珠忙扭着小蛮腰道:“好,我们走。”

    赵无极微微颔首,临走之前,他转眸望向那方依旧携手并肩而立的两人,眼底划过一道浅浅的伤痕,他们之间难道只能这样了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