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章 惊艳,忘记动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0章 惊艳,忘记动作

    “听说郝连荣快马兼程赶了过来,还给妹妹送了丰厚的嫁妆,看来他是真心疼爱这个妹妹,见不得她受一分的委屈,碧落,你可要小心点。免-费-首-发→【追】【书】【帮】”鲜于宗月若有所思的望着沈碧落的脸,有些忧心忡忡道。

    沈碧落抬手掀开马车窗帘,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她的心情却格外的好,听到鲜于宗月的话,她连头都不回,懒懒道:“有太子殿下在,那种人我还不必放在心上。”

    鲜于宗月直了直腰板,虽然说她是女子,但是听到沈碧落如此‘依赖’她,她还是忍不住开心,其实,除了对沈碧落是自己的‘情敌’这一点感到不满外,鲜于宗月还是很喜欢她的。

    不一会儿,马车便停在了永平王府门口,因为这辆马车上有草原贵族的标志,马车两旁又有骑着汗血宝马,一脸彪悍的保镖,遂门口的管家和还未进去的宾客一眼就认出了这辆马车是鲜于宗月的马车。

    所有人均将目光投向了这辆马车,其中有大部分人都得到了消息,知道鲜于宗月昨儿来京之后,就直接宿在了沈碧落家里,他们当然会情不自禁的去猜想,作为血气方刚又不拘小节的草原男儿,面对沈碧落那样的绝色美人,鲜于宗月会把持得住么?有人甚至笃定她们昨夜一定已经宿在一起的。

    虽说沈碧落已经退出了朝堂,然朝堂上依旧留着她的传说,想必百年之内是不会有人忘记这个大瀚朝的奇女子的。

    终于,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一只白皙的玉手挑起车帘,修长的青葱般的玉指,一如春日里新发的嫩芽,看得人心痒痒,那一截露在外面宽大的红色云袖,曼陀罗花在袖口处妖娆绽放,金色描纹随风如水波潋滟,引人注目。

    众人不由惊叹,多日不见,这传闻中憔悴的沈碧落竟然依然肤如凝脂,想必那脸比这手还要好看几分。众人一个念头没转完,这厢琉璃已经大大方方走出了。

    众人后背冷汗直冒,那……那双手的主人竟然是红莲长史的?许多女子见到红莲不由都红了脸,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发呆。

    琉璃满意的看着众人的反应,潇洒的飘下马车,衣袂飘飘,银发狂舞,立时引来无数少女的尖叫。

    他的身后,鲜于宗月一身白衣,飘飘若仙,她嫌弃的瞪了琉璃一眼,啐道:“就这么矮的距离,还要飞下去,真是矫揉造作!”话音刚落,她长袖一卷,整个人亦如行云流水般潇洒飞下,再次引起了一番尖叫,她满意的勾了勾唇,投给琉璃一个挑衅的目光,看吧,我也可以。

    琉璃冷哼一声,一把推开这个骚包的女人,殷勤道:“小落落~你的未婚夫招蜂引蝶呢!”

    鲜于宗月:“……”恶人先告状!

    沈碧落在马车内无奈叹息,眸子里却带着几分笑意,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把这两个人拉扯到一起。她掀帘而出,远处,原本阴沉的天空,乌云突然炸开,一道紫光穿花拂叶而来,斜打在她的身上,一瞬间,她光芒万丈,好似九天玄女下凡,惊天动地。

    众人滞了呼吸,只呆呆的望着那从紫光中款步走来的人,连惊叹声都发不出。

    身后传来几声马蹄嘶鸣,紧接着,沈碧落便听到赵无殇喊她的名字,她偏过脸去,赵无殇此时正翻身下马,看到她的面容,竟瞬间忘了动作,跌坐在了地上,而一旁马背上的赵无庸紧紧攥着缰绳,微微张着嘴巴,望着沈碧落,呆愣不语。

    眼前的女子,杏脸桃腮,红唇凤眸,体若春柳,窈窕轻盈。她妆容浅淡时,一双凤眸顾盼生辉间,透着一股子狐媚妖娆,如今画着妖艳的桃花妆,描着细长如猫的眼线,却又难掩清雅脱俗,犹如菡萏初开的清秀之姿。她难得的将三千青丝如数盘起,发上却依然只簪了锁魂簪,发簪上那两朵美艳的芙蓉花犹如真花一般娇嫩,衬得她本就白里透红的脸蛋荣光焕发。

    她额头上那道原本狰狞的疤痕,此时被她描绘成一枝梅花枝,左右缀着梅花三朵,浓郁的黑色与妖冶的红色结合在一起,衬得她那双剪水秋眸光华万千,亦衬得那眉心间的独特印记淡雅精致。

    赵无庸目不转睛的盯着沈碧落的脸,直到赵无殇从地上爬起来,他依旧没有回过神来,琉璃不满皱眉,一双丹凤眸微微斜挑,眸色幽深,嘲弄道:“小落落好看么?”

    赵无殇连连点头,喃喃道:“好看,真是太好看了。”

    沈碧落莞尔一笑,非但不生气,反而有些开心。

    赵无庸回过神来,有几分尴尬的微微垂下眸子,却见她白皙的玉颈下,鹅黄绣花抹胸,与抹胸一体相连的鹅蛋色滚雪细纱曳地飞鸟描花长裙,腰间处系淡紫色束腰,玲珑有致的身姿由此一览无余,她的裙摆处百花齐放,白鸟飞翔,金银丝线交织,拂动间光彩琉璃若星辰闪烁,瞬间闪花了人的眼睛。

    而她的抹胸长裙外,套着一件烟罗紫云锦上衣,长度恰好到腰上,给她的妖娆中增添了一抹俏皮,又因那高贵的颜色而生出皇家才有的气度。

    赵无庸忽然咽了口唾沫,一颗心似被乱石砸进春水,乱糟糟的。

    “二哥,二哥,下来了。”赵无殇小声叫着赵无庸。后者这才发现自己又愣了许久,暗骂沈碧落是个妖孽,他便翻身下马,然后面无表情的来到鲜于宗月面前,和他打招呼。

    鲜于宗月笑吟吟的望着这玉树临风的安乐王,突然贼兮兮的笑着说:“王爷,我家娘子好看么?”

    赵无庸眉头微皱,有些不耐的望着她道:“太子说笑了,本王还有事,先进去了。”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和沈碧落说话的赵无殇,冷冷道:“六弟,走了。”

    赵无殇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又和沈碧落说了两句,这才离开。

    琉璃见他一走,忙凑近沈碧落道:“你和他的关系真就那么好?”

    沈碧落斜睨了他一眼道:“有何不可?”

    琉璃郁闷的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不过两人这一番‘亲密交谈’看在众人眼中,大有给鲜于宗月扣绿帽子的意思。

    鲜于宗月对此十分不满,她来到沈碧落身旁,拉着她的手道:“我们进去吧,别让其他人等久了。”

    沈碧落盈盈一笑,一双黝黑的眸子闪烁着清亮的光,鲜于宗月虽然已经接受了她眸色变回来的事实,但依然被迷得晕头转向,她想,难怪那看起来自制力极强的赵无极,面对沈碧落都把持不住,这么一想,琉璃能忍这么久,还真是不容易。

    几人在众人的目光下走进了王府,王府从外面看起来辉煌大气,但一进来,就好似进了江南水乡一般,沈碧落淡淡扫了一圈,觉得赵无极真是讨了个好媳妇,否则赵睿又怎么舍得将这么别致的府邸赏给他呢?

    沈碧落迈入前厅,此时原本嬉笑一片的前厅便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她们三人,郎才女貌,当真是赏心悦目。

    “啪!”有人的杯盏落地,沈碧落循声望去,但见一身金色长袍的鲜于荣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一双闪动着欲火的眸子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沈姑娘,这儿!”这时,赵无殇冲他们招手道。

    沈碧落收回目光,姿态优雅的去赵无殇的身边坐下,鲜于宗月和琉璃一左一右坐在她身旁,嫌恶的望着四周,却依旧挡不住那些如饥似渴的目光。

    沈碧落接过赵无殇递来的茶盅,一手拈着茶盖,轻轻吹着热气,一边用眸子去瞟愤愤然的鲜于宗月,突然低低一笑,凑近她耳畔道:“鲜于太子,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么?”

    她温热的气息在鲜于宗月的耳畔萦绕,后者忍不住周身酥麻,面红耳赤,而这一幕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看两人那暧昧的模样,很多人都以为沈碧落是在悄悄说着情话,否则一向高傲自大的鲜于太子,怎么会羞得像个姑娘呢?

    沈碧落见好就收,“咯咯”一笑,优雅的呷了一口茶,抬眸便撞上一双恶毒的美眸,这美眸的主人自然是她的宿敌沈秋落,看着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沈秋落,她轻蔑一笑,自己的娘都成了那副模样,她还有心情来这里勾搭情郎,真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沈秋落身边,赵无痕正目光炽热的望着她,虽然说她改变了许多,然在今日之前,他从未后悔当初拿她当工具,可现在,看到她风情万种,妖娆蛊惑的模样,他毁得肠子都青了。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让沈秋落这蠢女人去爬大哥的床呢?

    赵无意端着茶盅,似笑非笑的望着沈碧落,一双眸子里满满都是欣赏。这个女人每次出现,都让他觉得惊艳无比,他想要拥有她的念头也越来越深刻。

    沈碧落看似目光平静,然此时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与此同时,锁魂簪中的三只魂魄已经聚齐,并已经找到了沈碧落要找的目标,那隐藏在暗处角落里,一身灰衣,冷漠不语,甚至在她进来之后,都只是抬眸轻轻看了一眼的男子。他的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沈碧落听着碧儿的话,垂眸品茶,莞尔一笑,她也注意到了这个男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赵无痕所说的那位强者。当然,这不是她凭感觉独断的,而是赵无痕身边的确有只蠢猪,总是时不时的瞄向那个地方,眼底带着得意,好似自己得了多么厉害的帮手般,想让沈碧落忽略那人都不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